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不能这样_人生是一场修行经典语录学长疼

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梦到了很久以前的一件事情。

一件我以为我已经把它尘封起来完全忘掉的事情。

梦中的小姨不再是那个国色天香,温文尔雅的大美人,而是狰狞地朝我扑过来索命的大恶魔。

或许只是一个恶魔,它只是附上小姨漂亮的肉身。小姨她伸出那修长并保养得宜的双手,狠狠的掐住我的脖子,用力的扼住,死命的诅咒着。

慢慢的,我开始呼吸困难,眼前变得一片模糊……

这时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跑过来,击退恶魔,把我从黑暗中拯救。

我情不自禁的呼出一口气,逆着光,想看清楚这个对于我来说,宛若神祗的救我于水深火热的男人是谁。

那熟悉的身板,那熟悉的气息,不是大哥么?

“呼……”我睁开眼,大呼一口气,果然梦境来源于现实。大哥半倚在我身上,黑乎乎的脑袋搭在我的圆润香肩上,睡的正香。

好重,真是好重!硬硬的骨头压得我浑身发疼,呼吸也较为困难。

我微微的动了动身子,想自救出这种困境。

学长,不能这样_学长疼

不料,却牵动了身体的另一种疼痛。

好酸,好软,还有……好充满!

感觉下身私密处,被什么填的密密满满的,并随着我微力的挣扎,逐渐的变得壮大肿胀起来。

是什么?好热?好充实的感觉!我垂下眼,沉思者。

就在这时,大哥咕噜一声,半睁开黑眸,低声嘟囔,似是在自言自语:“药效还没过么?”

说完,搂着我的肩,下身的硬体便开始慢慢的律动起来。

我大吃一惊,这是什么?体内那根不停的戳着我的硬棒又是什么?

我推了推虽然仍在迷糊中却是不停运动的男人,叫道:“大哥,醒醒……”

大哥好像很是疲倦,大手搂着我的纤腰就往他身上带,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着:“大哥才刚刚睡着,来,棉棉自己动!”

我哭笑不得,我不是这个意思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大哥在干什么啊,为什么我会觉得如此羞涩,而且隐隐的不安。

大哥可能是感觉到我没有动作,又一个旋转的把我压制到身下,自己慢慢的开始律动起来,软软的黑发不停的在我脖子旁边扰动,嘴里喷出的热气也一点一点的侵蚀我雪白的耳垂。

学长,不能这样_学长疼

渐渐的,大哥的速度越来越快,力气也越来越凶猛,每一次深入都好像要把我顶出床外。我浑身发热,感觉下身潮湿一片,只能攀着大哥的宽肩,跟着他的步伐,沉沉浮浮,宛若随波的青萍。

很久以后,大哥嘶吼一声,停了动作,身子软软的靠在我的身上,一动不动,然而下身的坚挺却是一直占据着,怎么也不肯出来。

我勉强的抬起一只手,摸了摸大哥和我湿腻的缠在一起的黑发,心里居然有些甜蜜的感觉:这是不是所谓的同心结呢?

满足的轻叹一声,我搂紧大哥,也慢慢的睡去。

又是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肚子咕咕叫的声音吵醒了。

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大哥浓黑如墨的眸子,正一动不动的凝视着我。

脸一红,我惯性的朝后面缩去。

“咝——”好酸又好疼!

大哥附过来,摸了摸我皱成一团的脸,关切的问:“很疼么?”

我点点疼,一脸委屈,你一晚上总被人戳,你看疼不疼!

大哥好像看出了我的心中所想,轻轻的笑出声,然后撑起身子,慢慢的退了出来。

学长,不能这样_学长疼

原本的充满突然一下变得空虚,我轻轻的吐出一口气,说不出来是退出的遗憾还是退出后减弱疼痛的满意。

大哥似笑非笑的把我的复杂表情看在眼里,轻言:“以后还有机会,今天你太累了!”

