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爷爷奶奶的爱情故事辣文800看漫画女仆被

99

女人,只要年龄快要逼近三十,就会开始面临一些关於『婚姻』的话题。

「悦青啊,朋友有个儿子年纪和你一样,个性很好,要不要认识一下啊?」

我是我妈唯一的孩子,我以为她一定会舍不得把我嫁出去的,没想到她最近居然开始在想办法催婚了。

「不要。」扔下一句,我走进房间锁上门。

「悦青,那个男孩子真的不错啦!我这里有照片,长得超帅的!你可以看看喔!」妈不死心,继续在我房外大吼大叫。

「我不要!」我朝房门大喊。

「吼,你这孩子!你再这样下去要是结不了婚怎麽办?」妈碎念了几句,随後缓步离去。

呼,我的耳朵暂时恢复清静了。

快看漫画女仆被

话说回来,我又不是故意不结婚的,身边就没有半个像样的对象嘛!何况我现在离三十岁还有两年多的时间,不用这麽急着出嫁吧?

唉,有点受不了我妈天天发神经讲这些五四三,我看我离家去其他地区工作好了,省得我妈再为我乱费心思。

『在吗?』脸书右下角跳出一个小视窗,大头贴是两个人的亲密合照。

『嗯。』我输入一个字发送。

『好久不见了呢!』和她确实很久没有联络,甚至连过了几年我都算不出来。『和男朋友的恋情顺利吗?』

……男朋友?

对呢,思竹还不知道崔银奎死去的事情。

『跟他,结束了。』

崔银奎的事,就这样简单带过吧,不用再刻意提及,也不想再听谁说些安慰话了。

也只有这样,我才能完成和崔银奎的第二个约定。

话虽如此,有时候我仍会怀疑,我真的能够获得幸福吗?

快看漫画女仆被

『什麽时候的事?你单身很久了吗?』思竹似乎很讶异。

『嗯,很多年了。』

『那之後就没再交男友了吗?』

『嗯,是啊。』

『没有其他男生追你了吗?』

『没有。』

应该说,追求我的男人,多数都寂寞太久空虚难耐,抱持着『没鱼虾也好』的心态,乱枪打鸟。

由於我还没达到『不挑』的境界,才会直到现在还是单身的状态。

宁缺勿滥嘛!是不是?

『不说我了,你找我是有事要拜托我吗?』感觉她不是闲着没事找我瞎聊,我索性发问。

『哈哈,没有啦!其实……』思竹欲言又止。

快看漫画女仆被

『其实?』

『其实,我要结婚了。』

——啥?

『你要结婚了?』

『嗯,跟敬君讨论後的结果。』

哇,好像在作梦一样,我认识多年的朋友竟然要结婚了?

『就是这样,然後,想问你会不会参加?如果会的话,我想寄喜帖给你。』

思竹的婚礼,我怎麽会缺席呢?

她忘了吗?我们约定好的事。

——『颜悦青,我们谁先结婚的话,另一个人就要当伴娘喔!』

不是这样说过的吗?

快看漫画女仆被

果然,不记得了吧?

『恭喜你,我会参加的。』

『真的吗?谢谢!』

这时候再提起那些没意义的往事就太幼稚了,反正那也只会徒增她的困扰而已。

『欸,颜悦青。』随着静止的视窗放空了约五分钟,思竹再一次传来讯息。

『嗯?』

『对不起。』

咦?思竹干嘛跟我道歉?

『每一次,我都忍不住想对你说这三个字。』思竹接着表示。

『为什麽?』我理当地问。

『你跟昶熙……还有在联络吗?』

快看漫画女仆被

那个名字强烈地映入眼底,我倏然想起和他最後一次见面的场景。

『你不是……喜欢过我吗?』

『没有过。』

停——我不想再继续回想下去,对那家伙的记忆就保留到这里吧!

『没有,我跟他不熟。』我简短回答,想直接结束这个话题。

『其实,前几个月,他有跟我打听过你的消息。』

望着视窗,我愣住。

前几个月?是见面那天之前,还是之後?

『不过,前几个礼拜又跟他提到你,他的反应跟你现在一模一样,所以我在想,是不是造成了你们之间的误会。』

听起来,打听消息的时间点,应该是在我们见面之前。

想着徐昶熙那天的冷淡,我不禁纳闷,思竹到底对他说了什麽?

