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到处做H地铁上的调教高学生h

八十九、真相1

寂静的夜里,月儿偷偷的从层层云朵里露了个脸,有些羞涩的看着地上大宅里的某房间里。

红绡罗帐,一对有情人正在用娇柔的呻吟和深沉的粗吼奏响那最原始古老的爱的咒语。

只见健壮的男人伏在一个娇弱的女子身上,握着女子的纤腰不停的摆动着,冲刺着……

昏黄的灯光下,依稀可以看到女人和男人黑白分明的身躯密密的交织在一起,构成一幅绝美的画卷。

良久之后,男人突然加快速度,闷声向前勇猛的冲去,面前的女子不堪负荷的弓起身子,然后一声尖叫之后,伏在床上一动不动。而身后的男人也泄气般的躺回女人的身上,一双大手还不停动作的在女人身上摩挲抚摸着。

万籁俱静,我慢慢的平了呼吸,推了推还附在我颈边低低的啃噬着的大哥,软软的抱怨道:“大哥,棉棉好累了……你出去啦……”

大哥动作不停,依然锲而不舍的啃吻着我白嫩的脖子和那性感的锁骨,好半天,有些委屈的声音才从耳边闷闷的传来,“你都好久没有喂饱我了……”

我失笑,“大哥,你在撒娇么?”

大哥闻言一呆,随即恶狠狠的捏了捏我洁白的丰盈,故作恶神的说道:“小圆球,你在笑话我么?”

“唔……”因为那突然强烈的侵入,我不由得闷哼一声,连连求饶道:“别……大哥……别……今晚都三次了……不要了……”

在学校到处做H学生h

大哥动作不停,依然我行我素的开始在那桃源之地勇猛的驰骋着,嘴里还故作轻蔑的说着:“小圆球,不是不要么,还湿得这么快……口是心非,欠教训……”说着又是一个全力的退出,然后再猛烈的探进。

我长长的指甲扣在大哥的宽肩上,因为难耐的激情而狠力一抓,吟叫道:“别了……大哥,我好累了……明天我还要去秦氏……”

头上的大哥在听见我的话后,大声的叹息一声,然后无奈的从我身上翻越而下,委屈的嘟囔着:“我不要了,可以了吧!”

我有些哭笑不得,拜托,你说不要,为什么还杵在我体内,丝毫没有后退的迹象。

“大哥,我不舒服……”我抚了抚自己微微鼓起的小肚子。

大哥邪魅一笑,跟着抚上我那鼓起的小肚子,“我也不舒服……”

“那……”我犹豫的建议,“最后一次,做完了就出来好么?”

大哥漾开笑,以火辣辣的动作代替了他是否赞同的话语。

第二天,我顶着一双大大的熊猫眼,咬着牙刷,恨声道:我再也不相信大哥的话了。那个不守信的男人,昨晚一直折腾到下半夜都还没有偃旗息鼓,而且一整夜都没有退出来。今早我扶着墙壁起床的时候,腿间一大片湿腻,那黏黏的液体顺着白皙的大腿慢慢的滑了下来,好一幅骄奢淫欲的景象,而白皙的身上更是青青紫紫,斑痕点点。反观那个罪魁祸首倒是笑得一脸得意,神清气爽的上班去了。

说起上班,完了,今天我要到秦氏视察的日子啊,完了完了,我迟到了。

在外公葬礼之后,我就在秦操的帮助下顺利的接管了秦氏,而且真的是超乎我想象的顺利。公司的大大小小,上上下下好像对我的来临以及接管秦氏丝毫没有任何的怀疑,又或者说,他们对谁是他们的顶头上司根本就不关心,只要谁能带给他们安宁繁荣的生活就足够了。

在学校到处做H学生h

我自认为对公司管理不甚精通,就是在恶补了半个月的经济常识后,也仍是一知半解。所幸,我找到了以为认真负责的管理高手,那就是从国外回来的资深理财师——李华筠,也就是我的表叔。

