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不进去h教授学短篇h文生:学生h

有一种痛从头脑深处开始往外蔓延,有些模模糊糊的记忆开始慢慢变得清晰。

时间倒退在十岁的那年。

那是一个白雪皑皑的寒冬,酷冷的空气让我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只想呆在被窝里睡觉,不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家里好像异样的安静。林妈不在,父亲不在,小姨不在,大哥也不在。这异常的安静让我不由得有些害怕,好像天地间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孤独又寂寥。

沿着走廊,我走到了花园里的老梅树下。冰天雪地里,老梅树正点点朵朵的盛开着娇小的花儿,老远就可以闻到一股幽香扑面而来。我看着那小巧的花儿,情不自禁的吸了一口气,好香。

枕着那美丽的梅树,我意外的感到一阵温暖,不知不觉的,我居然模模糊糊的靠着树干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好久,有一丝冰凉点在我的鼻尖上,我打了个寒颤,突然惊醒。

抬眼,我见到了我这一生最恐怖的画面。

二楼的窗边,父亲掐着小姨的脖子,不停的摇晃着小姨纤弱的身子。那一刻,我仿佛看见小姨绝美的脸上浮起一丝微微的笑容,似是无力的绝望,又是一种淡然的解脱。

我张开嘴,试着大叫小姨的名字,可是下一秒——

那纤弱的白影如一只断线的风筝慢慢的飘落到底。

挤不进去h教授学生:学生h

明明只有二楼的高度,但是依稀间我看到,小姨的长发在空中飞舞,那翩翩白衣宛如仙人一般迎风而起。什么时候,小姨那么纤瘦了,她在空中飘飘摇摇,最终如一只折翼的鸟儿直直的跌落在地。

多么纯洁白净的雪花啊,点点飘在空中,落到小姨的白衣上,多么美丽的景致啊。

我呆呆的站在那里,身体不能动,嘴不能言,只能看着父亲大惊失色的脸和颤颤悠悠的手在窗边不停的旋转。

小姨,你在做什么?为什么雪地里会有那么绚丽的一地鲜红……

血色蔓延,血色还在蔓延……

小姨在挣扎,在说话,说什么……

什么……

什么……

轩辕……

轩辕,我爱你……

啊……

挤不进去h教授学生:学生h

小姨……

“啊,小姨——”尖叫一声,梦境被打破。我睁开,看见的就是大哥皱着眉打量我的样子。

“怎么了?噩梦么?”大哥蹙了蹙好看的浓眉,大手向前一探,就要抚上我的额头。

“不要碰我!”白天里李华筠的话我都想起来了,梦境,不,那不是梦境,那是我童年遗忘的回忆。

没错,那是已经存在的事实。

小姨死了,被父亲从窗台上失手推下,死了……

疼我爱我的小姨死了,临死之前说着:轩辕,我爱你……

轩辕,我爱你!

居然是,轩辕,我爱你!

“哈哈哈……”我撑住头,不可控制的大笑出声,我在做什么我又是什么……小姨原来心心念念不能忘的爱人是大哥,居然是我深爱敬爱的大哥。那么,我又是谁,我又是什么,李华筠说的替身么?

因为面容有一丝相像小姨,因为我骨子里也是流着和小姨相同的血液,因为我方便又傻气……

挤不进去h教授学生:学生h

因为……所以……

我只是一个替身。

李华筠说的没错,我是一个大傻妞,妄想着天神般的大哥能看上我,和我谈感情,从头到尾,我都只是一个替身,一个可笑的替身。

“哈哈哈……”我要笑,我实在是太可笑了。笑我的自作多情,居然以为完美的大哥和我在一起是因为相濡以沫的爱恋;笑我的自以为是,除了阮氏和秦氏的继承权在我身上,我算什么,什么都不是!没有美丽的外表,没有傲人的学历,就连识人查人的辨别力都没有,我算什么,我到底算什么。

“棉棉……你到底怎么了?”大哥凑过来,捏住我的下巴,浓墨般的眸子紧紧的锁住我。

我侧过头,摆脱掉大哥的束缚,凄声说道:“大哥,你是何苦,对于一个替身何苦费这么多的心思!”

