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不断的揉搓他的柔软 恐怖游戏下载中文版大全 大手揉

大概重复一个小时了。

我坐在电脑前边听边哭,看着『仰望』团队合作的第一首作品──如果那是爱。

动画的内容竟然是演着我和晴也相遇的过程,在结尾时,里面的我们拥有一个甜蜜的结局,浪漫得不像话,并且作词者标示着我的名字。

「中井你是笨蛋吗?不是喜欢晴也吗?这种动画你怎麽、你怎麽画得出来呢?心不会痛吗?」说这麽多有什麽用,最後退出的人还是我。

要真的像动画这样就好了。

不想再让自己陷进悲伤里,我擦乾眼泪,关机後便提着早就整理好的背包出门,包包里面除了简单的换洗衣物之外,还有一台迷你笔电。

得往前走才可以,停下来的话,就真的会失去全部力气了。

正要开门,门就先被打开,我不意外地看着准备进来的柚子。

「要走了?」

「干麻啊?我又不是要去旅行一个月都不回家,只是每个礼拜出去几天。」

「我只是很讶异宅女小说家竟然开始要变成背包客作家了,这种转变……啧啧!」

手不断的揉搓他的柔软  大手揉

「所以咧,别告诉我你是来送行的,我又还没死。」我故意白目的说。

「我是要跟你说,再怎麽往外跑也别忘了我下个月的婚礼,你没出现就死定了。」

我一听,愣了愣,「你们打算结婚了?」

「都订婚了还不结要干麻?」

「不是,只是很惊讶会这麽快。」

他揉揉鼻子的说,「的确是有点快,但不能再拖了,因为再拖下去,会有什麽变化我们都不知道。」

「会幸福吗?」我是真心这麽问,如果柚子只会让人家伤心,是不是别结比较好。

「用心就会了,我也该抛下什麽了。」

有一点点鼻酸,所谓的抛下,是我吧。

「我们还会是好朋友吧。」他说。

「当然啊。」

手不断的揉搓他的柔软  大手揉

「但也该有个界线了,今天我来,是来还你钥匙的,以後我一样都会在,有什麽困难或是孤单的时候,我还是会像你的家人一样存在,只要你打给我,只是这钥匙,我不能再留着了。」

这把钥匙,才是真正绑住你我的枷锁吧,过去的我们,就因为这把钥匙,才会深陷在里面,无法前进也无法後退。

「你就努力当个好丈夫吧。」

他一听,表情还是很不自然地笑了,我知道那笑容里藏着一点勉强,我假装没有看见,背着行李从他旁边走过,「你看看有没有什麽东西需要带走的吧,自己整理一下,我先出门了。」

经过他身边的那一瞬,我知道他的眼睛有点红,我也是。

但我很高兴,如今的我们,都选择了往前踏步。

走到街上的我,忍不住抬头望着晴朗的天空,也许我们每个人都还是向往着天空,因为有时思念,是可以靠着同一片天空传达到的吧,过去我仰望的是梦想,如今我仰望的是──某个人。

一年後。

大清早我就睡不着了,期待这一天太久的关系,我实在兴奋得无法克制。

比上个月参加节目录影,还要让人睡不着。

手不断的揉搓他的柔软  大手揉

而手机竟然像是算好似的在这时响起,「干麻?」我口气不是太好,毕竟J现在根本就是我的责编外加经纪人了,尤其最近更夸张,常帮我接一些正经八百讨论社会议题的谈话性节目,那就算了,至少不毁形象,但现在连娱乐节目也给我接,差点没气死,去娱乐节目讲如何关心社会?也太做作了吧。

而且,我并不想要这麽频繁曝光在大众面前,这种红极一时,也是因为三个月前的新闻炒作来的,很快这些光环都会消失,不如专心写好已经蓄势待发的小说,还比较实际。

一年半了,我除了写专栏,不时游走台湾,去各地亲眼看看各式各样的社会样貌,小说则是完全没有动笔,直到这礼拜才开稿,有点紧张。

打算把一年半前想写的『城隐』系列好好完成,如今的我,应该已经拥有可以驾驭这个题材的能力了吧。

「我就知道你一定兴奋得一大早就会起来了。」自从柚子结婚之後,虽然不能像以前一样常联络,但我们要好的程度并没有消失,取而代之经常关心我的生死的人变成了J,简直就是接班人。

「我不想一大早就跟你说废话,说过一个礼拜都不想接到你电话的。」我告假一星期的第一天休假,马上被打扰了!

