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小坡,白洁,高义孙倩怎么辨别老母鸡几年高

看着面前这熟悉的大宅,我不禁热泪盈眶。不管在这里发生过怎么样的悲欢离合,但是,不得不说,这里都是我内心怀念依恋的最深处。

刚下车,林妈就大步迎了出来,抱着我泪眼婆娑的就是心肝宝贝心肝宝贝的一阵乱叫。好半天平复下来,一摸我纤细的小腰,又是红了眼眶,不由得大声咒骂着,活像展之玫虐待我了一般。

大哥笑而不语,大步跨进房子。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身影仿林妈扑我状的扑向了大哥的怀里,娇声叫道:“轩辕,你回来了?”

在场的三个人同时一呆,面面相觑,不知所为。

大哥最先反应过来,扒开身上的八爪鱼,冷声道:“乔悦尔,你怎么在这儿?”

林妈这时在我耳边小声嘀咕着:“棉棉小姐,你可要把少爷看好,别是便宜了这只狐狸精。”神情忿然,看来乔悦尔在这里的日子并不是那么的好过,要知道惹怒了护主的林妈的后果是相当的严重的。轻则在食物或者床上发现几只小小的小强,重则晚上出来扮贞子爬墙状,直到吓得对方逃之夭夭,惶恐不可终日才罢休。

却见乔悦尔仍不死心的往大哥身上乱蹭,声音亦是娇滴滴,“轩辕,你怎么这么久都没回来,人家好想你的。”

我站在原地,心中酸涩难当,大哥的怀抱明明是我的专属的,却有人不知廉耻的贴了上去。

讨厌,真是讨厌。

林妈在旁边干着急,推了推我,“棉棉小姐,去把少爷抢回来。”

高小坡,白洁,高义孙倩高

“可是——”

林妈打断我,“还可是什么,少爷就要被狐狸精给勾走了。棉棉小姐,你不知道男人清晨的欲望很是强烈么,那只狐狸精再少爷身上 乱蹭,难免……”

林妈的话还没完,我已经怒气冲冲的跨到大哥面前,看了一眼怒气隐隐勃发的大哥,冷哼一声,勾住大哥的脖子就是轻轻一吻。大哥是我的,是我要的男人,我不会把他让给别人。

大哥明显一愣,然后含住我蜻蜓点水后就要抽身离开的红唇,辗转吮吸,深入扫荡,大掌也及时的托起我的腰,把我抱至胸前,避免了我手软脚软就要趴下的命运。

那一吻,我不知道持续了好久,我也不知道乔悦尔是什么样的表情,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大哥熟悉的大床上,而大哥正在熟练的扒着我的衣服。

我勾手环住大哥的脖子,咬了咬那坚挺的鼻子。大哥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的动作就愈加暴戾,大掌一挥,衣服已经入一块破布一样扔到床下。

我轻轻的笑了笑,“大哥,果然男人清晨的欲望很是强烈,禁不起一点挑拨。”

大哥含住我如玉的耳垂,轮番舔舐,“小妖精,你是故意的……”说完,大手掰开我白嫩的双腿架在他的腰上,然后倾身一挺,那熟悉的炙热与肿胀已经全部没入我湿嫩的甬道。

我娇喘吁吁,扣住大哥阔实的肩膀,“慢……慢点……棉棉受不了……”

大哥闻言,听话的退出来,邪魅一笑,“如你所愿。”下一秒,却用罕见强势和猛烈的力度再次深深的挺进那桃源密地。

“啊——”我尖声一叫,身体后倾,脑袋一下撞到了床头的硬板。我吃痛,泪花在眼中不停的翻滚,不由得朝大哥投去委屈的一瞥。

高小坡,白洁,高义孙倩高

大哥怜惜的摸了摸我撞疼的地方,然后薄唇附在我耳边轻轻的叹息,“小圆球,以后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会忍不住……”

