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女生称为人鱼小姐五五_女 叫

「唔……」我慵懒地伸伸懒腰,拿起白色梳子,整理着自己飘逸的长发。

镜中的自己,我想才是最真实不过的,曾经那个开朗万分的孙瑜凝回来了,她决定再做个活泼的小天使。

「瑜凝,伊娘说你可以不用再当佣人了!」一个身穿白底蓝色花边洋装的女仆,带来一个让我晴天霹雳的消息。

「为什麽?是我做错了什麽?」我一脸慌张与茫然。

「不!是伊娘说你可以走了!她会给你一间小房子、五十万元,并且供你在萝芙读书,学杂费一切包办!」

「真的吗?」心,好像笑了。

「嗯!东西都在这,还有,你的行李也都收好了。」

我接过她手上的信封袋,里头有五十万元和一把钥匙还有一张地址。

这房子离学校很近耶,我欣然的笑了一笑。

叭叭──

窗外响起喇叭声,探头一看,是林亦凯?!

三个女生称为_女 叫

「林亦凯,你知道吗?我不用当女佣了!我彻彻底底的远离,我好高兴!」开心的我不时的手舞足蹈。

「嗯!我知道啊!放学後一起庆祝?如何?」

「当然好!YA!」我们两个击掌,看的出彼此的开心。

「炫风七号小绵羊!?真酷的名字!」我盯着林亦凯的摩托车,不禁脱口而出。

「咦?小白兔,你怎麽那麽聪明?嘿嘿!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啦!」林亦凯仰天大笑。

「小白兔?为什麽我叫小白兔?而且,你用黑奇异笔在上面写着大大的七个字谁看不到啊?」我既好笑又好奇的望着他,发现他今天颇有几分帅气。

「呃……因为你那时像小白兔一样啊!甚至比小白兔更白兔,咦?我真的有写耶!」林亦凯害羞的搔了搔後脑杓,尴尬的看着我。

「你在称赞我?还是在损我?」嘟起樱花色的嘴唇,脸上是一堆不满。

「小白兔,我是在夸奖你,懂吗?夸奖。」

「懂懂懂!再不快点校门都要关了!」

「蛤?快快快!小白兔赶快坐上来,抓紧喔!哈哈哈!以光速前进,冲啊!」天真的林亦凯这时就像拿着棒棒糖的小男孩,他拉起我的手,环住他的腰。

三个女生称为_女 叫

怦怦怦──

心跳怎麽忽然加速到三百多!?脸好像又渐渐的泛红、微微的发烫。

关校门的前0.0001秒,我们火速抵达,安全Safe,但奇怪了!?明明钟飨许久广场上却还是人山人海。

走进校门的是传说中的学生会,传说有一个帅到没天理,有一个霹雳无敌大自恋,有一个脾气火爆,有一个风度翩翩像个高贵的王子,有一个像陶瓷娃娃一样美丽,宛如仙女下凡,有一个中性的打扮,比男生还帅还要酷,只可惜……她是女的。

「啊──」

「好帅啊──他们在看我耶!」

「喔……心脏病快发作了!」

「我死而无憾啦!」

「怎麽没看到林亦凯?我超爱他的说……」

「林亦凯,你是学生会的?」我打量着他,怪怪的!一点都不像。

「嗯!副会长!」他脸上挂着邪邪地微笑。

三个女生称为_女 叫

「蛤?还是副会长?哇勒……」我一脸看不出来的样子,真是身藏不露啊!

「走开啦!」

「挤死了!闪边去!」

「欸欸欸,挤到我了,你才给我滚!」

这下好了!一群花痴不慎将我推倒,「哎哟!」

学生会中的一人朝我走了过来,我屏住呼吸……他将我从地上拉起。

「啊──」有如因浪来袭的尖叫,震得我耳膜都快破了!

「小白兔,怎麽啊?他太帅是不是?」林亦凯的声音,隐约中,我听到一丝丝的不悦。

「啊?没有啦!谢谢!」我回过神来,那粉红色的泡沫一颗一颗的破掉。

「凯,最近怎麽都没来?又去把妹了?」那个男孩麻栗色头发,眼睛有如钻石一样明亮,英挺的鼻子,如樱花般的唇色……真的很帅,没有亲眼看到的人是体验不出那种帅翻了的程度。

「欸欸欸!风,少乱讲,老子我才不是这种风流的人!」不爽的表情,全都显现在林亦凯的脸上。

三个女生称为_女 叫

「呵呵……是吗?不过……我记得凯……你好像有三十六任的女朋友耶?!」

我震惊!现在的我们才十八岁……他女朋友的数量却是双倍……平均一年两任……

一股柠檬酸酸的味道涌上心头,我怎麽了吗?