秦操说了,如果冒然把秦氏交给外人,又怕被夺权,这样交给亲人,总会安全无恙吧。

这样想着,我已经到了秦氏的大楼下。

谢过友好的接待姐姐Judy,我乘着总裁的专用电梯径直道了四十五楼。

据秦操说,这一楼是外公专门为秦氏的总裁建造,整个一楼除了一件豪华的办公室外,还配有大型的卧室和小型的游泳池和阳台。秦操还说,这一楼有很高的保密性和安全性,一般的闲杂人员或是非公司高层根本就没有机会来到这一楼。

虽然秦操当时是一年羡慕的说着,但是我却对着豪华的总裁专用楼一点兴趣都没有。这样大的地方居然只为一个人建造,到处空荡荡的感觉,让人心里隐隐的升起一种不安,就好像自己游走在异度空间里,随时都有恶灵一扑而来,把你带入阴冷的深渊。

不过,也幸好我只是偶尔来来这里,大多数的时间,这里的主人还是秦氏的现任总裁李华筠。

说起李华筠,我不由得展开眉,轻轻的笑了下。当初,我去请李华筠帮忙管理秦氏的时候,他一脸惊讶,但是惊异之后却是一口拒绝掉,不管我怎么请求怎么央求,他还是摇摇头,一脸为难。最后美丽的表婶看我可怜兮兮的样子,一阵河东狮吼,“死人,你没看见棉棉要哭的样子了么!”才使妻管严的李华筠勉强的点点头,答应了我的邀约。

不过,回忆起,表婶发飙的样子,倒是觉得蛮可爱的。表面那么温婉,又做的一手好菜的漂亮表婶,居然是一颗红彤彤的小辣椒,把高大的表叔制的服服帖帖的。看着两人饭桌上的互动,着实让人羡慕不已,什么时候,我也能翻身做主,把面上君子,床上小人的大哥也管得服服帖帖,唯我独尊。

笑着摇摇头,我朝总裁办公室走去。

后来的我在回忆那一天时,我很是后悔,为什么不听大哥的话,好好的在床上休息,反而要跑到这沉闷的秦氏,听到了让我足以让我后半生都不安宁都无法忘怀的事实。

在学校到处做H学生h

走近总裁室的门口,我发现门居然是虚掩着的。凑到门边,准备推门给李华筠一个大大的惊喜时,门里却是突兀的传来一段奇怪的呻吟声。

我不由得停住了脚步,朝门缝里看去。

见到门里那副景象,我呆在原地,张着樱唇,半天不能动弹。

屋内,那宽大的豪华组套沙发上,一身材健壮的陌生的男人正压在李华筠相对瘦削的身上做着面熟的活塞运动。令人惊奇的时,那感觉温柔的表叔居然面色潮红,全身颤抖的躺在男人身上大声呻吟着。

健硕男人闻声轻笑,搂着李华筠的身子坐了起来,大手握住了身上男人在赤裸中竖起的坚果,另只手伸出修长的食指邪魅的探进李华筠的口中,不停的翻转,抽动着,慢慢的,一丝银线从李华筠略显嫣红的嘴唇上慢慢的滑下来,说不出的淫欲。

看到这样妖媚的一幕,我俏脸一红,心里估摸着马上离场马上离场,但是脚却像生了根似的,怎么也动不了,只能把那一幕尽收眼底。

展之玫曾经说过她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腐女,在她的感染下,我难免也会对美型俊男之间的暧昧有所了解,当然这也包括这水乳相交的情事。但是要说真人示范,我倒是第一次看见,羞涩中难免惊奇,但是惊奇之后却是担忧:表叔如果做受的话,那位漂亮的表婶怎么办?

