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里一左右两个克字是什么字边上课一边h:学生h

幼时,母亲耗费相当心力培养我的阅读习惯。自有记忆以来,阅读过的书籍大约有二百不等。举凡绘本、科普、文学、科幻、侦探等类皆入我眼,其中当然也少不了狗血喷溅、女角百般悲戚的言情类型书籍。只是随着年纪增长,如此言情的书籍个个从我书柜离去,像回不来的青春小鸟,或飞进二手书店、或坠於垃圾回收场。

***

「你最近都不写东西了。」一日,母亲如此感叹。

「是啊,都不写了。」我底心那小小的人儿咕哝着。

回忆往昔,眼中一草一木皆能引起万般感叹。新诗、歌词、小说、散文之类,提笔便能成章。然如此能力竟与时间在我脸上刻下的纹路成正比,那恼人纹路刻得越长便失落得越多。多次细想为何自己不能再文思泉涌,却多次寻无答案。那日倚在窗下,望着日光自叶尖散落,望着那光亮,双眼刺痛之际我终究得出答案,终究承认了底心那见不着边际的幽暗。

人说爱情如草莓般酸甜。爱情固然酸甜,然我总说爱情如陈酒般微醺。醺得人眼珠子都睁不开了。是了,当我头次沉溺於漫漫情海之中,我醉了,醉得不清。

教室里一边上课一边h:学生h

那是如过季橙子般,见着嗅着都美,剥开来却满是烂肉肥蛆令人作呕的曾经。若要细说,只怕别人尚未理解,自己变将晚间吃食吐了个一乾二净。简易点儿说,便是只透过网路与电话线连成一块儿的,对未曾谋面之人投注的恋心。这线说长不长,大约二年之久,甚至这线连我到了海外也都还牢牢的戏着。

说说为何破烂如过季橙子吧。

对方说自己长得不标致,因而总不肯让我识得面目。据其说法,他与一女子同住,那女子是其後学,并没有其他关联。当时我也就信了。随着日子过去,我那颗愚眛心越发笨拙,甚至听信对方所谓「坠楼失忆」、「通话途中昏厥」等莫名诡异事件。现下想来这些理由未免荒唐可笑,然当时脑子遭情海侵蚀殆尽无法运转,与父母革命次数不落於国父反清之後,甚至有余。

於海外游学之时,曾与HomeStay家庭的媳妇儿聊过。因那媳妇儿亦是於网路上认识其夫婿。谈话结束前,媳妇儿问我:"Whydon’tyoubelievehim?"便是那刹那,我明白自己打从一开始便压根儿不相信对方所言所语。有所感有所触,不过是因恋心遮蔽了清明,以及令我惊惧的,同情。

获悉自己竟抱持如此情绪,我便开始检视一切对话、事件,果真是荒唐且可笑。因此,我告诉对方自己需要时间思考,请他别再与我联络。但对方似乎不肯松手,连续几次骚扰我家人,甚至吞下药物试图挽回我恋心。对此,我更深信自己确实有切断那荒唐连线的必要性。後续便不需多谈。

总而言之,事後每次提笔欲作,脑海便有冲动想将这事一字一句写下。畏惧这样的想法,我无法轻松写作。现下,按捺着作呕的心情,将这事简短写下,些许是自己已经放下,放下那颗过季的橙子。想来,放下橙子可耗费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一直以为自己相当坚强,没有任何伤痕留下,但看来并非如此。不管如何,能够放下,便好了。

教室里一边上课一边h:学生h

不知对方是否也已经放下,但若有幸,除了「对不起三字」,亦想如此告诉对方:

「与你共享的时间,我很快乐。有人伴我、疼我、包容我,着实令我感到欣喜。谢谢你用上一切在疼爱着、怜惜着我。谢谢你让我有所成长。」

「谢谢你。」

教室里一边上课一边h:学生h

14.03.2014致天使〃翔,我曾经的谬思。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