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敬文-奚绍快点app旧版本下载功

回家後,我趴在床上,该死,怎麽头痛了呢?

靠!40度!我拿着耳温枪。

老毛病又发作了……好痛!为什麽那画面会在我脑海中?我不要!

我想要忘记……

为什麽要让我遇到他?为什麽?为什麽要样我想起他?

我昏过去。

『啊……头好痛喔!』我躺在保健室的床上,我被某人撞到了。

奚敬文-奚绍功

『对不起,没事吧?有没有怎样?』说这句话的人功课不错,蛮帅的,不过,他并不是林翼枫。

『我……我没事。』

『我叫赵宇,请多指教。』他笑容满面,温柔的说,『你可以走吗?我背你,来。』

『可以是可以,但……』我看了看自己的裙子。

他笑了笑,『你怕被看到啊?』我点点头,他脱下他的外套,『外套,披一下吧。』

我还是让他背了。

『我……我不会很重吗?』我问他。

『不会啊,你很轻欸,你过轻吧?』我点头。

奚敬文-奚绍功

『噗哧!你很好玩欸!过轻还这样说,太自卑了啦!几公斤?』他笑了,温柔的笑着。

他好像很想知道我几公斤,那就说吧!

『3…32.7』我从来没告诉过别人我的体重,连家人也一样。

他好像很惊讶。

『你也太轻了!你今天吃什麽?』

『…没得吃。』我说。

『为什麽?』他好像是我的家长一样,我的心不知为何,温暖了起来,不,你还可以说心已经烧了起来,你也可以说,我已经全身发烫了。

我摇头,『我爸妈都在工作,我除了假日,平日我只能吃两餐。』

奚敬文-奚绍功

『你这样长不高啦!不然,我的便当分一半给你好了。』

咦?难道是,一起吃同一个便当?

不,星野玲,你想太多了,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国文看太多)

『吃一下嘛!我的便当很多欸!』

他好像从我的表情知道我在想什麽,难道,他有读心术?(小说看太多)

『我下去拿便当喔!』

赵宇他的便当好像来了,然後我看到一台保时捷停在学校门口!然後看到他的便当有四层……他到底是不是人啊?

『来了!』他的笑容依然很灿烂,说帅不是帅,就是超帅。

奚敬文-奚绍功

打开便当一看,寿司,披萨,拉面,牛排……等出现在我的面前,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超级有钱的有钱人。

『便当的一半……是指这整个便当的一半吗?』我问他,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白吃的午餐啊?国文课本骗我!臭教育部!

『当然了!看你瘦成这样都可以去非洲当难民了!』他看了看我,我看了看自己。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啦!我要开动了!』我对他回了一个笑容。

『我要开动了!』他说。

我们在那里,快乐的吃着午餐,但是,一切,一切都不可能了。

「呜…」我撑开眼皮,看见妈妈坐在我身旁,「妈……我刚又烧了。」

奚敬文-奚绍功

「唉,我的宝贝女儿啊,为什麽你国中毕业後几乎都发烧啊?更奇怪的是,发烧每次都昏倒,然後起来时就没事了。」妈妈摇头。

我愣住,「妈,我也不知道为什麽欸?我陪您想想好了。」

我说了谎,其实,我知道。

都是他害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