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1987年六月革命把玻璃球塞进去不许掉塞好了

我先到了学生会的地盘找寻长发正妹的踪影,他们说她今天很早就走了,於是我骑着机车来到了女生宿舍的楼下,只犹豫了一会儿便停好车,踏入了我已经离开了二个月的地方。

「美姨。」我想我还是必须徵求她的同意,毕竟女生宿舍是不允许非住宿学生进入的。

「真是好久不见了!」美姨还是一如往常的对着我放电。

「我可以进去找个朋友吗?」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对她这麽客气……没办法,有求於人。

「当然可以,你忘了吗?我从以前就看准你出柜的潜力!」她掩嘴呵呵笑。

「谢谢。」

我可以感觉她在我身後发射邪恶光波,不过当我来到电梯里,激动的情绪再也无法隐藏!我本来以为这个时候在学生会一定找得到她,没想到我还是必须来这里!

从来都是我说喜欢她,她呢?一句话都不曾明确的表示过,等到真的有人追求,我才开始担心害怕!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连阿福罗也不例外。

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找她问清楚……

我站定在我曾经自由进出且居住过的房间门外,房内的灯光还亮着,少了我的那张床不知道有没有新的主人,而我……居然觉得忐忑不安。

把玻璃球塞进去不许掉塞好了

我举起沉重的手,规律中带着急促的敲门声响荡在整条八楼走廊上,我可以听见房内有走向我的脚步声。

开门的是丽美。

「好久不见。」我很想直接问她长发正妹在不在,但基於礼貌,我还是先问候她。

「我可不想见你。」丽美冷哼,完全不意外我的出现。

「魏香她在吗?」我希望她在。

「不在。」丽美马上回应,她敞开房门,让我一眼望进,熟悉的房内只有陈以菁坐在位子上看向我们。

我不在乎她们看待我的表情,「她去哪里了?」

「不在。」

「你能告诉我,她去哪里了吗?」我用更诚恳的神情询问她,为了长发正妹,我愿意放弃自己的尊严。

直到此刻,我才知道爱情是充满了未知与恐惧,长发正妹的不表示是让我不安的来源,明明我的情感是那麽毫无保留的呈现给她,她……还是没有回应。

「出去了。」丽美似乎是故意要折磨我,一张嘴抿得死紧,好像我欠了她几百万的债!

把玻璃球塞进去不许掉塞好了

「她去学生会了?」我努力的想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可是好难控制,心脏不听话的狂跳着,双手也抖得不像话,我、我要冷静!

我才刚从学生会骑车过来,她也有可能在去学生会的路途上,只是我没看见!

「跟男、生出去了!」丽美特别强调『男生』这两字,而这两字就像是抹了毒药的箭,狠狠的射向我,无从抵抗。

「任何一个长得漂亮的女孩被男生追求是天经地义的事,你要阻止?你凭什麽阻止?」

我突然慌了,但在下一秒仍然站稳了脚步,不让丽美发现我的异状!

「她跟谁出去?」

会不会真的是阿福罗?

贾子彦说的果然没错,丽美也不会对我说谎,所以一切都是真的!

「跟谁出去关你什麽事?你又不是她的男朋友。」丽美说得一派轻松,很随和的靠在门上,打算就这麽跟我耗上,不跟我说对方是谁。

「你知道那个男生长怎麽样吗?」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抖,比孤身站在寒风中更令我难受……

我突然後悔没有把阿福罗的名字记起来!

把玻璃球塞进去不许掉塞好了

「就算不比你帅,也比你更喜欢魏香!」

「我……」我该怎麽办?

是赶紧出去找长发正妹,还是继续问丽美直到水落石出?

「你什麽你?你只有口头上说喜欢她,行动呢?内心呢?」丽美咄咄逼人的瞪着我,她发狠的表情就像只老虎,非得把我咬伤不可!

