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在鱼缸里里做吗-为什么明星都爱拍男人装浴缸啪

那手机的叮叮声虽然十分之微弱,但却使林春吓得心脏剧跳。短讯。平日,林春只会用手机跟母亲报告:补习完了、现在回家,或者母亲跟他说:「我今晚要迟回家,晚餐你自己搞定」,除了母亲,没有人会用手机来找他林春。

林春颤着手打开手机的盖——他用的是对摺式手机,在现在这个touchmon当道的年代,对摺式手机已被视为上一个年代的产物了。里面果真显示了一个新短讯,林春以不熟练的手势开了那短讯,一看,原来不过是这个月份的手机帐单。

那一刻,他的肩垮下来了,紧绷的肌肉松下来,好像虚惊一场。他咬咬下唇,把手机合上,随手掉到床的角落,又打开历史书温习,明天有一个小测。

直至那晚临睡前,林春拿来手机以调校闹钟,那时他才看到收件匣又有一项新短讯,他不抱有任何特别的心情,打开一看,却发现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号码,内文只写着这麽一句话:「你真的从来不看咸片(注一)?」

会是谁?林春想,啊,对了,前一两天戴志吵着说:「喂,书kai子,原来我没有你的手机号码!奇怪,我跟你同班也是第三个年头,原以为班上所有人的号码都在我掌握之内,竟然漏了你这条漏网之鱼!嘘!快点从实招……来呀……」戴志的语气好像唱粤剧般,依依呀呀好不吵闹,林春怕烦,所以就说了自己的号码出来,陈秋那时也在旁看好戏。

「会问这种事,大概是戴志伟吧。」林春想,於是他回覆说:「无。我没必要骗你。」

隔了一分钟左右,又有新的短讯:「你该不会连自慰也未试过?」

林春眉一皱,戴志就爱开黄腔,平时吃饭,也毫不讳言地大大声声讲着,什麽女优的表情最「入肉」(注二)、看过什麽类型的咸片等等,他一脸理想当然地说:「男人,有哪个是不好色的!你说,有哪只猫不吃鱼!」偶有老师经过,女老师会说:「混小子,大大声声在学校讲这种事,也不知羞!」

可以在鱼缸里里做吗-浴缸啪

男老师就会说:「老师也年轻过,我不会说什麽的,不过那种玩意看多了也不好,总之你自己看着办吧!你好歹是本校第一精英运动员,不顾精力问题,也顾一下形象吧,低年级不少女孩都偷偷爱慕着你啊!」

不过无论是女老师或男老师,他们对戴志都是包容的,而且也满喜欢这一个傻气又活泼的大男生。

林春犹豫了一阵,回覆说:「是。那又如何?」

然後他校了闹钟,关掉手机就睡了。林春并没有说谎,他的确是从来没有试过自慰。他甚至不知道什麽是性需要。

这家里没有房间,所以就算他要做这种事,也只能在浴室中,基本上要瞒着母亲也是件难事。再者,林春并不记得自己有试过什麽是性冲动,尤其是他看见人的肉体并不会感到兴奋,无论是女的或是男的。

他没有看过小电影。记得少年时他逛VCD店,里面的确有相当多小电影。明显是盗版,一片只售十五元,全都是日本小电影。那些名字真是蠢到家,什麽「禁室陪慾」、「禽兽男老师」、「女子高校的淫乱派对」等等,单从名字也能想像得到的、没有内容的东西。

不过是一男一女性交,为何能变出这麽多花样来?明明是这麽简单的一件事,为什麽要去包装、要弄得更复杂?林春觉得,性是一个伟大的存在,并不是随便可以做的。

曾看过一个希腊神话。在远古时,人类最初的世界是「黄金时代」,河里面盛着美酒和牛奶,人们受到诸神的宠爱,不需要做辛苦的劳动也有饭吃。然後是略差於黄金时代的白银时代、至到青铜时代,及至最差劣的黑铁时代。

可以在鱼缸里里做吗-浴缸啪

宙斯看见世上有如野兽的人类,他愤怒了,於是使洪水泛滥,夺去世人的命。只有一对善良的夫妇乘船浮到山上,幸免於难。他们眼见世人全亡,均伤痛不已,这时,神的声音传来,教他们要蒙着双眼、赤裸身子,将母亲的骨头丢去後方,那人类就会重生。

他们想了很久,终於想到「母亲的骨头」,即是石头,因为大地就是人类的母亲。夫妇俩依着神的旨意,把石头丢向身後,然後石头化成肉身,人类得以繁衍。

这一个神话可以说是林春在性上面的启蒙。人类的性行为是为了诞下後代,并不应该是肮脏淫乱的。神话可说是有性的象徵,因为夫妻都是赤裸身体的,但他们所背负的不是一己的情欲,而是整个人类的存亡,这一种性行为可说是严肃的。

文学里的性、画里面的性,无不带有一种艺术意味与严肃,林春也时常因为那种悲壮与伟大而心悸。他想,他永远不可能拥有这一种性行为,所以他去欣赏、去膜拜,而从来没想过去做那件事情。

但这一种话要是跟戴志说了,也只是对牛弹琴。并不是说林春歧视读书不成的人,他只是觉得无必要刻意去跟另一个人,讲一些不属於那个人的世界的东西。如果是陈秋,或许林春会说的。

他觉得陈秋和戴志是全然不同的两类人,当然,他自己和陈秋也是不同类的人——那时林春是这样想的。林春看着陈秋时,既觉得他很陌生,但亦不太难懂。只是,因为他全然不知道陈秋的背景,所以才觉得他有点神秘。

可以在鱼缸里里做吗-浴缸啪

也不是第一次听到陈秋玩cosplay,以及有一个叫「秋秋」的网名,但林春从来没想过要上网搜寻关於陈秋的事。照片是失真的,只有在现场真正看着陈秋的cosplay,才能够看清楚陈秋那一刻的感情。

有时候他看来一点都不享受cosplay,成为驻目焦点也没有快感,陈秋只会空洞地望着没有星子的夜空,不知道在想什麽。然而他的眼睛一对上闪光灯,又骄傲地上挑,好像将世间俗人的脸孔都挤出眼睛之外,对了,那种气势,是一种君皇的气势。

「会当淩绝顶,一览众山小」、「登泰山而小天下」,伟大的君皇同时也是孤独的君皇。睡不着觉的林春彷彷佛佛地将陈秋和秦始皇连在一起。如果有前世,说不定陈秋就是秦始皇。陈秋未必有始皇的才能,但是那种极欲`开拓的欲望、那种陶醉於自己的功业、醉心於被人崇拜的感情,两人是共有的。

他们都不在乎世人,但又很希望能有人来关注自己所做的一切,到有人来到他们的身边,他们又从不会珍惜,只是习惯於被人观瞻。世人,於他们而言就好像一杯白开水,饮起来不觉得味道好,但若是完全缺乏,生活又少了非常重要的一环。

所以陈秋才会高调地扮女装、cos女人吗?林春悠然睡去。

翌晨,闹钟响了,林春半带睡意地关掉响闹声,不意又发现收件匣有一条新短讯,写着:「幸好你没有边想着我扮女装的样子边自慰,也安心一点。」

注一:咸片,即是小电影。

可以在鱼缸里里做吗-浴缸啪

注二:「入肉」,广东话同「肉紧」,在这里意指女优的表情比较激烈、认真,如果说「某套戏的内容很入肉」,则大约指那电影很到点、几乎碰到底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