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夺美录:宝贝太紧了把我夹断了洪荒h

另一个男生则是叫王秀明,长得乾乾净净,皮肤偏白,架着一副幼框眼镜。因为很会踢足球,所以在男生女生当中也很吃得开,同时也是戴志的好友。曾经有不少女生向他们二人表示好感,但他们至今也没有交女朋友。

王秀明很喜欢缠着李旭,有时见李旭一个人在课室发呆,他就会跑过去,强挤上李旭的大腿上,用劲压了压他最敏感的地方,说:「李旭你自己一个坐在一旁,好像深闺寂寞的怨妇呢!」

「是啊、是啊,就你来慰藉一下我吧!」李旭也和他一起笑闹,搔着王秀明的腰,两个大男生挤在同一把椅子,闹作一团,女生们便会指着他们大笑一轮,说:「你们两个又搞gay!李旭,你怎可以跟我们抢饭吃的,要搞就搞第二个,不要搞我们的王秀明吧!」

年轻的男生总是喜欢玩「搞gay游戏」,比如碰着对方的敏感地方、玩偷桃、甚至跨坐在对方身上,晃动身子模拟着做爱的姿势,也许是想吸引女生的注意力吧,不过到了中六还做这些幼稚游戏的,还真少见。

这两个人平日很少跟陈秋接触,这一次若不是被戴志拉过来,才不会跟陈秋和林春同组,因此他们上到来陈秋的家,就安静工作,不敢说一句话,气氛顿时冷下来。平时就数戴志最会炒热气氛,这时也因为忙着统计问卷,而忙得一头烟的。

林春算是组长,一面安排其他人的工作,一面写着文章。李旭写完一篇文章,一声不吭地放开林春面前,林春一看,脸也黑了,说:「我叫你写『不同背景的人对政府的观感』,你还真是只写『很好』、『一般』而已。」李旭的文章十分简短,大概只有十个句子左右,例如:「南亚裔人士对政府的观感为一般,英国人对政府的观感为良好」,就这样写了十个简短的句子。

「问卷上也是这样写的。」李旭托一托眼镜,说。

「我们好歹是中六生,这种文章实在上不到大场面,也对不起自己。」林春紧皱着眉。

诸天夺美录:洪荒h

「为什麽?」李旭认真地问,看他的样子又不似是混日子的人。

「因为太短。」

「短有什麽不好?以前古人用文言文,不也用短句而已吗?」

「……我们是现代人,用的是白话文。再讲,文言文把词意高度浓缩,一个短句就相等於白话文的一个长句,你有这等写作功力吗?」林春捺住性子说。

李旭微张着口,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後说:「我明白了。但问卷上面只是用『很好』、『一般』这些词来形容他们的感想而已,如果我另外加添枝节,岂不是不客观吗?如果不客观,就是失实,如果我们写的事失实,那看的人就会接收了错误的资讯,後果堪虞。」

林春真是大开眼界,怎会有人对做project这麽认真的?做project的精要就是一个字:吹。吹牛的吹,也就是香港所谓的「老吹」、「老作」。真实性根本不重要,只要交出来的project份量充足,写得有板有眼,那就拿得到高分了。林春忽然想起,李旭是那种今天的事今天做,明天的事也要今天做的人,想必做起事上来也是一板一眼,不知变通。

陈秋想笑又不敢笑出来,戴志仍然执着於数据统计,尤其是他数学不灵光,频频算错数,已不停大叫着:「妈的!又数错了!糟了,这边这一堆问卷到底count了没有?」所以也没有闲工夫去帮林春。

倒是王秀明扔下笔,揽住李旭的肩,叹着气跟林春说:「不好意思,这人的脑筋比石头还要死,用一般人的语言难以跟他沟通,你先给我一点时间。」然後他就半拉半扯着李旭的身子,将他带到饭桌那边,背着他们,跟李旭交头接耳说了十分钟。然後李旭回来,托一托眼镜,说:「我明白我的错误了,重写吧。」

诸天夺美录:洪荒h

大约半小时之後,李旭再交出一篇文章,这次写得条理明晰、析述饱满,林春也不禁说:「太厉害了。」李旭咳了一声,耳根子也红了,说:「没什麽。」

倒是王秀明噗声笑出来,一记手肘撞上李旭的胸口,说:「你少来啦,人家书kai子是说我厉害!仅用了十分钟就让你这死脑筋知道要怎写project。说起来,我明明每年都跟你做project,但怎麽还是要每年教你一次做project的方法的,我看你最擅长的还是死记硬背。」

「我……才没有。」李旭老羞成怒,揪住王秀明的衣领,用力前後摇动着,两人倒在地上扭打一团,虽然身材相近,但王秀明平时踢足球,算是半个运动员,很快就压住李旭了。陈秋在一旁看戏,林春问戴志说:「要阻止他们吗?」

