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各种强要自己怎么知道宫口开了男主h-女主H

67

一觉醒来,脑袋有点昏沉,我揉了揉双眼和太阳穴,缓慢坐起身。

巧克力色的床铺、苹果绿的墙搭配鹅黄磁砖,床旁摆放一张木制的小桌子,上面置着一台黑色的笔记型电脑,镶嵌花样的浅蓝色窗帘,在微开的窗前,轻轻起舞。

这里是哪里?

看房内的大小及装潢摆设,感觉不像是旅馆或饭店,是阿森的家吗?

打开房门,隔壁房正好有人走出,在两人四目相接之时,我跟他同时瞠大双眼,错愕地各退一步。

「你怎麽会在这里?」

「你怎麽会在这里?」

这里不是阿森的家吗?难道阿森知道我认识他,故意把我送来这里?

女主各种强要男主h-女主H

但如果真是这样,这家伙干嘛跟我一样震惊?

「你醒啦?早安。」阿森的哥哥从旁走来,一派轻松地对我招呼道。

「早、早安。」我礼貌性地向他一鞠躬。

不对,现在不是冷静互道早安的时候,为什麽阿森的家里会出现徐昶熙?

「哥,她为什麽会在这里?」

咦,徐昶熙称呼他为『哥』?

「你们认识?」大哥惊讶。

「她到底为什麽在这?」

「这个嘛,说来话长。」

仔细一看,徐昶熙和大哥的五官很相似,相较於阿森,这两个人看起来还比较像真正的亲兄弟。

「你给我说清楚,为什麽你会在我家?」徐昶熙质问。

女主各种强要男主h-女主H

他说这是他家?不会吧?这里是徐昶熙的家?那大哥在这里的意思是……

「一大早的在吵什麽啊?」从徐昶熙的房里走出,阿森疲倦地打了个哈欠。

这是什麽情况?为什麽阿森会和徐昶熙同睡一间房?他们俩是什麽不可告人的关系吗?

重点是,为什麽阿森也在这里?

我的脑袋好混乱,谁来为我解释一下?

「温以森,你说朋友来访就是在说她吗?为什麽把她带回来了?」徐昶熙改问阿森。

「一早就一直问为什麽,好烦喔!」阿森不耐地搔头。「我要继续睡觉了,你们白天给我安静点!」踹出徐昶熙,阿森用力甩上门。

阿森的起床气好重。

「这是我的房间欸!」徐昶熙对着房门大吼。「这家伙竟然给我锁门……」伸手扣住门把却扭不开门,徐昶熙脸色下沉。

「不然你先去阿森的房间睡?」沉默了半晌,大哥指着我身後说道。

什麽!我过夜的房间是阿森的?所以阿森也住在这里?他们该不会是亲戚之类的关系吧?

女主各种强要男主h-女主H

「我回来了。」门口传来偏低的女声。

这栋房子的大门进来是客厅,左边里处摆着一张神明桌,右边有一条长廊,前後各两个房间,最旁边有一间浴室,再过去是厨房和後院。

「妹妹你醒啦?」提着购物袋走过来,女人对我微微笑。

一头中长发,身高约一米六,身着朴素,五官不是特别端正漂亮,也没有光滑细致的皮肤,脸上配戴一副黑框眼镜,是个相当平凡的居家女性。

她是谁?

「刷牙洗脸了吗?」女人问,我摇了摇头。「我有在浴室里面放新牙刷和毛巾,你出来後再一起吃早餐吧!我先去准备一下。」说完,女人走进厨房。

「那我来帮忙你吧!」大哥跟着女人进了厨房。

嗯,先去刷牙洗脸吧!

「喂。」正要前进,徐昶熙靠过来挡住我的去路。「你跟温以森怎麽认识的?你们是什麽关系?」

「我跟阿森……」是因为崔银奎认识的,然後,我们算是朋友吗?

「为什麽在他面前喝醉了?」徐昶熙又抛来一个问题。

女主各种强要男主h-女主H

——因为太想崔银奎了。

这个原因太丢脸了,我说不出口。

「你常去『那种地方』喝酒吗?」徐昶熙的语句里有着贬低的意味。

他是在暗指我什麽吗?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随便的人?

「要你管啊!走开!」用力推开他,我步入浴室关上门。

我爱去哪里想做什麽是我的自由,就算随便和男人上床搞一夜情也是我的事,徐昶熙究竟哪来干涉的权力啊?真叫人生气!