“替身?”大哥扭过我的肩,愣了片刻,冷声说道:“什么,替身,你给我说清楚!”

我眼泪啪啪的往下滴,为什么到这个时候,还在骗我,还在故作关切的对我。难道,他不知道他的温柔现在对我来说只是一种更加残酷的残忍么!

大哥,你何其残忍,你何其残忍啊!

满天的悲痛一下侵袭道我微弱的神经,心好像被撕裂一般。背叛的痛苦,失去的悲伤,残忍的真相让我我迸出眼泪,大哭出声。泪眼朦胧间,我看见大哥抿着薄唇,一脸的嗜杀之意。

“到底是谁欺负你了?秦日初?还是那个该死的同性恋李华筠!”

挤不进去h教授学生:学生h

等等!同性恋,李华筠,大哥早就知道李华筠是同性恋,那么他也一定知道李华筠来到秦氏的目的,只是为了掏空秦氏!难怪,难怪在我说请李华筠来接管秦氏的时候,大哥的表情是那么的高深莫测,原来他早就知道李华筠居心不良,他早就知道我不会管理秦氏,却让我把秦氏推向灭亡,原来,是这样。

呵呵,终是我太笨了么。总是那么容易相信我身边所谓的亲人……呵呵……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笨蛋。

大哥见我好久不支声,只是不停的掉眼泪,也来了脾气,“你到底怎么了!说话,不要只是哭!”

我心里一阵冷笑,怎么现在连我哭都不准了么。不过,我为什么要哭,明明做错事的不是我,为什么每次伤心流泪的都是我,不公平,我为什么要这么不争气,这样的下贱,这样的愚蠢!

狠狠的抹干眼泪,我扬起一抹轻笑,“大哥,我都想起来了呢!想起里父亲那年失手把小姨推下了楼,她应该是你最爱的女人!想起了小姨因为小产大出血而死掉,对了,那孩子应该是大哥的亲生儿子吧!我想起了,我什么……什么都想起了!”

九十二、奴仆

初夏,微风,空气透着一点隐隐的凉。

我躺在床上,看了看窗外的漆黑夜色,寂寥无人又是一阵悲从心来,倒在软软的枕头上涕泪涟涟。

忆起不久以前的那场争执,我恍然间好像知道了一些以前从没深究的事情,自己一直信奉的真相也轰然倒塌,一夕全毁。

那时的我在吼完那段伤心欲绝的话时,已经是心力交瘁的躺回床上,却是好半天也没听见大哥的辩驳的声音响起。

泪眼模糊的抬头,看见的就是大哥抚着额,宽肩隐隐颤抖着的样子。

挤不进去h教授学生:学生h

“大哥,你——”莫非被刺激的神志不清了,在哭么?果然是我提起了他不堪回首的过去,或者提到了他深爱的人逝去在绝望的悲痛么?

大哥好半天才仰起头,肩头微颤,大笑道:“谁告诉你秦姝贝是我最爱的女人了?我有承认这是事实么?”

“我……”虽然李华筠是说过小姨一心一意的爱着大哥,也说了大哥或许是爱着秦姝贝,但是大哥却是真正的没有做过任何承认,想到这里,我一时哑口无言。

却听大哥又说:“阮棉棉,你总是这么自以为是!我和乔悦尔订婚你以为我喜欢她,听说秦姝贝喜欢我,你也执拗的相信我深爱着她!那么,我呢,你有没相信过一点点我,我说了那么多次,你是我今后唯一的女人,说了那么多次的我喜欢你,我爱着你,你有没一点点的相信,有没有对我有一点点的信任!”