「不用啦,他们打到累就会停的了,你有空管他们,还不如帮我一下!这些数据快要杀死我了,为什麽总是算错了……」林春叹一口气,迳自坐到戴志旁边,拿起一堆问卷,说:「我来帮你。」

「呜呜……书kai子,还是你最有人情味了!」

陈秋扬起眼,一脸不悦的说:「你自己的文章写完了吗?」

「还差一半,一会儿再写还来得及。」林春点算着问卷,发现戴志好似搞丢了几份问卷,顿时脸一沉,幸好他早就预备了几份多出来的问卷,唯有一会儿胡作几份问卷出来吧。

陈秋低头疾书一会儿,很快扔下笔,便走过去林春和戴志那边,将他们二人分开,强挤到他们二人之间,说:「戴志伟,我来帮你搞数据。林春你给我滚回去写文章,还有那边那两个人不要再搞gay,快点回去工作,我四点半要出去,你们如果在四点前交不出文章,就杀了你们。」

诸天夺美录:洪荒h

王秀明嘟嚷着:「娘娘腔还真有魄力……」

「你说谁是娘娘腔!」陈秋一双亮丽的美目立时扫出一阵寒光,然後扑过去双手捏着王秀明的脖子说:「我可是学过柔道和空手道,还是柔道黑带,让我把你打到入医院,看你还敢不敢叫我娘娘腔!」

「好啊,打吧打吧,我出来行走江湖多年,这附近玩足球的几乎无人未听过我这只超级无影脚,看我一记旋风腿送你归西……」王秀明也来劲了。

「对了,关於这一篇文章,你叫我写『中国文化与各种文化的交融』,但是问卷上并没有设这一道题,那你叫我怎样写出来?」李旭双手叠在桌上,略抬高下巴,等待林春解说。

「……」

结果,林春花了不少工夫,才让王秀明和陈秋停止打架,然後帮助戴志统计数据,再教导李旭有关「老吹」的艺术与精要,自己同时要赶起最後一篇文,终於在四点准时完成工作。在这几个小时,林春不止一次这麽想:如果所有工作都由他自己一个人做,搞不好还会做得更快更顺利,所以他才讨厌团体合作。

王秀明和陈秋算是不打不相识,一直到临走时,两人还在拌嘴子,王秀明不断叫陈秋加入足球部,说:「你身手这麽好,来我们足球部,一定使我部如虎添翼。」陈秋冷笑着,回应说:「哈,免了,你这个部长都可以被我打得头肿面青,刚才还在地上『蠕动』了好一会儿才站得起来,我看其他部员一定是乌合之众。我这个娘娘腔还是适合穿女装、玩私拍!」

诸天夺美录:洪荒h

「真是心胸狭窄,难怪人人说你是娘娘腔,哼!明天你有本事就穿女装校服回来!」

「明天是假期,你说话之前用脑想一下好吗?」

李旭和林春交流得比较多,他发现林春是个很有耐性的人,对他有点另眼相看,不过当他知道林春竟然从来不看咸片之後,就感到很失望。林春一问之下,才知道李旭原来是一个标准宅男及色情份子,家中的电脑存有大量咸片,依国籍或女优分类,还有很多十八禁的动漫游戏,让林春学会了:neverjudgeabookbyitscover.

李旭、戴志和王秀明一起离开,临走前,李旭问林春:「你还不走?」

林春一时想不到要如何应对,总不能说他要留在陈秋的家做饭,陈秋暗笑,没有替林春解围,倒是戴志适时说:「书kai子身为组长,当然要留在陈秋家替我们收拾残局吧!我们就算把文章写出来,还需要有人做整合的功夫,这一份工作当然交给我们才高八斗的林春组长吧!所以就你一人留在陈秋家做後期加工了,我们三个先走罗。」

林春胡乱点头,总觉得戴志在为他解围。临走时,王秀明和李旭都开不了陈秋家那把复杂的锁,戴志没有出手,陈秋又进了房开电脑,所以林春上前替他们开锁。戴志笑开了脸,踏出房门前在林春的肩上拍了拍,说:「我走了,你加油。」

林春摸不着头脑,戴志为什麽要叫他「加油」呢?莫非是指他要加油整理project?但这说不通,基本上文章都写出来了,他只要将各篇文章和问卷,按次序排好再钉装就行了,说不上是什麽麻烦的工作。那戴志指的到底是什麽呢?林春心事重重地关上门,他身子都未转过来,腰间就横上一只手,是陈秋,他一手从後拥着林春的腰,下巴搁在林春的肩上,在林春耳边说:「饿死了,早上我都没吃什麽,只吃了一两包速食,难吃极了,快点下去买东西做饭。」

诸天夺美录:洪荒h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