忍不住疼惜我?忍不住宠爱我?我心中喜滋滋的想到。

“忍不住蹂躏你!”话完,大哥已经扣住我的腰全力的挺进起来。“小圆球,你永远不会知道你大眼盈泪的样子是多么的招人疼,那雾蒙蒙的眼眸让男人兴致勃发,蹂躏心倍起。”

大哥话说这,薄唇也来到了胸前的柔软处,含住那嫣红的果实,大哥轻喘,“今天我很高兴,因为小圆球终于知道保护我……保护我免受其他女人的摧残……我很高兴……我很高兴……”

这时,我的眼泪真是迸发出来,身体的愉悦与舒爽,都远远的超出了我能承受的范围,我咬着大哥的宽肩,求饶道:“大哥……大哥……棉棉……棉棉不要了……”

话完,感觉身体里的灼热有坚硬了几分,大哥无奈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小圆球,我不是说过么,你的声音又软又酥,听到我耳朵里无疑是最好的催情声。”

我软软的倚在大哥肩上,垂下脸,什么叫做悔不当初,我总算知道了,我怎么能去在一只狮子嘴里拔牙呢。

“唔……”大哥握住我的腰,大力往上一挺,“小圆球,在我身下你还敢分心,真是欠gan!”

“唔……啊……不要……”猛烈的连环撞击,我只有娇声呻吟的份。

“砰砰……”模模糊糊中,我听到了好像敲门的声音。推了推身上努力奋进的大哥,“有人敲门。”

大哥慢了动作,浓眉微微蹙起,俯下身给我火辣辣的热吻,“来,宝贝,我们不理他。”

高小坡,白洁,高义孙倩高

“砰砰……砰砰……”敲门声依然锲而不舍。

我再次推了推大哥,“大哥……”

大哥低咒一声,“谁啊?”

外面传来乔悦尔柔媚的声音,“轩辕,凌晟在线,有情况。”

大哥懊恼一叹,“该死的凌晟。”然后看了一眼身下玉体横陈的我和那依然紧密连接的地方,邪佞一笑。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看着大哥抽出旁边厚厚的毯子包住自己的身体,然而那炙热却依然没有变软变小离开的意向,我抖着声音问道:“大哥……你想干什么?”

大哥嘿嘿一笑,径直把我搂到胸前,大大的厚毯子一卷,两个人的身体盖得密密实实的,毯下的身体却仍还是紧紧的衔接着。

“不要……大哥……不要……有人会看见……”我挣扎着,这姿势太羞人了,我不要,我不要……

大哥亲了亲我娇俏的鼻子,“看到又何妨,谁叫你没有喂饱我。”

大哥的房间到书房不过短短的几步路的路程,但是对于我来说却好像走过了红军二万五千里的长征一般。我不敢去看门口的乔悦尔是什么样的表情,只是把头深深的埋在大哥的胸前,偶尔因为体内因为行走而带动的律动张口咬在大哥那结实的胸膛上。

不知道过了好久,大哥抱着我做到了书房的沙发上,左手搂着我的纤腰,右手接过电话,“找我什么事?”

高小坡,白洁,高义孙倩高

那头传来凌晟愉悦的声音,“听说棉花糖回来了啊,好久出来吃顿饭啊?”

大哥语气不善,“你就找我这点破事!”没等凌晟回答便“啪”的一声挂掉电话,看着怀中软趴趴的我,轻轻一笑,搂着我的纤腰又开始继续刚才未完的事。

“叮叮……”电话好像和我们作对一般,也是锲而不舍的响个不停。

我挣扎出声,“大哥,电话……”

“喂,”大哥接过电话,恶声恶语,“有事快说,没事滚……什么找棉花糖……棉棉,你的电话。”

“喂,”我接过电话,轻声问道。

“是我啦……棉花糖,你回来了,都不给我说一声,你大哥重色轻友就算了,可爱的棉花糖,你居然也是……凌晟哥哥好伤心……凌晟哥哥太伤心了!”

