用bb之前一定要用隔离霜吗轻轻吸她粉嫩的奶头:嘬奶头

采取措施

文/小斯暖

引言

“某人眼皮打架的激烈程度比股市波动大多了。”

“听你讲,我总是集中不了注意力……”

“看来以后我得采取措施让你没时间去想别的。”

01

“醒一醒。”李泽言轻轻敲了敲你面前的桌子,将你从瞌睡的状态拉了出来。

“怎么了?”你还有点迷糊,揉了揉眼睛,然后看到了李泽言微挑的眼尾,充满戏谑。

轻轻吸她粉嫩的奶头:嘬奶头

“某人眼皮打架的激烈程度比股市波动大多了。”李泽言靠着你面前的桌子,勾着唇,按了按桌上整齐的文件。

你红了红脸,摸了摸嘴角,“听你讲,我总是集中不了注意力……”

“看来,以后我得采取措施让你没时间去想别的。”李泽言伸出手捏住了你的下巴,深邃的眼眸流光暗沉,微微弯下腰挡住了光线,大片的阴影投在了你的身上。

“措施?”你眨了眨眼睛,“要用牙签撑着我的眼皮吗?感觉好疼啊!”

“不会,这种想法也只有你这个笨蛋能想到了。”

“那是什么措施啊?”你好奇地凑近李泽言。

“想知道?”李泽言更低地俯下身子,眯着眸贴近你仰起的脸颊,浓厚的男人气息顿时将你包裹。

在李泽言强大迫人的气势下,你就像一只已经走入了陷阱的猎物,心尖忍不住战栗了一下,咽了咽口水,试探着问:“想,有点想。”

李泽言收回视线,轻轻揉了揉你细软的头发,眉目惬意,似乎很满意你的表现,“想知道,我可以现在就让你试一试。”

“现,现在?”

“嗯,不想?”李泽言绕到办公桌后,在你的身后包裹住你,从裤袋里摸出一个精巧的小盒子,低哑的男声响在你耳边,“可惜,你已经没有反悔的机会了。”

轻轻吸她粉嫩的奶头:嘬奶头

02

盒子被轻巧打开,里面是一个椭圆形的粉色小蛋,边上躺着一个细长的遥控器。

“这,这是……”你差点跳起来,但是把李泽言一把压住,耳边随着湿热的呼吸喷洒,是他低低的笑声。

李泽言勾起了小蛋,然后将盒子扣在桌子上,从背后压紧了你,一只手顺着你身着的正装滑了进去。

白衬衫的纽扣在李泽言修长的指尖轻动之下,一颗颗被解开,白皙的乳肉露了出来。

“我说过,你已经没有反悔的余地了。”李泽言握住了丰盈的乳肉,轻轻含住了你小巧的耳廓,湿烫的舌头顺着你耳朵的弧度,绞紧勾缠,细微黏腻的水声在你耳边响起。

你的呼吸忍不住急促起来,双颊晕红,忍不住想要侧头,却被他压住,细细含住品尝。

“不,不可以,啊。”你扭着身子,想要逃开,却忍不住夹着腿流出了一丝蜜液。

李泽言终于放开了你的耳朵,扭过了你的脸,亲了亲你的唇,修长的手指还在揉捏着你胸前的红珠,带起你一阵战栗。

“这是你不专心的惩罚,我说过要对你采取措施。”李泽言的视线逐渐染上灼热,锁定向你的胸前,夹紧了两颗红珠,轻轻点戳着顶端,“不可以拒绝。”

轻轻吸她粉嫩的奶头:嘬奶头

你大口喘息着,从胸口顶端弥漫开的快感,瞬间占领全身,身子软化了下来,鼻息间全是李泽言的气息,他紧紧地将你从后锁在怀里。

你就像一只由他享用的猎物,被他揉弄,随着他灼热的呼吸颤抖,私处涌出一股股蜜水,忍不住收缩。

03

“嗡嗡嗡嗡……”

