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到她乖黑暗森林小说笔趣阁中国真实拍到精灵:大辣文

一整天。

结果一整天我什麽也没有做。

昨天还兴奋听着晴也的曲子,脑海出现很多画面与词句,有数不完的灵感。

直到今天早上睁开眼,打开钱包、打开放钱的抽屉,我才面临残酷现实,我失业了。而我该死的居然都还没去找工作。

「不行,要找工作也要先把词写好了再去找。没问题的,我一天就写完。」早上一大早,我还这麽对自己精神喊话过,甚至想说要先写点小说再写词。

对着电脑耗了一个多小时,我除了无聊得看了一堆影片之外,什麽也没做。

昨天那些灵感一下子都跑光光了。

最近的我真的很常这样,每次在有压力的情况下,想要挤出一百个字都很困难。

反覆听好多遍曲子,我感受到更多的是,晴也在里面投下的赌注,那每一个音符的跳跃,是那样的悲伤跟不甘心。

这词绝对不能随便敷衍,不能践踏了他的决心。

「要放松!放松才能有好的文字。」所以我就躺到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早就过期好几天的DVD,看完了电影还是没感觉,所以又拿起PS4玩了起来。

c到她乖黑暗森林小说笔趣阁:大辣文

就这样,我从天亮混到天黑,除了肚子很饿之外,什麽进展也没有。

现在的杂念太多了。

除了现实经济的问题,还有,我真的背负得起,作词的位置吗?

从昨天很开心,到冷静下来後,我才发现自己却步了。

吃了泡面之後,我不甘愿地回到电脑面前盯着萤幕、键盘,盯着空白的档案。

再次开启脸书,晴也又传讯息给我了,我没敢打开。

「只是个不卖座的小说家,而且还很穷,怎麽能这麽轻易相信我呢?」

叹口气,我在空白档案上敲打起来,但我写的不是小说也不是歌词,只是一个自卑的家伙在自怨自艾罢了。

这种创作上的忧郁期,并不陌生。

一星期大概有好几天要面对创作时,都会出现。

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是硬逼着自己写,有时候连自己在写什麽也不知道,什麽都不知道的状况下还能把稿子交出去,并且出版,再无修改机会地,赤裸裸献给大众,自己後来翻阅过才後悔,怎麽会交出这种作品呢?

c到她乖黑暗森林小说笔趣阁:大辣文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到现在都停留在原点吧。

从没有,认真面对过自己的作品。

晴也的那首歌却不一样,他的两首创作,都是完美又带有着激烈情感,我甚至可以想像这首曲子他修改了多少次,每一个旋律他反覆哼了多少遍,最後才完美地让它变成一个档案,在适时的时候蓄势待发。

上次交给他的歌词,会让他满意也是因为,那首歌词我也曾经修改好多次,因为放入了真心,单纯只想要让它成为一个好作品。

那麽我对小说呢?哪本小说曾让我这样认真过?

嘴巴上说着自己多坚持追梦,旁人也说着我有多努力,可我却好心虚。

一点都没有啊。

「算了,还是老实告诉人家我写不出来吧。」继续这样浪费时间也不是办法。

打开和晴也的对话框,才看到他并没有催我歌词写了没,而是分享着今天的日记。

「怎麽有办法这麽信任我呢?都不怕我写不出来,笨蛋吗?」明明是这麽重要的比赛。

c到她乖黑暗森林小说笔趣阁:大辣文

收到艾的留言已经过了两天。

有个很疯狂的决定也悄悄在心中萌芽。

看着她言语间的无奈,说着她也许无法胜任这次作词时,当下是失望的。接着又反覆看了好几遍,我忽然感到,她对於这样的决定也很无奈。甚至,我感受到她对於创作上的自卑。

下了班,我直接前往派遣公司,一般来说只有在合约结束时我才会回到这里,可是今天的情况比较特殊,不得不过来和公司请示一下。

我说过了,这会是一件疯狂的决定。

「米山,真是稀奇,怎麽会过来?」负责帮我安排工作的主任,惊讶地说。

「好阵子不见了,最近还好吗?」

「很好、很好。但看到你这种时候过来,我怎麽有种不祥的预感?」主任半开玩笑地说。

「我想你猜对了。」

「不会吧,你是不是又做了什麽事,那边的公司要跟你提前解约吗?」他放下咖啡,一脸头痛。

「不是的,他们并没有要提前解约,而是我需要请个几天的假,希望能由你帮我跟他们沟通一下。」

c到她乖黑暗森林小说笔趣阁:大辣文

「请假?你要请几天?」

「至少三、四天。」

「米山你是不是把女友肚子给搞大了?」

「主任,你想像力太丰富了。」

主任沉默了一下,「是很重要的事吗?」

「请您务必帮忙我!」我弯下身子,诚心请求。

「好吧,公司那边由我去说,不过下不为例。」

「谢谢主任!」开心道了谢,我便快速回家准备。

准备行李、准备把这些年存的一点点小存款通通都领出来,机票那些也都订好了,晚上就出发。

没错,前两天看到艾的留言後,我突然有了一个冲动的决定,我打算去台湾见她。这首歌的歌词一定要她来写才行,如果她没有灵感,那麽也只有真正的见一面,才能有感觉吧。

好吧,我猜这些都只是藉口,有一大半的原因是我真的很想见她,不再只是每天用网路连络,我想要真正见她一面。

c到她乖黑暗森林小说笔趣阁:大辣文

也许这辈子也只能见一次也没关系,让我能在脑海刻划下她的轮廓,便已足够。

带着简单的行李,拿出几年前办的护照翻了翻,还记得那时本来想出国才办的,最後当然也不了了之。

昨天订了晚上七点多的机票,直飞台湾小港机场。

我没有告诉桐南和中井,因为她们知道了一定会阻止我,毕竟这点小存款对我来说得来不易,是我这几年当派遣好不容易才存到的一些,刚好够我买个来回机票跟一点剩余的钱。

拖着简单行李,我来到了成田机场,心里有点忐忑,当然也会担心这样没有事先通知的就飞去那里,若联络不上艾怎麽办。

「就疯狂一次吧。」算起来,这也许会成为我人生中做过最热血的事了。

三个半小时的时间,等到了台湾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不对、日本比这里快一个小时,所以才晚上十点多而已。

出境後,我马上买了网路卡,一买到网路就开脸书私讯给艾,嗯……要说什麽好呢?不管我怎麽说,她一定会惊喜到不行吧。

晴也:在吗?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艾:在。

晴也:猜猜我现在哪?

c到她乖黑暗森林小说笔趣阁:大辣文

艾:不知道,我人有点不舒服。

晴也:怎麽了?

艾:发烧了一整天,没工作还能生病,我也真不简单。

晴也:真是的,有去看医生了吗?

艾:没。

晴也:你家的地址给我。

艾:啊?地址?

晴也:别管了给我就对了,用汉字打。

一收到艾传来的地址,我便拦了计程车给司机看,还好为了这次的出国,我算是把必要用品都带齐了,当然也包括了感冒药,这家伙也真是的,想要给她惊喜,却生病了。

嗯……不过等等她应该还是会吓一跳吧。

c到她乖黑暗森林小说笔趣阁:大辣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