“恩……我才……才回来……唔……啊……”我断断续续的回话,同时瞪了一眼笑得得意的大哥,你是故意的。大哥身下动作不停,那灼热的亢奋在我体内不停的穿插,激进……

“棉花糖……你……声音不稳,还略带娇媚,不会是……不会是叶木头在你身边,还在……你的身边吧……”凌晟话又保留,不难猜想他这时贼兮兮的奸诈表情。

我脸一红,不知如何作答,适时大哥抢走电话,“知道了,还不识相的挂电话!”又是不等凌晟回答,径直切下电话,不过与上次有所不同的是连带电话线也一起拨掉。

长吁一口气,大哥逼视着我,“终于没人打扰了。”

高小坡,白洁,高义孙倩高

我伏在大哥身上暗暗的喘息,娇声道:“大哥,我饿了。”才回来就做了这么伤体力的活儿,神仙都吃不消了。

大哥抚了抚我微微鼓起的小肚子,笑得邪魅,“这里,不是很饱么?”说着还故意的刮了一下那炙热的坚挺。

顿时,我颤抖连连,春潮汹涌,抓着大哥的肩凄声尖叫起来,“啊……大哥……别……不要这样……”

闻声,大哥的黑眸又是深邃了几分,扶着我的纤腰,让整个人顺势倒在沙发上,然后高举着那粉嫩白皙的腿儿就是奋力的冲撞起来。

“啊……”我嘤咛吟哦,喘息不止,只能任由大哥强势凶猛的动作载我在飘渺的云端沉沉浮浮,攀上那九霄云外的界外高峰,浑然忘了自己已经是饥肠辘辘。

……呼,好累。

书房里,一片静谧,其中隐隐还夹杂着少许云雨过后,微微没散开的沁人芳香。

乔悦尔抬头打量着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一派闲适慵懒的男人,不由得心一颤,果然,果然自己心中还是有了他的影子,哪怕明明知道这是不应该的。自己不是不知道当初他提出来合作的原因,当然也知道这个男人睥睨天下群芳,但是却独宠一人,明明也在内心深处不时的警告过自己不要贪图面前男人的温暖,但是……但是最终还是走上了这茫茫无期的恋慕之路。

只能说爱上这个男人,即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间。

自己不得不承认,自己喜欢这个男人有一部分原因来自于他后面殷实的家庭和这个男人强势的商场作风。可是豪门之间,真真正正不带利益的感情又有几分呢。

订婚宴上,看见那个他疼爱的妹妹伤心离去,这个男人却是握紧双拳,也没有追上前去。那一刻,她恍然发现,这个男人不是说的那么爱那个妹妹的。那一瞬间,她突然想知道,这样一个绝情冷酷的男人,真正的爱上一个女人,不计任何代价的爱上一个女人又是什么的样的痴狂与痴癫。就在那一刻,她知道自己动了心,对这个面前没有心的男人动了心。

高小坡,白洁,高义孙倩高

这一年,她陪在他的身边,他也允许她留在他身边。就在她以为面前的男人对她有了稍微的在乎之心爱恋之意的时候,这个男人消失了。

一个月后,他回来了,怀里抱着他宠爱的妹妹,眼里也只能看到他可爱的妹妹,甚至在她面前毫不忌讳的拥吻着那个女孩。

明明当初是那么绝情的赶走那女孩的,明明他只是迷恋着女孩的稚嫩的身子的,明明当初他是那么的不计代价的帮助自己的……难道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在逢场作戏,难道这胖胖的女孩不是他接近自己的一个幌子……(囧……这女人真自恋……决定整死……)

可是,那个女孩何德何能,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能给他,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凭什么得到他的千分宠爱,万般怜惜。

凭什么……凭什么……

“你怎么还在这儿?”乔悦尔的思绪被叶轩辕突然开口打断。

乔悦尔笑笑,“我不在这儿在哪儿啊?我不是你的未婚妻么?”

