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攻总攻v文肉H男主是军人和女主破镜重圆 女攻肉

接近毕业了,我的伤慢慢复原中,每一天我都在挽回阿圣。

我知道阿圣不爱我了,或许他还爱我,只是他更爱罗紫圆。

他几乎为了罗紫圆放弃我,即便他每一天都来看我,但总是说了一些伤害我的话。

「涔涔,你听我说,我真的喜欢她。」

「我知道是我不好,可是我还是没办法,真的没办法。」

女攻总攻v文肉H 女攻肉

「我不知道怎麽说,可是我知道你会幸福,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人,涔涔,我祝你幸福。」

「不要闹了,不要闹了好不好涔涔?」

「可是阿圣,你怎麽可以说话不算话?」

「你别骗我,你再好好想想好不好?」

女攻总攻v文肉H 女攻肉

「涔涔……我明天再来吧。」

然後在阿圣关上门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以泪洗面的滋味。

真的很痛,很痛。

毕了业,偶尔我也会再街上遇到阿圣,但我们已经不像从前般,我们依然会在网路上聊天,我依然会试探的问他好不好再回头看看我?但依然一次又一次被伤害。

女攻总攻v文肉H 女攻肉

3月22日,过了几年的日子,我喝了酒,打给阿圣。

阿圣接起来,用着平淡的口气,「喂?」

「阿圣……回来好不好……」我留下眼泪,苦苦哀求着电话另一端的人,「我没办法忘记你,我好爱你,你不要离开我,回来好不好……」

阿圣沉默着,许是酒精的原因,我哭出声,「阿圣……你怎麽可以这样对我?你不是说把我当成皇后吗?我们都说好未来了……你怎麽可以先落跑?怎麽可以丢下我一个人?」

女攻总攻v文肉H 女攻肉

「桑涔。」

阿圣开口,而我沉默下来。

许多年了,阿圣从没用过这个口气对我说话过,甚至许多年没有这样喊我的本名。

「阿圣……回来……」

女攻总攻v文肉H 女攻肉

「不要这麽白目了,我还是跟紫圆在一起,可不可以不要再烦我了?我真的不爱你,不爱你了,即便我对你说过再多,但同样的我也对别的女人说过,难不成我要对每个女人都负责任吗?的确你是比较特别,但那又怎麽样?我不爱你了,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觉得你很白目,我几乎快受不了,可是我知道是我先对不起你,只是够了,真的够了。」

我闭上眼睛,好好的享受着这一刻的疼痛。

痛到几乎快喘不过气了。

我提起桌边的美工刀,就这样一痕一痕的割在手上,纪念着我们的爱情,但,逝去。

女攻总攻v文肉H 女攻肉

「我留些什麽,证明我很爱过你。」我看着滴滴血,然後绝望的挂上电话。

我依然无法忘怀他对我的伤害,更难忘的莫过於他给我的回忆,我一刀一刀的划下,直到哭累了,我才丢下美工刀,任由血滴猖狂,我就这麽倒头就睡。

我拿着一杯酒,走到落地窗面前,看着手上的伤疤,以及窗上投射的人影。

女攻总攻v文肉H 女攻肉

「涔涔,谢谢你。」

阿圣坐在沙发上,就这麽说了一句话。

我是用了多麽大的勇气才能跟你见面?你可知道?

但我没有说出来。

我抿了一口,然後淡淡的说,「好好爱自己吧。」

女攻总攻v文肉H 女攻肉

阿圣走到我身後,轻轻的抱住我,而我忍不住颤抖。

用着阿圣当年的口气,我闭上眼睛,任由眼泪滑下。

「够了,真的够了,阿圣。」

女攻总攻v文肉H 女攻肉

「不要再让我跳进去……不要再害我了……就像你当初说的,真的够了,直到至今,即便我真的还爱你,可是真的够了,我有太多证据,随时提醒我我是怎麽被你伤害的。」

「我真的很爱你啊……可是真的不能爱了,我爱不起了。」

「麦于圣,无法改变的麦于圣,却改变了桑涔的一生……」

「老实说,即便可以再重头一次,再给我一个机会选择一次,也许我还是会奋不顾身的去爱你,知道为什麽吗?」

「因为你太温柔,你太温柔了,你的温柔吸引着我,然後一点一点的,毫不留情的让我嚐到痛苦的滋味。」

女攻总攻v文肉H 女攻肉

「可我还是爱你,我该怎麽办?」

「对不起,涔涔。」

阿圣抱着我。

「是我不好。」

「如果可以再一次让我选择。」

女攻总攻v文肉H 女攻肉

「我不会放弃你。」

我转身面对阿圣,擦乾脸上的泪痕,我冷笑,看着让我深爱的面孔。

「可是不能重来了。」

「真的来不及了。」

女攻总攻v文肉H 女攻肉

「我们曾擦心而过,也代表永远擦肩而过。」

我把杯中剩余的酒泼在他脸上,就这麽头也不回的离开办公室,就这麽骗自己画下句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