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进穿越小说有声出粗喘h 娇喘h

“砰咚——”

“砰咚——”

五月的心脏被吓得差点跳了出来。她呆怔一会后连忙扯下仲夏的手,转身回头看他。

然而阁楼的光线并不是特别好,仲夏高高的个子直挺挺地立着,额前碎发留下的阴影遮住了他眉眼中的光,看起来有些阴暗。

“果然是在生气么… … ”

五月的脑回路也不知是怎么长的,眼前酷似变态跟踪狂的行径完全被她抛到了脑后,这会只愧疚心虚到憋红了脸,结结巴巴地道起了歉,“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看到门没锁,你又说可以到处转转,就以为,以为可以进来的…对不起。”然后又终于将自己憋了一早晨的话吐了出来:“那些,昨晚那些话都是无心的!我真没这么想!你也知道我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气急了什么都说得出来,但我心里绝对不是那么想的!真的!”怕仲夏不相信,五月又连忙抬起头大声地强调了几下,说完又嗫喏道:“那个…你的脸疼不疼… …”

听完这又是自贬又是道歉的一席话后,仲夏眼中闪过一丝讶然。“我真的没有生气。”他有些好笑地说道,“不用太自责,你昨晚说的都是对的。我确实脑子有病,就是个适合躲在阴暗角落里的胆小鬼变态狂。”仲夏俯下身,双手轻扶住五月瘦削的肩,高大的身影整个笼罩住了她,“瞧,这间屋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五月虽然脾气暴躁,但也有个优点,那就是护犊子。虽然自己可以在气急时把仲夏骂得狗血喷头,但别人就不可以,哪怕是仲夏他自己,五月也听不得他说自己的坏话。于是五月被他这些话气得头脑一热,大声驳斥着,“放屁!你才不是胆小鬼变态狂!花花不是这样的人!”说完像是为了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理论似得,怒气冲冲地抱紧仲夏的脖子,张口狠狠地吻了上去。

她吻得很没有章法,唇齿并用,乱啃一气,却也野性十足,活像头被激怒的小兽。

仲夏没有让她等太久,年轻又饥渴的身体马上对心上人主动的热吻进行了更加热烈的回应。他温柔地捧住她的头,用柔软的唇舌纠正着五月四处乱跑的舌头,胡乱啃咬的牙齿,然后再一遍遍耐心地教导着她如何换气。

“你学这个可真够慢的。”拥吻的间隙中仲夏轻笑着吐槽了一句,“嘶!”只见五月用虎牙回应了这句轻嘲,“那你可得好好教我。”

好紧进出粗喘h  娇喘h

不多时,五月的衣衫尽褪,仲夏的衬衫也被解开了好几个纽扣,两具年轻的肉体又开始像连体婴般紧紧地贴附在了一起。

他们在拥挤阴暗的阁楼里做着爱,微光中的细小轻尘,随着两人的动作四处跃动着,水乳交融的水声,像被装了个扩音器般啧啧作响。

然而这次翻云覆雨间,仲夏显得有点不够专心。他小心翼翼地拔出自己逞凶的恶器,然后再平缓准确地深深捅进去,抽插间很是克制,期间总是害怕压到或者碰倒围绕在自己身边多年的珍藏。

“不许你管那些东西!我人在这里呢!”察觉到仲夏根本难以尽兴的五月,十分气恼地咬了一口他的锁骨,“人都是你的了,这些东西以后还不都有的是!就怕到时候一个房子都不够你放的!”

“所以,你现在只要我一个就够了。”

哦,我的小五月吃醋了。

仲夏心里暗暗地笑出了声,随即大手一挥,狠了狠心,将她身后的桌面扫荡干净,然后抱起五月将她放在了桌上。

仲夏俯身凝视着身下光洁赤裸的女孩,这个他生命中最温暖的救赎,之后甜甜地笑出了两个梨涡:“遵命。”

肉体间撞击的拍打声响得得越发嚣张,一下比一下狠厉的冲刺,激地五月咿咿呀呀娇媚地叫个不停。泪眼朦胧中她仰头望着在自己身上埋头苦干的男孩,他那因摆动而飞扬起的黑发,晶莹的汗滴和被爱欲熏红的眼角,以及唇角微张的喘息,一切的一切都让五月觉得美极了。

“仲夏…啊…啊仲…花花…”他是世间最美丽的少年。

阁楼里疯狂又荒唐的性事持续了一整个白天。事后没力气到被仲夏抱下楼洗漱干净的五月,吃饭时拿筷子的手甚至都在抖。可是对面的仲夏却一副春风拂面的得意模样,看得她心里那叫一个不平衡。

好紧进出粗喘h  娇喘h

“怎么了?手刚刚是不是伤到了?”察觉到她“火辣辣”的视线后,仲夏立马停下筷子,有些紧张地捏了捏五月的手腕。只见白嫩的腕间还留有一圈红痕,看起来好不可怜。

“对不起,是我刚才缚太紧了,印记都出来了…疼不疼?”说完就在她手腕处轻轻吹了口气,然后起身像是要去拿药膏的样子。五月连忙按住仲夏,安抚性地在他手背处拍了拍,

“没事没事,不疼的,只是皮肤白比较容易留印子而已。先吃饭,等会再搞那些东西。”