快看漫画女仆被

『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你跟男友分手的事,就在无意中说了一些你很幸福之类的话。』

关於这点,是思竹多虑了吧?因为徐昶熙知道崔银奎的事。

『就算我真的很幸福,徐昶熙又有什麽好误会的?』我不懂思竹话中的含意。

『他听到你很幸福没有多说什麽,可是我不忍心他这样,你都有男人了他还继续喜欢你,那不是很可怜吗?』

继续喜欢我?

思竹搞错了吧?徐昶熙可是亲口告诉我的喔!说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

『然後,我就跟他说,你根本不喜欢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喜欢过他。』

……咦?

脑中不由主开始想像,当我喜欢很久的人,透过朋友残酷地告诉我,我一直以来都在一厢情愿,从没被重视过这份感情,那,我的心该会有多难受呢?

我不确定自己是否曾经对他动心,只知道他带给我的感觉,是疼痛。

不像崔银奎那样的甜蜜,而是延伸到心底的疼痛。

快看漫画女仆被

如果这也是一种爱情……

『听不懂吗?就是因为这样,我才那麽讨厌你啊。』

突然间,我好像稍微能够体会徐昶熙这句话了。

『你怎麽都不讲话?生气了吗?』经思竹一说,我才发现被文字挤满的视窗上,不再出现自己的发言。

『没事,谢谢你跟我说这些。』

我跟徐昶熙就是无法达到一个平衡点,总是要依靠共同朋友才有办法解开误会,真搞不懂我们俩到底哪里有毛病?

『婚宴,我会去的。』

『嗯……谢谢你。』

思竹和刘敬君结婚那天,徐昶熙也会出席的吧?

快看漫画女仆被

思竹的婚礼是十二月二十三日,礼拜六,不喜欢当天来回的我依旧是前一天抵达,一样投宿在小俐家。

「明天我开车一起去吧!」坐在梳妆台前涂抹乳液,小俐泰然启口。

「你也要去?」小俐跟思竹不是互相讨厌的关系吗?难道两人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变成朋友了?

「嗯哼,你是女方的亲友,我是男方的。」小俐转过头给我一个微笑。

「男方?」小俐跟刘敬君是熟识的关系?

「之前我不是常追着昶熙跑吗?自然就跟敬君学长很熟了嘛!」小俐说明理由。

敬君『学长』?

仔细想想,小俐称呼羊羹和刘敬君都会礼貌性地加上『学长』,唯独徐昶熙是直呼名字的,这是为什麽呢?

「小俐,你为什麽对徐昶熙不称呼学长啊?」我好奇问。

「啊,习惯了啦!」小俐笑了笑。「韩剧不是都会那样吗?对待自己喜欢的人,绝对不叫哥哥姐姐的,我应该就是那样啦!」

快看漫画女仆被

这……什麽跟什麽啊!

「欸青,你真的不考虑昶熙了吗?」

奇怪了,怎麽每个人都喜欢问我关於那家伙的问题?是怎样,我的脸写着非徐昶熙不可吗?

「我跟他算是决裂了吧?」我耸肩。

「哼,青又来了!」小俐弯起单边嘴角,嘲讽道:「每次都说着和昶熙关系很差的话,结果见面了又在那边眉来眼去,真是受不了呢!」

呃,我哪时候跟他眉来眼去了啊?

「他明天也会去喔!你好好期待吧!」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小俐扑向床,钻进了被窝。

「这种事有什麽好期待的啦!」我敲了一下小俐的头,关闭灯源,拉被子盖上身体。

「你和昶熙吃饭那天,是不是发生了什麽事?」都已经过了很久的事,小俐现在才询问,我满意外的。

「我以为你不想知道才没有在当天问我。」因为小俐是那种有疑问就会马上提出来的人。

「拜托我也是会看人家脸色的好吗?青那天都哭了,我哪敢问嘛!」

快看漫画女仆被

「哇,你眼力真好欸!」竟然发现我哭了。

「青,你好像把我想得很白目喔!」小俐不满的语调。

「哈哈,哪有啦!我们小俐最可爱了!」我捏了捏她的双颊。

「不要无视我,快跟我说发生了什麽事!」拉下我的手,小俐追问。

「唉,说到那天,就还满後悔跟他去吃饭的。」假如那天没见面的话,也不至於跟他搞得那麽难堪吧?

