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跳舞: 宝贝乖啦H女人叉

51

去东部旅游的思竹他们已经结束行程回来了,一登入脸书就能看到满满思竹上传的照片,有几张思竹和刘敬君的合照,下方回覆几乎是针对思竹的批评吐槽,其中也包括了徐昶熙和羊羹的留言。

『老婆,这里有刺。』

『这根刺笑得好僵。』

该说他们在搞笑还是耍冷呢?

『梁思竹最白的时刻就是站在刘敬君旁边。』

『不对喔,是敬君晒得更黑了。』

思竹算是健康的中肤色,不算白也没有很黑,我倒觉得是徐昶熙和羊羹白过头了。

说真的,这两个家伙没事干嘛保养得比女人还美啊?

美女跳舞: 女人叉

『吵死了!你们这两个娘娘腔!』中间插入一句思竹的反击。

『刺蝟要喷刺了!』

『啊,我觉得比较像豪猪欸。』

『杨耕睿你死定了!』

羊羹的留言害我不小心大笑了,是说他的本名跟绰号好相似,是取谐音的意思吗?

说起来,上次怪咖老板称呼羊羹的本名被揍了一顿,思竹现在打出来不怕他发飙吗?

还是在网路上就没关系?又或是羊羹不会对女人动手?

最让我纳闷的是,为什麽羊羹会排斥别人叫他本名呢?有什麽不好的回忆吗?

『对了,今天可以上网查成绩了,梁思竹你快去看你要重修几科。』

『徐昶熙你真的很北边欸!一回来就猛触我霉头!』

经徐昶熙一说我才想起期末成绩的事,也开始担心会不会沦落到重修的地步,感觉机率很高,我真的完蛋了。

美女跳舞: 女人叉

『说到这个,那位颜悦青小姐,说好我救她的科目要拿满分给我,不晓得是不是履行承诺了。』

羊羹大概是记忆混乱了,我压根没答应过要拿满分给他。

『满分?你也太为难她了吧?』

『搞不好她其实很爱我,并用爱的力量得到满分。』

『很好,你这句话让我吃醋了。』

『竟然为了小青青吃我的醋,我也吃醋了。』

『你们两个可以滚远一点吗?』刘敬君也跑来插花。

『是羊羹的错。』

『那,请严厉的处罚我吧。』

对於羊羹莫名其妙的发言,刘敬君只是简单回应两条横线符号。

『羊羹这次又是第一名吗?』思竹问。

美女跳舞: 女人叉

『是啊,不愧是我的老公。』

『明明都一起玩,为什麽总是我考最烂?』

刘敬君的留言下方,羊羹回了一个瞪大眼的表情。

我非常能够体会刘敬君的心情,像我之前也常和思竹一起鬼混,结果却只有我考不及格。

手机传来讯息铃声,我打开收信匣,是小俐传来的简讯。

『下礼拜就是除夕夜了,青也要回家过年吧?趁着这几天,我们一起出去玩。ps.要不要出来吃宵夜?舜仔要请客。』

说起来,前几天接到老妈催我回家的电话,虽然很懒得回去,但家族聚会又不能随便缺席,没办法,下礼拜还是乖乖搭车回家吧!

回了封简讯,我换上外出衣裤,抓着钥匙外套走出房门。

美女跳舞: 女人叉

地点约在舜仔带我来过的居酒屋,我抵达的时候小俐和阿谦已经到了,舜仔则是五分钟後才姗姗来迟。

「我哥没有一起来吗?」看舜仔只身前来,小俐询问。

「东哥说他还不饿,可能晚点再出去吃吧!」舜仔答道。

「不饿?现在都六点多了,他一整天又没吃东西,该不会他不想跟谁一起吃饭吧?」

阿谦对着小俐舜仔挤眉弄眼,似乎在暗指那个『谁』就是我。

「有可能噢!」舜仔看了我一眼,认同地点点头。

上次才让东哥背我回家,还跟他小聊了一下,最好是我啦!

「不管了,我们先进去吧!」往舜仔脸上挥了一拳,小俐搂着我走向店门。

「很痛欸!你这个男人婆!」明明是小俐出手,舜仔骂的却是我。

步入店内,担任服务生的杨舒念一见到我们,微讶的目光快速扫过我们周围,接着又马上转回原先的面无表情。

「我好像在哪看过她。」走到最里面的位置坐下,阿谦猛盯着站在柜台旁的杨舒念。

美女跳舞: 女人叉

「你的眼神很变态噢!」舜仔挖苦。

「先不管我监赏的眼神下不下流,你不觉得她很面熟吗?好像国小还国中的时候见过她。」用力抓抓头,阿谦一副快要想破头的模样。

「难道是你们的国小或国中同学吗?」听他们在讲,我也很好奇。

「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啊!」

「哪个?臭鼻子你想说啥?」

「不要强调我最显眼的地方!死章鱼!」

唉,这两个幼稚的家伙。

「咦?我哥来了。」打断两人的斗嘴,小俐有些意外地望向透明门外。

顺着小俐的视线看去,高挑的人影东张西望後,缓缓地推开了门。

留意到我们的方向,正要走过来的东哥差点与迎面而来的杨舒念撞上,他反射性地扶住对方端拿的托盘,杨舒念则一手支撑他的肩膀,两人的姿势就这麽维持了好一阵子。

「不、不好意思。」赶紧拿好手上的托盘,杨舒念点头示意後快步走向柜台。

美女跳舞: 女人叉

如果不是我看错的话,杨舒念好像脸红了,而且她不时地往这与东哥对视,两人看起来也不像是讨厌彼此的关系,难道他们之间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哥你不是不来?」在东哥坐下後,小俐没好气地问。

