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羽凌:土鸡一般几斤女优鹰

83

唱完生日快乐歌,东哥一口气吹熄蜡烛,为每个人递上切好的蛋糕,一夥人便一起吃着蛋糕,一边开心地闲聊。

小俐看起来心情不太好,可能是昨天和羊羹发生了不愉快的事,由於我很不擅长安慰别人感情上的挫折,所以在她主动提起前,我不打算过问任何她和羊羹的事。

「今年东哥的生日比较热闹耶!去年只有我们四个人,超空虚的。」舜仔吃得满嘴都是蛋糕,小俐抽了张卫生纸替他擦拭。

「今年也才多两个人而已!」阿谦在旁吐槽。

「至少比去年热闹了嘛!」

「好啦,你说得对!」

——去年?

去年的圣诞节,我在做什麽呢?

鹰羽凌:女优鹰

『喂,你不去过圣诞节吗?难得的节日欸!』

『嗯,我正在过圣诞节啊!』

啊,想起来了。

那天生病了,徐昶熙还特地到我宿舍照顾我,现在想想,那家伙真的满会照顾人的。

『还以为给了你一个生日惊喜,结果是你误会了我是谁,还对着我叫出那个陌生的名字,然後,再听到你对我说残忍。』

『你对我叫那个名字的时候,我也想过,要不要就让你以为我是他,但是,那样做的话,到头来我们都会很受伤。』

越来越搞不懂徐昶熙这个人了,先是对我告白要我不当一回事,现在又说出这种暧昧不明的话,他到底想怎样?

讨厌,为什麽那个北极熊是他呢?为什麽偏偏是他?

如果是崔银奎的话……

「男人婆,你在思春喔?蛋糕一口都没吃欸!」舜仔的声音打断我的思绪。

「喔,对耶!」我傻笑了笑,连忙用叉子挖起一块蛋糕送入口中。

鹰羽凌:女优鹰

「奇怪,你跟小俐怎麽了?两个人都闷闷的,发生什麽事了吗?」原来舜仔也察觉到了小俐的低气压。

「我只是在烦恼期末考而已。」我随便找了个理由蒙混过去。

「小俐,那你呢?」舜仔盯着小俐,其他人也跟着望向她。「有烦恼就说嘛!让大家一起帮你想办法解决啊!」小俐迟迟不说话,舜仔补上一句。

「昨天不是还开心的去约会吗?难道和那个小帅哥吵架了?」不愧是东哥,一开口就是最敏感的话题。

「小俐你去约会了?」

「不会吧?小帅哥是谁?」

舜仔和阿谦似乎不知道小俐和羊羹约会的事,反应很激烈。

「没有啦,你们不要问了啦!」小俐不耐烦地皱起眉头。

「小俐你怎麽可以背着我们交男朋友勒!」

「对啊,再怎样也要让我们帮你监定一下嘛!」

「青,你可以陪我出去走走吗?」无视舜仔和阿谦,小俐对我开口。

鹰羽凌:女优鹰

——咦!

糟了,小俐一定会跟我诉苦,要是我又没能好好安慰她,害她心情变得更差的话,该怎麽办呢?

「青?」

「好,走吧!」

不管了,先顺其自然吧!

与小俐在宿舍附近散步,两个人一直没有交谈,我也不敢随意开口,我们就这样默默地相处了将近十五分钟。

「坐一下吧。」发现一张长椅,小俐拉着我一起坐下。

之後,再次陷入沉默。

鹰羽凌:女优鹰

小俐为什麽都不讲话?难道在等我问她吗?那我又该问她什麽?

「小俐。」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还是试着跟她聊聊吧!「你……」昨晚是不是跟羊羹闹得不愉快?被甩了吗?

不,问这种问题太失礼了,小俐的心情会被我搞得更糟的。

「有一次,我出去吃饭忘了带钱,是羊羹学长帮我化解危机的。」小俐忽然说道。「还有一次,我的包包被坏人抢走,也是羊羹学长帮我抢回来的。」

不晓得小俐为什麽要告诉我这些事,我没有问出口,只是静静地听着。

「这是我第一次被抢劫,真的超可怕的。」低下头,小俐闷笑。「而且啊,可能是巧合吧?羊羹学长总是在我需要帮助时拉了我一把,也总是在我想见他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

应该是甜蜜叙述的一段话,小俐却哽咽了。

「小俐……」果然被羊羹甩了吗?

「终於知道羊羹学长为什麽会一直单身了。」吸了吸鼻子,小俐勉强挤出微笑。

「为什麽?」这个我也很想知道。

「我也不知道怎麽说,就有一种很压抑、很想爆发的感觉。」小俐拧着眉,沉闷地摇了摇头。

鹰羽凌:女优鹰

听起来是羊羹拒绝人的理由很欠揍,让人很想灌他一拳,但又会碍於对他的心意而下不了手。

嗯,绝对是这样。

「可恶,那个约约到底是谁?」怎麽连小俐都知道那个谜样人物的存在?

「你听谁说的?」该不会是羊羹自己提起的吧?