就连朋友间的简单问候,对他都无法轻易地做到。

说完了那天的事情经过,小俐静静搂着我,不发一语。

「小俐,你一定也觉得那家伙有病对不对?所以啊,我不可能跟他眉来眼去的啦!」我有必要顺便澄清一下小俐对我们的误解。

「我觉得你们两个都有病。」小俐淡淡反驳。

「哈?」我也是?

「睡吧,青。」松开我,小俐替我拉好棉被。

快看漫画女仆被

「……嗯。」

换上自己带来的橘红色连身裙,我搭着黑西装外套,懒得整理的头发随便梳绑成包头,脸上涂了点隔离霜和蜜粉,以上整装完毕。

「青,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小俐打量着我全身,冷讽。

「怎麽了吗?」不就是婚礼而已,小俐何必这麽严肃?

「听好,你今天不是去参加婚礼,你是要去挽回昶熙的心!」小俐又在胡言乱语了。

「小俐,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我没事挽回谁的心干嘛?

「服装大致上可以,头发和妆绝对不行!」无视我的话,小俐将我按在梳妆台前,擅自解开我绑好的头发。

「小俐?」我纳闷地望着反映在镜中的她。

快看漫画女仆被

「我今天会好好监视你的。」

监视?我没听错吧?小俐说的是这两个字吗?

小俐在我後脑杓忙碌了很久,看手势和动作,应该是在编织辫子。

替我紮了一个漂亮的公主头,小俐紧接着拿起化妆品,让我听从她的指示闭眼睁眼,帮我化了一个清爽的眼妆。

「青好像变得比较听话了呢。」小俐猛然说道。

「嗯?」我疑惑投望。

「我就说你跟昶熙两情相悦嘛!」小俐没头没脑地补上一句。

她是在说我没反抗地让她帮我化妆绑头发吗?

那是因为……因为要去参加婚礼嘛!打扮得体一点很正常啊!而且,有哪个女人变漂亮了不会觉得高兴?

没错,我是为了自己的面子,才不是徐昶熙那家伙呢!

「我也差不多准备好了。」

快看漫画女仆被

小俐拿着换下的衣物走出浴室,一身简单的黑色洋装,白皙的大腿在多层次的裙摆中若隐若现。

「小俐,你好正!」我要是男人,百分百会追求小俐的!

「谢啦,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吧?走罗!」小俐抓了抓微卷的短发,提起米色手提包往门口走去。

「好!」跟着小俐走到门口,我套上自己的黑色短靴。

「好巧呢,我也要穿靴子。」小俐从鞋柜拎起一双跟我样式类似的短靴,缓缓穿上。

「你不穿这双吗?」我指着鞋柜上的黑色高跟鞋。

「穿那个走路很不舒服,算了。」皱起眉头,小俐摆了摆手。

来到小俐的白色轿车前,我坐进副驾驶座,顺手系上安全带。

「对了,小俐你什麽时候买车的?」大部分的人好像都会为自己买部车,可惜我还没有能力负担车子的费用。

「这是哥哥买的二手车。」小俐坐进驾驶座,插入钥匙发动引擎。

「二手的?」对呢,买二手车也是个不错的决定,价钱比较低,不幸撞到也比较不会心痛。

快看漫画女仆被

呃,我的逻辑似乎有点怪。

抵达婚宴会场,是一间高雅的教堂,宴客地点是外面的庭园,鲜绿的草皮上一排排洁白的桌椅,自助式的餐点尽是精致的饼乾小蛋糕,另有香醇的鸡尾酒作为搭配。

这是一场很棒的婚礼,我不禁在心底赞叹。

和小俐并肩坐在一起,我四处观望,看会不会看到哪个认识的人。

「嗨。」身旁走来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他礼貌地对我点了点头。

太习惯他身边总是会出现某人,我紧张了一下,幸好今天只有他一个人。

「羊羹学长,坐这边!」小俐拍了拍身旁的空位。

「嗯,可以啊。」羊羹没多想地坐下了。

「昶熙怎麽没来?」小俐问。

「他说他有点事,晚一点就来了。」羊羹回答。

「新人进场——」

快看漫画女仆被

新人都要进场了,徐昶熙竟然还没来!真大牌耶,连人家结婚都要迟到!