「那要我现在走吗?」东哥笑了笑,反问。

「不想理你了!」小俐撇过头闷哼。

噗,小俐真可爱!我不禁在心里偷笑一声。

「从以前我就在怀疑了,小俐有严重的恋兄癖。」

「那时候也常常追在东哥後面,还因此被班上的同学排挤。」

「这也是她到现在还单身的原因吧!哈哈!」

「哈你个头啦王阿谦!我到现在还单身是因为我专情的喜欢一个人好吗?」鼓起的双颊胀红,小俐不甘示弱地说道。

「专情的喜欢东哥吗?」

「才不是!我喜欢的是——」

美女跳舞: 女人叉

「就是东哥啊!」

「阿谦,够了。」东哥出声制止。

耸了耸肩,阿谦听话乖乖闭上嘴巴。

「我去送菜单。」在大家点完餐点後,舜仔起身走至柜台。

「对了东哥,那个正妹服务生是你国小的学妹吧?当时还小小的,现在已经亭亭玉立了耶!」阿谦转头看了看杨舒念,又回过头向东哥挖八卦。

「啊?嗯。」看似不愿回答这个问题,东哥只是随便应声敷衍。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和小俐他们在操场对峙,离开时东哥凝视的方向,该不会就是杨舒念吧?

「看她对你的反应,应该跟之前一样还很喜欢你吧?」阿谦说得沾沾自喜,东哥的脸色却逐渐下沉。

等一下,要是杨舒念真的喜欢东哥的话,那关祺玮……

『杨舒念?』

『感觉她心里有别人。』

美女跳舞: 女人叉

『我觉得她不会劈腿。』

『我没说她劈腿啊,只是猜说她可能喜欢别人。』

不,不会的,小时候的喜欢顶多是崇拜或仰慕而已,就如同我当时对隔壁大哥哥的感情,最後往往会随着年纪的增长而蒸发。

「人家有男朋友了,还是个大帅哥喔!」没错,身边已经有了与自己两情相悦的帅哥,杨舒念还有什麽不满足的呢?

可是,杨舒念对关祺玮的态度又很让我匪夷所思,他们之间到底有什麽问题啊?

「男未婚女未嫁,横刀夺爱才是男子汉。」送完菜单的舜仔没来由地乱搭腔。

「你们好了啦!」瞄了眼神情沉闷的东哥,小俐示意两人住口。

东哥安静地喝着白开水,低下的双眼一直没再往上抬起。

「喂思竹,那不是你的好朋友吗?你的那个好姐妹啊!」熟悉的声音从旁传来,看过去是瑞德,以及她身後的三个熟面孔。

没看到某人出现,我莫名地松了口气。

「颜悦青,你跟他们……」挽着刘敬君,思竹不可置信地望视我。

美女跳舞: 女人叉

「天呐!我真是不敢相信欸!你竟然会跟敌人站在同一阵线?搞得当时帮你出气的我们像个白痴!」瑞德走到小俐身旁,伸手揪住她的头发。「喂,是你害的吧?」

「放手。」扣住瑞德的手腕,东哥低沉开口。

「怎麽?想跟我打架吗?」甩开东哥的手,瑞德不屑地投视。

「有话好好说可以吗?」我起身拉开瑞德,却被她一手推离。

「谁准你碰我的?离我远一点!脏货!」拍拍被我碰过的肩膀,瑞德嫌弃地皱眉。

「如果不用餐的话,可以离开吗?」替我们端来餐点的杨舒念放下托盘,平淡地开口。「这里还有其他客人,希望你们不要影响他们。」

一看到杨舒念,瑞德的态度缓和许多。

「小念,你在这里打工?祺玮知道吗?最近都没看到你,过得还行吧?」抓住杨舒念的双肩,瑞德又甩又摇的。

「欸颜悦青,你还没跟我说,你怎麽会跟他们混在一起?」把我抓到一旁,思竹质问。

「就算曾经有过恩怨,但也都过去了不是吗?他们想跟我们好好相处,这有什麽不对吗?」既然双方都不再有恶意,又何必继续针锋相对?