陈以菁在房间里也突然站起身,她快速的走向前来,以致於椅子重心不稳倒在一旁,发出重大的声响。

「喜欢一个人是要以行动表示的,光是花言巧语并不能安定一个女人的心!」陈以菁说得愤恨,双手插着腰与丽美并排在房门口,排山倒海的气势压得我愈来愈低、愈来愈没有还口的余地。

「你爱她,却不开口追她;你爱她,却又时常不理会她;你爱她?一、点、也、看、不、出、你、爱、她!」她们一字一句的从齿中迸出,再一字一句像颗石头的砸向我!

我没有还口,我不能还口,我无法还口!

「她也这麽觉得吗?」我说得好心痛,这几个字就像是滚烫的火球,连吐出口也是这麽难受!

我坚持的证明自己是男子汉,却忽略了长发正妹的想法,她说不定也像我喜欢她那样的喜欢我……她可能一直在等待我开口要她当我的女朋友……她或许一直在等我去找她,她或许一整个寒假都在等我的电话、或许……

一万个或许都在我脑海里成形,我是不是该做出决定,是选择现在对长发正妹说出我的真意要她作我的女朋友,还是真的要等到校草比赛那一天才说?

把玻璃球塞进去不许掉塞好了

「自从你离开女生宿舍後,她就在心里架起了高耸的墙,虽然等着你来攀爬,却也期待你离开,别再出现在她面前!」

「我明明说得这麽清楚了,为什麽她还──」

「清楚?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只是口头上说喜欢,实际上你就是个懦夫!」丽美举起了手,打算在我脸上再次印上红掌印,但她随即摇头,「应该打你的人是魏香!」

「她有说她去哪里吗?」我现在反而厌恶起丽美收回的手,她应该一巴掌打醒我!

我是笨蛋、笨蛋!

「我不知道!」

我再度将期望的眼神带往陈以菁,她也是给了我一样的答案:「不知道!」

「……谢、谢。」我落寞的转身,她们大力的关上了门,和电梯门叮的一声同步。

站在开启的电梯门里,那扇落地的玻璃照映出我的面容,曾几何时,我已经忘了对镜中的自己挤眉弄眼,也忘了随时调整自己的身姿、笑容……

我再度望着镜中的自己,镜中的我对着我伸出手,在触摸到指尖之前,是唐佳佳的身影,与我一同站着。

「这次的你比上次还憔悴。」唐佳佳走进电梯里按着开门钮,不让电梯离开,让镜子短暂的映出她的背影、我的正面。

把玻璃球塞进去不许掉塞好了

我垂下眼睑,现在的我无论帅气与否,都比不上长发正妹的心情重要!

「刚才我明明站在你面前,你却没有看见我……没被放在眼里的感觉真的很糟糕,大概就和你现在的心情一样,荡的比谷底还要深。」她自嘲的笑着。

「对不起,我没注意到。」我起步踏进电梯里,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按哪个数字。往下,是继续找长发正妹;往上,我找不到长发正妹,所以只能选择往下的相反。

「没关系,我早就知道了。」她帮我按了顶楼,在上升阶段,我们是默默不语,直到电梯门打开又关上。

「你要到一楼吗?」她好像知道我的无法选择,在到了顶楼时又询问我要不要到楼下!

「谢谢你,佳佳。」我终於当她的面喊她的名字了,这是我对自己的承诺……但是对长发正妹的承诺,还没有实现。

我会去找长发正妹,不是今天就一定是明天,不是明天就一定是後天,等到我把心情整理好、等到我将一切决定好之後!

「不客气,反正……我的屁股是又圆又翘。」她突然笑出声,虽然有些苍凉无奈。

我抬眼看她,她知道贾子彦的喜好了?

「好啦!你振作一点吧,我们该到一楼了。」她率先深呼吸,一楼的数字亮着,一直到我们到达楼下。

我想我会知道该怎麽做。

把玻璃球塞进去不许掉塞好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