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开裙子手指伸进顺产后老公说很松去搅动 好湿啊

又到周五了,明天又可以休息了,已经跟男朋友约好了明天去逛商场,嘻嘻嘻,有个两万多的包包我已经看上好久了,明天就可以拔草了,一想到这都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了阳光~眼瞅着就剩10分钟就该下班了,我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跑了。这时候老板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神色有点慌乱,径直来到我的面前说:“小银,Amy呢?”这个Amy是我们公司的市场总监,170的个头,苗条,凹凸有致,虽然已经32岁,可是仍然是大美人一个,公司上下对她垂涎欲滴的色狼们大有人在。我回答道:“许总,Amy姐今天不舒服,请假了。”老板这会儿就已经很不高兴了:“怎么偏偏今天请假了!刚才上海的贝乐集团打电话过来,让我们明天去谈JP的项目,这个项目已经跟了大半年了,成败在此一举!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我愣在那里,心想,这也跟我没关系啊,我一个小小的行政能干啥。老板马上给Amy姐打了电话过去,听老板的口气,Amy姐应该是病的比较严重,都下不了床了,无奈,老板只好让她好好休息,早日康复。挂了电话,老板叹了口气,然后盯着我,上下扫视了两遍,然后说:“小银,收拾收拾,你跟我去上海。”我吃了一惊:“啊?许总,我?”老板接着说:“对,这个项目很重要,我们这边得有一个能代表公司形象的人在场才行,你的条件没问题,赶紧订两张最快的机票,马上出发。”

我知道肯定逃不掉了,只好赶紧上网订了最近的一趟班机,收拾好东西,跟许总一同下了楼。我们坐在许总的专车上往机场赶,我给男朋友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下情况。一路上,许总跟我聊起了家常,以往都是在办公室外,没怎么好好看过老板的样子,这次近距离接触,让我有了绝好的机会。老板178的个头,应该是35岁上下,头发是那种梳理得很整齐的油头,穿着一身剪裁合身的双排扣淡蓝色西服,里面是一件黑色的衬衫,袖子上有两枚很精致的袖扣,左手上戴着一枚手表,不知道是什么牌子,我也不懂,只看到了前面几个字母是PATEK,黑色的尖头皮鞋,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古龙水的香味。成熟的成功男人,嗯,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吧。他问了我一些工作和生活上的问题,也跟我分享了一些他自己的事情,虽然有点小堵车,但是跟他聊天感觉时间过得还挺快的。到了机场以后,由于老板是VIP,所以安检和候机都有特殊的通道,我们买的也是头等舱的机位,直到我生平第一次坐到了头等舱座位上,我都在感慨:唉,有钱就是好啊!在飞机上,我一边享受着头等舱的牛排与红酒,一边听老板是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把公司做到现在的规模,这三个小时的航程对我来说,真是为我的世界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到达上海已经是晚上10点半了,贝乐集团的人派了专车过来接机,把我们送到一家五星级酒店,这家酒店老板是会员,他在这里有专门的一间房间。我们到了酒店,在前台登记的时候,老板让服务员为我准备一间房间,结果服务员却说已经没房了。老板问是怎么回事,说是因为这两天上海有个什么峰会,所以房间都订满了。老板想了一下,说:“小银,你今晚就睡我那吧,我那房间大,沙发也可以当床睡的。”我有点犹豫,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点不太合适,可是照现在这种情况,我要是到外面再找别的酒店,也不一定能找得着,再说,我还挺想试试五星级酒店是什么样的,于是我只好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好,许总。”

许总带我进了房间,天呐,这房间比我的家还大,除了卧室和卫生间,还有厅,有书房,还有个娱乐室,厅里有沙发和一个65寸大电视,一整面落地窗能从27层的高度俯瞰整个夜上海。我被眼前这美景所吸引,站在落地窗前看得入了神,许总把西服外套脱了下来,把衬衫的袖子往上卷了卷,整个人看着英气而挺拔,透过落地窗的反射看得我有点小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成熟男人的魅力,真的好吸引人,我的脸不禁刷的一下红了起来,还好背对着他,他并没有察觉出来。许总从酒柜上取了一瓶红酒,用开瓶器打开,一边倒一边对我说:“小银,来尝尝这个酒吧,你在飞机上喝的那算是什么玩意儿,我这酒一瓶就得8万块,你尝尝有没有什么区别。”我听了,心里不禁跑过1万只草泥马,8万一瓶的酒?有8万我能买多少杨树林或者红腰子了!我假装镇定,转过身走向他,端起红酒杯,装模作样的先闻了一下,然后抿了一口,嗯,好像也没啥特别啊,不还是那个味儿。但是我不能让他识破,于是附和道:“嗯,果然是好酒啊!“许总听了,不禁噗嗤笑了出来,我被他这一笑弄得有点尴尬,脸更红了。他看到以后,说了一句:”小银你真可爱。“听到这句话我感觉浑身都热了,感觉整个背部都在出汗。我们俩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一边喝着这8万一瓶的红酒,一边接着聊着天,他总能说出一些很吸引我的故事或者笑话来,我感觉身体很热,而思绪已经被眼前这男人所深深吸引,我甚至在朦胧间都已经想好了跟他生的孩子起什么名字了。

