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味大肉帮国语_大腹肌大雕小奶狗肉帮

发动摩托车,尽量快速远离公司。

始终挂在脸上的亲切面具立刻垮了下来,脑海开始试图删除稍早前所有讨人厌的记忆。

那些嘲笑、那些找碴、那些大声嚷嚷,想把这些声音全都赶出脑海。

加速了油门,才发现嘴巴又苦又咸,莫名奇妙的哭了。

回到只属於自己一人的家,我无力倒在沙发上,乾脆发泄似的乱七八糟哭起来。

偶尔,偶尔我会这样,突然好忧郁。

常常面对着空白的WORD,问问自己到底是想写出怎样的故事,到底怎样的故事才会让人注意到我,可是矛盾的自尊心又会在这时反驳自己,就写自己想写的就好,像这样的内心战场,不止在小说上。

就好比现在这份薪水很足够的工作,为了这份薪水得忍耐别人过份的言行,却只能一笑置之,明明该愤怒,却跟现实做了妥协,有时候自己都快瞧不起自己。

妥协。

在小说上我也曾经做了这种妥协。

後来看见了知名作家曾经在同样的问题上,守住了自己的原则时,我好生羡慕,羡慕他的勇气以及自我坚持。

川味大肉帮国语_大肉帮

妥协这种事情,只要有过一次,就再也来不及改变了。

就像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一但妥协退让,就再也没有做回自我的权利,所以我也只能日复一日戴着厌恶的面具,每天笑脸迎,还常被夸脾气好,讲白点就是怎麽被欺负都不会介意,很可惜我不像多年以前,偶像剧里的便利贴女孩,再怎麽脾气好也不会出现一个阮经天。

这些累积的负面情绪,偶尔会突然倾泄而出,莫名地崩溃。

「就因为没有坚持原则的勇气,一切才会这麽乱七八糟吧。」

回想起多年前的自己,还天真以为自己这辈子能够靠写作吃饭呢,果然拥有梦想的人,对於未来的憧憬都是那样闪闪发亮,只是时间眨眼就过了,这个曾经憧憬的未来,并没有那麽美好,一样都还是得工作才能活下去。

我常常想,能不能过没有写作的日子,这个问题出现过好几次,也试着放弃过好几次,但答案却是不能。

即使知道再写下去也只能这样,却怎样也无法说服自己从此不再写作,因为那样……因为那样,就等於否定这几年的努力了,不是吗?

我呼出大大一口气,想像着今天压抑的愤怒渐渐跟着空气一起瓦解。

明天还是会到来,如果不学会失忆与健忘,那麽会活得很辛苦,小说也会写不下去。

「真是没用,只会逃避。」看着天花板,我呢喃。

突然想起昨晚晴也传给我的曲子──「不知道,他在线上吗?」

川味大肉帮国语_大肉帮

可是现在的我是这样的状态,也许没办法用着很开心的语气跟他聊天呢……

我按下那首歌的播放键,整首曲子因为还未填词算是半成品的状况,所以是采用钢琴演奏配合他哼着旋律。

曲子的节拍轻快,但旋律听起来有一点哀伤,是因为他声音的关系吗?

他也没说这首曲子想要怎样的词,就这样丢给我,也太没戒心了,如果我随便填个中文词拿去卖他也不会知道。

「就这麽相信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是笨蛋吗?」我忍不住微笑,想起之前写过的一首词,因为够白话,我试着翻译几句竟然跟旋律搭得起来,於是把每句都翻成日文,并且加以修改字数,等到完成已经过了快两个小时。

我伸个懒腰,「那麽,来哼哼看搭不搭吧!」

跟着旋律配着歌词哼起来的我,愈哼愈小声,专注盯着歌词跟这首歌的结合,我竟然有一点感动……不,是鸡皮疙瘩的感动。

感觉这歌词当初写了就是在等这首歌一样的契合。

「太巧了……怎麽会这适合。」我甚至都忘了当初是在什麽样的心情跟机缘下写这词的,被放在未分类的资料夹里,久到都快被遗忘的词,突然之间重获新生。

「好想听他唱唱看。」

我打开脸书,开启聊天室,发现他的名字也在线上,开启对话框,手在键盘上犹豫,不知道该打些什麽才好。

川味大肉帮国语_大肉帮

昨晚彷佛梦一样的对谈,原来不是假的呢,我到现在都还有点不敢相信,而且我真的帮他写了词。

晴也:今天好晚呢。

突然,他已经主动传了讯息,我又吓了一跳!

