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你双唑泰栓塞进去什么感觉好紧要被你榨干了-好紧呀

叩、叩、叩,细小的雨滴敲击在玻璃上,发出细碎的撞击声,她哀伤的轻弯起唇角,朦胧的视线投向远方的天空,嘴里边轻哼着:【淅沥淅沥哗啦哗啦雨下来了,我的妈妈……】

记忆,随着澄澈的歌声伴随而起……

那天,一场滂沱骤然而至,她狼狈地拉起外套挡雨,奔进超商,信手拣了把雨伞就要付帐,不料被雨冰的透凉的手才刚覆上伞柄,就感受到一阵温暖——她与他的手同时覆在伞把上,这时拿也不是——只剩下这把伞,不拿也不是——这雨大到不撑伞跑回家一定会感冒,但一时半刻却又停不下。

他与她尴尬的面面相觑,她的脸因方才的奔跑而染上一霞绯红,配上一双灵动的媚眼,以及被雨打湿的衣裳正紧紧地贴合着她姣好的身躯,勾勒出的线条完美的令人妒羡,让他不禁看痴了……

这时突响起的铃声便显得十分煞风景。

深怕刚才两眼发直的蠢样被发现,他迅速地接起手机。

谜样人士:【你快回来啦,就跟你说有大事还给我搞失踪不回家……】

【好啦,妈,我快回去了,再等一下。】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好紧呀

【好啦好啦,真是的你这孩子喔……】

虚应几句後,他挂断手机,重新看着她。

【呃……现在怎麽办?】

她静默几秒後,迟疑地开口:【那把伞……让给你也无所谓,只是……】

【只是?】

【只是……你要帮我找间旅馆,我去过的地方都客满了……】

【嗯…….】

他开始考虑:其实帮她找间旅馆也无所谓,更何况如果在这时分开了,以後要是见不到怎麽办?还不如卖个人情,也比较好要电话……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好紧呀

【好!我帮你找!】

【谢谢。】

她唇角轻弯,勾勒出的优美弧度无可比拟任何微笑——他又看呆了。

【咳、咳,那,我先去结帐……………等下!】

原本已经走到一半的他急忙转过身,动作仓促到差点跌倒,那滑稽样逗得她连连发笑。

他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那个,雨伞只有一把耶……?】

【所以,】她抬起青葱嫩白的手指,指指他又指回她,动作有一丝俏皮,说:【我们要共撑一把伞呀!】笑容灿烂如阳。

原本以为她是很安静的女孩呢,耍起俏皮的样子也……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好紧呀

他制住自己的想法,以免再度为她发花痴。

当他二度转身匆忙地去结帐时,他没有发现,女孩脸上的笑颜并未褪去。

他撑开那把有着淡蓝色细线的透明雨伞,请她先走进伞下时,她脸上微微一笑的迷人表情,让他难以忘怀。

伞下,两人的肩膀摩擦着彼此,为了不让对方淋到雨,他们紧紧贴着;因为她比较矮,他说话时的温热气息不断吹拂至她耳边,让她的脸即使处在下雨所带来的低温也依然红通通的……

粗心的他没有发觉罪魁祸首就是自己,反而低头更靠近她的耳朵轻声问道:【你还好吗?好像很冷……啊,衣服都湿了,难怪……】

【我、我……】

你先离我远一点啦——虽然现在最想说的是这句话,但一撞见他那充满关心担忧的眼神,她突然觉得无所谓了。

算了……也罢,只是有缘见到的陌生人,那向他讨一点关怀,应该不过分吧?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好紧呀

【是啊,我很冷呢,外套给我~~~~~】

她嘻笑般的轻拉他的黑色薄外套,语气有着撒娇的意味。

他敏锐的发现,虽然那语气是不在乎的,那动作是无所谓的,但,那伸来的手,在微颤着。

一阵冷风吹来,见她肩膀微起寒颤,他更相信了自己的判断。

【来。】

他温柔的为她披上外套,拉上拉链,摺好领子,一连串的动作中,时不时的他的手会无意间触碰到她只着短袖的手臂、细腻的发丝、柔嫩的颈项…………

待他为她穿好时,她的心跳已经和脸上淡定的表情成反比了。

他———到底——-!!有心还无心啊!!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好紧呀

她忍住内心的大叫,只是微笑并道谢。

【谢谢。】

她拉紧他的外套,他的气味涌上—–茉莉混合丁香,容易让人想起以往美好的回忆……

想到曾经,她轻轻地笑了,他正好见到她那抹不同的笑容—-带上了其余的情感,让他觉得他离她,隔了层朦胧。

第一次,他觉得她的微笑,美的好绝望;就像,太过美好,不许别人插足般,只属於她与另个人的快乐。

他将这朵不同於前的笑烙入眼里,暗自期许着自己也能在她的心扉占有一席之地,也能使她……露出这种,只属於他与她专属的,不准任何人介入的笑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