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被啊好痛慢点太深了奶疼主人用胶布憋尿 女仆被

操场上,烈日搅动着漫天的浮云,它们日日记录着笼罩其下的这些少年,他们年轻的模样,他们健康的生命,他们的这些美好和善良,在未来的岁月里风雨飘摇。于是悲伤变成了上午的雷阵雨。有男生在湿漉漉的篮球场上热血澎湃的篮球比赛。隔了不远的楼梯座位上,众多女孩子捏紧了手里的矿泉水瓶。

而于此同时,语言文学系的办公区如同图书馆般安静,空气中透着凉意,弥漫着少量细微的尘埃。

一个美丽动人的身影趴在笔记前睡得十分香甜,梦到前世的自己,尽管自己无比怀念那时的雨天、那时的教室,但那样的时光,过去了就是过去了,那些空气安静得像流水,阳光洒在窗檐上的时光已经过去了。爱情还会再来,但主角不会再是初恋里的那个了。

“叮叮叮”一阵恼人的传统手机铃声响起,将顾蔓从睡梦中惊醒,懒洋洋的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赵逆的温和声线:“小蔓,你在哪呢。这都中午了,吃饭了么?”

女人轻拍睡得僵硬的小脸蛋,声调优美的回复道“还没吃呢,刚在系里办公区温习笔记,睡着了。不过好像真的饿了…”男人挺拔的身躯靠在课室外的白墙上欣喜不已“那我现在过去接你。一起去饭堂吃饭。”话音刚落,赵逆便大步流星的往文学系办公区赶去…

浓密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丝丝缕缕都是如此迷人。女人衣着一件Dior的白色T-shirt,V字领的胸口有着两颗装饰性的扣子,外面是一件Walter的简单的黑色外套,并没有拉上拉链。下身则是一条HugoBoss难得设计的黑色休闲裤,右边垂下一条银白色的环扣链子,左边的肩膀上斜挂着CHANEL单肩包。百无聊赖的轻敲着手机,安静的等待着赵逆。

一个身材高大挺拔,上身穿着简单明了的白衬衣,下身的一条黑色休闲裤的男人高举着手机叫到:“小蔓这里!”

顾蔓猛然回头,那回眸的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学长,你到啦。咦?学长也穿的黑白配啊,我也是呢,像不像情侣装啊?”女人坏心眼的撩拨一下男人心弦。

女仆被主人用胶布憋尿 女仆被

赵逆炯炯有神的双眼暗藏着一丝爱意,丰厚的嘴唇笑着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宠溺的摸了摸顾蔓的小脑袋“你呀!饿了还能活蹦乱跳,走吧。”男人的大手自然而然的接过女人的单肩包,领着顾蔓向11食堂闻馨园的方向走去……

雨后放晴的阳光洋洋洒洒落在S大的林荫道上,漫步树荫下,也是平日里最惬意的事情。貌似穿着情侣装的一男一女,一路上欢声笑语,女人不时的敲打男人的宽厚的肩膀,像是在控诉什么似的。忠厚老实的男人只能无奈的点头应声…

人生鼎沸的操场上,不时传来一阵阵的欢呼。淡蓝的晴空下,一个黑衣少年,宽大的裤子随着跑动飞舞着,极富韵律感的三分球投篮,一气呵成。漂亮的弧线从少年的头顶划出,他专注的盯着篮球,看着球落入篮框,开怀大笑,他的笑带着一丝坏意和邪魅,极富感染力。又惹得观战的女生们惊声尖叫…

又一记投篮,篮球砸在篮筐上,蹦出老远,滚落在正是和赵逆去往闻馨园饭堂的顾蔓脚边…

一个身姿挺拔,长相俊美的男子跑向自己和赵逆,“你好,校友。把球传给给我吧,谢谢。”男人轻佻的抬起头,绰约多姿的女人映入眼帘,可碍眼的是女人和一旁长相普通的男人十分亲密,貌似还穿着情侣装。

冷千珩幽黑的眸底闪过一丝寒意,盯着那张在梦中不断被自己侵犯肏弄的小脸,下身的兽欲难以按耐,内心深处暗骂'妈的,终于给老子逮住了,原来是同学,怪不得一直找不到。'

