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调教学bl鲤鱼乡好大粗黑强强肉生h 学生h

我,程允忆,是个十五岁的国三生。

面对两个月以後的基测,我一点也不紧张,因为从小到大,遇到的老师,没有一个不建议我跳级的。

以我的在校成绩,可以免试上第一志的愿,但,我觉得这不我自己争取到的,所以不用免试推甄学校。

而现在,我正在图书馆的阅览室K书,这里是全校最安静的地方,因为是校园角落,根本就没人会经过这里,有些已经毕业的学长姊还不知道有这个地方。

阅览室的门前有一个池塘,现在是三月初,池子里却有莲花在恣意盛开,读书累了,往外一看,心情好起来,就有动力继续读下去。

一天中,我有十个小时以上会待在这里,最久长达十六小时。

对我而言,一天的睡眠只需要五个小时,就可以让我撑一天不睡觉,姊姊老是说我这样,总有一天,身体一定会吃不消,但,我都把她的话当耳边风。

每天都这样过,有人一定会怀疑,我不用上课吗?

老师调教学生h 学生h

这是学校给我的特权,只要有到校找班导报到,科任老师所记的旷课,都会无条件抵销。

刚升上国一时,我有乖乖地到学校上课一年,国二开始,我真的就这麽做了,因为父母在出差时不幸遇上墬机事件,双双落海,我必须打工维持家计。

领养我和姊姊的人是小姑姑,她从我们还小的时候就很疼我们了,可能是因为她自己没有结婚的关系吧!

打从一开始我和姊姊就没打算让她养,所以只要是她给的钱一律拒收,我们姊妹俩以学校给的奖学金就足以过活了,打工只是为了多存点钱,以备不时之需罢了。

你问我有没有朋友?当然有,升上国一的第一天就交到了,不过,是个男生,名为沈豫杰。

我们会认识,是因为乱坐位置时,正好要填新生资料,而他,忘记带铅笔盒了。

「那个…我忘记带铅笔盒了,可以借我一支笔吗?」看着他害羞的表情,我微笑,并从铅笔盒中拿出一支笔递给他。

填完资料,他将笔还我时,笑着对我说:「谢谢你的笔,我叫沈豫杰,你叫甚麽名字?」

老师调教学生h 学生h

我很想回答,但,我不能,只能认命地拿出便条纸,写下我的名字递给他。

他又疑惑问道:「你为什麽不用说的?」

我又拿出最後一张便条纸,写下"我从没说过话,我还怀疑过自己有没有声带。"写完,我又再次将只递给他,看着便条纸,他笑了。

「那自我介绍时,你要怎麽办?」他又说道。还能怎麽办,凉拌炒鸡蛋阿。

「我帮她说。」这不可能是我的声音,更不是他的声音,而是姊姊的声音。

我和姊姊是异卵双生的双胞胎,但,生日不同天,她在晚上十一点五十五分出生,比她晚二十多分钟出生的我,自然而然就算隔天出生了。

我像妈,姊像爸,如果不说我们的关系,一定没人看的出来我们是姊妹。

「你是谁?」沈豫杰的头转向声音来源,也就是姊姊问道。

老师调教学生h 学生h

「程允悦,我是允忆的异卵双胞胎姊姊。」姊缓缓说道。

下课时,有人来找我做朋友,最後却全部都走了,我没有便条纸了,刚刚才拜托姊姊去帮我买的。

他们应该都认为我都不理人吧!偏偏知道实情的两个人都不在教室,害我好想哭喔!

当人群散去时,又有一个女孩走过来,是宋子璇。

我和她以前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却因为一件事,让我彻彻底底的讨厌她了。

「允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不理我,好吗?」小姐,你害我差点丧命耶!没找你讨医药费就不错了,居然还来求我原谅,为什麽在推我去给车撞时,却潇洒的走掉呢?

失踪的两人终於回来了,藉一看到宋子璇,表情都变了,冲上来对她吼道:「你给我离我妹远一点,不要再来伤害她了,她承受不起!!她已经不能说话了,你却还想夺走她的命,你要不要脸啊?」第一次看到姊对别人大吼,没想到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我。

全班听到姊说的话,便开始议论纷纷。

老师调教学生h 学生h

「原来她不能说话啊!」

「她不是不想说吗?」

「她好可怜喔!」

「那我们一定要帮助她。」

这次,我遇到了好同学,除了姊姊以外,第一次有这麽多人愿意帮助我呢!

就这样,这一年内,全班都对我很好,不会有人对我恶言相向,宋子璇也因此被全班冷落,不知道她的亲亲男友知不知道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