我的脸蹭的一下,变得通红。我明明什么都没说,大哥在讲些什么呢。

大哥直起身子,下了床,却没有立刻拿衣服遮掩自己的赤身裸体,只是轻轻的抱起我,往浴室走去。

“大哥——”

“洗个澡,吃点东西,你太累了!”大哥这样说着,轻轻的把我放入大大的浴缸内,然后自己也跨了进来。

我扭捏不安,挣扎着向大浴缸旁边的角落爬去。

大哥有些生气的搂住我,把我带至怀里,让我坐在他的膝上,温热的薄唇含着我如玉的耳垂,轻声呢喃道:“以后,棉棉不准这样逃开我,大哥会生气,知道么?”

我无力的点点头,整个人软软的靠在大哥怀里,星眸半闭,红唇微启,享受着大哥罕见温柔的服务。

大哥的手温柔而又带着一丝炙热,慢慢的为我清洗着身体。我全身瘫软如水一样柔软无力,靠在大哥怀里,喉咙里溢出声声咕噜咕噜的满足感叹,整个人舒服得活像一只被主人摸着毛的宠物小猫。

大哥为我洗净上身后,大手慢慢的来到了下体,那因为温暖的水而缓解得疼痛又开始阵阵传来。

学长,不能这样_学长疼

我微微挣扎,低声轻喃:“大哥……疼……”

大哥只手抱着我,另只大手去坚定的朝蜜源探去,“乖,洗干净了,就不疼了!”

我一向相信大哥,闻言后不再挣扎,乖乖的窝在大哥怀里不再动弹,任凭大哥修长的手指在我身下的桃源密地进进出出,带出波波水纹。

大哥说的没错,我很快的感觉不到疼痛,反而随着大哥的动作身体慢慢升起了一丝酥麻,嘴里也情不自禁的溢出声声嘤咛。

大哥闷笑一声,薄唇吮了吮我的白嫩脖颈,“小色女……”

我抬手想提出抗议,却是有心无力,只能懒懒的靠在大哥的怀里,感受那波波热潮,席卷我已经浑浊不清的神志。

最后,这场折磨在我的身体抽搐,下身涌出热潮才终止。那个罪魁祸首倒是一脸的无辜,“又脏了……”

不过,万幸的是大哥再次探进的手指倒是中规中矩,没有乱起风云,只是认真的坐起了本来的清洗工作,我才放松的舒了口气,慢慢的享受着这温暖的水流在身上淌过的舒适感觉。

洗完澡后,大哥拿来一块大大的浴巾,裹着我把我抱上床去,然后转身从床边的抽屉里拿出一盒小小的药膏。

“来,小圆球,张开腿儿。”

我摇头,“疼……”

学长,不能这样_学长疼

大哥轻言哄道:“上了药就不疼了!”说完径直掰开我粉嫩的双腿,慢慢的为我抹上药膏。

药膏清清凉凉的,那腿间火热的疼痛也随着这丝清凉慢慢的变得淡弱下来。大哥扶着我枕在在软软的大枕头上,起身又为我盖好被子。

他自己径直披上衣服,打开门,林妈的脸在门后一闪而过。

很快的,大哥端来一个大大的餐盘。

我馋虫冲脑,盯着餐盘口水泛滥。

大哥看着我好像非洲饥民的凶恶样,柔柔的笑了笑,然后端来红枣黑米粥细细的喂了我吃去。

因为实在是太饿,加上又是大哥亲自喂我,我心里一甜,不喜欢的粥类也吞得宛如山珍海味。

果然吃饱了就好想睡觉,吃完这迟来的早餐,我觉得一股困意袭来,眼皮也不争气的开始往下垂。

大哥看了我这幅犯困的样儿,径直为我盖好被子,出了门去。

我头沾在软软的枕头上,再也无力想其他,只是很快的沉入甜美的梦乡。

当叶轩辕走下楼来,看见的就是自己的最佳损友——道上凌家的准继承人凌晟笑眯了眼,一副揶揄调侃花痴又狗血的景象。

学长,不能这样_学长疼

“你怎么来了?”叶轩辕在餐桌旁坐下,开始悠闲的用着早餐。

凌晟笑得别有深意,凑到叶轩辕耳边,“别装斯文了,你现在恐怕饿得可以吞下一头牛了。”

刻意的停了停,凌晟接着揶揄道:“某人怕是辛勤劳作了一夜未未睡吧!只是那可怜的棉花糖,初经人事,经不经得起这样的如狼似虎的狂兽折腾哦!”

