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学生证 骗局我想要:好像要

好几个夜里我总梦见有个模糊的身影,他有跟乐琮貌似的五官,可是我很确定那人不是乐琮,因为他总喊着我乐琪,而且他的笑容更有温暖的感觉。

他把我牢牢地抱住,我喜欢从它的怀抱中仰望他,他下颚的弧线和温暖的笑容都令我狂迷;他的身体很暖和、胸膛很宽阔、手掌也很厚实,我好依恋在他怀里的感觉。

可是我眼睛一睁开,却什麽都不见了,那个人不见了,我看见的只有黑暗中的一盏小夜灯。

然,我也没把梦中的那人看清楚。

这个夜,我又梦见他了。

「乐琪。」他笑着,伸手想要把我抱,可是我闪躲了他。

他似乎有些困惑,但我只是想要把问题解开。

「告诉我你是谁好吗?」我问。

我想要:好像要

「乐琪,忘了我吧……」他渐渐隐藏笑容,退後了几步,和我保持距离。

「我……」我站在原地愣愣地望着他,而他也没有想停的意思,持续退步。

我记得他吗?我记得吗?为什麽他要我忘记他!他想要隐藏什麽?

他的脸上一片白光,朦朦胧胧地看不清楚他的脸庞,但我却能感觉到他眉头深锁,脸上多了好几分忧伤。

「为什麽?是我说错话吗?我跟你道歉!」我开始追逐他,明明看似不远的距离,我却怎麽也追不上。

「不要走!」

「对不起……」

「拜托!」

我想要:好像要

我哭喊着,他依旧不回答我就这麽消失在尽头。

我从梦里醒了过来,眼睛湿热,看来我泪流了不少。

他到底是谁,我好想知道,明明是几场梦,我却觉得他抱我、吻我的感觉都是那麽真实,让我不由得怀疑他是否是我曾经的记忆。

我眼一睁,眼前一片黑暗,什麽也看不见;灯泡烧坏了,从窗户望出去连天空也没有月光,这个房间彷佛是个密不透风的箱子,紧密地把我关住。

夜好黑,窗外也是一片黑,怎麽可以黑的不像话……

好可怕……我要逃走,我不能被黑暗给吞噬!

我摸黑下床,扶着床沿找到门的位置,本来很开心可以逃出这里,没想到门外却又是另一个黑暗!

鼓起勇气,我跑了出去,这条黑路一定有出路!

我想要:好像要

就在这时,我看见不远处有一点小光源,我像是在黑暗中光见到光的飞蛾,马上扑了过去,没想到却撞到一个软软的东西,等我发现那是什麽之後,我早已跌到地上去。

「痛……」我有些惊讶那是乐琮的声音,只是现在又陷入一片黑了。

「小妹你怎麽跑出来了?」

「哥!灯呢!?」我害怕地问。

「等等我打开……」我听见喀喀的声音,「啊,手电筒好像摔坏了呢。」

「你快想办法!我不要这麽黑!」我手胡乱爬着,忽然,他握住了我的手。

「有我在这。」

『有我在这。』

我想要:好像要

有另一道声音和乐琮的声音叠在一起,是那个人。

「是你吗……」

「小妹,你怎麽哭了?」

「告诉我你是谁吧!拜托……」

我的眼睛怎麽那麽痛啊……

我记得我好像听见他的声音,然後就昏倒了,我再度睁开眼时已经是早上了。

我一转头就看见乐琮撑着头在打瞌睡,他的样子看起来很累,不过他酣睡的样子好可爱!

我想要:好像要

就在我仔细盯着他看的时候,他突然醒了过来,我赶紧装睡,但眯着眼观察他。

他微笑看了我一眼,伸出手摸了摸我的浏海,却又像是想起什麽似地,没表情地喃喃自语:「她一定是想起他了……」

他在我房里坐了一会儿才离开了我的房间。

等他离开後我才敢睁开眼,刚刚听见乐琮的话,好想马上跳起来问清楚,可是我想他一定不会跟我说,他知道有关於我记忆的事吗?

他?哪个他?是一直出现在我梦中的那人吗?

我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

『乐琪,忘了我吧……』

我想要:好像要

我从恶梦中惊醒,冷汗一滴滴附着在我的额头上,自从上次在梦里不经意地问了他是谁之後,这阵子梦见他的次数又更频繁了些,可是他不再吻我、也不抱我了,只是一昧地重复说着,忘了他吧。

这很矛盾,因为我既不记得他,也无从知道他是谁,我要如何忘了他?抑或他只是梦中的一个影子,一个从来不存在的虚像,我该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吗?

我最近也渐渐地发现,爸、妈甚至是乐琮,三个人都好像有秘密似地,行为举止都非常怪异,并不是异於常人的那种怪,而是他们常在我面前交换眼神,用眼神示意着什麽,却不曾从嘴里透露。

彷佛他们怕被我发现什麽。

他们也没试着帮助我回想以前的记忆,反而一点也不要紧似地,难道他们希望我忘记以前快乐的记忆吗?

还有,走廊的最尽头还有一间房间,我听妈说那里是个储藏室,专放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前几天我买了一个新的台灯,准备要把旧的收到储藏室里,那时我才发现储藏室被反锁了,後来我怎麽找就是没有打开那个房间的钥匙。

一般储藏室都不会反锁的才对,不然要把东西放进去,又要先找钥匙来开不是很麻烦的吗?而且我也没看过爸、妈或是乐琮进去过。

说不定里面存放了很贵重的物品,才需要反锁的吧。我找了个理由说服自己。

我想要:好像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