「你忘了他们曾经对你做过什麽吗?」随着激动的情绪,思竹声音高亢了起来。

美女跳舞: 女人叉

「我知道,但那其实是误会,他们——」

「我管他们有什麽天大的误会,他们伤害了你啊!」

「思竹,他们只是——」

「不要帮他们讲话!我不想听那些烂理由!」

面对思竹的咆哮,我顿时怔愣。

「就说不想来这种地方,一来就没好事。」不想再忍受这种僵硬的气氛,东哥拎起小俐往门口走去。

「你想逃走吗?」瑞德怒斥。

开门的东哥与正好进来的人撞个正着,两人互看一眼後,东哥抛开小俐,加快脚步离去。

「怎麽了?我来的时间点错了吗?咦?小念?」扫视在场所有人,关祺玮最後将目光停放在杨舒念身上。

「祺玮,你不知道小念在这里打工吗?所以小念一直在隐瞒你罗?你是不是什麽都不知道?」瑞德逮住机会逼问。

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他们非得把人逼到绝境才甘心吗?

美女跳舞: 女人叉

「听说你以前就认识罗圣东了,怎麽,能让他来这里吃饭却不让祺玮知道你在这里工作吗?你到底在想什麽?还是说,你跟罗圣东——」

「我跟祺玮的事和阿东无关。」打断瑞德的猜测,杨舒念语气强硬。

……杨舒念叫东哥『阿东』?

「你叫罗圣东什麽?你们之间果然有奸情!那你最近疏远祺玮,就是为了那个家伙对不对?为了那个狗娘养的家伙!」瑞德越说越气愤,只差没有冲到杨舒念面前送上几拳。

「不准你这样说我哥!」小俐双手握拳,不甘心地反驳。

「别再让我重复,你们已经影响到其他客人了。」看客人们接二连三离开,杨舒念无力地按着额头。

「话说回来,我还没找这家伙算帐勒!」

瑞德一把抓住小俐的头发,小俐疼得呻吟一声。

「喂颜悦青,你现在是投靠她就对了?啊?」凶神恶煞转向我,瑞德的双眼冒着血丝。

「颜悦青,我对你很失望!超级失望!」懒得再看我一眼,思竹垂下了头。

对我很失望?

美女跳舞: 女人叉

梁思竹对我……很失望?

「放开小俐,你这个疯婆子。」我最讨厌不讲理的人,尤其是瑞德这种以暴制暴的烂人。

「你刚才叫我什麽?」松开小俐的头发,瑞德改揪住我的领子,不敢相信地向我确认我对她的称呼。

「欸梁思竹,你知道因为这个疯婆子,我该对你有多失望吗?」

有了男友疏远朋友我还能接受,但让新朋友来伤害旧朋友,可知道我的心有多难过吗?

「所以,该失望的人,是你还是我?」

「闭嘴!」瑞德高举的拳头挥下,我下意识地拧起眉眼。

往旁跌倒在地,脸部没有瑞德送来的痛楚,小心睁开眼,杨舒念正蹲坐在我面前,一手摀着左脸颊。

「小念,你干嘛突然冲出来啦!」错打了杨舒念,瑞德又气又慌。

「老板娘回来会骂的,我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单手撑地站起身,杨舒念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小念,对不起。」让杨舒念替我接下拳头,我深感愧疚。

美女跳舞: 女人叉

「没事吧?」过来扶我一把,小俐担心地问。

我摇摇头,给小俐一道微笑。

「客人都走光了。」望着空荡的屋内,杨舒念叹了口气。「很抱歉,我会好好向老板娘解释的。」转向柜台,杨舒念朝员工们一鞠躬致歉。

「别影响人家工作了,去别的地方吃饭吧。」从杨舒念身上移开眼,关祺玮往门口移动步伐。

「你就这样放任她随便对待你吗?事情都不问清楚怎麽可以逃走?关祺玮!你给我等一下!」看关祺玮无心多说,瑞德焦急起来。

「我们先走吧,瑞德。」思竹牵起瑞德的手跟上关祺玮的脚步,离去前不忘回头瞪我一眼。

刘敬君向我投望的视线淡然而冷漠,我也不难理解他为什麽会这样看我,只要是喜欢的人,不管是非对错都是正义,应该就是这个理论吧?

「青,对不起。」小俐突然道歉。

「干嘛跟我说对不起?」

「害你跟好朋友吵架了。」

「咦?嗯,没事。」

美女跳舞: 女人叉

好朋友……吗?

「你们还要用餐吗?没有的话也离开吧,我想整理一下。」语毕,杨舒念开始收拾某张凌乱的桌面。

盯着杨舒念的背影,我不自觉想起关祺玮落寞的表情,心情很复杂。

「小念,你不喜欢关祺玮了吗?」因为不喜欢了,才对他这麽冷淡的吗?

停下忙碌的双手,杨舒念转过头,乌黑的双眼直视着我。

「不是不喜欢了,是从来没有喜欢过。」

平静的脸庞没有一丝起伏,淡粉色的唇微微开阖,脱口而出的字语冰冷得令人绝望。

瞬间,关祺玮的人影在我脑里碎裂开来,变成了无数散乱的碎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