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娇喘h什么样的女性下部最紧 娇喘h

“漱口!我要去漱口!”刚从高潮中反应过来的五月,欲哭无泪地在仲夏怀里挣扎着想要出去。然而仲夏虽然脸上笑眯眯的,箍着她的双臂力倒是一点也没放松,甚至还变本加厉的又紧了紧。“自己也嫌弃?放心吧,很香。”他安抚性地蹭了蹭五月的头发,“早晨不是刚洗过澡么。和你的头发一样,是葡萄柚味的~”

“啊啊别说了,我要漱口!”五月晃着脑袋,不想再听他的蛊惑。然而下一秒仲夏突然扣住她的下巴,“要漱口是么?”说完就拿起桌上的豆浆喝了一大口,随后掐住五月的嘴巴,猛地用自己的嘴全灌了进去。躲闪不及的五月被迫咽下了许多,还有一些白色的汁液顺着她的嘴角流下,看起来淫靡极了。

“咳咳,你疯了啊?”五月瞪了一眼仲夏,可惜她的脸现在看起来毫无杀伤力,甚至还像是在用媚眼勾引着他。“是啊,疯了,早疯了。”仲夏明明是在笑着,可眼底却异常的冰冷。五月心里一惊,竟是没再回嘴。

“饿了吧?”他轻拥着五月,双唇再次下移,慢慢俯身亲吻上她柔软的小腹,然后空出一只手从桌上拿出一个小笼包,缓缓凑近五月饱满红润的嘴唇。这次她乖巧地张开了嘴,轻轻咬住了仲夏递到唇边的食物。

“仲夏… …”五月轻声唤着他的名字,最后带着点讨好的意味,轻舔了一下给自己喂食的指尖。

“嗯。”他笑得眉眼弯弯,然后突然挺身扣住五月柔软的腰肢,硬生生地撞进了他朝思暮想的幻想乡。

“唔!”嘴巴被包子堵住的五月闷哼了一声,用力咬了一口嘴里的食物,顶下了这突如其来的冲撞。

“啊…嗯…啊… …”伴随着一次比一次用力的顶撞,五月艰难的啃着嘴边不停递上来的小笼包,破碎的呻吟声从咀嚼中不断地溢出。后入的姿势使仲夏得以进入的更深,这份认知让仲夏的抽插更不加节制,但哪怕在这种时候,他也依然在观察着五月的每一丝情绪。在喂完第三个包子后,仲夏又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豆浆,然后抱住她的头,侧身将口中的液体用跟下体冲撞的凶狠毫不相同的温柔,慢慢地哺入进五月的口中。

嗯啊娇喘h 娇喘h

口水的吞咽声混杂着股间碰撞的击打声,充塞满了偌大的客厅。

良久,这一场荒唐的早餐盛宴终于结束了。仲夏坐在椅子上轻拍着五月鼓起的小肚子,而五月则赖在仲夏的怀里拍打着仲夏的手。

“吃饱了么?”

“变态。”

闻言仲夏的双眼危险的眯了眯,“看来是没有了。”说完魔爪就伸向五月的侧腰,恶劣地搔动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哈哈哈快停下,花花花花,仲夏大爷哈哈哈哈”五月躺在仲夏的怀里来回翻滚着,笑到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可惜仲夏可从来不吃求饶这一套,他进攻地更猛烈了。

“哈哈哈哈哈讨厌死了,别挠了哈哈哈哈。”五月四处躲避着他的双手,不知不觉间就抱住了他的肩膀,嘴唇轻轻滑过他的嘴角,唇齿间的呼吸喷洒在他的嘴边。“五月… …”仲夏停下手中的动作,注视着自己眼前的少女,只见五月也是双眼迷离地凝望着自己。

这一场恶作剧就这么快地变了味。她低头像只啄木鸟一样,狠狠地啄了一下仲夏唇角的梨涡,然后又像只偷喝牛奶的小狗一样,又轻又急切地舔了一口仲夏微微上扬的眼角。他的睫毛又长又翘,直戳的五月的心尖尖都在发痒。

被五月亲吻着的仲夏轻闭着双眼,双手缓缓滑过她赤裸的肌肤,像是单纯的抚摸,又像是虔诚的信徒叩见神像时充满感恩与膜拜的触碰。

嗯啊娇喘h 娇喘h

“哈哈哈别弄,痒。”五月瘫在仲夏的耳边轻声喘着气,见仲夏依然我行我素地继续来回抚摸着自己的身体,不知为何突然眼眶一热。“花花,是真的痒。我昨天开着窗户等了你一整个晚上,飞来了好几个蚊子,把我咬得浑身都是包。”她轻咬了一下他卷翘的睫毛,长长的睫毛便如蝴蝶的羽翅般扑闪开来,她凝望着他将将睁开的双眼,柔声说道:“真的好痒啊,花花。”

没有惊讶,也没有解释,仲夏看着眼前的少女,幽绿色的眼睛流露出的眼神,温柔地像世间最平和澄澈的湖泊。“对不起。”他极认真地直视着她的双眼道了歉,“我会帮你止痒的。”说完就抱起五月走向了宽大柔软的沙发。

他将五月轻柔的放在沙发上,拿起了准备好的药膏,俯身先是亲吻上每一处红肿的鼓包,然后再极细致地上药。“对不起。”最后再念上这么一句咒语。

他就像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师,五月立马觉得自己的身体一点也不痒了,但是心却痒地难受。为了止痒,五月起身抱住了温柔的魔法师,然后倾身吻住了他,献上了自己这个祭品。

仲夏很快地回应了她,加深这个吻的同时,他又轻轻分开五月的双腿,将自己的魔法棒对准通往她心灵最近的通道,深深地将这个魔法烙印在了五月的灵魂里。

他们在沙发上进行着名为爱的仪式,用最轻柔的爱抚,最爱怜的轻吻,一遍遍不知疲倦地证明着彼此的存在。两人仪式的交接处在沙发上流下了一道道爱的咒痕,组合成了最淫靡也最神圣的符文。最终,魔法师在信徒的深处挥洒下名为爱的种子,这神圣的仪式才圆满完成。

事后,汗津津的五月躺在仲夏的怀里,食指轻挑着他的喉结邀请道:“晚上来我家吃饭吧。”就像邀请永不餍足的吸血鬼进家门的人类小女孩一样,再也不能回头。

嗯啊娇喘h 娇喘h

——————

明明大纲里写的是:“一进玄关门他们就疯狂的做爱起来,小别胜新婚。”

可实际操作起来以后,好温柔哦,一点也不疯狂QAQ哭唧唧

难道是我听摇篮曲写文的错?_(:з」∠)_

—————

二更捉虫

嗯啊娇喘h 娇喘h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