然後,就像看电影一样,穿得美美的思竹牵着爸爸的手,缓缓走向台上的新郎刘敬君。

在思竹身後帮忙提着裙子的伴娘,是瑞德和达可。

我的心,有点酸酸的。

再顺道望向新郎,我查看了下今天的伴郎,是关祺玮和斑斑呢!

斑斑变得比较成熟稳重了,而关祺玮一样帅气迷人!不知道他们俩是不是都找到自己的幸福了?

新郎和新娘为彼此套上戒指,深情凝望并亲吻,在众人洒下的花瓣中缓步走向门口。

在他们经过我们座位区时,思竹对我露出灿烂的笑容,手中的捧花无预警地扔向我,直落在我怀中。

我拿着捧花,一脸不敢置信,周遭的人兴奋地大呼大叫,有的还替我拍了几张照片。

望着思竹,她透过唇语对我说:「要幸福喔!」

思竹……

快看漫画女仆被

泪水不由主涌出眼眶,我小心以指尖拭去,怕小俐为我化好的眼妆,就这麽糊掉了。

注视着思竹的背影,我好想对她说一句……

——思竹,谢谢你。

用餐之时,大家都在草皮上来回走着,有的拿酒杯四处找人聊天,有的在各个角落拍照纪念。

「青,你吃吃看这个!」小俐拿起一块饼乾直往我嘴里塞。

「咳咳!」还来不及吞下,我就差点被噎死。

「青,没事吧?」看我咳得厉害,小俐赶紧轻拍我的後背。

我摇了摇头,拿起一杯鸡尾酒用力将卡在喉咙的饼乾一并吞下。

炽热的感觉经由食道流向胃里,我忽然觉得有些难受。

「我去个厕所!」

请小俐帮我保管捧花,我小跑步奔向厕所,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人影恰巧从中走出,我的脚步不自觉停滞。

快看漫画女仆被

徐……

「嘿咻!」一个小男孩从他身後冲出来,紧紧地抱着他的大腿,五官简直和他一模一样。

感觉胃更难受了,我摀住嘴巴,绕过他们走进厕所。

转开水龙头,我嗽了几次口,再用水洗了洗嘴巴周围的饼乾屑。

我尽量不去思考见到他的事,脑中却又不断浮现他和小男孩出现在我面前的画面。

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厕所,远远的看到小俐在和那个人说话,小男孩也在附近周旋。

查觉到我的目光,小俐朝我挥挥手,那个人也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而後冷冷地移开了目光。

「青,快过来!」见我呆站在原地,小俐大声喊道。

小俐的呼唤引来许多侧目,我低下头,慢慢走向他们。

「你迟到了。」我抬起头,故作泰然地搭话。

「嗯,因为带着孩子嘛!一下要尿尿一下要大便的。」弯起嘴角,我隐约看得出他笑得有点勉强。

快看漫画女仆被

「嗯,孩子跟你很像呢!」不知道为什麽,说出这句话我感到些许酸涩。

「很多人都这麽说。」他伸手轻摸小男孩的头,小男孩也开心地对我笑了一下。

「爸爸,我想喝果汁!」小男孩撒娇。

听到小男孩对他的称呼,小俐也讶异地瞪大眼,马上和身旁的羊羹窃窃私语。

「你是什麽时候结婚的?怎麽都没听你说?」废话,人家那麽讨厌我,结婚又怎麽会告诉我?

「我没有结婚。」拿了一杯柳橙汁递给小男孩,他迟迟回答。

没有结婚?那就是未婚生子罗!这家伙真是一个浑蛋!竟然搞大人家肚子还不愿意负责!

「爸爸,我好想回家。」

「乖,再等一下。」

孩子这麽黏他,他又没有携伴参加婚礼,难道……

「该不会,他没有妈妈?」我惊讶地盯着他。

快看漫画女仆被

「你想见见他的母亲吗?」他反问。

咦?我?

