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太大新时代新青年素材事迹了会坏的-学长痛

天气逐渐转凉,只要没有外套搭在身上就会全身打哆嗦。金门虽说是一个不会下雪的岛,冬天自然也就没那麽浪漫。

不过,还没进入冬天就冷得要老命是怎样?

我安静的坐在一旁,手中翻阅着小说,眼睛直盯着密密麻麻的文字,时而利用空闲喵喵一旁埋头苦干、把自己埋入书海的凯旋。

我们已经待在这窗户都非常通风,而且人烟稀少,一点暖意都没有的图书室将近一个钟头了,这温度实在是令人毛骨悚然,感觉後背随时都会出现阿飘似。

看着身穿单薄长袖还没穿外套的凯旋,冷的将身子紧紧蜷缩住。虽然自己也冷,看她那副模样,只好牺牲小我解救朋友,将外套轻轻罩在她身上。

碰到暖意,她缩了一下,朝我看来,「谢谢你,璐缘。」

「不过你被那位林老师给叮上,日子可不好过喔。」林老师,人如其名。

相信我,你想的那个方向是对的。那位林老师真的很难用言语去形容。

说到这,凯旋又被一层乌云拢罩,「只不过是成绩难看一点,有必要这麽这麽对待他可爱的学生吗?」

「谁叫当花痴当惯了,成绩都不顾。」讲到这,我失笑,「好啦,不逗你了。有空也叫严豪仔细帮你恶补一下,不然自己拚命读书,最後没成果你又要哭死了。」

「你帮我就好了啊。」她像是在汪洋中找到一片浮木之後般欣喜,而我却将她再次打入深海。

学长太大了会坏的-学长痛

「不要。」

「怎麽这样嘛……」

我笑而不答,督促她手中的笔记赶快抄完,把专注又放回小说上。

听到凯旋在指上流窜且飞快的沙沙声,我大概猜想的到她的笔记是怎样的了。

不瞒你们说,她写字的速度真得非常快,但是成果就有那麽一点惨不忍睹了。真的只是一点喔。

我在心里为她的笔记默哀三秒中。

默哀完毕,她的主人像是有心电感应般转过头来看我。

「璐缘。」

「嗯?」

她虔诚的双手合十?俏皮的眯起眼,「抱歉啦,因为严豪有事,今天才要你陪我的,还害你跟方子杨没有练习的机会。可是,我真的不敢一个人待在人烟稀少的地方嘛。」

「我知道,而且我也不想如果你发生什麽事严豪又要把我碎碎念了,你知道的,有时她比女人还罗嗦。」讲到严豪,她的少女情怀似乎又被打动了,脸上染上一片绯红。

学长太大了会坏的-学长痛

我看着她泛红的脸蛋,裂嘴一笑,「想严豪的时候最好别那麽明显,很羞的。」

「璐缘,你欺负我。」我拉进我和她的距离,认真的和她大眼瞪小眼,「我这不叫欺负,叫捉弄。」

斗嘴输了我,她乾脆赌气的撇过头继续埋头沉浸在她的书海里,嘴角的笑意倒是很浓烈。

顿时,我想到今天的方子杨,在接完一通电话之後,便匆匆赶来告知我说今天不能练习。

纵使有一肚子问号,我也没问出口。

看到他眉头一直紧紧深锁,一整天的情绪也闷闷不乐,连我和凯旋他也没太搭理,在下课时,只是一直嘴里念念有词来回踱步。

我真搞不懂,一通电话而已不是吗?

难道是他家出了什麽事啊?

就在心急如焚的时後,我用力的甩甩头:啊!反正他又不是我家的人,管他那麽多干什麽?真是的。

「璐缘。」

「不快读书啊你?」

学长太大了会坏的-学长痛

「你不会是想方子杨了吧?还是有什麽心事?说真的你刚刚的样子真的有些可怕耶。」她一股心有余悸神情,心生焦急的担心我。

我扶额,「我能有什麽心事?况且方子杨今天本来就有事,也没办法练习啊。」

闷闷的看着书本上的文字,她像是想到什麽似的,「璐缘,你说他是不是交女朋友啦,不然怎麽会放下你不管?」

「快写你的啦,净想些有的没的。」看她一副认真的模样,我忍不住在一旁念叨她几句。

女朋友?有可能吗?

说的也是啊,像他这麽优秀的人怎麽可能一个中意的女孩都没。

思及此,目光不自觉的黯淡下来。

俗话说,女孩的第六感是最准的,偏偏我是属於那种不顾及尘世,安分守己的过生活一型。凯旋说的,也不是不无可能。

眼神恍惚的看着手上的书,我才发现这本书的书名,其实根本就不是一本小说。写着--陈庆瀚.《离散对话集》。

真是越来越弄不懂自己了,方子杨来之後,我的心情常常随着他变动随着他的喜怒哀乐而有所改变,除了在凯旋他们之外,也只有在他面前,我才敢真心的笑。

是喜欢吗?

学长太大了会坏的-学长痛

那为什麽我又那麽的不确定呢?

思绪并没有停留太久,我便被几行精致细小的文字给吸引住了,让我很有感触。

毕竟,是寂寞的人。

「周凯旋。」

闻声,我和凯旋纷纷声音来源瞪去。

「严豪,这里是图书馆,安静一下啦。」凯旋含笑滴咕着自己的男朋友。

看着严豪拎着几瓶八分铺的饮料摇摇晃晃的朝我们走来,身上换下制服的汗衫也略显湿润,紧紧贴着胸膛。让初恋的女生,应该多少都会动心吧。

严豪大把放下饮料,帮着凯旋收拾东西,并把一大堆倒塌的书籍放回原位、堆叠好。

真是新好男朋友一枚啊。

「璐缘,看你要喝什麽,自己拿吧。」站在书柜前的严豪挡着凯旋的身子,大方的指着那袋饮料。

「我只是做个陪客,原来也有福利啊。」我随意拿了杯多多绿茶,也把那本《离散对话集》放回原位。

学长太大了会坏的-学长痛

再看了一眼它,笑了。

「严豪,我要喝的有买吗?」趁着缝隙,凯旋询问着严豪。

「有买,你现在不能喝冰的,买了温的。」

凯旋甜甜的笑了一下,「谢谢。」

真是的,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无缘无故的放出好几道闪光了吗?我都快瞎了。

无语的领起借给凯旋的外套,我把凯旋的背包也一并收拾。

等到他们都弄完,我用完美的抛物线丢给凯旋,「呐。」

「谢谢。」说完,她的脸色又充满抱歉,「可是我和严豪要先回去,可能没办法护送璐缘回家耶,怎麽办?」

「你当我三岁小孩呀?我会自己回家的,况且我还有事没办完。」

听完,她高兴的勾住严豪的手臂,说了声再见。

「璐缘,自己小心点。」而这是严豪的叮咛。

学长太大了会坏的-学长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