刚刚出了这么多力,再不累也得饿了吧。

“好。”仲夏眯眼笑了笑,听话地重新落了座,随后夹起一片牛肉凑到五月的嘴边,“那我来喂你吧,你的手休息一下。啊——”

“肉不肉麻啊!恶心死了。”嘴上虽这么说,但行动上五月还是乖乖地将仲夏递来的肉咽了下去。看到她吃下后,仲夏眼中的笑意更盛了。

夜幕很快地又一次降临到了这个房子,吃饱喝足后的五月托着酸疼的身子,命令完仲夏开灯后就懒懒地躺在沙发上,惬意地看着他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

随后五月就做了一个决定:这个晚上,她要在仲夏这里留宿,不回家住了。下定好决心后,五月立马掏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然而还没等她将自己的借口说出口,就被电话里接二连三的消息给堵到说不出话来了。

原来家里一起报团出门旅游的日子就在明天了,五月的妈妈正在催促她回家收拾行李,而且因为妈妈总是丢三落四,所以好几个证件都找不到了,急需五月回去充当名侦探。

“该死!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男色误人,男色误人啊!”她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捶胸顿足,一边不得不答应自己的妈妈今晚会早点回家。

“怎么了?”五月刚挂断电话就看到洗完碗的仲夏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于是她只好将明日全家要远行的事情告诉仲夏。

好紧进出粗喘h  娇喘h

支支吾吾地解释完后,五月才敢抬头打量他的表情,果不其然,虽然嘴角挂着浅笑,嘴上也说着祝福的话,但他的眼里却是掩饰不住的失望与寂寥。

五月心里一痛,蓦然间下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最后,尽管很舍不得仲夏,但为了实施自己那异想天开的决策,她就更需要回家一趟。并且她还狠下心再三拒绝了仲夏的送行,因为她需要一段独处的时间来好好思考等会的措辞。

深夜,顺利完成计划后的五月,一进房间就惊喜的发现今晚仲夏的房间窗帘和窗户都是打开的。她嘴角忍不住地上扬,正专心地注视着对面时,正好和刚回屋的仲夏视线撞了个正着。

对面的仲夏在看到五月笑得眼睛都看不到了的表情后,哑然失笑地伸手在耳边比了个六。五月立马心领神会地飞奔向书桌拿起了手机,在仲夏的注视中拨打了电话。

“行李都收拾好了么?”他的声音就像是夏日清凉又柔软的晚风,搅地五月心里的春水都掀起了波澜。

“嗯。”

“‘失踪’的证件都找到了?”

听到这里五月忍不住得意地笑了声,“嗯!”

“啊,真可惜呢。如果找不到的话,就可以不用走了吧?”说完他自己就先轻笑了一下,“开玩笑的,那明天我去送你们吧,早上想吃什么?”

“你今晚做的牛肉饼。”

好紧进出粗喘h  娇喘h

“被你看到了啊…”

“嗯… …”仲夏的声音忽然变得轻柔且低沉,像最丝滑柔软的暗色绸缎,轻轻拂过了她的耳朵。五月突然有些脸红,这声音像极了他在床榻间温柔的呢喃。

“晚上风会有点大,你的卧室门要锁好,否则被撞开了会吵到你睡觉的。”

仲夏的声音仿佛有蛊惑人心的力量,在看到对面的他对自己点了点头后,五月终于转醒过来,连忙反身把卧室门反锁了起来。

“锁…锁好了。”

“嗯…我的五月真乖。但是啊…”五月的心随着他声音的每一个音调停顿而起伏,只听得他的声音愈渐喑哑,好似上好的丝绸里裹了砂砾,又像五月小时候吃过的跳跳糖,在她的耳中口中脑中嗡鸣振颤个不停。

“我不在身旁了以后,你身上的蛊又该怎么办好呢?我可舍不得你难受啊…”

窗对面的仲夏双目烁烁地凝视着她,眸中掠过一抹幽绿色的光,浸润着月光的薄唇一开一合道:“不如你今夜帮我多准备些,等我封存好后,明日一同带给你。按日服用,便可一解相思之苦,如何?”

“砰——”是那颗含在嘴里的跳跳糖在脑中炸裂的声音。

“怎…怎么帮你准备…”她的声音低若蚊蝇。

“我教你。”

好紧进出粗喘h  娇喘h

—————————

下章电话play~

留言领红包依然有效,不过popo好像没有直接的送红包系统。

所以我打算到时候发一个支付口令,然后留言的小天使在微博告知我一下_(:з」∠)_我就私信淘口令给你们。

大家觉得怎么样?如果有更简单的方法也可以告诉我,谢谢❥(^_-)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