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喘粗暴h165的男生有人要吗:娇喘h

戚阳的这句话日後一直在我脑内回荡,久久不能忘。只要一烤饼乾,就会想起他夸奖我的表情。

「喂,你又在想什麽了?」子娴拍了几下我的肩膀。「想戚阳啊?」

「没有啦。我只是想到他说我的饼乾做的很好吃。」我拿下那只不停拍打我的手,「不要再打了,我都快要可以去考残障特考了。」

「啧,还说不是想他?」子娴呿了我一声,「说起饼乾,好久没吃到你做的饼乾了,今天也烤一点来吃吧?」

我眯起眼,总觉得这人有点心术不正。

「干嘛这样看我,我只是想吃饼乾。」子娴惯性的攻击我的额头,「你快去洗澡吧,臭死了。」

打量了一会儿也没从她的表情上找出什麽端倪,我只好放弃。「好吧,等我洗完澡就来烤饼乾。」

冲个凉之後,我就去厨房烤饼乾了。

娇喘粗暴h:娇喘h

不多久,子娴拿着自己的早餐晃了进来。「每次看你站在厨房里,就会觉得疑惑这世界上怎麽会有人想跟你分手?」

我转头看着她,觉得她这话说的真是太有水准,让我不知道是褒还是贬,到底不想跟我分手的原因是觉得我看起来很贤慧呢,还是很期待我烤出来的饼乾?

纠结了一会儿,我决定放弃这个问题。

「快点吃完早餐来帮忙。」我盯着她,「你家阿良要吃的份,你也应该自己做吧?他自从跟你交往之後没过过几天好日子。」

子娴哼了声,「那家伙,吃我剩下的就可以了,还要我做给他吃?」

「嘴硬。也不知道是谁,天天煲汤给他喝啊。」

子娴的皮肤极好,让我这样一说,脸上就红了起来,粉嫩粉嫩的,看起来像是个能吃的团子似的。

我们俩一个是惯性的心口不一,一个是傲娇的死鸭子嘴硬。

娇喘粗暴h:娇喘h

虽然乍看之下是差不多,不过她是S,而我是M,於是造就了今日,她对阿良大呼小叫,而我没男朋友的悲剧。

她吃完了早餐,挽起袖子就把搅拌面糊的工作接手过去,这工作没什麽技术性,出蛮力就对了。

我们忙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把饼乾送进烤箱里。

「你现在一身奶油甜味,真是名副其实的糖果了。」子娴靠在我肩膀上撒娇兼调戏,「小糖果,让我吃一口吧。」

我忽然顿悟,原来这就是她说没有人想跟我分手的原因,这吃人的习惯不好,该改改。

「你是不是教特教生教久了,搞得自己也有些特教了起来?」

「你才知道我工作的辛劳。」

「早点跟你家阿良结婚,回去当你的专职医生娘就好啦!」我推了推她的头。「你纠结什麽啊你,我的事情跟你们根本无关。」

娇喘粗暴h:娇喘h

她忽然安静下来,盯着我看。

「你干嘛?」

子娴摇头晃脑,「不是,可是我一直到现在都觉得你应该要跟戚阳在一起啊。你明明就还喜欢他,干嘛不打电话给他?」

我张口欲言,几次之後终於放弃辩解,老实的说:「一开始我不是没打过,但他一直都是关机的状态,我想他可能换号码了也不一定,後来也就不想再碰钉子了,一直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也满不爽的。」

我掐着嗓子模仿:「该用户未开机,请稍後再拨。」

但子娴完全没打算赞美我的模仿秀,只是问:「真的假的?那你干嘛现在才告诉我?我可以叫阿良去问问看啊。」

我乾笑几声。「算了啦,我觉得我跟戚阳的这场戏就应该落幕了才对,都这麽久了。」搔搔头,「要是他已经有新的女朋友,问到了手机号码又能怎样?」

「可是你喜欢他的心意又要怎麽办?」子娴凑了过来,「而且老实说,我觉得你家戚阳就是个很难相处的货色,不太可能这麽快就有新欢。」

娇喘粗暴h:娇喘h

「哎,不说有没有女朋友,你看我手机号码也没换过,他也没打来啊,就算他没有女朋友,也不能保证他还喜欢我,是不?」我的声音忽然沉了下来,勉强的笑了笑,「而且,他以前有喜欢过我吗?」

这问题着实太令人心伤,所以我跟子娴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了

「算啦,我去看看饼乾烤的怎麽样了。」我站起身往厨房走。

说伤心,是有点,只是都过了这麽久了,是人都会被时间冲淡情绪的。

我弯下腰看着烤箱里的饼乾,要是人的感情也可以像烤饼乾就好了,把所有材料都依序搅拌好,放进烤箱里,最後要是烤坏了就丢掉。

「菓菓,对不起啦。我就不应该提戚阳的。」子娴站在我身後道歉,「我决定把你这件事情立为我生命里第一个失误的预言,所以我们放弃那段过去,重新展望未来吧!」

我好笑的看着她的豪情万丈。「你今天到底抽哪门子的神经啊?」

「你才发神经,一脸惆怅的。」

娇喘粗暴h:娇喘h

我一愣,恰巧烤箱的时间到了,叮的一声,提醒我们饼乾能吃了。

「吃饼乾吧?刚出炉的最好吃了。」我带上手套拉开烤箱的门,香甜热暖的饼乾气味扑面而来。「下次准备好材料,我做中式的饼给你吃。」

子娴一听立刻笑颜灿烂。「好好,我愿意出钱。」

我先拿了几块饼乾出来,剩下的还放在烤盘上。「先吃吧,其他的等凉了再装进保鲜盒。」

「菓菓,你怎麽不想自己开一家饼乾店啊?」子娴捏着热烫的饼乾问。「光是出炉的香气就可以诱惑一堆人啦。」

诱惑,我又不是狐妖。

我笑着摇头,「我疯啦?我家就是中式的饼店,我还自己开店,不被我爸打断双腿吗?」

「也对。」子娴又跑来攀我的肩头,「这样吧,嫁给我好了,当我专属的饼乾师父。」

娇喘粗暴h:娇喘h

「去去去。」我挥开她的手,「我去换身衣服,补个眠。」

「晚上要吃饭喔,六点出发,你不要忘了!」子娴追在我身後叮咛。「你要是落跑我就抓蟑螂放在你床上!」

「知道了啦,你要是敢抓我就跟你绝交!」我凶狠的说,又问:「衣着应该不用太正式吧?」

她想了想,一口吃掉了饼乾,「不用,牛仔裤也行。」

「知道了。」

回到房里,我躺在床上。

戚阳以前也很喜欢吃我做的饼乾,有时候他忙,没时间没胃口吃饭,但只要看到我做的饼乾,就会至少吃个两三块,所以那段时间,我经常烤饼乾让他带在身上。

「早知道就下个泻药,让他以後再也不敢吃别人做的烤饼乾。」只要一想到他可能已经跟别人在一起,甚至还会要求那个女生烤饼乾给他吃,我就满肚子不爽。

娇喘粗暴h:娇喘h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