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边缘开小潇湘溪苑含着姜上课说免费阅读_婚后h

开学後的几个礼拜,渐渐与新同学混得越来越熟,但就在某天下午,发生了一件事情,一件让我永远记在心底的事情。

那天下午,外头太阳正肆虐着在操场上体育课的人们,而我们虽坐在教室里面,但额头上的汗水也像瀑布一样流了整身。

「现在来换座位,全部到走廊上,依学号排成两排。」导仔说。

怪了,这节不是公民课吗?怎会换座位呢?正当我充满疑问时,绰号叫小黑的同学勇敢举起了右手。

「为什麽还要换座位?刚开学不是就已经换好了吗?」太棒了,说中了我的心声!

毕竟原本的座位,周遭都是熟识的老朋友,一但换了以後,想要再续前缘都有问题阿!

而且换了以後就不能上课聊天、考试作弊、玩宾果;也不能玩数支,然後输的人得帮忙跑腿买饮料面包。

「那时候,是给转学生适应新的环境,让他们可以慢慢地熟识这个环境与新的同学,但现在都已经过几个礼拜了,我想你们也差不多都认识了。」导仔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一行字。

往边缘开小说免费阅读_婚后h

「明天早自习考公民,范围:第一课。」放下粉笔,继续说道:「还有已经有很多老师跟我反应你们的上课秩序实在很糟糕,吵吵闹闹的是要怎样准备基测?」

「所以现在全部的人给我到外面排好!」这句话配上课本拍在讲台上的声响,让全班的屁股立刻离开椅子。

「妈的……以後怎麽办拉……」我站在阿翔後面,小声说着。

「对阿,有够北烂(注),真不愧是老妖怪,又老又机车的丑八怪!」阿翔相当气愤。

当然不是只有我与阿翔会抱怨,走廊上的同学也七嘴八舌的抱怨着。

就在这时候,我的目光突然停留在一位女孩身上。

为何会停留在她身上呢?

我想是她那笑起来时,嘴角上扬的可爱模样与那淡淡的酒窝吸引了我。

站在陈心亚身後的女孩叫余婷萱,绰号萱萱。

当队伍都排好时,导仔才从教室走出来。

往边缘开小说免费阅读_婚后h

「林宇翔和李明伟留下外,其他人照着黑板上的座位图入座。」说完,其他人陆续的走进教室,留下我与阿翔两个人充满疑惑的眼神看着导仔。

我不了解为什麽自己会被留在外面,我想阿翔现在也满头雾水才是……

「来,你们两个过来。」导仔挥了挥右手示意我们靠近点。

因此我们与教室的距离拉开了一小段路。

导仔半句话都还没说,就先拿她手上的原子笔敲了我与阿翔的头。

「所有老师都跟我反应你们两个上课态度非常不好,不是吵闹就是睡觉。你们到底有没有心想把基测考好阿?」导仔手上的原子笔仍然敲着我的头,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英文能力好像还不错,但这并不能表示你上英文课时就可以不听英文老师的话,甚至与阿翔两个人在那边捣乱,你们不想读书,其他人还想读书呢!」

我与阿翔相互看了一眼,头垂的老低。

我不知道阿翔现在心里在想什麽,但应该与我想的差不多吧……

心中或许都出现了一种罪恶感,害我们不敢把头抬起来。

「妈的!真衰……」这话当然没有说出口,只有想而已。

「抬起头来看我阿!你们到底有没有想考好基测?」导仔放下手中的笔,双手交叉在胸前。

往边缘开小说免费阅读_婚后h

我与阿翔缓缓抬起头来,但视线始终无法直视导仔。

怪了……怎会这样?