我见他孩子的妈干嘛?啊,等等,这麽说起来,这孩子是有妈的,我误会他了。

「等等一起喝个茶,如何?」他很意外地邀约我。

也是,他都死会了,哪还会对其他女人有兴趣,不过是纯粹的朋友间喝茶聊天嘛!

不知道为什麽,我开始觉得好闷。

婚礼告一段落,道别的人们一个个和新人们合照,我跟小俐当然也不例外。

「颜悦青,好好照顾我的捧花喔!」站在思竹旁边,她不忘叮咛。

「嗯,谢谢。」我对她微微笑。「你也要幸福喔!」

「这还用说!」

快看漫画女仆被

与小俐一同走出会场,她说她还有一个约会,就不参加我们的喝茶行程了。

「我和人约好了。」真的假的?那个爱跟的羊羹竟然也要约会?

「跟约约吗?」过了这麽多年,这家伙依旧喜欢用这个名字调侃羊羹。

「改天再说吧,祝你们愉快。」语毕,羊羹缓步离去。

什麽嘛!我以为大家都要去喝茶才会答应的欸!这下只剩我和孩子的爸,感觉怪闷的。

「上车吧。」抛下一句,人父打开後座的车门让孩子坐进去,并为他系上安全带。

我正打算坐在孩子身旁,人父却猛然关上车门。

「你干嘛?」

「你才干嘛?」

快看漫画女仆被

「别搞笑了,我又不是你的司机,给我坐前面!」指了指副驾驶座的位置,他绕到另一旁入座。

一路上,车内只有孩子的鬼叫声,直到孩子睡着了,便对比地陷入一片死寂。

「我先把他送回去,可以吧?」他问。

「嗯。」我点头。

所以,现在是要前往他和女朋友共筑的爱巢吗?

唉,莫名的烦死了。

话说回来,这条路怎麽好熟悉的样子?算了,还是闭目养神吧!

「到了。」不小心睡着了,徐昶熙的声音唤醒了我。

朦胧间,我看到他在打电话,不久後,我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宝贝儿,你今天有没有乖乖听话啊?」

是徐昶熙的女朋友吧?我好想知道她长怎样,可是看了之後,我一定会很难过的。

快看漫画女仆被

「咦,那是……」女人似乎发现了我的存在,像是要发飙前的语气。

「嘘,让她睡吧,她一整天应该也累了。」没搞错的话,这是那个人父的声音。

怎麽可能呢?徐昶熙怎麽可能为了我对女朋友说那样的话呢?

「外面很冷,快进去吧!」

「那我先进去了,你们路上小心喔!」

听见关车窗的声音,我猛然睁开眼,直直望向车外,恰好捕捉到女人刚转走的侧脸。

咦,怎麽会?徐昶熙的女朋友怎麽会是她?

「你醒了?」人父没有看向我,继续低头滑手机。

「你好过分。」我盯着他,脱口而出。

「什麽?」

「怎麽可以和她生孩子!」

快看漫画女仆被

我吼了一声,他愣住。

「啊?」像是了解了我的意思,他冷笑。「你不是说过我们只是朋友吗?那你也干涉太多了吧?」

什麽?怎麽会有这麽不要脸的人!

「那可是你大嫂欸!你亲生哥哥的老婆欸!」我激动了起来。

「你不是知道我们交往过吗?我们复合了,有什麽问题吗?」

他……我……

「那,那你哥哥怎麽办!」太残忍了,这个弟弟太残忍了!

「你知道我哥是工程师吧?这种职业有很多过劳死的前例,我哥很不幸的也重蹈覆辙了。」

什……

「对於一个丧夫的女性,同时又是我前女友的身分,你觉得我忍心放下她一个人吗?」

不会吧,怎麽会发生这种事?

快看漫画女仆被

「为了纪念我哥,我们决定继续住在这个地方,就是这里啊,你不是来过的吗?」摇下车窗,他让我看看我曾经多次拜访过的地方。

怎麽会这样?这故事的发展也太不幸了吧?