细微的嗡鸣拉回了你迷乱的神智,微微低下头,只看到李泽言正捏着那颗剧烈震动的粉色小蛋,靠近了你的乳头。

“啊,不要。”你弓起身子,从尖端被激烈刺激的震动感,通过敏锐的神经丛,一路传到脑中,然后炸开了一朵朵极致灿烂的烟花。

李泽言挪开了跳蛋,握在手中,然后微微低头含住了你的乳头,目光却紧盯着你迷乱的脸庞,你染上一层水雾的眸子,因为快感微张的唇瓣。

李泽言的舌头扫着你的乳珠,轻轻用牙齿摩挲,宽大的手掌从你的裙子下探了进去,从小腿一路向上,最后来到了腿根。

温热的腿根处,李泽言动了动被你瞬间夹紧的手腕,抬起头,从你的胸口一路潮湿地吻向你白皙的脖颈,然后含住你的下巴,贴着你的喉咙,磁性的声音震动。

“放松一点,我的惩罚,才刚开始。”

轻轻吸她粉嫩的奶头:嘬奶头

04

李泽言说话间喉结的震动,带动你脖子细嫩的肌肤,麻感弥散开,让你的心底似乎也瘙痒起来。

你胸口不规律地起伏,喘着气,捏住了李泽言整齐的西装,“那,你,快一点。”

“快一点?”李泽言轻笑一声,单膝顶开你禁闭的双腿,手掌如蛇钻入,顶上了你潮湿的内裤,轻轻旋转。

“好,我快一点。”李泽言低头含住了你的唇,胯间一耸,单手托起你的臀,让你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李泽言揉在你内裤边的手指一根根挑动,拨开了你的内裤,点着指尖,优雅地顺着指节,划过你闭合的穴口细缝,染了一指的蜜水。

你仰起头,揪紧了李泽言的西装,大口喘息着,压抑着呻吟,臀下是李泽言的大腿,那根粗长灼热的阳物印刻在你的股间,炽热的硬物不容忽视,蓄势待发。

李泽言慢慢抽出手,将带有你蜜水的手指送到唇边,用舌尖微舔,抿了抿唇后,又含住了,深邃的瞳孔暗沉了下去。

你收缩着饥渴得想要吞些什么的穴口,祈求地抬头看向这个赐予你所有爱欲快感的男人,只看到他像是品尝着什么美味眯着眸子,挺直的鼻头微动。

李泽言看到你湿漉漉的眼神,胯间紧绷得更加厉害,直接将手指插进了你微启的唇瓣,慢慢抽动,带动你来不及含住的口水流下。

轻轻吸她粉嫩的奶头:嘬奶头

“甜吗?我很喜欢,分享给你。”

你在这沙哑的男声下,含紧了他的手指,挪着臀蹭着他硕大蛰伏的阳物。

05

李泽言呼吸微微紊乱,抽出了手,吻了吻你的脸庞,迅速从你的裙下插了进去,揉开守卫穴口的花瓣,修长的手指插了进去。

敏感的穴肉瞬间咬紧了入侵的指节,将它往深处吞噬。

紧致的感觉让李泽言细细抽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皱着眉,开始抽送着手指,又插入了另一根手指,两指并用,戳刺扩张。

你咬着唇,呜咽出声,李泽言狡猾的手指一次次擦过你最敏感的软弱,然后抠压弹戳,或是不经意经过,或是突然发起进攻,你只能攀附着他,含着他作乱的手指,哭着泄出来。

李泽言在你第二次高潮后,终于抽出了手指,就在你以为他会直接用他那最强大的武器插入你时,一个微凉的小圆物顶在了你的穴口。

李泽言点着手指,一点点将粉色的跳蛋,一节一节推入了你的穴道,还轻轻捏了捏你涨硬的阴蒂。

“现在,惩罚开始。”

轻轻吸她粉嫩的奶头:嘬奶头

06

“……看折线图的这个趋势,微的波动之后就是大幅度的上升,直到涨到这个顶点就突然降下……”

会议室中只有你和李泽言两个人,李泽言一身一丝不苟的高定西装,捏着一根激光笔,指着PPT,嗓音低哑的介绍。

李泽言另一只垂下的手上,是一根细长的遥控器样的装置,他在讲解的过程中,轻轻推动了一下档位。

“唔…..”你蓦地伏在桌子上,夹紧了腿,忍不住双腿交叠了起来,涨红着脸。

李泽言看到你激烈反应,微微挑了眉,“怎么了?”

