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跪着用乳情侣头像污污的跪舔一对伺候主人玩弄:女仆被

S市H酒店总统套房里,顾蔓缓缓醒来,正想挣扎起身,头昏脑胀、全身貌似快散架了一样。观察到床单上混合着精液和淫水,心里把冷千珩骂了个狗血淋头“好像没见过女人一样,虽然自己也高潮迭起,可是连晕过去了都还要肏。用的也太狠了!”

小心翼翼在总统套房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冷千珩的踪影,赶紧穿好被蹂躏得皱巴巴的衣服,飞一般逃离了现场…

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的顾蔓,不禁思考:明明千方百计的逃离危险,为何还会遇上书中男主?现在也许是男人们的虚荣心或者占有欲作怪,冷千珩倒是好玩了,老娘要玩完啊!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没遇到原书女主,但是再这样下去老子命休矣啊啊啊!难道真的要休学吗?一想起就脑门疼…

浑身酸软的顾蔓翘了上午的课,回到自己温馨的小家,躺在舒适的床上,脑海里一片空白。根本毫无对策,对于利用赵逆的愧疚之心越愈加重。连自己都无法逃离命运编织的网,又怎么能把一个无辜而且是来到这个世界唯二对自己好的人拖下深渊?

明明不爱,却又给别人希望。既欺骗他的感情,又在遇到自己恐惧而无法掌控的男人,把他推出去应对。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自己就是这样如此卑劣的人。

“叮”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一条短信,打断了顾蔓的思绪,女人满腹疑惑的打开短信:'小样,跑的挺快。我知道你不怕我,但是你总也要为赵逆想想,如果他知道是因为你而不能毕业、因为你甚至连以后找工作都四处碰壁,你猜他会不会怨恨你呢?'

顾蔓美目微睁,快速的回复到'冷千珩是你吧?你到底想干什么。昨天我明明已经如你所愿了!'

冷千珩一脸坏笑的灵巧按下发送键:'下午选修课,记得来,到时我会告诉你我想干什么!'

她掀开被单下床,很快地看了眼床头柜上的时钟,中午12点了。打开床头柜最底层,拿出一瓶维C倒出一颗,和水服下。其实唯C瓶里已经被偷龙转凤放的避孕药。

当她从整洁的浴室走出,有如出水芙蓉般娇柔艳丽。观察到身上欢爱的痕迹,只能选了件高领T恤和薄纱长裙,便出了门去。

下午走进庄严而带有书香气息的校门,灼热的太阳将铺着柏油的校园烤得像蒸笼一般。经过长长的走廊,进到选修课室。

女仆跪着用乳伺候主人玩弄:女仆被

冷千珩难得一见的出现在选修课上,自从大一开始他的油画就开始崭露头角,根本很少在学校见过他。今天竟然发现这位传说中丰神俊逸的人物出现在课堂上,一连几个女生都羞羞答答地想询问男人是否能坐他旁边,他却只用修长的大腿架在身边的位置上,拒不回答,让女孩们铩羽而归,芳心破碎…

男人幽黑的双眸熠熠生辉,看到才踏入课室的顾蔓,便轻敲着旁边的桌面,放下修长的腿。女人看到冷千珩的无声示意,同时也看到了窗边的赵逆,想到那些威胁的话也只能认命的坐到了冷千珩身边…

李教授一开始讲课,表面上男人一本正经的听着课,课桌底下却不时勾勾她的小手,逗弄她的大腿。顾蔓的脸顿时就发起热来,仿佛走进了夏季的烈日底下。但当她用眼角的余光在教室里乱瞄时,却发现男生们的注意力都在课堂内容上、而赵逆却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女生的目光一个个像把她刺穿凌迟一般,让她坐立不安,根本没听到教授在说什么。

顾蔓一早就知道如果跟他们纠缠在一起,绝对会成为很多人的眼中之钉,所以根本无意于此。如果得不到他们的心,天之骄子们怎么会在意曾经有过一段露水情缘的小角色。而原文女主能笑到最后绝对不可能是一朵单纯的白莲花,那比原女主更先染指男主们的自己,命运可能比上辈子更悲惨。

下课铃声响起,女人就火急火燎的逃离教室,因为害怕赵逆的疑问,更怕女生们的冷嘲热讽。耳边响起刚刚冷千珩的话,匆忙跑到荷塘月色的公共区域等待着。

冷千珩一把将她拖进厕所,抱住顾蔓的身躯,轻轻揉弄她的奶子,张嘴咬住敏感的耳垂。

“放开我…要操就去开房!”女人微微挣扎,压低了口气,怕被陌生人发现。

“不,刚才在课堂上我就想干你了,除非你帮我用嘴吸出来!”男人声音低哑饱含情欲。

冷千珩瞥看见女人刚做的粉色美甲异常可爱,一把抓住她柔弱无骨的小手按在隔着衣物的巨根上揉圈,胯下还不时的顶动。

另一只大手灵巧的把女人的衣服推上胸部跨过小脑袋挂在白嫩的颈部,长裙拉到莹白的小腿肚,顾蔓心里暗暗咒骂:妈蛋,真的随时随地发情,也不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到底想干嘛,这是厕所!”顾蔓声音愈发低声细语,

