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漫漫-好漫姐姐翻译成英语怎么说漫

还记得,那天夜晚正下着滂沱大雨,我手里捏着一封自以为能让余婷萱死心的信,等待她的到来。

我不晓得这麽做到底是对还是错,但只要她能回来上课就什麽都好,至少,我是这样想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飞逝,站在骑楼底下的自己也越来越紧张。头不断的左右张望,来回走动。

直到听到不远处的铁门砰的一声,才让我停下脚步,眼神停留在发出声响的那扇门上。

心里头暗自祷告,并且提醒自己别紧张要冷静。接着余婷萱的身影便出现在我眼前。

当余婷萱一看见我後,便往我这奔跑而来,一个小跳跃直接扑在我身上。不知为何,鼻头突然涌上一股酸意,我悄悄将头别过,紧紧靠在她的肩膀上。

「怎麽突然来找我?」余婷萱紧紧环抱着我:「还好我爸妈刚出门,不然你打电话来家里被他们接到可就完蛋了。」

说完,她发出撒娇似的笑声。

「呵呵……」我用手捏着鼻头,缓缓地吸气吐气,慢慢调适自己的心情,压抑着那股不舍的感觉。

「怎麽了?你看起来好像不怎麽开心……」她将头移开我的肩膀,不得不说她现在这模样真的挺可爱的。

看漫漫-好漫漫

但此刻我并没有多余的心思欣赏她的美。

「有吗……?」我搔着後脑勺有些尴尬的说着。

她挣开我的怀抱,皱着眉用手指着我的鼻头说:「干嘛──看到我不开心哦?」

「没有,很开心啊。」我试着让自己语气冷漠些,毕竟接下来的事情并不适合开心的气氛。

「真的──?」她故意拉长音,戳着我的鼻子:「有事要说啊!」

我没多说些什麽,将头撇向别处,转身移动了几步。

还是保持距离会比较好吧?

「你到底怎麽了?」余婷萱一把抓住我的手,迟了一会才说:「这、这是什麽?」

我转身面向她,而她两眼正注视着握在我手中的那封信。

「这是要给我的……吗?」她表情看起来有点开心,我想,当她打开之後肯定不会是这个笑容。

「嗯……」我将手中的信握得更紧。然後不断在心里挣扎到底要不要交给她。

看漫漫-好漫漫

「干嘛捏这麽紧?」她伸手握住我的手:「给我看看啊。」

许许多多画面不断在脑海上演,不管是好的、快的、乐的、哀的都一直冲击着脑海。

给或不给──

「你在想什麽?」她假装用力的要将我的手扳开,但我反而握得更紧。

「没什麽,」我将她手拨开,往前跨了一步,我与她之间的距离就连呼吸都能清楚的感受到:「你确定……真的要看?」

我感觉到自己不断在颤抖。

「当然,」但余婷萱又迟疑了一下:「还是这不是给我的?」

我点头。

「那干嘛握这麽紧啊?」她笑嘻嘻的说:「快点给我看啊,快点──」

我回想到第一次站在走廊上看见余婷萱笑起来可爱的模样,那淡淡的酒窝是多麽吸引人。

「给我给我啊──」她拉着我手晃来晃去。

看漫漫-好漫漫

与余婷萱打勾勾的约定。第一个还记得是下次模拟考的分数得考的比上次高出四十分。第二个是以後不准作弊,不管是自己或是帮别人,通通都不准。最後一个是越了了解我而选择谈谈关於我。

「干嘛捏这麽紧──」

与余婷萱一起过的圣诞节。硬逼我吃菜的她、站在马路上大哭的她,然後要我牵起手的她。

「欸,给我看给我看啊──」我感觉到身体在摇晃。

与余婷萱在下雨时的公园约会,以及那令人难忘的轻轻一吻。

许许多多关於余婷萱的事情不断的涌现,对於手中的那封信我更感到不知所措。

忽然,手臂感到一阵酸痛,握紧信的手不小心稍微放松,余婷萱便趁这机会将手中的信夺走。

我赶紧向前握住她的手,语气沉重的说:「你,想清楚後在打开来看。」

「干嘛这麽沉重的感觉?」余婷萱将我手娜开,慢慢地打开那封可能会让她失望、生气、难过的信:「我就不相信你会为了让我不开心专程跑来找我。」

我将视线飘往别处,不想看见她难过的模样。

时间彷佛凝结在这一刻,我的心噗通噗通的狂跳,冷汗直流,我一直有想要离开的念头,但双脚却不怎麽听我的使唤。

看漫漫-好漫漫

是在意?还是狠不下心来?

她看见之後会有什麽动作?会说些什麽话?

我不知道,也不可能会知道,唯一能做的便是在心中暗自决定等下说完话一定要立刻离开。

因为接下来的话,肯定都不会是好听话,甚至都不会是我心里……话。

不知过了多久。

一秒?一分钟?还是更久?只听见余婷萱强忍着眼泪的微弱哭声,我才意识到她已经将信看完。

「嗯……」余婷萱声音断断续续,夹带着哭腔更令我难受:「所以、这……是……你想说的……话?」

我把视线重新移回她身上,但却不知道该说些什麽。现在的她让我很心疼,但我却感到很无助。

「是、吗?」

余婷萱眼角的泪缓缓落下,哭腔越来越重,微弱的哭声也渐渐加大。

我轻轻点着头。

看漫漫-好漫漫

「真的是你自己要写给我的?」余婷萱冲向前,双手抓住我的双臂,哭喊着:「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望着她哭红的双眼,布满泪痕的脸庞,以及有些歇斯底里的样子,我内心感到一阵酸痛,彷佛就像她拿着一把刀进我的心。又深又痛。

我强忍着情绪再次点头,因为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麽。

余婷萱将信撕成两半後再将信对半撕开,最後将手上的信乱撕一通,往上抛去。

碎纸片在我们之间散开,飘落。我想伸手牵住她的手,但却没有勇气,只能独自像个木头站着。看着她难过;我难受。

「对不起。」这是我用尽全身力气硬挤出来的三个字。

「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余婷萱仍旧在哭,但眼神已经没有以往的温柔。

这……是我想要的吗?

「为什麽你能这残忍?」余婷萱哭喊着:「凭什麽你能这麽做?」

对不起,但这次我并没有开口。只静静地站着听她发泄。

「我不相信这是你真心真意想说的。」余婷萱音量逐渐加大,语气悲愤的吼着:「是不是我妈妈逼你写的?」

看漫漫-好漫漫

我的视线依旧没有离开她。

「拜托你……告诉我……」余婷萱就像泄了气的气球:「肯定是被逼得对不对?」

是啊,但都已经这样了,怎可能告诉你──

我并没有回应这个问题,但假如她能懂我眼神所表达的意思,我想余婷萱就能懂为什麽。可是她也没有机会知道了……

我将头撇开转身离开。任由余婷萱在後头大喊我的名字、哭着喊说我有多过分,都假装自己没听见。

但一撇过头後,眼角也守不住即将溃堤的眼泪,唏哩哗啦的落下。

今夜的雨很大,大到连心都痛了……

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