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xue姜罚write涨奶 has:姜罚文

这间书局很大,除了让人家可以站着看书外,也有座椅让人休息,另外三楼还设了间咖啡厅好让人肚子饿有点心可以吃。

我们从一楼晃到三楼,买了两杯奶茶後便往小说类的书柜走去,这时还是一样紧紧牵着手在走。

从外人来看,我们就像情侣般甜蜜;但我知道,我们根本不是,只是会这样做是为了让余婷萱不再生气罢了。

但真的如此吗?难道自己心中都没有一丝丝的期待?

当然不可能没有期待,现在牵着余婷萱的手,老实说,自己很开心,可是还是会觉得这麽做很对不起阿明,毕竟我曾经答应过阿明要帮他追余婷萱。

到了一楼放置小说的书柜前,余婷萱认真的开始挑起书来。

她把右边的头发塞到耳後蹲着挑书,露出微红的脸颊与酒窝,这时後的她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该怎麽形容呢……?我想想……

可能是因为我从未见过她把头发塞到耳後的关系,这样子的她……看起来比较率真,而她的侧脸说实在的也有某种吸引他人的特质,总之这样子的她,很漂亮,真的很漂亮。

「干嘛傻傻站在那边?过来一起挑啊,看你有没有想看的。」余婷萱转头过来看着站在一旁的我,伸手挥了挥。

后xue姜罚writeas:姜罚文

我赶紧点头,走到她身旁蹲下。

一蹲下,她身体的香味自然扑鼻而来,嗯……这味道不管闻几次,还是依然好闻。

淡淡地、好香……

「干嘛闭眼睛啦?你是变态哦!快挑!」余婷萱打了我一下肩膀後,我才惊觉到原来刚刚自己闭起眼睛在闻她所散发出来的香味。靠!也太丢脸了吧!

「好、好、好……」我连忙应声,摆出认真的模样挑书。

要看哪一本才好呢……

我手指在每本的书名游走,就是选不定要看哪一本,当我还在犹豫到底哪本适合我时,余婷萱突然拿了本小说给我。

「这本。」她说:「很好看也很感人,它让我不知道浪费了多少卫生纸呢……」

余婷萱拿给我的小说封面是一双拳击手套,手套上各有一个翅膀,书名叫做「打喷嚏」,作者则是我听也没听过的「九把刀」。

这……是什麽鬼东西?

「会好……看……吗?其实我没有看过小说。」我说。真的,一本小说都没看过。

后xue姜罚writeas:姜罚文

「真的还假的?小说你竟然没有看过?」余婷萱好像很惊讶似的,声音突然高了几度,周遭的人们瞬间把眼神往我们这扫过。

我赶紧比了个嘘的动作,示意要她小声点。

她马上摀住嘴巴,东张西望,表情有些尴尬。

看她这副模样,我笑了出来。

「笑什麽笑,欠揍哦?」她捏着我的手臂说:「拿去翻翻看。」

我接过打喷嚏这本小说後,余婷萱立即在书架上取出另一本小说,拿取的过程我似乎看见了「功夫」两字,功夫?什麽东西啊?

我本来打算问余婷萱,但正要开口的时候,发现她已经盘腿坐在地板上,她眼睛瞄了我一眼,拉着我的右手要我一起坐下。

我们俩就这样坐在书架前的地上,肩并着肩一同翻开小说,进入了那奇异的幻想世界里。

渐渐地,我便被这浅显易懂的文字给吸引住,很快地,融入了故事剧情里。

直到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只知道小说翻了一半,就被余婷萱的声音拉出了小说世界。

