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风升卦:地升老外喜欢的中国女人类型风

早上。

床上洒满卫生纸。

她就坐在中间,掩面大哭。

她打开手机。

56则讯息-93通未接来电。

全部都是刘予杰传的。

她看着时钟。

八点了。

去也是被嘲笑,那就乾脆别去了。

她下床,当脚尖碰到冰冷冷的地板,她不禁缩了一下。

擤了擤鼻涕,她再度照着镜子,看着自己狼狈的模样。

地风升卦:地升风

现在她是为什麽而哭呢?

小晴?刘予杰?

友情?…甚至是…爱情。

她皱眉。

她怎麽会想到爱情这个东西?

她揉揉头两旁的穴道,一定是哭累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莫名其妙的幻想。

她眨了眨布满血丝的眼睛。

猛地,手机突然震动一下。

是讯息。

她撇了手机一眼。

最後才决定去看看到底是什麽。

地风升卦:地升风

”我在你家楼下等你”--刘予杰。

不对?他还没去上学?

纪霖玥看了看这是什麽时候发的短信。

--29秒以前。

她从窗户往下看,好像真的有个熟悉的人影站在那。

”我今天不去学校。”她传回去。

”为什麽?”他回。

纪霖玥再度把手机关机,不想回。

但…与其说不想回,应该是说…不知道要怎麽回。

她清了清床上那堆肮脏的卫生纸。

--即使情绪很低落,也不能影响到自己的生活。

地风升卦:地升风

她不是那种自暴自弃的女生。

当她收拾好了以後,她翻了翻抽屉。

她找到了一本上面布满灰尘、纸也泛黄的笔记本。

是日记。

这大概是她上国中时候写的。

她翻开,回顾那国中那段悲惨至极的日子…。

***

9/1天气晴。

今天,是开学的日子。

我一直很期待上国中後,我就可以摆脱那些冷言嘲讽。

但我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地风升卦:地升风

「喂,你谁啊。」有一个类似,看起来像流氓的男生走了过来,後面还跟了好几个人,我害怕的倒退几步。

「一、一年三班的…纪霖玥。」眼角泛着泪,抱着书包,胆怯的看着他们一群人。

「没想到,我们班居然会有这麽丑的女生…,啧啧,一看就是没有用的人。」他愈靠愈靠近,我愈来愈後退。

「你、你要干麻…。」我冒着冷汗,不怕死的应了一句。

「对於你这个丑女,我也不能干麻。」他耸耸肩,转身离开。

但恶梦现在才开始。

到了教室後,全班的目光都朝我这看去。

我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同学,你是谁啊?」一个长的看起来很漂亮的女生跑过来,一脸恶心的看着我。

「纪霖玥。」我说。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想问你,你是不是人阿?」我不解。

地风升卦:地升风

我是人阿。不然呢?

「我觉得你看起来比较像妖怪或…怪物之类的?」我愣了愣。

有人在偷笑。

有人在窃窃私语。

有人在说:「说的好。」

有人拿东西丢我。

有人吐我口水。

并没有比较好。

还更糟。

***

她只写到这里,後面的空白页都没写。

地风升卦:地升风

因为回家的时候,已经没有力气写了。

纪霖玥擦着眼角的泪水。

因为,恶梦并还没过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