咦咦……呃……要赶快说点什麽。

平常打字速度可以达到一分钟五十字都没问题的我,一敲起日文,就像老人家第一次碰电脑一样笨拙,一个音一个音的拼着,而他也都耐心等待。

艾:是啊,因为今天心情有点不好所以……

一按完讯息发送我就後悔了,我没事跟他说这干麻啊!这不是摆明的要讨安慰吗?吼!

晴也:发生什麽事了吗?脚的伤还好吧?

就是因为脚受伤今天在公司才变成了顾人怨啊……唉……

艾:脚的伤好多了,就是……给同事们添了麻烦,所以被讨厌了。

晴也:干麻去在意那个呢?我今天还翘班了,我应该会被讨厌吧。可是就算被讨厌也没关系,因为我会去那里工作,就是为了维持自己能继续做喜欢的事情啊!

川味大肉帮国语_大肉帮

我反覆念着他的讯息然後豁然开朗,这样啊,也是呢!我去那里工作的原因,也是这样呢。

艾:好像这样想就不会感到累了呢。

晴也:这是当然的吧,毕竟我们不是为了别人而活,是为了自己啊。

艾:好怪喔,几个小时前我还哭了呢,现在听你这麽说,真的觉得没什麽了,你好像张老师喔。

晴也:张老师?那是谁?你的恩师吗?

我整个大笑出声!恩师咧!哈哈哈!

艾:哈哈哈,不是啦!我传个影片给你看。

有点想戏弄他的,我从YOUTUBE上找了郭子乾模仿张国志的影片给他看,还特别找到了个有日文翻译的。

不到五分钟,他就立马回讯。

晴也:我这麽认真听你说话,居然把我比喻成那家伙……太好笑了啦!哈哈哈!那家伙在干麻啊,好夸张喔!

艾:哈哈哈!对了,那你今天为什麽会翘班?

川味大肉帮国语_大肉帮

晴也:当然是因为……嗯……没事啦。

怎麽那麽欲言又止呢?嗯,可能是因为私事吧,如果他不想说,还是别勉强他好了,咬咬嘴唇,我一脸像是要准备去做什麽大事般誓死的表情,慢慢敲下了几个字。

艾:我歌词写好了喔,你要看吗?

晴也:这是当然的吧!我要!

他激烈的反应让我更紧张了,把档案复制後,我闭上眼睛按下发送……

他会喜欢吗?这歌词……

又过了五分钟,他那边才有了回覆讯息的动作。

晴也:这是你写的?

艾:不、不喜欢吗?

晴也:在说什麽啊?简直是太喜欢了!像是量身打造一样的喜欢!

艾:真的?

川味大肉帮国语_大肉帮

晴也:我都起鸡皮疙瘩了。

我也是。

你的回答也让我激动的,快要无法言喻了。

晴也:介意我先下线吗?我想赶快来唱唱这首歌。

艾:嗯,我会期待的。

我就这样看着他的状态变成了灰色後,终於无法控制的大声尖叫起来!

尖叫还不够,乾脆还站起来到处乱跳!结果忘记脚伤还没好,马上痛得倒在地上……

「哈哈哈……太棒了啦啦啦……欸?」

笑得正开心,突然看见柚子那家伙一脸傻眼的站在我後面,我翻个身坐起来,「怎麽这个时间会来啊你。」

「我也很後悔这个时间来,我都不知道你已经病得这麽重了……」

「……」

川味大肉帮国语_大肉帮

「我好像打扰你发病了,抱歉。」

「……」

「先走了掰掰。」

「喂!给我站住啦!」我没有发病,不……我没有病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