遥想间,健壮男人已经把李华筠推到了大大的办公桌前,然后提起李华筠光洁的臀部,呵呵笑出声。我一惊,这男人要做什么。疑惑的时候,健壮男人慢慢的抽出了裤子上的皮带,身子退后几步,又是一阵诡异的笑声响起。

更让我不解的是李华筠接下来的动作,他慢慢的直起身,挑了挑那好看的眉,然后还伸出灵舌好像不经意的舔了舔嘴角溢出的银丝,那邪性的动作说不出的魅惑。

李华筠慢慢的走到男人面前,低下身,长指好像不经意的划过男人的腰腹,如果不是我眼拙的话,我真的看到男人身子猛地一颤。李华筠的大手慢慢的来到了芳草凄凄的男人下身,那赤裸的粗壮就在那凄凄草原中勇猛的探出头来,闪着紫黑色的光泽。

我暗自轻笑一番:还好,没有大哥的大!想完之后又是爆了个大红脸,我到底在想什么啊!打住!打住!

在学校到处做H学生h

就在我暗自鄙视自己的时候,却看见李华筠慢慢的低下头,张嘴倾前就那样含住额男人的那根热铁,滋滋有声的开始舔吻,吮吸,吞吐……

就这样,不一会儿,男人开始不自觉的溢出微微的呻吟,并逐渐跟着李华筠的动作前后摇摆着自己挺翘的臀部。

我站在门外,感觉两腿已经战战兢兢,但是这样腐的镜头却是让我怎么也移不开了双眼,原来展之玫说得对,那样做真的会让一个男人欲仙欲死,改明找大哥试试……

我呸呸呸呸……又是一阵脸红心跳的暗自鄙视中。

再看屋里,只见男人嘶吼一声,然后迅速的抽出那根硬棒,推着李华筠就跪趴在地上,握着那粗壮就直直的挺进那傲人的菊花。

“小贱货……要我gan你么……我cao死你这个小贱人!”壮硕男人开口及时一阵淫言浪语,黝黑的大掌还野蛮的拍着李华筠的白嫩的臀儿,大声的拍打着,“贱货,含得我这么紧,想要我操死你是么?”

李华筠脸色潮红,嘴里不停的吟叫,“gan死我,对就这样gan死我……小宝宝,用你的xxxx gan死我……”

壮硕男人闻言一笑,停手拿起旁边沙发上的皮带,折成两段,然后猛烈的抽打在李华筠光洁的背上和臀上。

李华筠大叫一声,连连抽搐,很快的软下身子。壮硕男人却是没有放过他的意思,抓起他的屁股,大力的抽打着,一边叫骂着:“贱人,谁叫你这么快就射了,看我不gan死你……”

说完又是一阵狂风暴雨的抽打与穿插。

我站在门外,可谓是目瞪口呆,望着那交叠在一起的男人,心中却是惊涛骇浪,这样也可以么!

在学校到处做H学生h

不知道过了好久,壮硕男人抽搐一声,然后慢慢的软下身子,躺会旁边的沙发低低的喘着气。

李华筠讨好的靠了过来,凑到男人嘴边就是热烈的一吻,“宝宝,你今天好棒!”

男人拿起旁边茶桌上的烟,幽幽的点起一支,笑道:“gan死你这个贱人的力气还是有的!”

两人又是热情甜蜜的勾勾缠缠一番。

戏终人散,我正在考虑着是不是要离场的时候,壮硕男人的声音突然想起,“秦氏这边的事怎么办了?”

提起秦氏,我不由得停下了动作,这个男人到底是谁,怎么会说起秦氏的事?

却听李华筠得意的声音响起,“有我出马,你觉得有什么搞不定的!人人都说叶轩辕那小子冷血残忍得不行,我看也不过尔尔,被阮家那笨妞一唬,就真的把秦氏双手奉上!”

壮硕男人又说:“你可别轻敌,叶轩辕那小子可不是一般货色,你别忘了阮烨诚就栽在这小子手上,还有如果这小子没什么本事的话,秦家那只老狐狸怎么会把秦氏交给阮家那小妞!”

我在门外越听越疑惑,什么叫父亲栽在大哥手上,什么叫因为大哥,外公才把秦氏交给我!

