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喂大白公鸡好不好在鱼缸里面 浴缸啪

中秋节已经过了一个月了。班上的人觉得陈秋和林春是愈来愈奇怪了,因为他俩走在一起了。所谓的两个「属性不同」的家夥竟能走在一起,当中最是惊讶的不是林春自己,而是陈秋的「好友」——戴志。

有一次小息,林春在半推半就之下被陈秋拉到饭堂吃东西,那时戴志也在。应该说,在班上,戴志和陈秋算是形影不离的「好兄弟」,可是,即便如此,戴志的朋友圈子还是十分广阔的。男生和女生是不同的。

女生的话,假如某小圈子的领袖讨厌起一个人来,便会呼朋结队地说:「喂,我看不顺眼某人,你们谁也不要跟他做朋友!」然後就使那个可怜的女生被众人杯葛。然而,男生是不屑於做这种事,不知道说他们比较单纯还是不拘小节,他们会觉得自己跟谁做朋友,是自己的自由,我喜欢跟甲做朋友,朋友乙不喜欢的话,那是他小家子气,像个女人一般别扭。

更何况戴志是田径队的队长。上至中七,下至中一,只要是田径队的人,他就认识了,而且花上一天左右,就能够新认识的人勾肩搭背,一副好哥儿们的样子。陈秋有次跟戴志在某一层楼的走廊走着,戴志那家夥几乎跟迎面而来的所有人都挥手、打招呼:「啊,很久不见了,怎麽这麽久不来练习,你要死了你!」、「喂,那个谁……啊,我记得了,今年才进田径队的新生!怎样,练得辛苦吗?哈哈,要不然你以为校队好混啊……」

陈秋看着这样的戴志,也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为什麽这一种粗神经、朋友又多、精力过盛的家夥,会跟在他这个人身边呢?有次陈秋问戴志说:「你真的这麽喜欢我的女装扮相吗?」

戴志收起那大咧咧的傻笑,正经地说:「怎麽说这种话?我喜欢摄影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者,只是交个朋友而已,用得着这麽严重吗?」可惜陈秋始终不明白,什麽是「朋友」,以及朋友有什麽价值。

在鱼缸里面  浴缸啪

後来,在中五那年,由於戴志的成绩实在太差,要通过会考、返回原校升读,那更是不可能的事,陈秋那时见戴志面带灰败的死相,便开口说:「你要找人补习吗?」陈秋也不知为什麽他会救戴志,可能是看在戴志自中四开始、就为他拍照的份上,那次帮助他就算是报酬了。

於是陈秋当时叫他那读大一的哥哥——陈心,为戴志补习,象徵性收了颇低的费用。也许人在绝境时真是潜力无限,或者是本就聪明的陈心很有办法,结果是戴志在会考刚刚好考到19分,顺利过关,升回原校读中六。自那之後,戴志就感到自己和陈秋的友情「更上一层楼」,几乎事无大小都会预陈秋一份,只是他始终无法逼陈秋参加班会活动。

陈秋也不算讨厌戴志,当然也不算喜欢。只是,他觉得自己一个人待在班上虽是逍遥自在,但看见四周结成小圈子,心底还是有一种酸味,他始终未能达到完全洒脱的境界。他会想:无论是谁也好,是人、甚至是一条狗也好,如果能坐走过来对我说一两句话,或者朝我吠几声,那至少证明我还未完全变成透明。

这时候,来的人总会是戴志。戴志讲的话几乎都是无内容的:摄影、运动、田径队的新人、一些难听的垃圾歌、甚至是动漫、女优和小电影……陈秋就像听着mp3温习的学生,没在意歌词的内容、连听了什麽歌都不记得,但耳畔至少有一把声音陪着自己。

林春第一次加入戴志和陈秋时,戴志握着吃到一半的热狗,细细吃着,不时瞄一瞄低头看书的林春,大气也不敢喘一下。陈秋见平日聒噪多话的戴志忽然沉默,也觉得有点得意,所以不时也会拉林春下去饭堂。

在鱼缸里面  浴缸啪

「……你都在看书,不厌吗?」戴志捺不住好奇心,问道。

「你天天吃饭喝水去厕所,会闷吗?」林春眼也不抬,反问道。

戴志见林春肯理会他,胆子便大了一点:「你是不是觉得跟我这种成绩不好的笨蛋讲话,只是浪费时间,所以才每次都捧着书下来饭堂?」

林春的眼光离开书本,几乎是茫然地说:「看书只是打发时间,与我的态度有何关系?再讲,难道人非得要透过挥手、笑容和说『Hi』来表示善意吗?那也未免太肤浅了,戴志伟。」

戴志听到林春叫他花名,一时呆了呆,一副下巴脱臼的样子,然後才捧腹大笑,忽然情绪就高涨起来,不停拍着林春的肩,大声说:「笨蛋!白痴!所谓的全级第一名原来只是个完全不会看别人面色的呆子,哈哈哈哈!!!」

自此,戴志也将林春包括在他那极庞大的朋友圈子里头了。就算与陈秋和林春一起吃饭,也不会感到不自在,还是肆无忌惮、巴拉巴拉地说着一大堆无人会听的废话。林春偶然也会听一下,陈秋则是几乎完全发梦,只会有时回应几句「哦」、「是啊」、「真是白痴」。

在鱼缸里面  浴缸啪

「说起来,」有一次,他们三人放学後一起离校,戴志忽然想起了什麽重要,那总是上扬的粗浓眉认真地蹙起来,他煞有介事地小声说,好像说什麽秘密似的:「今日我家没人,你们要上来吗?」

林春第一个反应是:我没事干嘛要上你家呢?可他惯性地沉默,懒得说话。陈秋摆摆手,一脸厌倦地说:「又是上去看你那堆陈年小电影吗?都不知看过多少遍了,来来去去都是那四五套,你不厌我都厌了。」

「你这算什麽话!有男人会看A片看厌的吗?你还算是男人吗,陈秋!更何况我那四五套小电影可是精品中的精品,经典中的经典呢!喂,书kai子,你也别假装正经了,一起上来看个饱吧!」戴志紧紧箍着林春的脖子。

林春好像闻到垃圾的气味似的,因为一种忍受不住的厌恶而皱紧眉,甚至脸容也有点扭曲,他的样子像要吞了一碗苦涩至极的廿四味:「免了。我从来不看小电影。」

戴志的口张得大大的几乎可以塞一只鹅蛋入去,他简直想给林春一拳,问他是不是在说梦话,戴志怔怔地问:「为什麽不看?」

「那玩意毫无美感。讲到美的话,我比较推荐你去看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尤其是米开朗基罗、拉斐尔和达文西的作品,当中有不少美丽的裸体,比小电影好多了。而且,裸露亦不等如美,有时候若隐若现的更具诱惑力。另外今天我要去英文补习班,先走了。」

在鱼缸里面  浴缸啪

林春看也没看戴志和陈秋,迳自走去车站乘车去补习社。

陈秋噗一声笑出来,戴志则是勉强回神过来,一脸困惑地说:「我刚才是不是听到什麽『文艺复兴』,还有米不知什麽的。是我听错吧?我可是在讲小电影的事,什麽时候拉到去历史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