女仆跪着用乳伺候主人玩弄:女仆被

“想干你!”说完手指灵活的在背后一按解开黑色的蕾丝内衣丢置地上,下身因为使用过度不得已穿着轻薄的丁字裤。

冷千珩没想到女人竟然如此淫荡的穿着丁字裤来上课,看着满眼通红,手指捻捏着璎红奶头,狠戾的骂道:“你他吗就那么骚,浪屄着穿丁字裤来上课是想给你那个丑逼男友看吗?操…”

“你是不是有病,要操就操,不操我走了!”顾蔓被死男人的强盗逻辑气的不轻。可是身体被男人揉捏着,渐渐软了下来,呼吸变的急促起来,女人现在衣冠不整,只剩下身的丁字裤,和挂在颈脖的高领T恤,冷千珩却衣衫完整,这个情形让女人羞愧难当。

“骚宝贝,说,穿丁字裤是不是想让男人肏你?嗯?”男人脸色更加不虞,赤热的大手还得寸进尺的往下探去。

顾蔓冷哼说道:“还不是你干得太狠,下面不舒服才穿的丁字裤,哼~”

冷千珩听到顾蔓的解释,才展颜一笑“帮我吹箫,吹出来就放你走。”

摸胸的大手移走,拉过女人乌黑靓丽的长发,一把将女人按在胯下,强迫自己蹲下,拉开裤子拉链,坚硬挺拔的巨屌“啪”一声弹跳而出,打在女人素颜却艳丽的精致脸蛋上,顾蔓想移开小脑袋,却被男人狠狠的压着动弹不得。

顾蔓无可奈何的瞪了他一眼,冷千珩笑得邪魅狂狷,扯过女人的秀发,掰开柔软湿润的红唇,蛮横的插进她的嘴里,开始慢慢抽插起来…

看着顾蔓身上衣衫凌乱,想只母狗一样诚服在他胯下,璎红小嘴艰难的吞咽吐纳着自己的巨屌,因为抽插而充沛的唾液沿着下巴顺流至锁骨、胸前,男人心里征服欲和肆虐感飙升至极限…

一边顶至顾蔓的喉咙深处,却不时猛然拔出巨根,拍打在女人面如桃花的脸颊,拍打出一道道红痕,看着脸上全是唾液和前列腺液,显得既淫荡又暴虐。

女人只能卖力吞咽,希望能让男人早点喷发。口腔中弥漫着浓浓的麝香味和骚味,熏得女人下身也淫水泛滥,吸啜着暴涨的龟头,香艳小舌舔弄着龟头顶端的小小圆孔,马眼流出来的黏液全被她吞入肚中。

女仆跪着用乳伺候主人玩弄:女仆被

“骚宝贝,舔舔下面的蛋。”男人舒爽无比的闷哼出声,她一路向下含住睾丸,还不时伸出舌头舔弄打圈,又从下往上舔至龟头,重新将巨屌含入小嘴,粗壮的大肉棒被暖暖的口水包裹着,简直身处天堂。

“操,骚屄,你可真会吃屌,看你的骚浪样~淫水流了一地,真他妈欠肏!”冷千珩粗吼着大力的抽插起来,心里的暴虐因子叫嚣着把小嘴完全当作肉屄在操,一次次顶进女人的深喉。

顾蔓只能奋力推开他的腹肌,快到高潮的男人丝毫没有理会,顶弄的速度越来越快,巨根抽搐,他拼命冲撞几下,狠狠在口中爆发射精。

一时间无法反映过来的女人被迫吞下他的精液,因为量太多了有些无法吞下的,飞溅到唇边,脸上,沿着下巴滴落到胸前的白嫩大奶上……

男人心痒的刮弄下无法吞咽的白浊,在女人的嫩乳上抹匀、打圈,粗粝的长指还揉搓、拈捏着胸前红樱桃一般的奶头,上下左右拉扯,弹弄,让女人的骚屄更加的空虚不已。

“淫荡的小贱货,是不是想肏屄了,说出来我就给你。”男人跨坐在马桶上,把女人抱坐腿上,“真骚,舔个屌都湿了!”丁字裤被狠狠提起,陷进了顾蔓的小骚穴里,全被刚才的淫水弄湿了。

顾蔓羞愧不已的转过头根本不敢去看冷千珩。“小骚货,我早就知道了,我说得越淫荡你越刺激不是吗?嗯…听我调戏侮辱你,你就更爱喷潮了不是吗?”

