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里的娇喘h 竖起第二根手指是什么意思娇喘h

傍晚时分,五月和仲夏走在去五月家的小路上。

“这样穿真的不奇怪么?”她小跑了几步到仲夏的面前,旋了个身。因为白天的数次做爱,早晨穿过来的裙子早被糟蹋地不成样子了,现在正扔在洗衣机里。而五月身上正穿的是仲夏的一件黑色衬衫,由于他比五月高出许多,衬衫又宽大,长度刚刚好可以给她用来当做小裙子。五月在腰间还系了根白色的带子,显露出纤细的腰肢,看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

“不奇怪,很好看。”仲夏直勾勾地盯着五月看,眼神赤裸到让她甚至觉得自己没穿衣服。“哦。”五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躲避了他的注视,背过身径直往前面走去。

仲夏在她的身后勾了勾唇角,视线转移到五月侧肩露出的半个吻痕,两步追上了她,将她的衣领往上扯了扯。“真的不说么?”仲夏凑到她面前又一次确认道,夕阳的余晖洒落在他的眼睫上,透下如羽毛般好看的剪影。

“不说,不许说!”五月又一次转移了视线,她觉得自己的耳朵有点烫。

“好。”他轻声笑了下。

进了家门后,五月的父母十分激动热情地招呼着仲夏,并且在他提出要去厨房帮忙的时候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

“还傻愣着干嘛呀,快去给仲夏倒杯果汁。”在仲夏看不到的地方,妈妈对着五月挤眉弄眼地提醒道。“妈——!”每次仲夏来家里她的妈妈都会殷勤地过分,五月对此那叫一个心里不平衡。

教室里的娇喘h 娇喘h

“不用麻烦五月了,我和叔叔一起喝热水就行。”正在听老爸高谈阔论的仲夏居然听到了她们的谈话,让五月不得不佩服他的耳力。

“听到没有,人家喝水就可以了。妈,您就别瞎操心了,快去做饭吧。您的宝贝仲夏和可怜的女儿肚子都要饿扁了——”这话倒是不假,做爱可是一件非常耗费体力的活,天知道后来他们又情难自禁地缠在一起做了几次。

妈妈终是没再为难她,转身进了厨房。五月看到老爸和仲夏聊得开心,有些意兴阑珊的绕到沙发的另一角嗑起了瓜子。

“刚才两人独处的时候还黏得要命,现在倒好,看都不看我一眼。”她一边泄愤似的用力嗑着瓜子,一边忿忿得想着。这时候她倒像是把路上说,让仲夏在家人面前跟她保持距离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了。

晚饭很快就做好了,仲夏连忙起身帮忙收拾桌子,端菜盛饭,动作娴熟又优雅。五月她妈很是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家里的另外两人几眼,然而她爸一边顺理成章地落了座,一边厚着脸皮不断夸奖着仲夏,五月也装作没看到一样的跑到洗手间上厕所去了。

“哎呦,五月这性子也不知道随了谁,整天往外跑,家务事一点也不做!我都担心她以后嫁不出去。看看我们仲夏多好,一看就是个会疼人的,以后嫁给你的就有福喽,也不知道五月有没有这个福气。”这话简直已经不是暗示,而是赤裸裸的明示了。

仲夏被说得脸有些泛红,嘴角的梨涡陷得深深的,脸上的笑容在客厅大灯的映照下好看地都有些晃了五月父母的眼睛。“我觉得五月的性格挺好的,虽然看起来有些大大咧咧,但其实比谁都细心温柔。从小到大她帮助了我很多,当时若是没有五月也就没有现在的我。阿姨您放心,只要她愿意,我会尽我所能让她过得开心幸福。”

这话对于一个刚成年的男孩来讲不免有些像是在说大话,但是作为看着仲夏长大的五月父母而言却犹如吃了一颗定心丸。仲夏的性子他们再了解不过了,一向是个做十分只会说一分,极谦虚信用极好的孩子。他们两人相视一笑,对着仲夏点了点头,“来,坐下吃饭吧。等会菜都凉了,五月等下从洗手间出来就坐你旁边。”

