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青年演讲稿800穿书H肉:女主H

梁霁生日过后不久,南城的秋天就来了。

苏桃裹着外套,坐在画板前认真画着线稿。

“叮叮叮~”悦耳的电话铃声响起。

苏桃拿起手机一看,是苏宥打来的电话。

把画笔放下,滑动手机屏幕接通了电话。

苏桃:“喂,哥哥,你这才走两天就想我啦?”

苏宥:“是啊,想死我了。”

苏桃瞬间觉得自己被恶心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苏宥:“好了,不打趣你了,哥哥给你说正事。”

“什么事?”苏宥真的是难得说一次正事。

“我给你找了个嫂子!”苏宥的语气里满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穿书H肉:女主H

“真的?!”苏桃也跟着高兴了起来,虽说自己哥哥身边不缺女人,可是这样正正经经给自己介绍他的女朋友,这还是头一回。

苏桃紧接着又问:“我嫂子是哪的人啊?多大了?有照片吗?算了算了,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苏宥大笑了两声:“你急什么呢,我这才和你嫂子在一起,她年纪小,可害羞了。等时机成熟了再带给你看。”

苏桃撒娇地说:“哥,才在一起就这么偏心啦?你会不会有了小嫂子就不关心你可怜的妹妹我了?”

苏宥:“你这说的什么话,哥哥怎么会不疼你。不过你有合适的对象的话,也可以考虑考虑谈恋爱了。”

苏桃脑海中一闪而过肖存一的模样,嘴上却说道:“我哪有什么合适的对象,再说了我还小,才20呢。”

苏宥:“那天梁霁生日,他那个姓肖的朋友就不错,你别给我装啊。从小到大你喜欢过的明星不都是有点像他那种款式的吗?阳光大男孩,邻家哥哥。我那天听梁霁提起过,他好像家里条件一般,他妈好像还得尿毒症了……”

苏桃急忙打断了苏宥:“等等!哥你说他妈怎么了?”

苏宥回答:“好像说是什么尿毒症?不过你别担心,你哥哥我是不会用什么门当户对拿来当借口阻止你的,你要是真有意思就告诉哥哥,哥哥帮你去问梁霁啊……”

苏桃心不在焉地敷衍:“好了好了,哥你这么八卦别人干嘛?先挂了,我这还在忙。”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穿书H肉:女主H

苏桃心里好像被压了一块大石头喘不过气来。

暑假的时候肖存一虽然陪着她,可是白天都不在,每次他回来的时候总能闻到隐隐约约的消毒水味道。

苏桃叶好奇过肖存一究竟是为了什么和自己进行交易。

两个上过无数次床的人,其实对对方一无所知。

肖存一瞒着苏桃他妈妈生病的事。

苏桃也瞒着肖存一她的事。

她难以启齿的秘密。

深夜,苏桃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今天是周二,肖存一不用来她这里。

她现在很想很想他,就想搁浅的鱼,想跳回大海里。

才能活下去。

穿书H肉:女主H

苏桃起身,在床头柜下面的抽屉里拿出来了一个平板电脑。

她解锁屏幕,点开了里面的一部视频,上次播放了一半的视频继续播放着。

呻吟声回荡在整间卧室。

苏桃看着视频里交缠的肉体,听着av女优掺着演技的叫声,右手慢慢向两腿之间滑去。

她熟练的找到自己隐藏在肉缝间的阴核,慢慢用食指揉搓起来。

还是不够满足。

她放下平板,用钥匙打开了衣柜里那个上锁的抽屉,拿出了一根仿真阳具。

调到震动模式,她对着自己的穴口慢慢插入。

虽然比不过肖存一那样让人满足,可是也能暂时安慰一下自己空虚的肉体了。

在手指和震动棒的双重刺激下,苏桃很快到达了高潮。

平板里的视频也随着女优被强制内射而结束。

穿书H肉:女主H

最后镜头给到女优的穴口,白色的精液缓缓淌出。

和肖存一有固定做爱之后,她很久没有自慰过了。

苏桃脑袋昏昏,慢慢睡了过去。

她很久都没有梦到这件事了。

她又回到了那个衣柜里。

她悄悄打开了一条缝,看见自己的爸爸搂着一个看上去很是清纯的女生进了卧室。

那是她爸爸和妈妈的卧室。

她那时候才九岁,懵懵懂懂,猜不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那个女孩子被扒掉了裙子,自己的爸爸也脱得一干二净。

女孩被自己的爸爸强行掰开双腿,大张着赤裸的下身。

“乖,老老实实等我操一操,舒服了转正的名额就是你的了。”说完,挺着腰插了进去。

穿书H肉:女主H

女孩的求饶声中交织着两声呻吟。

“宝贝,你夹这么紧还说不要?”

“痛…你轻点,啊!”

“第一次就这么多水,真她妈骚,早知道你才来实习的时候就把你给操了,也不用等到今天了。骚逼干起来真爽!”

……

苏桃不敢出声,躲在衣柜里目睹着这一切发生。

直到因为自己没有出门,妈妈带哥哥出去买球鞋没有照原本的安排吃了饭再回来,而是提前回到家。

一切结束在妈妈开门的时候。

苏桃清楚的记得妈妈的哭声,哥哥把自己从衣柜里抱出来说着“对不起”。

后来,父母离异,她和哥哥改回“苏”姓。

她还记得那时候妈妈最骄傲的就是嫁了这么一个好男人,虽然是入赘苏家,可是自己通过努力在公司闯出了一片天,对妻子儿女关心备至。

穿书H肉:女主H

那些都是假象。

都是骗人的。

慢慢懂事后,苏桃就觉得“爱情”这两个字真玄幻。

爱情难道就是这样的表里不一?脆弱到经不起一丝诱惑?

再后来,苏桃老是会记起那天自己爸爸和那个女人做的事。

每次想起她都觉得心里像是有一团无名的火在窜。

直到高中的时候,她洗澡的时候揉到了下面的某个地方。

她不停的揉搓,很快就到达了高潮。

醉生梦死,不过如此。

苏桃那时候每天都会窝在被窝里怯怯地做着那件事。

她脑海中也老是回忆起那天自己爸爸压着那个女人,不停重复的动作。

穿书H肉:女主H

苏桃大学开始,每天不自慰就会睡不着。

性欲带给她的快感,让她沉迷其中,逃脱不开。

久而久之,性欲转化成性瘾。

苏桃自己在家总是忍不住看a片自慰,后来甚至用上了工具。

起初她找到夜色去,想找一个包养的人,是因为她想找一个满足自己欲望,单纯进行交易。

她提出的要求让夜色的经理都说:这么高的要求真的很难找到合适的。

处男,个高,还得帅。看起来必须白净阳光。

她不敢以谈恋爱为基础去做爱。

其实那天给肖存一开门的时候,她心里有些害怕,本想着找个借口就打发走了。

可是,她的目光对上那个看起来有些羞涩的肖存一时,还是选择了试一试。

处男和半个处女的一夜,让她尝到了自慰所不能带来的快感。

穿书H肉:女主H

直到如今,越来越深陷其中。

————

终于写到这里了,大家晚安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