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人妻奶水系列合集大陆之众女神沦落h 淫斗罗

念END

泛黄的相簿本,相簿本翻开是与那绿藻合照的大学毕业照,Sanji情不自禁的伸手抚开了相片上的一尘灰,轻触着相簿外框进而想抚上那令他眷恋不己的绿发时,指腹又退缩了,眼睫不住煽动,接连的是喉咽处升上的苦,Sanji感到抚摸那头绿发现在是多麽奢侈的事情。

…….

已经过了三十四年了,都没有RoronoaZoro的任何消息。

Sanji忆起这个事实,有股从喉处窜升而上的苦涩感,连珍贵至极的相簿也拿不稳,啪──相簿掉了,Sanji感到止不住的颤抖,那是种嘶吼不出来的颓丧感,彷佛全身被锭住般,那种撕裂般的痛楚,直至心头般,Sanji感觉承受不住这个事实喘着大气,双手抓揉着稍些泛白的金色发丝,抓狂似的抠抓地板,蒙上一层灰的漆木板上沾染着Sanji的血丝,等到Sanji回复神智,才感到泛血丝看的怵目惊心,抓了把布擦了擦,留下一圈污渍。

擦着擦着的手停了下来,啪擦──啪擦──啪擦啪擦啪擦───

斗罗大陆之众女神沦落h 淫斗罗

轰巄轰巄轰巄轰巄───

昏色灯管随着打雷声擦擦闪了几下,外头下起了大雨,Sanji站起的动作十分缓,步履蹒跚的拉开了窗帘,映入眼帘的是交叉不齐的闪电,响应了Sanji心中的悲痛,Sanji回头望着这栋屋子的内部,依旧保留着Zoro消失那天的景象。

小学时一起玩闹所留下的木桌凹痕,他还记得Zoro那天被笑迷路了,不高兴操着木刀要砍他的模样……

还有中学时打架打得不可开交所弄损的木墙,他永远记得Zoro不解风情的拒绝女孩子时的腼腆笑容,Sanji忌妒的发狂,Sanji记得那是他们第一次的吻,Sanji怎麽也忘不了Zoro那柔嫩带有甜味的唇辫,就那麽一次的亲密接触。

Sanji永远也忘不了Zoro被吻到时的困惑,Sanji选择将自己深藏於底,那说不出口的……

还有、还有……

这栋满载回忆的屋子,Sanji至Zoro消失那天起,无数次寻找,无数次失望,无数次……泪水盈满了眼眶却又收了回,那麽多次交杂在一起,Sanji在许多人的劝说之下,怎麽也不想变卖掉这栋屋子,存着自己的积蓄终於买下了这里。

Sanji在厨馆当厨子,为了迎接每一天Zoro可能回家的任何时刻,每天准备了三餐,顺道出门时付了张纸条提醒。

斗罗大陆之众女神沦落h 淫斗罗

一日复一日,毫无疲倦,当满怀着欣喜睁眼,迎来的是一桌冰冷的饭菜及未有人回来过迹象的空间,Sanji的处理方式从来只是乾笑的几声,将属於Zoro的那张椅子拉开,练习着怎麽不崩溃的面对Zoro消失了的事实,吞着冰冷的饭菜、吞着那苦涩的泪液,日复一日,望着那门。他总想Zoro只是像以前迷路了,所以他找,找遍了个个街道,请了假踏遍了每个村每个镇,甚至有时滴水未进,被友人停止了这种疯狂搜索的举动。

天晓得Sanji有多麽恨那些阻止他继续搜索的人,有时Sanji会想难道他们不晓得一旦错过一分一秒,绿藻那个笨蛋就会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吗?

Sanji曾无数次对着自己说,Zoro一定要有人带他回家,那些人不可以是别人,必须是他才行。

如今,Sanji不舍要搬离这栋屋子,不是要变卖或不回来了,只是纵使顾了那麽多年,Sanji从不放弃寻找Zoro,他需要到另一个更好的交通位置,好进行寻找Zoro的行踪,握紧心力交瘁之下而瘦到皮包骨的手,收拾了一些简单的行李,合上了屋门,退了三步,想尽收入这个充满着他和Zoro回忆的屋子後,戴上了帽子遮挡住岁月摧残下沧桑的脸,拍了拍双颊,给自己振了振精神,提着行李坐上了公车。

车子行驶後,Sanji仍旧舍不得的望着窗外,望着那越离越远的屋子,直至映入眼帘的是满榔树林才阖上了眼,连自己也没发觉的,两颊清泪,是为了什麽而流下?连Sanji也说不清。

……

小屋─

斗罗大陆之众女神沦落h 淫斗罗

门伊呀──的被打开了。

〝人……呢?〞

光影下隐约可见是俊朗不曾随着岁月而年老的男子,余光之下所露背影为翠绿发丝及飘扬率风衣。

EN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