盥洗完毕,我开门走出浴室,徐昶熙背靠门旁的墙,转头看了我一眼。

「你跟你男友是在温以森的店里认识的吗?」就知道他会扯到我和崔银奎的事。

「不是,阿森的店是後来他带我去的。」我据实以告。

不再提问,徐昶熙转身走向浴室。

「那,阿森是你的谁?阿森的哥哥和那个女生又是你的谁?这里到底是谁的家?」不只他想问我问题,我也想解开我的疑惑。

女主各种强要男主h-女主H

「去吃早餐吧。」忽略我的问题,徐昶熙走进浴室关门锁上。

「喂!」这家伙就只会逼问别人,帮人解惑一下很难吗?「你这个倒楣鬼!」

忘记是什麽时候帮他取的外号,反正很适合他就对了。

「妹妹,来吃饭吧!」女人从厨房探出头,招手要我过去。

一直叫她女人感觉很失礼,暂时称呼她为姐姐吧!

「啊?好。」我最不擅长在别人家做客一起吃饭的场合,超尴尬的。

其实我满庆幸徐昶熙在这里的,毕竟饭桌上有一个认识的人,我会比较放松一点。

早餐是热咖啡和姐姐亲手做的三明治,馅料有蛋、猪肉、生菜和小黄瓜,顺带一提,她做的不是早餐店那种切片三明治,而是用三片完整的吐司制成的,份量十足。

「吃不饱要说喔!」姐姐亲切地说。

「会饱的,谢谢。」比起吃不饱,我更担心吃不完。

拿起厚重的三明治,我大口咬下,不晓得是不是饿太久,我的胃口忽然来劲,三明治一眨眼被我喀掉了三分之二。

女主各种强要男主h-女主H

没想到我这麽饿!

「一直忘了问,妹妹叫什麽名字呀?」姐姐在我满嘴食物的时候提问。

「颜、颜悦青。」快速嚼碎吞下,我缓缓回答。

「悦青你好,我叫温于馨,是阿森的姐姐。」姐姐弯起唇角。「阿森每次带回来的女生都不像你这麽乖,我觉得我们很投缘,你一定要好好跟阿森在一起喔!」

「不是的,阿森只是我的朋友,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喝下的热咖啡差点喷出,我赶紧否定于馨姐姐的误会。

「我想起来了,阿森说你有对象了嘛!」大哥插入一句。「那个对象是昶熙吗?看你们俩讲话的样子很暧昧呢!让我回想起了年轻时候的恋爱,真好啊!」

不是——

大哥看起来顶多大我四、五岁而已,这时候的他,有必要进入老头模式感慨年轻少时吗?

「跟昶熙在一起很好,他不会随便带女生回家,是个优良的处男喔!」于馨姐姐小声爆料。

徐昶熙还是处……

「吃饭的时候不要讨论这种事。」拉出我身旁的椅子,徐昶熙拧眉坐下。

女主各种强要男主h-女主H

「害羞了。」于馨姐姐贼笑。

「我只是觉得很无奈。」徐昶熙淡道。

我记得刚认识他的时候,小俐在他床上一丝不挂,是男人都不会对女人的裸体置之不理,更何况小俐身材那麽好,他怎麽可能什麽都不做,盖着棉被纯聊天?

啊,我懂了!他那时候一个人住可以尽情乱来,现在跟哥哥姐姐同住当然就变得不方便啦!

尤其家人都很爱监定自己带回的异性,问东问西的身世调查很麻烦的。

说到哥哥姐姐,于馨姐姐和阿森是姐弟,那大哥和于馨姐姐是兄妹吗?还有,徐昶熙又是他们的谁呢?

思考同时,目光留意到于馨姐姐的右手无名指,和大哥同款式的戒指。

不是吧?大哥这麽帅气的人怎麽会……

『那是他女朋友吗?』

『可是那女生也太丑了吧?』

『他们是情侣吗?』

女主各种强要男主h-女主H

『是女生高攀了男生吗?』

『对对对,就是这个感觉!』

我这种偏差思想,和那些认为我高攀崔银奎的女孩们,有什麽不同?

——对不起。

我在心里这麽想着。

所以说,大哥是阿森的姐夫,徐昶熙和大哥应该就是亲兄弟了。

如此一来,我的疑问总算全解开了。

吼,都怪阿森啦!他老老实实地叫大哥姐夫不就好了吗?害我想得脑袋都要破了!

「你今天不用上课吗?」徐昶熙的声音让我回过神。

上课?对!我要上课吧?今天星期几?现在几点?