“未婚妻?”叶轩辕嗤笑一声,“乔大小姐是不是忘了,我们只是生意上的合作关系,这个未婚妻的称号只是合作的一个暂时协议而已。现在你已经掌握了乔氏了,基本上乔夫人和令弟也已经不成威胁了,我们的合作也已经到期了,怎么,乔大小姐还对这个游戏留恋往还么?”

乔悦尔毫不意外对面男人的绝情话语,只是娇笑着轻轻搭上叶轩辕的宽肩,不急不缓的轻抚揉捏,“只是悦尔有些不明了,叶总为什么会这么不遗余力的帮我夺回乔家呢。”见叶轩辕要开口说话,乔悦尔适时的堵上男人的薄唇,“No no no no……你不要说是为了刺激你家那只小呆瓜。叶总你是一个商人,不可能做亏本的事。为了乔家你不惜和你以前的合作伙伴腾云对上,这样的付出不是在区区的一个阮棉棉身上就可以得到等价的回报的。”

叶轩辕看了眼肩上那肆意妄为的青葱嫩手,邪魅一笑,“那么乔大小姐以为呢?”

乔悦尔扬起红唇,一个优美的旋身,身子便轻轻的落到叶轩辕怀中,探手勾起男人的脖颈,乔悦尔娇媚一笑,“叶总,不知道悦尔这幅模样还入不入得了你叶大总裁的眼呢?”

高小坡,白洁,高义孙倩高

叶轩辕慢条斯理的挑起女人尖尖的白玉下巴,邪气的说:“乔大小姐,貌若天仙,实属天上人间难得的美人。如此佳人,试问天下又有谁能挡起魅力呢?”

乔悦尔得意一笑,红唇滟滟,似是亟待人的采撷。

却听叶轩辕又说:“可惜啊……”

乔悦尔不明所以,“可惜什么?”

叶轩辕十指收拢,狠狠的捏起乔悦尔的俏脸,“可惜,我讨厌不知好歹的贱货!”

叶轩辕大力起身,推开身上的女人,一脸恶心的说道:“一开始之前,我就说过,我帮你夺回乔氏,你帮我得到我要的女人,大家互助互惠。怎么现在乔氏到手了,就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了,你是嫌你的命长还是嫌乔氏的命长!”

乔悦尔犹自挣扎,一张妆容精致的脸上全是狰狞,“我不信,我不信你就为了那么的一个蠢女人做了怎么多,我就不信你就对我没有一点欲念。要论学历,我远比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女人强!要论身材,我也比一只没发育的青涩果子诱人!要论家世,我堂堂的乔氏还比不上一个阮家的寄生孤女,一个只不过近水楼台的爬上你的床的烂女人……”

“啪……”,一声清脆耳光声在室内打响。

乔悦尔不可置信的抚着自己的脸,呐呐道:“你打我……你居然打我……”

叶轩辕吹吹手,毫不在意,“乔大小姐,你也算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请注意你的措辞。我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放肆。”

“你——叶轩辕——你——”乔悦尔抚着脸,咬牙切齿恨声道:“叶轩辕,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我乔悦尔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

高小坡,白洁,高义孙倩高

“哼……”叶轩辕冷笑一声,“在我的世界里还没有后悔两个字呢。对了,你不要妄想用那些不入流的手段去对付棉棉,你付不起这个代价,当年订婚宴的事情有秦日初帮你付出了代价,你不要又去自取灭亡。呵呵……你不会想知道我对付丧家之犬的手段。”

开了门,叶轩辕向旁边静立待命的林妈吩咐道:“林妈,送客。还有,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乔小姐靠近大宅,靠近小姐一步!”

林妈一听,欢欢喜喜的领命上前,对着地上狼狈的女人,冷声道:“请吧!乔小姐!”