李华筠还是一副不以为意,抢过男人手上的烟就是猛吸一口,“宝宝,你别怕,只要阮棉棉那傻妞在我们手上,叶轩辕他不敢动我们的!”

停了停,李华筠突然大笑起来,“叶轩辕那小子,聪明又阴狠,甚至比他老子还要残忍血腥几分,但是啊……呵呵,遗传真不是一个好东西!当年阮烨诚为了秦姝贝被叶轩辕那小子轻而易举的整死,现在儿子又是为了一个阮棉棉俯首称臣!”

在学校到处做H学生h

叫宝宝的男人不解,“阮烨诚不是空难意外死的么?怎么说是……”

“哼!”李华筠冷笑一声,“他对外宣称的是秦姝贝和阮烨诚蜜月飞机失事,谁信啊!他当我不知道么,秦姝贝那蠢丫头那么喜欢叶轩辕,怎么会和阮烨诚一起去欢度蜜月!而且,我听说那飞机登机记录上根本就没有秦姝贝的名字,据说秦姝贝那丫头早就已经在上飞机之前就死了!”

“什么——”宝宝尖呼。

我咬住手,努力的克制住自己脱口而出的尖叫。今天知道的事情太劲爆了。

对人和蔼有力,爱护妻子的表叔,居然是同性恋,而我一直相信的父亲的死因居然另有一般隐情,最关键的是,小姨居然……居然喜欢大哥!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不能接受,这太离奇了,这太难以置信了!

屋内李华筠又说:“听说啊,秦姝贝那丫头死得还蛮惨,从楼上跳下摔死的,而且据说当时死得时候肚子里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他们都说那丫头身下的血一直一直流,当时又是下雪,那雪地里,全是血花点点,很是狰狞恐怖的!”

“这么惨,那阮烨诚不是伤心透顶了,自己的儿子就这样挂了!”

“哼!那丫头肚子里的孩子还只不定是叶轩辕那小子的呢!”

“什么——”宝宝又是惊呼,“这秦姝贝不是叶轩辕的继母?”

李华筠嗤笑一声,“那有什么的!阮烨诚当时逼秦姝贝嫁给了他,秦姝贝本来就心存不满,你想一个青春年少的花季少女怎么会看上比他大一轮的姐夫啊。这时身边又来了一个年龄相当的俊秀少年,你是秦姝贝,你会喜欢谁啊?”

宝宝若有深思的点点头,“那也是,叶轩辕那小子那时也不过二十岁,吃起来是爽多了!不过,这样看来,秦家的女人都还是蛮可怜的!秦嫣然被当做棋子嫁给了我阮烨诚,过门两年就死了,这个秦姝贝也是,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那个人还是自己名义的继子,对了,那这个阮棉棉是怎么回事,我看叶轩辕那小子很在意她的!”

在学校到处做H学生h

“在意又怎么样,一颗棋子而已!如果不是阮家和秦家的继承权在那傻妞身上,叶轩辕会看她一眼么?我听说啊,当年叶轩辕是爱着秦姝贝的,说不准啊,把这傻妞当替身呢,这傻妞八成现在还傻傻的以为叶轩辕和她谈感情呢!”

“呵呵……那也是……毕竟男人的初恋时很难让人怀念的!就像贝贝你一样,这幅美丽的身子,让我多年难以忘怀!呵呵……对了,贝贝,你加紧把秦氏掏空,然后我们丢下那红太狼逍遥去吧!”

李华筠闻言,娇笑着倚在男人怀里,媚笑道:“我这么辛苦,你怎么补偿我啊……呜呜……你又起来了……”

门里又是一片春色,门外的我却是失神的往回走去,什么都不要管,什么都不能想,脑袋里一片空白,雪花嗤嗤作响。

有什么我已经忘却的事情正在破茧而出,头一阵尖锐的疼痛,眼前逐渐模糊起来,慢慢的,我失去了知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