那个亲切的徐大哥竟然……

手机铃声响起,是人父的电话。

「喂?哥?怎麽了?」

听到他对电话那头的称呼,我的哭意瞬间全见鬼去了。

「对啊,我等一下会直接回我家,嗯,就这样,掰。」

挂了电话,他像是想到什麽般,快速眨了两下双眼,脑袋瓜以极缓慢的速度,渐渐转向了我。

「你听到啦?」抿起唇,他对我微微一笑。

「你干嘛骗我啦!」我往他的肩膀用力捶了好几下。「徐大哥明明就没事!你拐走人家的老婆还说谎人家死掉,你的嘴巴会烂掉会烂掉会烂掉!」

接下我的双手,他安静地凝视我。

快看漫画女仆被

避开他的直视,我在他松手之余收回了自己的手。

包里的手机传出震动,我拿开查看,是小俐发过来的简讯。

『青,我跟你说一个好消息!小念姐姐怀孕了!准备好你的荷包来光顾我哥的婚礼喔!』

「什麽!又要包红包了!」我晕。

烦恼的同时,我又收到了一封新讯息。

『顺带一提,今天昶熙带来的孩子,是他的侄子啦!』

侄子?

「干嘛?」我直溜溜地望视徐昶熙,他不耐烦出声。

「徐大哥跟于馨姐姐的儿子?」是徐大哥的儿子,也难怪会长得像徐昶熙嘛!

「你发现啦?」徐昶熙冷笑。

太好了!

快看漫画女仆被

无论如何,真是太好了!

「可是,为什麽他要叫你爸爸?」就像兄弟俩长得再像,小孩也不见得分辨不出啊!

「听到他叫我爸爸,你是不是很失望?」徐昶熙贼笑。

「有、有什麽好失望的啊?只是觉得很惊讶而已!」我撇开头,不敢与他对望。

「是啊,毕竟你说过我们只是朋友啊。」徐昶熙略带失望的语气。

「我有说过这种话?」什麽时候?

难道就是因为他以为我认定我们只是朋友,他对我的态度才会越来越奇怪?

可是,说过不喜欢我的人,不就是他自己吗?

「你现在表现得很喜欢我的样子,是真的喜欢上我了吗?」抓住我的脑门,徐昶熙转动我的头让我面向他。

唔。

明明是还无法承认的问题,为什麽我却像被说中心情一样,开始不知所措了呢?

快看漫画女仆被

和徐昶熙相互对视着,我隐隐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是……喜欢啊。」

慢着,这句话是我说的吗?

不对,我说了什麽啊?

徐昶熙迅速抽回手,偏过头让我改看着他的後脑勺。

「可、可是,你不是说你没有喜欢过我吗?」讲了太丢脸的话,我赶紧试着解释什麽。「所以你什麽都没有听到,什麽都没有!」

「你问我是不是喜欢过你,我说没有过。」脸重新转向我,他说。

「嗯,我知道。」现在也听清楚了。

「你没听清楚,我说没有『过』。」徐昶熙重复同一句话,强调了最後一个字眼。

「咦?」我怔了怔。

「我不是喜欢『过』你。」

快看漫画女仆被

手伸向我耳後托住我,徐昶熙将脸贴近我,唇覆上我的。

「……是喜欢你。」离开的唇游移到耳边,他轻声说着。

脑袋是混乱的,完全无法思考。

但是,心是甜的。

「好吧,我就不学什麽伪君子去喝茶了,我们直接去开房间吧!」大概是第一次说出这种肉麻话,徐昶熙尴尬得开始胡言乱语了。

「徐昶熙,冷静一点。」我冷静拒绝他。

「你终於叫我的名字了。」徐昶熙得意一笑。

「还说我,你已经多久没叫我的名字了?」他叫过我的次数,五根指头数得出来吧。

「颜、颜悦青。」他结结巴巴地喊出我的名字。

「你白痴啊?」被他搞得好害羞,真是讨人厌的家伙。

快看漫画女仆被

银奎,和你的第二个约定,我想我可以做到了。

不,我一定可以做到的。

我会和相爱的人拥有未来,并连同你的那份一起,一直永远地幸福下去。

银奎,你要是幸福了,我也会跟着幸福的。

「徐昶熙。」在发动引擎前,我拉住他的手。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我将脸凑向他,亲吻了他的唇瓣。

「徐昶熙,谢谢你。」

——爱上你,一点也不坏。

全篇完

快看漫画女仆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