「风,不不不!你错了!凯才三十六任,我有五十任,嘿嘿!正在开『海啸的爱情五十周年』,要来吗?要像我这种风流倜傥、潘安再世、玉树临风的无敌大帅哥,才有办法交到那麽多任的女朋友,嘿嘿!佩服我吧?!各位海啸迷们……我堂堂言圣海帅不帅?」

汗!真是自恋……还拿镜子出来东照西照的……

「帅──」海啸迷齐声回答。

「欸!正妹有这个荣幸可以当我女朋友吗?」言圣海痞痞的看着我。

「喂!老子告诉你,谁都可以碰就是不准碰她!」林亦凯将我拉到身後,就像母鸡保护小鸡一般地呵护我。

「言圣海!」一个中性打扮的女孩,穿着男生制服,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拉着言圣海将他脱离广场。

「呵呵……」那个叫风的男生,爽朗的笑了两声。

「不过说正经的,风,你怎麽都不交女朋友?」真难得看林亦凯一派正经的问着,平时的他给人强烈的压迫感。

三个女生称为_女 叫

「没兴趣。」他笑了笑,简洁地回答。

「风,凯。」

「风,凯。」两个声音同时叫住林亦凯和那个叫风的男孩。

「羽,飞。」一个女孩金密色的波浪卷发,象牙白地脸蛋,淡淡玫瑰色的双唇,深深的蓝色眼眸,卷俏的睫毛……如同洋娃娃一般……

那个男孩,乌黑的头发,褐色的双眸,英俊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和安昱风不分轩轾。

「你好。」那个女孩向我打招呼。

「你好。」我礼貌性的回应。

「向你介绍一下,他叫安昱风,把言圣海拖走的女生叫刘茗茜,他是夏澄飞,我叫宋慧羽。」

「哇!那个女生好好喔!可以认识学生会……」

「呿!有什麽了不起。」

「对嘛!狗屎运,哼!明明就是个女佣,装什麽清高?假仙!」许多抗议的声音响起,有句话莫名的触碰到我心中的柔软。

三个女生称为_女 叫

「嗨!羽,好久不见!你好啊!前女佣!?」这话中带刺的声音……

「嗨!涵,好久不见了!过的好吗?你现在有加入学生会吧?」

「嗯,还可以!」宫郁涵将头抬的高高的,以鼻孔看着我。

林亦凯见状,有股想打宫郁涵的冲动,幸好我急时拉住他。

「嘿!风,她可以进学生会吧?」

「好啊!不过……是打杂小妹,如何?」安昱风脸上挂着邪邪的微笑,望着我。

「不可能。」倏忽,林亦凯的口气变得冰冷、没有温度。

「没关系啦!林亦凯,我又不是第一天打杂,而且……帮学生会打扫的乾净大家看了都轻松嘛!」我恳求的看着他,抵不过我的光波,他勉为其难的答应。

「大家好,我是孙瑜凝。」呵呵……突然想起大家都还不认识我,除了林亦凯和宫郁涵。

「瑜凝……」安昱风喃喃的念着,眼睛却是看着蓝天,而不是我。

宋慧羽和夏澄飞身子怔了怔,「为什麽……」夏澄飞哀怨的看着我。

三个女生称为_女 叫

「怎麽了吗?」我问着,怎麽大家的表情都怪怪的?心中有些害怕的成份蔓延着。

「因为……风喜欢……」

「闭嘴!」安昱风吼着,宋慧羽也安分的闭上那张嘴。

是不是有什麽内幕?为什麽他对瑜凝这两个字特别的敏感?好像是一段很悲伤,让他不愿提起的回忆……

心里却酸酸的,他心里的那个瑜凝为什麽不是我?怪了!我怎麽会有这种想法?

「广播,请各位同学回班级上课,再广播一次,请各位同学回班级上课。」银制的广播器传出主任下的命令,大家一哄而散,这里的主任可是出了名的严格、龟毛……唉……总说一句,平凡人是惹不起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