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版好王的男人摸孔吉漫漫_好漫漫

一日事毕,景悦特意在回家路上停下来买了束花,当着景新祺和景新弘的面解释道:“家里还是得看起来有些生机才好。”

景新弘端看着她:“我倒是不知道,我们家什么时候还缺‘生机’这种东西了。”

“总归是不一样的……”景悦弱弱地回答,她本以为大哥和二哥事情完了会回他们自己住的地方休息的。

景新祺大概看出了她的小情绪,故意引话:“小悦,过两天你就成年了,之前好像听爸说过你想读大学?”

景悦点点头:“嗯,我也该独立了。”

“想独立是件好事,我们一家都是男人,很多地方没办法好好照顾到你,总之你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我们提就是……”景新祺顿了一下,又接着说:“老三很关心你,对吗。”

景悦瞬间警觉,以闻花作掩蔽:“因为以前哥哥经常带我玩啊。”

景新弘本想跟景新祺讨论一些公司的事,但碍于这个大哥一反常态的突然关心起这个妹妹来,也就只能听什么是什么,再随便插上一句:“那你们都玩什么?”

正版好漫漫_好漫漫

景悦睫毛一跳,她感觉大哥的眼睛火辣辣地快把她盯穿了,他该不会是察觉到什么了吧。

要问她和哥哥都玩什么,那真是想一想,都令人心跳加速。

“过家家的游戏……”

哼,景新弘摇摇头:“老三也有那么幼稚的时候。”

景新祺眼里的深意却越重了,大部分小孩都会玩的过家家游戏听起来是没什么,可怎么个玩法,却值得追究。

毕竟,景悦对他和对老三的态度,可谓天壤之别。

那是一种藏不住的少女心思。

*

正版好漫漫_好漫漫

回了屋景悦索性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反正天也已经很晚了,大哥二哥要在家里睡她也不可能拦着,就是哥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她有些讨厌大哥了,突然让哥哥去办什么事。

拉开衣橱,再打开里面的小抽屉,景悦捏起一条小小的蕾丝内裤对着镜子稍比了一下,如果哥哥在,她立刻就想穿给他看。

因为睡不着,景悦坐在窗前看着外边的星光,头发随意地挽到一边,露出在睡裙外的大半截腿,微风扬起来的发丝,每一帧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迷人美丽,偏偏主人还不自知,一不小心就发了好久的呆。

在这个家里,大哥和二哥是一母同胞,只是大太太生了二哥没多久就去世了,接着爸爸娶了哥哥的母亲,二太太却又因为难产而撒手人寰。

而她是被领养的小孩,好难过也好开心,她和哥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互相的需补。

“在想什么?”

一阵清风从身后拂来,景悦被抱了个措手不及,真是发呆发到腿麻了都不知道,景慕梵一碰到腿她就想哎哎叫唤。

正版好漫漫_好漫漫

“嘘~他们还在楼下。”

“哥哥~”

景悦娇嗔,拉了拉景慕梵的手:“我总觉得大哥好像发现了什么,今天回来时话里有话的我给搪塞过去了,但他要是……”

景慕梵把脸埋进她的脖子里,伸手探衣,微怔:“你怎么不穿内衣?”

“穿着不舒服……”

“这是什么?”景慕梵摸到她手里的蕾丝感物,拿起来一看,身下径直热了几分。“你可真是不学好……老大说你准备读大学?”

“嗯。”

“什么样的大学?”

正版好漫漫_好漫漫

“我想离你近一点,其它都无所谓。”

“傻丫头,大学必须是你感兴趣和喜欢的才行,至于我,我已经离你很近了。”

刹那间景悦的目光中似有流星在闪,多么微妙的话语,哥哥这是在向她承诺么?

景慕梵轻抚着她的身子:“就算只有两天的时间,我也希望你能快快长大,不然,我真的怕我就要憋不住了……”

妹妹的诱人,是天生的。

景悦还是忧虑:“大哥他……”

“就算他真的知道了,难道我们需要怕么?”

“……”

正版好漫漫_好漫漫

“回答我,”景慕梵把手指放进她的嘴巴里,少女是无需粉黛加饰也可羞红的美丽。

“不需要,我相信哥哥。”

本就是怕对哥哥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她才担心的,如果只是她自己,怕是想也不会想那层社会理论关系,她只想快乐就好。

这话是哥哥教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