男人把丁字裤扒开,逗弄的肥美的阴唇,看着蜜洞里流水潺潺,修长的中指一记狠顶,插入了女人的骚穴,随着快速的抽插指奸,淫水越来越多,骚穴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淫荡不堪。

不消一会,女人被折磨得只能媚眼如丝的看着男人的俊脸:“嗯啊啊啊…啊哈啊啊…好爽,给我,给我你的大鸡巴好不好?”

“想要大鸡巴?自己坐上来动,骚屄!”冷千珩握着又精神抖擞的巨屌轻轻拍打着顾蔓的阴户,女人注视着巨根,性欲战胜了理智,用手扶住巨屌,对准自己湿淋淋的肉洞,缓缓坐下,一下就感觉体内充实而满足。

女人开始扭动臀部,让巨蟒在体内搅拌、抽插。冷千珩抱住顾蔓的纤细腰身,亲吻着女人丰厚诱人的唇瓣,唇齿纠缠厮磨在一起,男人还不时逗弄口腔里的敏感处,让女人的春水越来越多,本来只是轻轻抽插的动作,已经无法满足自己了,狠了狠心往下一摁,正好坐插到花心,骚屄里一阵酥麻舒爽。

女仆跪着用乳伺候主人玩弄:女仆被

女上位本来就极易控制欲望在体内堆积的方式,顾蔓在青筋爆起的巨蟒上,大力抽抽插插,摩擦转动。用鸡蛋大的龟头不停研磨着自己骚浪的花心,淫水越流越多,沾湿了女人的三角区域和男人二只柔软的卵蛋。

“骚屄,爽不爽,顾学妹在我的大屌上玩的骚水直流,这次我可没有强奸你呢?”

“嗯哈…哼啊啊啊啊啊…好爽,干我,要爽死了啊。”

“小浪货,叫老公,叫老公我就帮你泄水喷潮,好不好?”

“老公啊啊啊…操我,用大肉棒干死我吧~”

“小骚货,在叫淫荡一点,我就肏你到你高潮…嗯?”

“嗯啊啊啊…啊啊啊哈,老公、要你的大鸡巴肏我的骚屄,快干死我吧啊啊啊…”

听着女人被欲望控制得胡乱淫叫,男人狠狠按下下女人的屁股,找准自己的骚浪花心,前后不停的摩擦狠顶,全根没入蜜穴,一顿抽插使得阴唇紧紧吸附住肉棒,骚水也被操弄得啧啧作响。

观音坐莲使得女人的肉壁更加狭窄,肉棒每插入一次,巨大的挤压感都刺激得巨屌产生电流般的酥麻,温暖柔嫩的阴道壁肉紧裹住大肉棒,让男人享受得不行,龟头不停捣弄花心,男人更狠狠的按揉阴唇内的小珍珠。

“啊啊啊啊…我、我又要泄了啊啊啊啊~”女人被酥麻的感觉折磨得只能趴在男人肩头。

“又想被我灌精了吗?荡妇…干死你!”温热的气息,和不断抽搐的骚穴让男人也快濒临爆发。

女仆跪着用乳伺候主人玩弄:女仆被

“啊啊啊~嗯哈…”甜腻婉转的呻吟声伴随着高潮的来临…

男人以全身之力把巨根插进她的阴道尽头,鸡蛋般的龟头抵着她的小子宫,不断撞击着她的穴心,感受着女人高潮时的吸允,淫水淋进小小的马眼里,男人瞬间大力抽插,在花心里灌入一股股浓稠的精液…

被不停射入的精液、和还在延缓她快感的抽插、吸啜奶头的快感,三重极致的刺激让她酸软不已,蜜穴也只能抽搐着泄了阴精……

“我说什么来着,一定会让你喷潮的,小蔓蔓。”冷千珩见到她的淫态,还戏谑道。

“这里是厕所,刚才一定被别人听到了。”顾蔓脸上眼泪直流不知是因为太爽还是羞愧,只能拍打了一下男人肩膀泄愤。

“放心吧,我进来的时候,已经把正在维护的牌子挂上了。”男人轻拍她的美背一本正经的解释道,顾蔓瞬间松口气,高强度的运动让她只能瘫软在男人身上,不想动弹。

他眷恋她的味道,她的身体,舍不得放手。她迷恋他的俊美,他的性技,却不得不离开。

“我送你回家。”冷千珩难得一见的温柔。

“不用了,你记得不要为难赵逆就好,我跟他没有关系。我和闺蜜约好一起晚饭,先走了。”顾蔓草草打理好自己,便打开门离开了厕所。

“你…”还沉浸在温馨和谐的氛围,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的男人,看着顾蔓离去的背影…

他很少有执着的东西,可一旦有,就势在必得…

女仆跪着用乳伺候主人玩弄:女仆被

——————————————————————————————————————————

4300字奉上……肉早就码好了,就是剧情想要在有戏剧冲突一点…

求各位看官大人给点建议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