平常的我不是很爱捣乱,就算遇到老师指责也是嬉皮笑脸的带过,为何现在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而且没了勇气的自己,全身竟然微微颤抖着……

这时候我才发现,平常时那个爱调皮捣蛋的我,只是藉助他人的力量在为非作歹罢了。

没了其他人的帮忙,我什麽都不敢作。

「我再问你们一次,你们到底想不想考好基测?」导仔说话的音量渐渐加大,像是在说给别人听一样,明明我们就在她面前阿……

好丢脸阿……希望班上没人听到。

我用眼角余光瞄了一下阿翔,本来是打算看他的反应,却没料想到他居然也偷偷瞄了我一眼。

能考好基测的话谁不想阿?当然想阿。

只不过我知道自己的实力在哪里,更何况我也只有英文这科比较有看头,好嘛,再多算一科国文就是了,区区两个较拿手的科目怎样把基测给考好?

往边缘开小说免费阅读_婚后h

正当我还在犹豫到底要怎样把话说出口时……

耳边听见了导仔的声音。

「我说……」

导仔话还没说完,却被阿翔的话给打断了。

「想阿!当然想,考好基测才能读好一点的高中!」阿翔边说还边点头。

我讶异的看着阿翔,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他的右眼正对我眨阿眨,好像要我配合他演出一样。

於是我开始跟着阿翔点头,附和他。

「嗯阿!我也想要把基测考好一点,然後上好一点的高中。」

导仔听到後,面露微笑,点点头,说:「很好很好,竟然你们已经有这个决心想把基测考好,那麽我绝对不能让你们的父母亲失望。」

呼──

往边缘开小说免费阅读_婚后h

反正不管她用什麽招式我想读不读书的掌控权仍然在我身上,还能解决导仔的「金刚经」,真是一举两得阿,想到这,我难掩开心的心情,跟着导仔笑了起来。

同时阿翔也笑了,这场「法会」就在三个人的笑声中悄悄结束。

只是当我们还沉浸在那自以为成功脱逃导仔的金刚经时,那件让我记在心底的事情发生了……

在我们三个人同时回到教室的时候……

导仔把我与阿翔在黑板上的名字涂掉後,便用命令的语气对我们说:「你们两个把课桌椅搬来讲台旁边,一个在这里,一个在这里。」边说还边用手指着讲台的左右两边。

……

……

……

相信阿翔与我一样,同样是愣了几秒後才有反应。

「什麽?坐在讲台旁边?不好吧老师……」我最先发难。

「对阿,坐在讲台旁边会影响到坐在後面的同学。」阿翔跟着附和。

往边缘开小说免费阅读_婚后h

「那好,除非有人想跟你们两个人换位置,不然的话就乖乖地给我坐好!」导仔说。

登时,全班冲出了许多声音,许多认同我们坐在特别座的声音。

「哪会影响到我们?不会有影响拉──」

「对阿,哪会有什麽影响,你们两个坐在那边刚刚好阿,平常不是很有话聊吗?现在靠这麽近肯定能聊得更愉快哦,哈哈哈。」

「就是嘛──」

许许多多的赞同声,瞬间把整间教室吵的闹哄哄。

照这个局势看来,应该没有人会想跟我们换坐位。

於是我跟阿翔很认命的把课桌椅抬着走向讲台两侧,放下。

「很好,那我们可以开始上课了。」导仔翻开课本说:「翻开课本的第四十七页,这次要上……」

现在根本听不见导仔的上课内容,因为内心全部都充斥着不满。

不满为什麽会坐到特别座,不满为什麽只针对我跟阿翔,不满不满不满不满不满不满不满不满不满不满不满不满不满不满不满不满不满不满不满不满不满非常不满!

往边缘开小说免费阅读_婚后h

虽然上课内容可以不听,但是课本还是得放在桌上,我转身要从书包把公民课本给拿出来时,却意外发现了一件美好的事情。

原来我不是最不幸的……

余婷萱竟然坐在我身後,坐在我身後阿!

瞧她认真的模样,迷人到我居然发愣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样子,我不该不满导仔的安排,甚至要感谢她呢。

「怎麽了吗?」她歪着头,拿着原子笔的尾端戳自己的右边脸颊。

「阿……没事没事。」回过神来,把课本迅速拿好,转回来放在桌上。

本来还期待着会不会有下一句的对话,但背後始终没有任何声音传来,就算有,也只剩笔与纸磨擦所产生的唰唰声。

但至少……至少……

有讲到话了。

往边缘开小说免费阅读_婚后h

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