他说着说着,不知不觉间右手牵住了我的左手,他就那么用手指在抚摸我的手指,有时是转着圈,有时是触碰我的指尖,一边摸我,一边说:“小银,你的皮肤好白好滑呀。“我并没有喝醉,意识清醒得很,可是我却有点眼神迷离,感觉被他这么抚摸很舒服。他从我的手指、手掌,开始转移到我的手腕,前臂,还是那么轻轻地抚摸,温柔地抚摸,用他的指尖轻扫着我的胳膊,来来回回,弄得我春心荡漾。他从我的手臂上往回扫下,扫到我的手背上的时候,突然抓住了我的手,然后他从高脚凳上站了下来,面对着我,把我转过来面对他,用左手搂住我的腰,俯下身子向我吻来,我没有躲闪,闭着眼睛迎接他的嘴唇。他的嘴唇很柔软,触碰到我的嘴唇后,又离开,又再次碰触,反反复复的十几次,然后把嘴唇紧紧地贴住了我的嘴唇,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我用上下唇轻含他的舌头,也用我的舌头与他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我也把我的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他是个接吻的高手,他的吻似乎是有魔力,把我紧紧地吸住;他的舌头似乎是有生命,把我内心的欲望一点一点的燃起。他把抓住我的手放开,放到了我的左乳上,隔着上衣和内衣感受着我的柔软和浑圆。进而把手从我的衣领上伸了进去,用手背顶着内衣,直接握住了我的整个左乳,他一边揉捏,一边跟我舌吻,还会时不时地用食指拨弄我的乳头。我用手把他的衬衫从西裤里抽了出来,然后从衬衫里面把手伸了进去,先是摸到了他的腰,然后摸到了他的肚子,哦,好像还有几块腹肌呢!好结实哦!然后再往上摸到了他的胸部,我很确定,他平时肯定是健身的,胸肌比有些女生可能都要大!我一边抚摸着他,他也一边抚摸着我,我们两条舌头互相品尝着对方。

掀开裙子手指伸进去搅动 好湿啊

他另外一只手也从我的腰上拿开,摸向了我的大腿,一点一点的往我的裙底下摸去,他摸到了我的内裤,他抓住了内裤的边沿,想要扒下来,小傻蛋,我还坐着呢,你怎么扒得下来?我就很配合地从高脚凳上也站了下来。他往下一扯,我的内裤的一边被扯了下来,他抓我胸的手也伸到了裙子底下,把内裤的另一边也扯了下来,内裤耷拉在我的大腿上,他的右手顺着我的阴毛摸到了我的阴唇上。开始一上一下地抚摸着我的阴唇,我一边跟他舌吻,一边继续在他的衬衫里摸他的结实肌肉。他的食指像个打字机一样快速地在碰触我的阴蒂,让我下面传来阵阵快感,不知不觉就开始娇喘起来。我把两个手绕到了他的背后,紧紧地把他抱住,我的两个咪咪压在他的胸前,我想要这个男人!他的舌头离开了我的嘴,睁开眼看着我,我也睁开了眼看着他,从他的眼里透射出来的,是一种我要征服眼前这个女人的眼神!突然,他两只手抓住了我的屁股,把我一把抱了起来,我微笑着把手从他的衬衫里抽了出来,搂住他的脖子,主动地又跟他舌吻起来。他抱着我,走到了墙壁那里,把我放了下来,我站在地上,他整个人压了上来,把我顶在墙壁上,右手扶着我的头,左手伸到我的阴部继续抚摸,然后嘴唇又贴住了我的嘴唇,一边跟我舌吻,一边把中指插进了我的逼逼里。我一边接受着他的刺激,一边开始解他的衬衫扣子,他的皮带,他的西裤扣子和拉链,然后抓住他的西裤和内裤一起往下脱了下来,他的大鸡鸡昂首挺立着,对着我,似乎是在说,我今晚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他也把手绕到了我的裙子后面,把拉链拉了下来,然后再绕到胸罩后面,熟练地解开了内衣的扣子,抓着裙子和内衣的肩带一起脱了下来。我蹲下,拿起他的大鸡鸡就往嘴里送。我用舌头从他的根部一直舔到头部,他扶着我的脑袋,一前一后的动着,我配合着他的动作,时而吮吸,时而放松,用我的舌头不放过他肉棒的任何一寸地方,口水沾满了他的整根鸡鸡,我也感觉水水从我的逼逼里流了出来。他应该是被我口得很舒服,时不时地就仰起头来轻舒一口气。

