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道具潮喷晚上胃痛睡不着觉np文 女道具

任晔刚刚没想这麽多,直到文熙说开她的车去她才发现他的行为太鲁莽了,就算要找人也该先有个交通工具才对,但他不禁想,一个才十六岁的少女就有一台双B轿车,待遇未免也太好了吧!令他又是羡慕又是忌妒。想想其实峰哥应该也没对她不好,毕竟他有错在先,花那些本来就该属於文熙爸妈的钱在文熙身上本来就是应当的!

只是他现在没办法再想其他事,他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继续和阿雍对话;他的脚也没闲着,从出发到现在速度一直维持在每小时八十公里的超速。

坐在副驾驶座的文熙双手抓紧了车窗上面的扶把,她从来都没坐过危险驾驶的车,终於体会到什麽是危险了!她明白任晔此刻心里一定很焦急,阿雍一定是他很好的朋友,不然他也不会不顾危险就只为见阿雍一面!

「阿雍!我快到了!你不要做出傻事!」任晔对着电话那头的阿雍命令,即使知道阿雍不一定会听他的话,但是他还是不能不管他,毕竟他是他多年的好友,友情怎麽都不会改变。

任晔一个分神,差点撞上路旁的电线杆,他赶紧打方向盘左转,这才惊险地逃过了一劫,不过旁边的文熙可吓得半死,她以为他这条小命差点就没了!

「阿晔你不要开这麽快!好危险!」文熙的声音有些发抖,她怕他们还没找到阿雍,就先送医院了!

「小任,你了解『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吗?眼前有两个抉择,两个都对你很重要,但你只能二选一;而你选了一项,放弃了另一项,就叫做『割爱』……有时割爱对你是没有什麽损失的,但是小任,我却选错了……但我想挽回时已经太晚了……」打转在阿雍眼眶里的泪水慢慢地流下,他的声音开始有些哑,也许是哽咽,也许是他累了。

阿雍回想着他以前过着的生活是多麽糜烂,挥金如土,虽然杀手这个职业让他口袋从来不缺钱,但是人最容易输给自己的欲望,他太贪心了,从没好好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还想要拥有更多。

各种道具潮喷np文  女道具

在他手染上至亲的血,父亲用着断断续续的气告诉他:「政雍,没关系……你要记住爸爸的话,够用就是福,知足就是富……」

这时他才顿悟他做了什麽好事,但一切都太晚了,他痛哭、他自残,都没办法再换回父亲一条命,就只为了得到那一千万,他竟然可以六亲不认。

「阿雍,没关系的!你忏悔你爸一定会听见,你只要从现在开始好好做人,相信他会原谅你的!」

「不,太晚了,我太晚彻悟了……」

「阿雍!等我!」任晔将车停在巷子口,他记得没错的话,阿雍的老家就在这栋公寓的五楼,他解开安全带,转头告知文熙:「到了,下车!」

「小任,我好希望一切可以从头来过,但是时间只会前进,不会为了谁停留或到退。要是还有下一次,你可不可以提醒我要往正的道路走?不管用揍的还是用踹的方式都可以?」

「好,我答应你!」任晔听阿雍这麽说起来,他的情绪似乎有些平复了,但他还是不能放下心中那块大石头,仍然马不停蹄地往阿雍家赶去。

任晔和文熙两人一前一後走上公寓的楼梯,楼梯间只有他们的呼吸声,以及急促脚步声的回响,这种压抑的感觉连文熙都快要喘不过气来,心跳也特别大声。

各种道具潮喷np文  女道具

「我对不起我爸、小琉、文熙还有你……抱歉小任,这辈子我们无缘再作兄弟了,我只能用我的血来洗涤我污秽的心灵,要是有来生,我一定要,做个好人……」

任晔倏地停下脚步,後方的文熙差一点就要撞上他的背,她一抬眸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顶楼,而且锈红色的铁门还是敞开的,笔直地望进去,漆黑的一片没有开灯,只有手机萤幕微微的亮光。

任晔站在门口,双眼对上了阿雍无助的眼神,手机还贴在耳上,手却颤抖得不行;透过萤幕的亮光,任晔隐隐约约看见阿雍的表情,他淡淡地对他笑了,像是幸福的表情……

阿雍举起手,瞅着手中的锐物,利刃的光线藉着微光就这麽反射到任晔的眼里;任晔瞠目,看着阿雍慢慢起唇,听着从不远处隔着手机传来的声音,明明近在咫尺却像隔着天涯。

「还有小任,不要像我一样,你要好好保护身边的那个她,文熙是个好女孩,祝你幸福,再见了我的兄弟……」

阿雍手一挥舞,看似轻柔却毫不留情地在颈子刎上一刀,下一秒,他闭上双眼,泪水终於从眼眶滑落,脑袋里只装着以前美好的回忆,他没感到痛楚,只觉得他彷佛回到从前的单纯,看见小琉和爸爸微笑对他伸出手,然後心脏渐渐地停止跳动。

「不——」任晔随着阿雍的身子倒下,嘶吼从喉咙深处发出,他眼睁睁地看着阿雍在他面前自刎,却没来得及阻止他,他简直不能原谅自己。

文熙也被这一幕给吓住了,手摀住了嘴,闭紧双眸不敢看这血腥的画面。

各种道具潮喷np文  女道具

任晔跑上前,单膝跪在阿雍的躯体面前,难过得说不出话,那道伤口又长又深,任晔知道就算现在立刻送医也无法挽回阿雍的性命了。

他们「办事」如果必要置一个人於死地时也会这麽做,那是最快的死法。

任晔不敢相信,阿雍居然会用这种方法结束生命。

「为什麽……对不起,阿雍,我没及时阻止你,是我的错……」任晔悲痛欲绝地说,眼前开始变得模糊。

文熙听见任晔的哭音,连忙跑上前,她不小心瞄见躺在任晔前面的阿雍,倒抽了一口气。

文熙倒抽气的声音很微小,小到几乎听不见,但仍然被听觉敏锐的任晔闻见,那是担任杀手长期累积下来的训练;知道文熙跟了上来,害怕她看见阿雍的躯体会害怕,任晔故意用身体挡住,强忍着鼻酸说道:「不要看。」

即使任晔压抑着心里的难过,文熙还是从他的口气中听出了一丝丝颤抖,她晓得任晔现在的心情,那时峰哥在她眼前杀了她的父母,她也同样感到痛不欲生。

这些日子来,都是任晔陪着她、关心她,但她自己却没有一次关心过他,反而还常给他添麻烦,耍着小孩子脾气。

各种道具潮喷np文  女道具

她抿了抿嘴,有些犹豫不敢往前,她在心里告诉自己现在任晔最需要的是别人的关心,於是鼓起勇气从他背後抱住了他。

「阿晔……不是你的错。」文熙将头靠着他的背,柔声说道。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