明知故问!你恨恨地捏紧了桌子上的文件,不敢开口,担心一开口就是情欲的呻吟。

李泽言给你塞入了跳蛋之后,就继续在给你讲解着波动的股市,状似什么也没对你做过。

你喘着急促的呼吸,迷蒙着眼睛,看着站在屏幕前一本正经的李泽言,又看向他胯间涨大的一团,恶意满满的猛兽被他锁在那里。

李泽言看到你似乎忍到极点的表情,也就直接丢了激光笔,走到你的身边,一把抱着你再次坐上了他的腿上。

轻轻吸她粉嫩的奶头:嘬奶头

“怎么样,是不是不打瞌睡了?”李泽言带着坏心道,亲了亲你红通通的脸颊。

你张开嘴就是绵长的一声呻吟,李泽言突然将你抱上他的腿上的姿势,令穴道里那颗跳蛋进入得更深,突然顶住了你最敏感的那一点,激烈震动。

“这,这就是你要采取的措施吗?”你带着哭腔,几乎被汹涌的情潮融化了。

李泽言低吟了一声,看着你陷入欲望的眸子,红润的唇瓣,鲜嫩的面颊,忍不住松了松领带。

“嗯。”李泽言探手到你的腿根,一把揪出了那颗剧烈震动的玩意儿,有些嫉妒地扔到一边的垃圾桶。

李泽言轻轻顶着胯,“下次,还敢不敢分神?”

“再不敢了。”你被李泽言用阳物耸顶着,搁着衣服,咬着唇,哭着又到了高潮,汹涌的水流染湿了李泽言高定的西装裤。

07

李泽言解开了裤链,低喘着释放出巨兽,一把拉上了你的裙子,然后对准穴口,捏着你的腰,一边压,一边顶了上去,深刺!

炽热的阳物突然挤入紧窄的穴道,你随着重力作用,一一直被插到了最深处。

轻轻吸她粉嫩的奶头:嘬奶头

你仰着脖子,无声地张开嘴,眼角落下一颗泪水,似乎整个人都被李泽言瞬间贯穿了。

李泽言被你紧致的穴道吸住肉根,那娇嫩的穴肉热情地贴住了他,湿滑的穴道让他闷哼了一声。

李泽言喘了一口气,然后拥紧了你,吻了吻你沁出细汗的脖子。

“真想一口把你吃下去。”李泽言咬着你脖子上的嫩肉,胯间微动,让你适应着他异于常人的巨大。

“你是我的猎物,我的专属物。”李泽言在情欲中似乎有着和平时不一样的一面,占有欲强烈得让你融化。

你终于逐渐适应了李泽言在你深处搏动的阳物,他开始握着你的腰抽插起来。

灼热的温度,激烈的水声传开,快感从被一次次填满的部位,被顶撞冲刺的穴道,逼入你的每一个毛孔,几乎让你失去理智,只能娇软着身体随着李泽言的律动颤抖。

你被李泽言按在桌子上,狠狠地后入了进去,蛮横的巨物像一只猛兽,凶恶地插进了你娇嫩的穴口,噬咬欺负着你深处的软肉,细嫩的敏感肉被猛烈的欺负,颤抖着吐出更多蜜水。

你翘着臀,被李泽言掐着细细的腰肢,一次次钉入最深处,被他咬着脖子,在全身打下烙印。

李泽言坚硬紧实的八块腹肌一次次撞上你丰满的臀部,将你的臀部撞得通红。

李泽言的眼眸微红,将你翻过来,捏着你的双腿缠住他的劲腰,含住你的唇,看向你迷蒙的眸子深处,疯狂地插入再捣深。

轻轻吸她粉嫩的奶头:嘬奶头

“不管过去还是现在,未来还是另一个次元,你都是我一个人的。”

“我李泽言一个人的。”

“我很期待,以后,你还会在我说话的时候打瞌睡吗?”

(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