「在路上巧遇斑斑学长,他说的。」

斑斑,又是你……

回到东哥和小俐的宿舍跟大家道别後,我骑车离开,途中经过阿森工作的PUB,忍不住停下来,望着门口发呆了好一会儿。

『等我回去後,我们一起去阿森的店,小青就当着大家的面,为亲爱的银奎大人献唱一首歌吧!我说了算。』

鹰羽凌:女优鹰

『远距离的感情模式就是等待和信任,我绝对会很有耐心地坚持下去的,小青也要跟我一样哦!期待下一次见面的日子,别忘了献唱哦!』

骗子。

崔银奎,你这个骗子!我那麽信任你,你怎麽可以言而无信!自己说过什麽都忘了吗?还是我根本没有让你履行承诺的价值?

好过分,真的好过分。

门口走出一道修长的人影,在眼神交会之际,两人瞬间转为错愕的脸。

我慌张地回避视线,正准备催下油门逃离现场,他按住我的车头,扳下我的钥匙熄掉引擎。

「对面有超商,进去喝个果汁吧,我请你。」拔出我的钥匙,徐昶熙迳自走向对面超商。

「欸,等一下啦!」这个讨人厌的家伙,要跟我喝果汁还不等我!

走进超商,徐昶熙已经拿了两罐柳橙汁到柜台结帐,他示意我先到空位就坐。

「喏。」将柳橙汁跟吸管递给我,徐昶熙在我身旁坐下。

「你刚刚怎麽会从那里出来?」没见过他出入那样的场所,我有点好奇。

鹰羽凌:女优鹰

「进去泡妞,不行吗?」徐昶熙不屑地说。

「当然可以啊!你要泡十个、二十个,还是一百个都不关我的事。」我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

「帮阿森拿换洗衣物,他又懒得回家了。」手托着脸颊,徐昶熙咬住吸管啜饮果汁。

既然都要告诉我,干嘛不一开始就说?

「喂,期末考准备得怎麽样?」徐昶熙这个问题害我被果汁呛到。「说真的,你这种程度可以撑到现在,简直是神人等级了。」哼笑一声,徐昶熙冷冷讽刺。

「要你管!」我对着他吐舌做鬼脸。

徐昶熙摇头笑了起来。

真是神奇呢,我跟徐昶熙。昨天才刚跟他闹得不愉快,今天竟然还能一起坐在这里喝果汁聊天,太不可思议了。

「喂,毕业後有什麽打算?好像问过你了,但是想再问一次。」徐昶熙望着前方,双眼有些放空。

「可能先回老家,或是待在这里继续在面包店工作。」对於未来,我依然一片渺茫。

「是喔?」

鹰羽凌:女优鹰

「那你呢?」

徐昶熙这麽聪明,应该会继续升学吧?

「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考个研究所。」徐昶熙不出所料地回答。

「嗯,你的话,一定可以考上理想的学校。」感觉他是个有目标就会努力达成的人。

「是这样吗?这跟你蒙上大学完全是两回事喔!」徐昶熙又拿我的成绩来开玩笑。

「你很吵欸!」我捶了他一拳。

「喂,问你一个问题。」不再开玩笑,徐昶熙转为认真的态度。

「嗯?什麽问题?」

「你喜欢过我吗?还是从来没有?」

——咦?

「算了,当我没问。」还没反应过来,徐昶熙迅速收回问题。

鹰羽凌:女优鹰

「问了还不给人家回答,怪人。」

「因为,不管你说哪一个答案,我都会很失望。」

……不管哪一个答案?

「前者表示已经是过去式了,後者表示从头到尾都是我在自作多情。」

徐昶熙将吸管塞进瓶子里,随後盖上盖子扔向资源垃圾桶。

「喝完了吧?该回家了。」双手插进外套口袋,徐昶熙步出超商。

「欸,等一下啦!」这家伙真的很讨厌欸!又要丢下我一个人!

自动门刷开,我小跑步出去,徐昶熙站在一旁,朝我抛出我的车钥匙。

「很晚了,要不要送你回去?」

「不用啦,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是吗?你不是怕鬼吗?」

鹰羽凌:女优鹰

这家伙干嘛扯到那个字啦!

「你不要吓我啦!快回去吧你!」

「真的不用陪你吗?」

「不用啦!你快回去!」

都这麽晚了,徐大哥和于馨姐姐会担心他的。

「那,路上小心,我先走了。」摆摆手,徐昶熙往前迈出步伐。

「欸。」我出声叫住他。

徐昶熙疑惑地回望。

「今天很高兴又能跟你说话了。」不过是简单又平常的一句话,我却讲得有些紧张。

「还敢说,不知道是谁一看到我就想逃跑。」他在暗示我们刚才碰见的事,真爱记仇。

「好啦,我错了。」因为,我以为我们会变得很尴尬嘛!

鹰羽凌:女优鹰

「先这样,期末考加油。」给我一道微笑,徐昶熙缓步离去。

『你喜欢过我吗?还是从来没有?』

『前者表示已经是过去式了,後者表示从头到尾都是我在自作多情。』

『不管你说哪一个答案,我都会很失望。』

如果,当初喜欢的是徐昶熙而不是崔银奎的话,我会不会变得比较幸福呢?

但是……

『小青的手好温暖。』

『第一次见到小青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当我注意到自己会为你吃醋时,才发现喜欢上你了。』

『一定会再见面的,相信我。』

无论再怎麽努力不去想他,对他的记忆依然深刻、依然强烈。

鹰羽凌:女优鹰

尽管已经伤痕累累,那残破不堪的心,一样会为了他再疼痛几次。

——忘不了。

我忘不了……崔银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