「我没记错的话,你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徐昶熙再一句提醒。

女主各种强要男主h-女主H

还穿着昨天的衣服,这表示……我没有洗澡!

啊——怎麽办——

「那你要搭车去上课吗?」徐昶熙又让我想起我的车还停放在某条街上的停车格。

我无力地趴倒在桌面,动也不想动。

「你要翘课的意思?」徐昶熙烦死人了。「随便你,我今天第三节的课,要准备出发了。」他端起盘子和马克杯到洗手槽清洗。

「悦青,我借一套衣服给你,你先跟昶熙去上课吧!」于馨姐姐拉住就要离开的徐昶熙。

「你这是什麽意思?」徐昶熙盯着袖子上的手。

「现在是冬天,一天没洗澡不会怎麽样的啦!」

「我没有说会怎麽样,你放开我。」

「那就等悦青一下嘛!等等一起上课呀!」

徐昶熙沉默。

女主各种强要男主h-女主H

「帮你们制造机会耶!」

「不需要。」

我也不需要。

「悦青,打起精神!我去拿衣服给你,快点和昶熙去学校吧!」担心徐昶熙跑掉,于馨姐姐扯着他进入某间房间。

望向墙上的日历和时钟,星期四,时间九点四十分,第三节课是十点开始,剩下二十分钟。

回想一下日课表,我今天似乎也是第三节才上课。

换上于馨姐姐的蓝色T恤,我继续穿着自己的牛仔裤,反正牛仔裤本来就不用天天换洗。

「准备好了就出发吧!」

于馨姐姐放开徐昶熙,将他推到我面前,我们俩差点撞在一起。

「哎呀真可惜!」看徐昶熙俐落地闪过我,于馨姐姐表露失望。

「喂,很危险欸!」徐昶熙皱眉。

女主各种强要男主h-女主H

我等一下要搭他便车,于馨姐姐把他心情搞坏,我岂不是跟着完蛋吗?

「你们看起来都很被动,不推一下不行嘛!」于馨姐姐羞笑。

「不用啦,他已经有个很好的女朋友了。」我也有一个很棒的男朋友了。

「女朋友?梦梦吗?」

于馨姐姐明明就知道黄梦芷的存在,为什麽还要鼓励我跟徐昶熙在一起啊?

「可是梦梦跟你——」

「走了啦!」

徐昶熙打断于馨姐姐,把我抓出大门。

干嘛?黄梦芷跟他怎麽了吗?为什麽不让我知道?

「黄梦芷跟你怎麽了吗?」太过好奇,我乾脆向本人询问。

徐昶熙怒视我。

女主各种强要男主h-女主H

呃,好凶狠的视线。

「不能跟我说吗?」我不死心再问一次。

「你信不信我找一块滑板把你绑在车後拖着你去学校?」徐昶熙反问。

「……」我无言地望着他。

「上车。」

「……好。」

前往学校途中,我们有经过市区公园,我的车就在那边而已,早知道就拜托他载我去骑车,不然我下课要怎麽回家?

唉,现在叫他回头他铁定发飙。

看样子,之後要再麻烦他一次了。

望着徐昶熙的背影,厚实的肩膀,完美的颈部线条,脑中瞬间闪过崔银奎骑车载我的画面,眼角不禁湿热了起来。

崔银奎,还记得我们许下的愿望吗?我要你别忘了我,你也说希望我的愿望会实现,我们都是这麽在乎对方的,不是吗?

女主各种强要男主h-女主H

「怎麽了?不舒服吗?」双手不知何时揪紧徐昶熙的衣角,他放慢行驶速度,侧过头询问。

「没有、没事。」松开手,我悄悄抹掉眼泪。

「我不会安慰人。」徐昶熙突如一句。

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吗?所以呢?

「需要我帮忙的话,我会尽力的。」

他……

「你还好吗?是不是头痛?」

他真的是徐昶熙吗?我认识的他怎麽可能说出这麽温馨的话?他可是出了名的『狗嘴吐不出象牙』欸!

「下课的时候,我会弄一块滑板给你。」

真的假的?不要啦!

抵达学校,我下车递还安全帽给徐昶熙。

女主各种强要男主h-女主H

「我第八节才下课,看你要等我还是请其他人载你回去。」放好安全帽,徐昶熙锁上车头。

「那我再打电话给你。」思考了下,我说。

「嗯,那你去教室吧!我先去找羊羹和斑斑。」徐昶熙摸摸我的头,转身走向学餐。

感觉徐昶熙好常跑学餐,那里是他们聚会的好场所吗?

完全无法理解。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