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舟相望(宝宝乖乖坐上来好不好限)_寒战雪

方子杨带着我们到「85度C」里的小小座位,没有打算让我们坐在外头路天的位置。这是一家小型的下午茶点心店,有很多空闲的人通常都会聚集在这而聊聊天喝咖啡。

我拉开椅子坐下,凯旋坐在我旁边,方子杨坐在我们的正对面。

「要喝什麽?我请客。」方子杨起身询问我们,凯旋一听到「请客」二字,开始仔细琢磨要喝什麽。

我慵懒道:「奶茶就好。」凯旋因为种类太多实在无法下决定,咬着牙说:「没办法了,我也奶茶吧。」

得到答覆,他走向前台点单,领着三杯饮品往我们这边走来。

待他幽幽坐好,我单枪直入的直接了当问他:「你前天说的话到底是什麽意思?」

他的神色显然有些不自然,「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有喜欢过人吗?」

「虽然不知道你的用意何在。」我皱眉,「但是应该算有吧!」

亭舟相望(限)_寒战雪

凯旋一听到,连忙扶着我的肩膀使劲掰向她,「什麽!璐缘有喜欢过人,快把原委说出来听听吧。」她苦苦哀求的握着我的双手,我扯开她,看向方子杨,「你要听吗?」

他轻点头,似乎是为了验证他找我来的用意。

「故事有点长呢……」

今年就读小六的我,把功课解决完洗完澡之後,坐在电脑萤幕前,手不安分的游移着鼠标,开始打起字来嘴角不自觉得漾起一抹笑。

微湿的发丝发出滴滴的滴水声,却完全不打扰我聊天的兴致。

【凡】:『在干嘛呢?」

【缘】:『刚洗完头发呀,发尾还在滴水咧。』

亭舟相望(限)_寒战雪

【凡】:『不感冒一下你是不会知道吹头发嘿?』

看着他关心的语气,我起了一丝玩心想要逗逗他,在萤幕上打了一横行字--发送。

【缘】:『呐呐,这麽久了,跟我说说你喜欢谁。』

【凡】:『才不要咧。』

【缘】:『快点啦,还是不是男人啊你。』

见他没有要告诉我的意思,我始出激将法刺激他。

凡】:『那……你不能说出去喔。』

亭舟相望(限)_寒战雪

【缘】:『那当然。』

我压抑着自己心中的雀跃,额头居然冒出几颗晶莹的小水珠,紧紧抓住自己衬衫的衣摆,静静的等着他的回覆。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让我的笑容不知道在脸上挂了有多久,趴在水蓝色床单上的我,直到连脸都僵硬了,还在心里面甜甜的笑着。

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喃喃道着刚刚他打上的那句话,看到那句话後,我随便跟他聊聊几句,等到时间不早,他叮嘱我要快点睡,在後面打了个晚安加上一个俏皮的笑脸,打着哈欠的我,看看时钟,道了晚安,也兴致阑珊的关上萤幕。

--『我喜欢你,简璐缘。』

今夜,我并没有失眠,睡得格外安稳。

有太多太多事我们都还不知道

亭舟相望(限)_寒战雪

当初的喜欢算的了什麽

我们只不过是还不了解喜欢的用意而已

而那时的我们,只是因寂寞而蒙蔽了双眼

天真所犯下的错,没罪

隔天是休假日,从小就是单亲的我,从妈妈过世後,都由亲戚的阿姨和叔叔扶养长大,由於他们两人都有固定稳定的工作,假日都只有我一个人在家里。拿着遥控器的我正在烦恼要看哪个频道,屋外就传来了叫喊声。我轻轻打开门扉,昨天说喜欢我的那个人正骑着脚踏车停在我家门口。

「干嘛?」我按耐心中的喜悦,只是平平的说了两个字。

他把手放在脚踏车握柄上,「假日无聊,绕过来看看而已。」

亭舟相望(限)_寒战雪

他待在这里没多久,我们只是一直傻傻得看着对方,良久後,他骑着假踏车扬长而去。心里都心照不宣的想着同一件事--「想你了。」

自从上次之後,我和李浩凡之间萌生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氛围,一看到对方,就会忍不住全身发热,偶尔给予对方一点点的关心。适当的打打闹闹,彼此都不会生气,反而笑得更开心,像是一股暖洋洋的气息。

这,或许就是喜欢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