「欸……走罗。」

后xue姜罚writeas:姜罚文

她用手指轻轻点了我一下。

「啊?什麽?」我茫然的看着她。

余婷萱伸出左手,用右手食指敲了敲手上的手表说:「时间差不多了,一中街应该已经开了吧。」

我看了看手上的小说,然後犹豫了一下才说:「可是我才看一半欸,正精采的部分说……能让我看完吗?」

「不可以。」余婷萱摇头。

「为什……」

话还没说完,她直接把小说抢了过去,阖上之後塞回书架上。

唉,我无奈的在心中叹了口气。

「怎麽你表情好像有点不太高兴的样子?好啊,不然你继续看,我自己去看。」

她哼了一声,站起准备离去。

我心一慌,连忙起身顺势牵了她的手。

后xue姜罚writeas:姜罚文

「啊……」

余婷萱把正要跨出去的脚给缩了回来,头低低的站着不动。

我有些尴尬的牵起她的手往门口移动,一路上还有不少人投以羡慕、疑惑的眼神,真的有些奇怪不适应。

後来,余婷萱挑了间她觉得很好吃的简餐店吃午餐,吃完後余婷萱说要去买衣服,又过一会儿说要去夹娃娃,於是我们俩个人就在一中街里四处游窜。

不知过了多久,也没有特别注意时间,只觉得与余婷萱相处是件很愉快的事情,不管是看着她的侧脸、她的笑容,还是看着她专注於某件事情上的眼神,都深深的吸引了我。

所以,我是不是该重新思考帮阿明追余婷萱这个要求呢?

直到余婷萱衣服买了,娃娃夹完了,俩个人坐在大楼前的阶梯上,不断拍打自己的大腿与小腿。

「好酸哦──」余婷萱说。

她这时候看起来有些没精神,看来应该是累了吧。

「真的……」

逛了这麽久,走了这麽多路,脚不酸是不可能的。

后xue姜罚writeas:姜罚文

「啊……那个……」话还没说完,余婷萱疲惫的靠在我的肩膀,闭上眼睛。

看来她真的累了。

这时我看了下时间已经五点多了,让余婷萱休息个几分钟後在把她给叫醒吧,毕竟还得赶回家呢。

我维持着原本的姿势不动,深怕她会因为我变换姿势而醒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虽然整身的感觉有些僵硬不自在,但还是得继续撑下去。

那淡淡的香味依旧从她身上飘了出来,不知道为什麽,只要闻到她身上的那股香味,就会让我有种很舒服的感受,但我真的不懂,也不知道为什麽。

忽然,她把头抬起睁开眼睛看着我说:「欸,对了,你好像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哦……」

听到这个,我整个人突然醒了过来。

「什麽?」

「别装傻。」余婷萱用力捏了我一下,害我痛的哇哇叫。

「我是真的忘记了嘛……」我揉着被她捏得的地方继续装傻,想要带过这话题。

「最好是忘记了!别装了哦!」余婷萱有点不悦的说。

后xue姜罚writeas:姜罚文

我知道在不说的话,等等她又会生气不理人,那时候可就惨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出:「我想……应该……是……吧。」

我选择说谎,给阿明一个机会。

余婷萱这时脸上的神情落寞,淡淡回了句:「喔,是哦。」

我的心感觉有点痛,但却不是那种皮肉之痛,而是有种好像什麽东西被慢慢撕开的痛觉。

「所以……你真的喜欢熊,而熊也喜欢上你了?那你告白了吗?」余婷萱问。

我摇摇头说:「不,我没告白,也不知道熊喜不喜欢我。」

我还在思考这问题。

「那你真的喜欢熊?」她继续追问。

我仍然摇着头说:「不知道……或许……吧……」

这是我最後的选择,给她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因为我觉得她好像想确认什麽事情似的,好像很想知道喜欢熊是不是真的。

后xue姜罚writeas:姜罚文

听到这答案,余婷萱的眉头有稍微开了点,表情也变得比较轻松自然。

「走吧,回家。」她站起身子,拍了拍裤子。

我点头,起身後伸了个懒腰说:「我想吃鸡排,你要吃吗?」

余婷萱笑着说:「好啊,但是我要跟你一起吃。」

「你确定?」我问。

余婷萱猛点头。

「那……随便你罗。」

我牵起她的手,往人潮最多的摊贩走去。

我想,真的要好好考虑那个问题了……

依稀还记得看完打喷嚏後的感动,那份守护爱情的勇气、那用尽全力的也要挥出的一拳,都让我久久无法忘怀。

后xue姜罚writeas:姜罚文

「当你的劲敌的实力是你一辈子都没办法超越的时候,也只能努力再努力当上你所喜欢的人心目中的理想对象。」

这是我看完打喷嚏後的心得,但早已过了许多年。

也在多年之後,我才明了,为什麽余婷萱会要我看这本小说。

因为她希望我能像小说里面的主角一样勇敢、坚持,守护自己最心爱的女孩。

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