教室里的娇喘h 娇喘h

过了一会终于落座的五月有些疑惑地看向自己的爸妈,“我脸上有什么吗?”他们的眼神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奇怪,笑得诡异死了。“没有,什么也没有,我闺女最美了!”她爸说完就给五月夹了一块猪肉。

因着仲夏来得突然,五月的妈妈怕饭不够吃,所以除了固有的几个菜以外还加了个火锅。水煮开后,蒸腾的水汽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五月终于不用再顶着奇怪的注视硬着头皮吃饭了。“别只顾着给我夹肉,你自己也多吃点。”五月小声嘟囔着将自己小碗里刚涮好的羊肉又还给了仲夏。到现在都酸软到不行的双腿可都时刻在提醒着她,今天一天仲夏可出了不少力。

“嗯,不用担心,我会吃饱的。”浸满笑意的声音竟也像蒸腾的水汽一样熏得她脸红了起来,五月偷偷看了眼对面的爸妈,发现两人嘴巴动个不停,眼睛也都在专心地盯着电视看。今天的饭吃的有些早,她爸最爱的财经新闻还没到点,所以电视里正播放的是最近大热的宫廷剧,现在好像到了宫斗的精彩环节,对面两人正看得津津有味。

“啊啊啊!娘娘!嫔妾知错了!求您饶了嫔妾吧!”电视剧里的女子叫得正惨的时候五月也突然惊声叫了一下。“月月怎么了?”她妈眼睛都没移一下地问了一句。“没,没事,被这宫女吓得咬了下舌头。”五月飞速的瞪了一眼让自己尖叫的罪魁祸首,可仲夏却跟个没事人似得,装模作样的问了一句:“疼不疼?咬破了没,有没有流血?”桌子底下的手指却还是嚣张地动个不停。

“没,有!”五月说得有些咬牙切齿。“哦,没事就好啊,吃饭也不小心点。再说了,这可不是宫女,是皇上的妃子。我还挺喜欢这个演员的,演的真好。这贵妃下手也忒狠了点,是吧老公?”“是啊,可惜了。”她老爸顺从地应了一句。

趁着父母都在认真的看剧,五月忍着酥麻的感觉,连忙伸出一只手想要拨走已经探开层层阻碍,直往幽径深处探寻的手指。可惜事与愿违,她的手反而变成了被挟持的人质,被仲夏抓着摸起了自己红肿突起的蜜豆。“唔… …”身体最敏感的地方在桌下被自己的手指反复刺探着,这令她突然想起了自己昨晚躺在毛茸茸的地毯上自慰的画面。她小心翼翼地扭动了下身子,一股奇痒难忍的尿意不间断得像五月袭来,刺激着她每一处神经。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就凭五月现在双眸湿润,眼角含情的模样也杀不了仲夏,只会使他欺负的愈发变本加厉。

“再多吃点啊,肚子不是饿了么?今早在餐桌上也没吃多少。”他温柔地用桌面上的手给五月又捞了几颗鱼丸子。

他居然还敢提早饭的事!早晨被仲夏压在饭桌上干的画面又开始浮现在脑海里了,偏偏不论是他桌上还是桌下的两只手都很不省心,一只手松开对她手指的禁锢后,开始模仿起早晨抽插的节奏,在她紧致的穴肉内一下下戳刺着,她都能感觉到下午留在自己身体里的精液又被手指带了出来。而另一只手夹起其中一个鱼丸凑到了五月的唇边,试探性地轻轻戳了戳她的唇肉。

教室里的娇喘h 娇喘h

该死!