口了大概得有五六分钟,他显然是忍不住了,我也早已忍不住了。他把我拉起来,让我背靠着墙壁,把我的左腿抬了起来,露出了我那湿漉漉的小逼逼,然后他站在我身前,用手扶着他的大鸡鸡,用龟头在我洞口蹭来蹭去。我被他挑逗得快不行了,屁股左扭右扭,想自己用逼逼包住他的大鸡鸡,可是他好坏的,一直蹭,就是不肯进去,把我搞得浑身难受,只好抱住他的头又跟他亲了起来。终于,他对准了我的小蜜穴,往上一顶,把粗粗的龟头顶进了我的私处里。我舔着他的舌头,轻轻地“嗯”了一声。他把整根鸡巴插到了底,一只手抓捏我的屁股,另一只手接着揉我的咪咪,嘴巴还是接着跟我湿吻着。然后,他开始一进一出地抽插我的桃源洞,嘴巴也开始往下移动,去亲吻我的脖子。啊!我最敏感的地方!上中下三路一起刺激,再加上单腿站着,让我觉得整个人飘飘然,大量的水从我的逼逼里流出,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许总身上的古龙水味道刺激着我的嗅觉,他那结实的肌肉刺激着我的视觉,他坚挺有力的阳具刺激着我的触觉,这一刻我感觉我自己就是他正在攻打的一座城池,他在用猛烈的炮击向我进攻。而我的身心却是如此的愉悦,这个男人让我体验到了做女人的快乐,我只想紧紧的抱住他,想把他融进我的身体里。许总再次抓住了我的屁股把我抱了起来,我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低着头,嘴唇一直不愿意离开他的嘴,他的亲吻真的像是有魔力。他一边抱着我,一边往上顶着他的大鸡鸡,一边缓缓地走向大落地窗前。他走到窗边,把我放了下来,让我转过身去,趴在玻璃上,屁股撅起来。我从高空俯瞰着如繁星般闪烁的上海夜景,感受着身后来自许总的猛烈冲击,突然之间真的有一种升天的感觉。许总一手扶着我的屁股,一手抓着我的咪咪,一边操着我一边说:“小银,你看下面,美不美?”我只能断断续续的回应道:“嗯,嗯,嗯,美,许总,好美啊”他接着说:“小银,你比上海的夜景还美。你流出的水比黄浦江还滋润人。”我:“讨厌,许总,不要笑话人家。”然后他突然停止了抽插动作,俯下身子用胸膛贴住我的背部,用手指快速地拨弄着我的阴蒂,另一只手还在继续玩弄我的咪咪。“啊啊啊啊,许总,不要,好舒服啊!”许总把脑袋贴近我的耳边,轻轻地跟我说:“小银,我操你操的爽不爽?”“啊啊,啊啊啊啊,爽,好爽啊,许总好厉害!”他听到我这么淫荡的回答,双手扶住我的腰,开始猛烈的抽插!感觉他每一次都要顶到头,每一次都想要把我的逼逼操穿。操了大概得有七八分钟,他突然把鸡巴抽了出去,我感到一阵的空虚,他往吧台那走了过去。我转过头,问他:“许总,你干嘛去呀?”他拿起了那瓶红酒,又走了回来,让我上身弯下去与地面平行,两手扶住落地窗,然后他把红酒倒到了我的悲背上,啊,有点凉,可是好过瘾。然后他马上用舌头来舔我的背部!一上一下,一上一下的舔,红酒舔干以后他接着倒,倒完了接着舔。好舒服啊!不光是背,他连屁股也倒,连屁股也舔,把我舔的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剩的红酒全都倒完了,他再次把鸡巴插进了我的逼逼里接着操。他从身后干着我,这个姿势应该能让他满足征服的快感吧。他又搬来了两张椅子,让我两个膝盖各跪在一个椅子上,还是让我对着窗户,他从后面干我。最后他坐在椅子上,让我坐上来,他抱着我,咬着我的乳头,我抱着他,自己扭动着屁股,整个房间里都是我的呻吟声。随着一阵猛烈的活塞运动,他把浓浓的白浆全都射进了我的逼逼里,又顺着缝隙连同我的爱液流了出来。我们紧紧的抱着,喘着粗气,又一次激烈的亲吻起来。

那一晚,我们总共做了三次,把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操了一遍,第二天差点误了那个重要的会议,好在临场发挥得还算出色,我的出现也为公司增色了不少,成功拿下了这一大单。过后,许总给我买了个更贵的包包,还许诺我,让我升任市场部经理,当Amy姐的副手。嘻嘻,这一趟出差,感觉心里美滋滋的,但是,总感觉好像忘了点什么似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