我被大哥恶狠狠的质问逼出眼泪,“是,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会放弃身边的大美人陪在一个一无是处的丑小鸭身边,我不相信你爱着我只是因为爱着我,是抛去了一切的利益斗争的真爱!是啊,我不相信!可是,你有没想过,你有给我相信的安全感么?从小,我就是以一个累赘的形态存活在世界上,母亲不要我,父亲和小姨也不要我,你叫我如何相信,一个那么优秀的你会要我爱我真心的疼我!”我撕心裂肺的吼完,嗓子生疼,不由得猛力的咳嗽起来,倒在床上,眼泪哗哗流个不停。

“这就是你一直以来自卑的原因,也是你一直以来,受尽别人的欺负也不说的原因么?因为怕我不要你,怕我有一天会像那些人一样抛弃你,所以你一直小心翼翼的活着,哪怕知道我曾经故意丢下你一个人在树林,也不在乎,也还是对我笑脸相迎;哪怕知道秦姝贝曾经想杀了你,你也选择当什么事也没发生的刻意忘记!你原来一直在害怕……原来只是这样……我有这么给你不安,我有这么让你没有安全感么?”说道最后,大哥先前的暴戾已经全数退去,取而代之的是绵绵的温柔与宠溺。

大哥来到我的床前,轻轻的捧起我的脸,柔声说道:“小圆球,我不是告诉你,我永远不会不要你,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么?”

大哥温柔的样子让我有一刻的恍惚,但是很快的我回过神来,推开大哥,“大哥,别装了,我什么都想起来了。你隐瞒了父亲的死因,而且还间接的害死了小姨,你之所以尽心尽力的宠爱我疼我。也不过是因为秦氏和阮氏的继承权在我的身上!”

“呵呵……”我有些自嘲的笑道:“难怪,外公临死之前以那么决绝的方式威胁我不要嫁给你,原来……居然是这样……”

我的避而远之的动作大大的惹恼了一向唯我独尊的大哥,他坐过来,狠狠的捏着我的脸,面上却是笑颜绵绵,“既然你要扯开脸皮,那我也不用装得这么辛苦了!没错,阮烨诚确实不是飞机失事死的,是我在他的早餐里下了大量的新型迷幻药,这种药可以让人陷入一个美好的梦境,迟迟的不愿醒来。那可是一个千金难得的好东西,不过这好东西都有一个负面的坏效果,服用过多,容易心肌梗塞,所以那男人在飞机上吃了喝了那么多药,就算飞机不失事,死了也是很正常的!至于,秦姝贝,那个蠢女人,她以为凭一个孩子就可以栓牢我么?我早就说了,如果我要孩子,早就成千上万了,还用得着她!更何况,我怎么会让一个间接害死我母亲的女人为我生下孩子!”

“你……”我看着面前这个声音温柔的诉说着这么残忍的事实却像谈论天气一样平淡无波的熟悉男人,止不住的一阵心凉。这就是日日夜夜陪着我爱着我的男人么,这么的残忍,这么的冷酷!父亲再怎么说也是他的亲生父亲,小姨也是那么的深爱着他,为什么他会对如此爱他疼她的人这么的残忍,这么的狠绝,这么的不留任何情面。

挤不进去h教授学生:学生h

突然大哥凑过来,刻意的舔了舔我苍白的嘴唇,邪魅一笑:“至于你,阮家的小公主。我承认,我要你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要阮氏,而且早在你十六岁的时候,阮氏上上下下都已经是我的了!至于另外一部分原因嘛……”大哥伸手探进我胸前的衣襟,邪佞的说道:“我只是觉得阮烨诚的女儿还有这么几分姿色,,你瞧这么完美的胸,这么楚楚可怜的小脸,这么软软绵绵的声音,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情欲勃发啊!而且,你不知道上自己血亲妹妹的感觉吧?明知道躺在身下的是自己永远不可触犯的禁忌,但是一想到你骨子里流着那男人的血,我就止不住的血液沸腾,只想上你,gan你,捣坏那丝丝血缘,让那美丽的禁忌luan lun之花开得更加娇艳与魅惑,呵呵,当年我可以在阮烨诚面前上秦姝贝,如今我还是可以在他面前gan他唯一的女儿……哈哈……哈哈……”