叶轩辕不停筷子的继续夹菜,表面波澜不惊,心中却是暗暗发笑,昨晚如狼似虎的人可不是自己。

凌晟见叶轩辕一脸淡漠,丝毫不因自己的打趣恼羞成怒,继续再接再厉。掩了掩红润双唇,凌晟吃吃一笑,“也是,依照昨晚上的药效,恐怕如狼似虎的是那朵软绵绵的棉花糖也说不定,毕竟——那种药,对于我对自家出产的极品是再熟悉不过。”

叶轩辕闻言,终于有了动作,瞥了眼一旁洋洋得意的凌晟,淡淡的说:“那药是从你那里流出来的!”

不是疑问句而是绝对的肯定句。

凌晟绕道叶轩辕身后,撑住叶轩辕的宽肩,假意娇嗲道:“哎呦,叶木头,你不要一脸杀气的对我说话嘛,人家好怕怕的!”说完,还煞有其事的拍了拍自己结实的胸部。

“又不是我给下的,我哪知道那个滕明会那么蠢啊,居然会拿这种烈性药去对付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孩子,看来他是对阮氏的女婿势在必得啊!”

“哼哼……”叶轩辕冷笑出声,“那还要看他有命消受不了!”

“淡定,淡定,纵欲过度的男人不要一大早火气就这么大么?小心毒火攻心!”凌晟修长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叶轩辕的胸。

学长,不能这样_学长疼

叶轩辕瞪了眼胸前蔓延的大手,凌晟讪笑的收回手去,干笑道:“我就想检查一下,药效如何,又没爪印什么的。据悉,这药的最高纪录是一夜8次,一次59条抓痕,我……什么也没说。”后面的话在对方的杀气下自动消音。

沉默了片刻,叶轩辕开口:“谁下的药?”棉棉不是每个人递来的饮料都会喝。

凌晟笑着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跷起二郎腿,“还不是你的桃花债,你曾经的后宫主管。”

“是她?Maggie?”果然对待不识时务的女人不能心慈手软。叶轩辕握紧拳,当时自己看在Maggie跟了自己五年的份上,饶过她,没想到狗胆包天居然敢把主意打到自己精心呵护的宝贝上来,哼哼,叶轩辕冷笑一声,说来自己好就没有玩玩了。

该怎么来玩呢?我美丽高傲的前秘书Maggie小姐?

很远处,在家收拾行李准备跑路的Maggie无缘无故打了个很深的寒颤。

“喂,木头!”凌晟罕见的一脸正色,“你有了棉花糖,外面的花花草草枝枝蔓蔓就要断干净咯。我不是每次都能找到她的!”

叶轩辕闻言一顿,看了眼沙发上严肃正经的好友。

凌晟被叶轩辕锐利的眼光审视得全身发毛,不由自主的开口解释道:“喂,木头,你这样看着我什么意思,我可没打你心肝宝贝的主意哦,你从小把人家当老婆养,我可是从小把她当妹妹看……”

叶轩辕轻笑,“是么?”

凌晟昂起头,“当……当然是!好了,我去捉老鼠了,先走了!”说完,身子一弹,消失在门口。

学长,不能这样_学长疼

屋外,凌晟懊恼的搭着头,“我怎么会突然觉得心虚呢,明明只是把棉花糖当妹妹的,难道是最近没有女人了,xing压抑得有些精神错乱了?对,一定是,一定是这样!”握紧手,凌晟决定今晚要去梦幻时代和那群勾人的小妖精们大战三百回合。

屋内,叶轩辕垂下头,好半天才低喃出声:“小圆球,我倒是小瞧了你的魅力!”