乔悦尔挣扎着爬起身,对着叶轩辕远去的背影恨恨道:“叶轩辕,总有一天,你会后悔这样对我。”

林妈在一旁冷声冷气的说道:“乔小姐,我劝你还是别懒蛤蟆打哈欠,口气太大!凭我家少爷的本事,要整到一个小小的乔家只不过是小菜一碟。”

乔悦尔被说中软处,一时脸上青红交错,最后终于跺跺脚,愤怒的离去。

林妈看着那气败坏急的人影消失在大宅门口,才微微的叹了口气,擦了擦手,往里屋走去。

以前少爷这么残忍的性子见了还心寒不已,现在倒是感觉全身舒畅。谁叫这女人老以为自己是宅子里的女主人,成天作威作福,现在终于好好的出了这口恶气。呼,真是身心巨爽!

棉棉小姐,有一个男人如此残忍有如此温柔的守护着你,你该幸福了吧。

那天,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不过,饶是清醒过来,但是全身上下还是酸软无力只能在大哥的“殷勤”帮助下勉强的吃了一点东西后又浑浑噩噩的睡过去。

第二天,清醒过后,我也没有向大哥问及乔悦尔的事情。不管怎么说,那天我那么强烈的扞卫了自己的所有权,她那么聪明伶俐的一个女人不会不明白我和大哥之间的情愫吧。

高小坡,白洁,高义孙倩高

不过,有时想想,觉的蛮对不起她的。明明她才是大哥名正言顺的未婚妻,但是我却鸠占鹊巢,霸住大哥不放。

大哥好像也看出了我的不安,终于在又一次云雨餍足后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个清到了个明,包括怎么利用乔悦尔来刺激我,包括事成的条件是帮助乔悦尔夺回被黑心继母抢走的乔家,那场所谓的订婚宴不过是因为乔氏遗嘱,当家人必须有婚约在身才有继承人的资格。也只有那一刻,我才放下心来,安心的投入大哥的怀抱。

“喂,大哥。”我软软的趴在大哥的胸膛上,玩着手指,“我逃掉了一年的课,怎么办啊?”

大哥双手撑在脑后,笑道:“怕什么,秦日初会帮你搞定!”

想了想,大哥又说:“干脆,你不要去上学了,倒是直接拿个高中毕业证就够了。如果,你想上大学,到时随便安排一下就行了。”

“可是,我想自己考大学……”我也想学成归来,可以帮到大哥,不能总是做一辈子的寄生虫。

“切——”大哥嗤之以鼻,“读大学有什么好,你看现在还不是那么多重点院校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就算找到了工作还不是被我们剥削的一干二净,你去掺那趟浑水干什么?还不如好好呆在家里,天天躺在床上等我就够了。”(这是俺的真心话啊,我也好想天天过这种醉生梦死的yin dang生活啊~)

“大哥——”我羞红脸,轻轻的锤了锤大哥。这男人脸皮倒是越来越厚了。

大哥呻吟一声,按住我的腰,“别闹,别闹……出来了……出来了……”说话间,又是扶住我的腰大力的往下一按,直到那炙热的坚挺重新没入我潮湿的甬道后,才满足的呼出一口气,“真紧,怎么玩也依然吸得我紧紧的。”

“大哥——你——”真是讨厌,每次事后都不喜欢拔出来。

大哥见我嘟着嘴,一脸不悦,不由得恶意的向上撞了撞,眨眨眼,有些调皮的说:“小圆球,舒服么?”

高小坡,白洁,高义孙倩高

我瞪圆眼,看着身下大言不惭的男人,谁在身体里插一根移动大棒子会舒服啊,又热又硬,弄得小肚子都微微的鼓了起来,肿肿涨涨的,甚是难受。

我侧侧身,就想往旁边滑去,大哥看出了我的意图,一个翻身把我压制身下,“小圆球,不听哥哥的话了么?”