“你太过分了!”我使劲全力的推着大哥的身子,却是被压制的更紧,手上一阵无力,心中也一片灰冷,“为什么……为什么……你得了阮氏,还要这样对我?如果说父亲做错事了,对不起你母亲,你惩罚他是应该的,可是小姨和我都是无辜的,我以前甚至不知道有你母亲的存在,你为什么也要……”

“呵呵……”大哥撑起头,大笑,“无辜,谁说你们是无辜的!只要你们和阮烨诚有一丝丝的关联,都是罪有应得!你不知道吧,秦姝贝是阮烨诚最爱的女人,光凭这一点,她就可以死上千万遍了!至于你,阮棉棉,只要你身上有一丝阮家的血脉,有一丝阮烨诚的血,你都逃不脱我的怒气,我的恨意!”

“哇……”悲从中来,我不由得大哭出声,抓住大哥的手就是一阵猛咬。大哥意外的没有阻止,朦胧之中,我好像看到大哥悲怆的脸一晃而过,但是只是一瞬间,大哥推开我,擒住我的双手压制在头上,薄唇狠狠的附上我的樱唇,野蛮的撕咬,啃吻。我挣扎不休,心一横,张嘴就往大哥唇上猛力的一咬,没一会儿,那丝丝血腥沿着那交接的唾液慢慢蔓延到口腔,让我止不住的一阵恶心。大哥好像没有察觉到疼痛似的,抵着舌头就直接撞入我喉咙的深入,探入不止……

我推着大哥的肩,哭泣。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明明恨着我,但是却是肆意享用我身体的男人,这让我感到心凉,感到自己是被侮辱的!

大哥纹丝不动,大手开始狠戾的拉扯着我衣服,薄唇带着丝丝血迹也毫不怜惜的在我洁白的娇躯上狂野放肆。

不要,我哭道:“我不要,大哥……棉棉不要……”

大哥闻言一愣,随即从我胸前抬起头来,扯开嘴,勉力一笑,“每次,每次都是这样……你以为每次你都会得逞么!”话完,动作不停的抚上我的胸前柔软,不住的揉捏啃噬,直到那细嫩的皮肤开始微微的渗着血丝为止。

“每次……每次都让我心软……让我心疼……让我放弃我的尊严……让我放弃仇恨……这次……我不会……”大哥嘴里喃喃的说着,大手更是毫不迟疑的拉开我的腿儿,架在肩上,那粗壮的紫色巨物就那样没有任何前戏任何怜悯的直直没入……

“啊……疼……”身体里的陌生侵入让我全身一震,下体撕裂的疼痛,让我不由得发颤的哭泣道:“好疼……棉棉好疼……棉棉不要……”

大哥动作没有因为我的哭泣而缓慢温柔下来,反而愈加的狂野暴烈,“就是,就是要让你痛,我不是恨你吗……对,我恨你,我恨你!”大哥说着,好像在给我听,又好像在努力的说服自己。

挤不进去h教授学生:学生h

大哥疯狂的律动着,一边还不停的喃喃自语着,那恶狠狠的声音慢慢的回荡在空旷的室内,经久不褪。

不知不觉中,我开始攀着大哥的宽肩,身体也不自觉的开始摆动着,迎合大哥的步伐。

大哥见状,又是一阵冷嘲热讽,“不是说不要么……你这个口是心非的小淫妇……怎么在亲生大哥身下很能达到高潮吧……”

听着大哥不停的用下流污垢的话刺激着我,精神和肉体的互相争执互相折磨着我衰弱的心神,这样的双向刺激终于在大哥的一个深顶下,大叫出声,攀上了情欲的巅峰。

大哥邪气一笑,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停在我体内和我温柔缠绵,而是捡起衣服,下床,“以后,你就是我专属的xing奴仆了!这也是你最后的价值!”

说完,把绝望的我径直丢在床上,大步离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