「好啦,我只是想说你要去台北顺便帮我买个点心回来。」

「我上礼拜也去台北录影怎就没听你说?少找藉口!」

「嘿嘿!加油啊,记得别哭。」她难得认真地说。

「不会哭的。」

切断了通话,我难得谨慎地在镜子前梳化了快一小时,确认好整体服装没问题後,从保险箱里拿出了一张门票──NICO为『仰望』举办的台湾特别演唱会。

手不断的揉搓他的柔软  大手揉

这张票,可是我去网咖包下四台电脑厮杀才抢到的。

他们已经变得这麽有名了呢,虽然称不上非常有名,台湾有支持NICO的人还是属小众,不过能来台举办两千人的演唱会,还不是像『大会议』那样许多歌手一起,是只有单独『仰望』这个团队。

当初的比赛,他们虽然落选了,但一年多下来,每星期都更新一首歌,每一首歌的动画内容几乎都能独立画成一个故事成册,虽然更新得快,但因为制作上的精致度,马上在NICO上刮起了一阵仰望风,就连知名的出道歌手,都会唱个一、两首他们的歌,能到这种程度真的很厉害了。

小心收好门票,我忐忑搭上高铁,到达台北时还到处逛了一下吃个饭,直到傍晚随着人群入场时,我才发现自己的心跳有多快。

一年了。

这一年,我恢复成最初的小粉丝,远远望着他们,会场的灯逐渐暗下,思念已久的脸庞跟着音乐一起出现,虽然挤在有点後面的地方,但仍把晴也看得很清楚。

他们真的不一样了,现场演唱的他们,是如此耀眼,而晴也的视线则是不时看向第一排的其中一个方向,直到大萤幕转换镜头,才知道他看的人是中井。

全场几乎疯狂地尖叫!

他们全都在讨论,原来那网路上一直讨论的诽闻是真的,他们真的在一起。

胸口有点微微疼痛,虽然这种结果并不意外。

但为什麽眼泪还要掉下来呢?

手不断的揉搓他的柔软  大手揉

两个半小时的演唱会,中间还夹杂主持人的访问,以及团员们对大家说说话,直到谢幕那刻到来,拿着萤光棒高举到有些僵硬的手,才舍不得地放下。

结束了。

要散场了。

我们没有办法打招呼,因为我们已经成为了不再有关系的陌生人了。

全场的人都在喊安可,我却无心加入,转身慢慢往外头挤。

突然,眼睛一片刺眼,才发现有强光在照着我!

「艾,你要去哪里?」

《如果那是爱》的歌曲前奏已经下了,我则怔怔转头,看向了舞台……此时会场的人竟然都非常有默契地让出了一小条路来。

「吓傻了啊?上来啊!让我们欢迎《如果那是爱》的作词者,艾!」桐南大声的喊道,全场陷入了比前面几首高潮歌更疯狂的状态!

我慢慢往舞台走,眼泪早就流得乱七八糟。

桐南则是顺手将麦克风交到我手里,「你一定会唱的,偷练很多遍了吧。」

手不断的揉搓他的柔软  大手揉

我一听,破悌为笑,早就重复好几遍前奏的音乐,正式开始。晴也离我还有好几步的距离,但那双再熟悉不过的眼神却没有变,他开口唱起第一句,而我则被桐南料中,这首歌我早就练得非常熟悉了。

是梦吗?

是梦对吧,不然怎麽明明这麽开心,心却还这麽痛呢。

好痛,为了这再次的相遇,为了这一刻,开心到痛。

一首歌结束,我才想起自己面对着两千名观众,这时才开始紧张起来。

晴也慢慢走到我面前,「还渴望飞吗?」

我吸了吸鼻子,「我只渴望和你一起仰望梦想,就够。」

渴望把这一刻变成永久,而不再是昙花一现,就够。

他一听,完全无视我们还在两千名观众面前,紧紧抱住我,而这个拥抱,是我以为再也不会有的,瞬间世界变得好安静,安静到好像只有我跟他。

「你喜欢日本还是台湾?」

「咦……」

手不断的揉搓他的柔软  大手揉

「这一次,不要再说再见了好不好?」

「嗯。」我哽咽得已经无法再说话,这一次的我们,不再是任性地在一起了,对吧?我们拼命努力,只为了这一天。

嘿,你知道吗?

这一瞬,我好像真的和你一起翱翔在自由的天空里了,谢谢你,成为了我另一半曾遗失的翅膀。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