瞬间空气变得凝重起来,顾蔓觉得这个声音异常耳熟,便小心翼翼抬起头。和冷千珩的眼神在空中对视,一时间电闪雷鸣…

忠厚老实的赵逆对嚣张跋扈的冷千珩产生了莫名的敌意,毕竟情敌相见,平静的对话中暗藏波涛。“冷校友,你的球。”赵逆一手握住篮球给冷千珩传了过去。

女仆被主人用胶布憋尿 女仆被

冷千珩接过篮球,轻佻着弯眉“校友,谢谢你了,你认识我?未曾请教尊姓大名?”心里却暗道:原来这小子知道我是谁啊。

“S大的天之骄子,冷大画家。你可是我们学校之光,当然认得。我是大四金融系,赵逆。”赵逆不卑不亢的回答道。男人十分讨厌冷千珩看顾蔓的眼神太过色情露骨,男人的占有欲也不断飙升。

略为嘲讽的语气让冷千珩十分不爽,四目相对,男人间的较量已经无声无息的展开~

将篮球还给冷千珩后,顾蔓反应也极为迅速,纤细白嫩的小手立马挎上了赵逆的温暖臂弯,用自己都嫌恶心的甜腻声音说道:“亲爱的,我饿死了,快去吃饭吧!”

赵逆听到女人的话,心里异常欣喜,修长的食指轻刮了一下女人的秀气小鼻子:“好吧小馋猫,走吧。”向冷千珩点头致意,便带着顾蔓转身离去。

冷千珩恼怒的一手将球狠砸到地上,这个长相丑陋的傻逼竟然敢向自己挑衅示威!爱慕虚荣的死女人躺在自己身下呻吟媚叫的时候,都不知道这个傻逼在哪呢。

要不是大三的学弟们一直叫嚣着挑战自己,自己才懒得回学校来。男人指着顾蔓离去的方向,转头向自己并不熟悉的同学问到:“那个方向是那个食堂?”

被提问的同学十分殷勤回答道:“那边是闻馨园,11食堂。冷少,你饿了吗?我请客下馆子去!”

女仆被主人用胶布憋尿 女仆被

冷千珩满脸不虞,并没有搭理狗腿的同学,一言不发的离开操场,向闻馨园走去。

闻馨园靠窗的位置上,顾蔓等待着赵逆排队点菜,心里暗暗庆幸自己可算逃过一劫。赵逆和女人接触了半月,早已弄清自己的口味,喜甜嗜辣。

给美丽的小女人把菜端上来摆好。关心之意溢于言表:“小蔓,开饭了,饿坏了吧?刚才那球没吓到你吧?”

顾蔓拉着赵逆的手,让他在身旁坐下“才没吓到呢,就是饿的慌。其实学校里的食堂就闻馨园最合我胃口。开动吧。”

长相普通的男人一边给女人夹着菜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问到:“你认识冷千珩吗?感觉刚才他看你的眼神怪怪的。”

“不认识,他又不是人民币,个个都要认识他啊?学长这么好声好气的跟他说话,他却一副要吃人的表情,天之骄子嘛,被吹捧得惯坏了!”顾蔓往嘴里塞了一块红烧肉,斩钉截铁地说道。

赵逆听到女人肯定的语气,心情瞬间放晴:“我以为你们女孩都喜欢长的帅又多金的男人啊,可惜我们家小蔓是个奇葩~”

一个桀骜不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赵校友,真巧,你们也在闻馨园吃饭啊。不介意我搭个桌吧!”冷千珩根本没给拒绝的机会,便优雅的坐下,把饭菜慢条斯理的放在桌上。

女仆被主人用胶布憋尿 女仆被

顾蔓顿时慌张失措,面上并不显。赵逆温和沉着的望着冷千珩:“不介意,本来食堂就是随便坐的。”

“这是你女朋友吗?那个系的,介绍一下?”冷千珩略为冷淡的问道。赵逆顿时感觉到深深的危机感,声音也有些不悦“是的,她是我的女朋友,比较害羞。不方便透露姓名。”

在男人们你来我往的刀光剑影中,顾蔓终于把饭吃完,说了声告辞便匆匆离开…

璀璨的夕照,只残留在大学树丛的树梢上,给人行道上投下了阴影。青春洋溢的学弟学妹们围坐在校园内的草坪上。确实是阴雨天间歇放晴的样子。

一个偷偷摸摸的倩影正想逃离学校,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捂住顾蔓的嘴,另一个只手使劲拉着她,踉踉跄跄的往碧桂园深处的小树林而去……

———————————————————————————————————————————

女仆被主人用胶布憋尿 女仆被

可算熬到吃肉的时候了,

不给珍珠,留言,兔子就卡这了…

这样会不会被宝宝们寄刀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