幽幽语声在安静的室内环绕,盘旋,经久不散。

“少爷。”不知道什么时候,林妈已经站在楼梯旁。

叶轩辕擦擦手,望着面前的老人,“有什么事么?”

林妈没有答话,只是噗通的跪倒在叶轩辕面前,一双老眼全是乞求,“少爷,我求求你饶了棉棉小姐!”

叶轩辕岿然不动,只是扬起他好看的眉,状似惊讶,“林妈,这是何解啊?”

林妈抓住面前男人的裤脚,慢慢的抬起头来,“少爷,我知道是老爷对不起你们母子,可是那是上一代的恩怨,棉棉小姐是无辜的,她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少爷,放了小姐吧,求求你!”

“呵呵,”叶轩辕冷笑,“放了她?谁来放了我?从她第一次看见我,就是她一厢情愿的靠上来,一厢情愿的把她自以为是的喜欢在强加在我身上,那个时候,有谁放我?怎么,现在心疼了?看见我压在你精心守护的宝贝上就心疼了?呵呵,我告诉你,游戏这才正式开始!”

林妈老泪纵横,“少爷,老爷欠你的债,他已经用生命去偿还了,难道还不够么?您还想像牺牲姝贝小姐一样牺牲棉棉小姐么?棉棉小姐还只是个孩子,而且还是您的亲妹妹啊!”

“呵呵,”叶轩辕丝毫没有被林妈声泪俱下的说辞所打动,嗤笑一声,“我叶轩辕要的女人,别说只是和我分享一半血缘的妹妹,就算是完全继承了我全部血脉的亲身女儿,我说要就是要要!”

学长,不能这样_学长疼

林妈犹不死心的劝导,“如果棉棉小姐,知道你们这样是禁忌是乱伦,她怎么承受得了?”

“你不说,有谁知道?那个一身瘫痪不能动弹的秦言明还是那个早已化成骨灰的阮烨诚?阮烨诚不是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可以对外宣称是干儿子么,那他怎么没想到有一天他的亲生儿子会在他以前住的地方睡的地方用力的干他的宝贝女儿呢!呵呵,我就是要他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如何在他那个不孝儿子身下,婉转求欢,我就是要他死不瞑目,永世不得超生!”

“少爷——”林妈尖叫一声,无力的瘫在地上。

叶轩辕大步踏上楼去,回头看见一脸死灰的林妈,“你最好忘记今天的事。我想你不会希望棉棉知道你从小就往她的食物里下药吧!”

林妈一听,万念俱灰,知道最后的希望也破灭。

自己怎么忍心告诉那个可爱的孩子,她一直信任依赖的林妈从她出生起,就开始往她的食物里下了增肥的激素。

林妈跪在冰冷的大厅里,双手捂住沧桑的老脸,终于忍不住大哭出声。

为什么要这样对小姐,为什么要这样对棉棉小姐?

难道这就是豪门家族的女孩子共同的命运,永远逃不过凄惨的任人玩弄的结局。

恍惚间,林妈好像看到了,自己亲手带大的嫣然小姐,奄奄一息的躺在洁白的床单上握着自己的手。

“林妈……答应我……好好照顾棉棉……不要让她走上我一样的道路,不要让她成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

学长,不能这样_学长疼

小姐白净纤细的手腕上青筋毕露,争着最后一口气,交代完后事后,最终无力的垂下。

从那天起,林妈就往棉棉小姐的食物下了激素,如果红颜才是祸水的话,那么把棉棉养的没有如花似玉的外貌当不成祸水,是不是可以逃掉被牺牲的命运?

只是,命运依然是命运,辗转千回,依然回到了原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