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泬_大抗疫中青年人的担当吊日

「不是要联络你的院长?哪,用这个。」没理会她的疑惑的目光,他从口袋拿出一支手机,递到她面前说道

「呃,噢,谢谢你。」她有些惊艳的看着那支通体银白且轻薄精巧的手机,愣了几秒才意识到她应该接过它,僵硬地答谢道

但接过手後,她却只是小心翼翼的捧在手上,生怕摔着了、碰坏了,看了看手机,抬起有些求助的眼神望着他,而在她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时,发现他身後有一台室内电话摆在矮柜上,这又让她更增了不解。

他为什麽不让她用那电话联络院长呢?尽管那组室内电话看起来也不怎麽普通、廉价。

「不会用?直接按数字键,记得要加02,按那颗绿色键就能拨号了。」没有注意到她落在身後的目光与疑惑,他略惊讶地微挑眉,并简单地说明使用方法

「噢。」她窘红着脸应了声,背过身打电话

她知道在这个时代她不会用手机真的很夸张,学校同学也几乎是人手一支手机,只是目前为止她从来没有想过拥有这样的奢侈品,所以也根本就没想过去了解它的用法、功能等等,也没有必要。

他看着她的背影,眼神中没有嘲意,只有淡淡的理解及她稚气、羞窘的反应带给他的笑意。

日泬_大吊日

「院长妈妈,我是紫澐。雨太大,路况不好,我可能会迟一点回院里,不用担心我。嗯、嗯、好,我知道,掰掰。还给你,谢谢。」挂断电话後,她松了口气,连忙转身把手机递到他面前

「嗯。……怎麽没有说你受伤的事?」她看着手机像碰坏古董般急忙还他的神情,让他差点忍不住笑意,稳着声音,他问道

「不能讲,现在让院长妈妈知道只会让她多担心,只是小擦伤而已,回去之後,赶快偷偷回房间换上长裤,就不会被发现了。」她摇摇头,神色正经地说道

「嗯,那先把伤口包紮一下吧。坐下,在这里等等。」目光深深地在她身上定了几秒,他说完,转身往屋里走去

她听话地在一旁的小长椅上坐下,低头检视着自己的伤口,有一些锐利的碎石嵌进膝盖里,她蹙紧秀眉,直到现在她才感受到这不小的伤口造成的剧痛,而正她咬着牙想用手轻轻拨落那些碎石时,却遭到一声喝阻。

「不要碰它!……你用手挖掉石块,只会让伤口裂得更大更难癒合。到时候连走路都有困难,就算包紮地再不明显,你也瞒不住。」他提着一盒医药箱,快步走到她身边,眼带责备地说道

「噢……对不起。我可以自己…嘶───。」她缩回手呐呐地道歉,看见他打开药箱,拿着药蹲下身的要帮她上药,她急忙想接手,但药水淋上的强烈刺痛,让她吃疼地咬牙吸气

「这刺痛难免,忍忍。别逞强,不想让人担心就别让伤口弄得更糟,我帮你,会比你自己处理好得多。」他眼神专注地清理着伤口,边说道

日泬_大吊日

「……谢谢。」她知道他说的有道理,虽然让他一个大男人蹲在她前面处理伤口很难为情,但是,伤口给他处理似乎真的比较好,看着他俐落、小心挑掉碎石的熟练动作,她也只好妥协小小声地道谢

夜晚的街道很静,在前往日馨育幼院的路上,一直很静,路灯的光芒柔柔地映着两人,雨丝渐歇,空气中不再泛着寒意,沉默的两人间,只有彼此清晰的呼吸及心跳声。

「到这里就可以了,院长妈妈会在门口等我的。」她仰起头说道

「嗯。……。」他应了声,在巷前的路边停了下来,扶着身前的她,小心地下车落地,沉默地与她对视着

「……谢、谢谢你,今天真的很谢谢你的帮忙!……再见。」她有些征愣地望着他,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低眉说道,见他依然沉默,咬唇犹豫了会,道别转身

「你……你的名字?」他伸手拉住转身欲走的她,似乎无法自己地开口问了这个问题

不该问的,他明明知道,以他现在所处的环境,是不由得他放心与人牵扯的,两个人过了今晚,还是彼此不知道名字的陌生人,这样比较好,他明明知道的……。

日泬_大吊日

「我……我叫紫澐,杜紫澐,杜鹃的杜、紫罗兰的紫、云朵的云加上三点水。」她转过头,脸蛋泛红地答着,详尽的解释完之後,似羞赧的低下头

「呵……我叫柏森,砚伯森,砚台的砚、森林的森、松柏的柏……再见,紫儿。」听了她的回答,他轻笑了声,仿效地说了自己的名字,露出微笑,说了再见

她抽回被他拉着的手,紧紧地握着,不知所措地退後了几步,有些惊慌却也有些期待地看了他一眼後,匆匆地转身跑走。

背过身的她,抚着自己的心,如此狂跳的节奏是为了什麽?他是一个陌生人啊!为何为了他唤出口的「紫儿」两字……乱了心绪?

看着她渐远的背影,他淡淡地笑了,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他抬头看见露出脸的皎洁月光。

他知道不该问的,但他已经问了,也不该说再见的,但他也说了,所以……决定了,就是她了!

是的,再见,会再见的,紫儿……。

日泬_大吊日

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