我瘪瘪嘴,委屈的说道:“可是,大哥,难受……”

大哥不以为然,大手抚了抚我鼓鼓的小肚子,在摸到那条状物体的时候,邪魅一笑,“来,小圆球,告诉我,小嘴儿想要了么?”

我桃腮绯红,星眸半垂,“大哥……不要了……要是怀孕了怎么办?”在展之玫的两性教育下,我突然想到了这个严重的问题。

大哥闻言,身体有一片刻的僵硬,好半天才轻轻的吻了吻我的脸颊,“棉棉,你也知道你跟着我就没有了做母亲的权利,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的,棉棉,你怪我么?”

“大哥……”面前颓然又悲伤的大哥是我从没见到过的,不知不觉,心里一酸,小手不知不觉的攀上大哥的脖颈,“大哥,我不会怪你,相对的,是我让你没有了当父亲的资格,对不起……”

大哥撇下眼,身体整个压在我身上,好半天,大哥闷闷的声音才从耳边响起,“这辈子,我有你就够了,相对的,棉棉,你也只要看着我想着我爱着我就足够了。”

也许幸福真的会是有瑕疵的,我自己心中也是这样想的。这辈子有大哥就足够了,但是内心深处那软软绵绵的孩子却总是在我脑海里不停的晃悠,像只蚕宝宝似的,挥着白嫩的藕节似的小胖手朝我跌跌撞撞的扑来。

那一晚,大哥最后也没有退出来,只是轻轻的把我搂到身上,像孩子依靠着母亲那样沉沉的睡去。

****黯然的分界线****

高小坡,白洁,高义孙倩高

叶轩辕看着花园里笑得开心的女孩,眼神一柔,不禁对着对面女人说话的声音也低了不少,“你是说小姐的zi gong已经修复得七七八八是什么意思?”

“就是小姐已经具备了孕育的能力。”吕烟垂眉,恭敬的答道。

本来以为是个好消息,但是不料对面的男人却幽然一声叹息。

吕烟疑虑,以为对方责备自己没有完全让棉棉小姐的子宫修复,不由得辩解道:“叶先生,欲速则不达,小姐的zi gong破碎实在是太严重,还需要进一步的呵护才会逐渐康复,请叶先生不要担心。”

叶轩辕轻喟一声,没有答话。就在吕烟考虑是不是该退下的时候,叶轩辕天外飘来一句,“亲兄妹生下正常的孩子的几率有多大?”

“这……遗传学说:每个人大约有5万以上的基因,这些基因一半来自父亲,另一半来自母亲,就是说,每个子女与父母之间的基因有1/2可能相同,所以,同胞兄弟姐妹之间的基因也有1/2可能相同。而爷孙、叔侄、舅甥等之间则有1/4可能相同。同理,表兄妹、堂兄妹等之间则有1/8可能相同。某些遗传性疾病,致病基因是隐性的,如双亲中一方带有这种基因,而另一方不带,则可使致病基因被掩盖,所以后代不发病。只有当夫妇双方都携带这种隐性基因,且相会时,后代才明显发病。”吕烟小心翼翼的回答者,再看见对面男人越来越黑的脸时,有些犹豫的开口:“但是,这只是理论,实际上来讲,国外有一项秘密研究得出,近亲的孩子畸形的很少,大约只有千分之十五的机会,而且生出的孩子,大多都是高智商的孩子。”

叶轩辕似笑非笑的打量了吕烟一眼,“你说的是真的,不是因为同情小姐而故意说谎。”

吕烟轻笑,“有时官方公布的东西不一定就是真实的,再说不管我骗不骗您,叶先生心中所做的决定都不会改变,是么?”侧头看了眼窗外笑得灿烂的女孩,“再说,小姐很幸福,没有值得我同情的地方。”

两人一时无话,纷纷把视线投向了窗外那可爱的女孩,仿佛看到了她,整个世界都充满了希望。

高小坡,白洁,高义孙倩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