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三和白洁小学生寒假在车座弄:孙倩高

我从人生一个重要的成长阶段毕业,那年的凤凰花开、骊歌高唱,幸福就在身边,上天却也夺走了一些珍贵的东西,让他真正的从世界上毕业,夹杂着浓浓的感伤。

比如,李皓凡消失的事实常常还令我无法消化。

事隔多年,我没办法忘记很多事情,因为那都太令人刻骨铭心了。

严豪说过,青春里没啥事好回忆的,但总有几件,是刻骨铭心的。

对於我来说,高中的那整整三年,就是我的全部青春了。

在那之後,我收到子宁姐郑重的道歉,凯旋情侣俩也表示对於皓凡的过世依然无法释怀。我常常会躺在方子杨怀里,喔不,老实说我现都叫他太阳,他也不排斥。就倒在他怀里思念李皓凡,追悼我酸酸涩涩遗憾的初恋。

刚开始,我还会哭泣,渐渐的,就真的只剩想念了。太阳说,我们都长大了,也懂得舍去和释怀一些事情,他总是温暖,连语气都那麽温暖人心,总是触摸到我心里最柔软的ㄧ层海洋,掀起波涛。

今天是皓凡的忌日,依照惯例,我们一群人会浩浩荡荡得在墓园染上一点生气,和带着鲜花的阵阵清香扫过路旁。

陈三和白洁在车座弄:孙倩高

「严豪你说说这都几次了呀?李皓凡会一定感动的痛哭流涕了。」凯旋拉着严豪,严豪似笑非笑,中间带着些宠溺,「我看不至於,倒是你居然为了别的男人哭了那麽久,把他的忌日记的比我的生日还清楚,你说这帐我要怎麽跟你算?」

忘了说,他们两个的感情依旧很好。

一群人笑开来,严豪危险的眯起眼,「不准赖帐,到时候我连本带利要一起讨回来。」

「知道了。」我在心里憋笑,严豪果然还是深谋远虑啊。

在不久前,我收到了子宁姐的明信片,就是要我帮他准备一份鲜花放在李皓凡的墓碑前,算是为了没有实现的计画致谢。

「太阳,你会不会吃醋呀?」

「我都吃几年了醋了,都快变成陈年老醋了你居然现在才问我感受?」我笑开来,在懵懵中,我看见李皓凡的ㄧ抹帅气身影,估计周遭得人都有相同的感受,别有滋味的朝天空望去。

「我怎麽觉得我们现在心中的太阳,是李皓凡呀?」我遥望远方,把自己身上的鲜花小心翼翼的放在墓碑前。

陈三和白洁在车座弄:孙倩高

「而且是专属的。」凯旋补上一句。

「好啊好啊,你们两个今天存心跟我们作对呀!」

「放屁。」我和凯旋作势就准备要逃,但是他们动作比我们还快,一下子我们两个就分别落入最安心的怀抱里。

「周凯旋你死定了。」

「好呀你,我今天晚上肯定不让你睡觉了。」

我们很有默契的脸一阵滚烫,两个霸道的男人面对自己的眼明手快深感得意洋洋。

我们从来都不怕四个人会走散,因为我知道李皓凡会把不小心走散得我们牵引回来。

至此,仍然深信不疑的。

陈三和白洁在车座弄:孙倩高

「我的太阳,你会一直当我的影子吗?」

「你是我的生命,傻瓜。」

现在,我们不恐惧爱情里的残酷,因为在爱情的世界里本来就没有谁对谁错。

严豪和凯旋能够爱的坦坦荡荡,我们也能追逐自己生命中的光芒。

在四分之一的选择题里,我不一定能蒙对;但在爱情二分之一的机会和命运中,我绝对不可能选错。

李皓凡看到了,而我们证明,自己已经做到了。

太阳和星辰,谁也不能将谁分开。

陈三和白洁在车座弄:孙倩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