五月狠狠咬了一口自己嘴边的丸子,刚刚被迫“自慰”的手指在桌布上来回蹭着,另外的手使劲地扭了一下仲夏的胳膊。“你吃你自己的,别管我!”然而跟她嘴上的凶狠不同的是,下面的小嘴却软弱地又吐了一波淫液,使得仲夏第二根手指进去的更加顺畅。

“五月!怎么说话的。”电视里的女人们不知为何鬼叫地抱作一团,电视的音量调得又大,整个客厅里都回荡着她们的尖叫声,但她的爸爸还是突然出声批评了一句五月。五月的心骤然一紧,小穴也紧跟着死死地收缩,让手指再难前进一分。

“没事,五月也有自己想吃的,是我不该擅自给她夹满了。”把自己说得真可怜。五月握了握拳,还得强撑出笑脸说道:“我只是心疼仲夏他自己没吃多少,光给我布菜了。”说完她自己心里都直吐槽肉麻。不过她碗里的食物确实堆的挺高,其实仲夏挑的都是她最爱吃的,可是问题在于她现在根本没心思吃,想到这里一股怒火又忍不住窜了上来。

“那也得注意语气。”老爸自己的语气倒是柔和了不少,“哎呀,别管他们了,年轻人有自己的相处方式。老公你快看!这皇后怎么被推下去了啊,肚子里的孩子怕不是要保不住了。”两人的注意力又被电视剧给吸过去了。

五月仔细观察了一会,发现两人真的没察觉到任何异常,不由得偷偷松了口气。这边仲夏也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以示安抚,“这集的内容挺精彩的。”

不然他能得逞么!可惜这次五月不敢呛他了,她又握了握拳,然后干脆吃起了碗里的肉。

然而看到五月放松了,下面的手又开始动作了。这一次他没再在小穴内继续纠缠,而是干脆利落地抽出了手指,动作迅速地让五月以为放过自己而松口气的同时,又因快速摩擦的快感而咬紧了嘴唇。手指抽到穴口处时突然又屈起,暗戳到了五月的敏感点,这个时候的五月本就精神紧绷到了极点,再加上这么一个手指出乎意料的弯曲,在生理心理与感官的多重刺激下,竟是让她在和父母同餐的饭桌上来了个小高潮。

教室里的娇喘h 娇喘h

五月的双腿不停小幅度的颤抖收缩着,他的手指也借势在穴口来回灵活地轻戳,过于强烈的刺激让她觉得自己脑袋都要爆炸般地火辣辣的红,齿间甚至也在轻微的颤动着,因着嘴里咀嚼着东西,部分食物的汁液从她的嘴里流了出来。要不是有火锅炉子和水蒸气做掩盖,让父母没有察觉到异样,她简直就羞愤地想要从楼上跳下去了。

这时仲夏顺势用刚从小穴里抽出来的手指,拿了一张纸巾,亲手递到了她的嘴边,极温柔地缓缓擦去她嘴角的液体。精液混着淫水的味道充塞满她的嗅觉,她瞪视着眼下嚣张至极的手指,恨不能立马用自己的虎牙狠狠地咬上一口,可惜她不敢,而这份不敢让她心里憋屈的愤怒更上一层。

擦拭完后,仲夏又慢条斯理地在五月的眼皮子底下擦着自己的手指,然后跟个没事人一样,又夹了一筷子菜放进了五月好不容易消灭了一半的碗里,美其名曰道:“你碗里的都凉了,吃点热的。”

这一餐饭对于五月来说可谓是称得上惊心动魄,怒火中烧了。好不容易待看剧看得开心的父母吃完,她总算等到了发泄自己满腔愤怒惊惧以及羞辱等一系类极端情绪的时机。她的爸妈用消食散步为借口,将洗碗的工作留给了小年轻们,随后就出了门。

大门关上后,五月等了一会,好让自己的爸妈有时间走远,然后就冲着端起碗碟即将步入厨房的仲夏大声吼了起来。

—————-

教室里的娇喘h 娇喘h

睚眦必报的心机夏。饭桌上这一出荒唐的戏是在报复五月的“保持距离”呢~

仲夏:“哪敢啊。”(笑)

五月:“???有您不敢的?那你还做?!”【彻底炸毛】

ps:下章小虐(不过对我这个虐党爱好者来说属于纳米虐_(:з」∠)_)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