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不可以!(限)免费高一胸这么大阅读 寒战雪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一切好像很平静又很安宁,但是这平静还可以说是和谐的表面下掩饰的种种蠢蠢欲动又有谁真的预料得到。

小姨来大宅后,父亲倒是经常回家了,而且心情好像好了很多,每天不再严肃着一张脸,我可以经常看见父亲脸上漾着笑意,林妈说那笑意叫幸福。

幸不幸福,我不是很清楚,但是自从小姨嫁给父亲后,陪我的时间就大大减少了,很多时候,她都和父亲一起,一整天关在房间里不知道干什么。正因如此,我缠着大哥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多,以至于发展到了每天洗完澡就早早的跑到大哥床上等他。

对于这件事,大哥表现出了超出了我意料的纵容,每天居然会像搂抱枕一样把我搂得死死的,整个人压在怀里。

这一刻,好像家里每天都洋溢着一种叫温暖幸福的气息,到处祥和又安宁,只是我偶尔会看到小姨在背后一个人悄悄的抹眼泪。

“小姨,你怎么啦?”我走到小姨身后,扯住小姨的裙角。

小姨虽然嫁给父亲,但是我还是习惯的叫她小姨。

小姨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蹲下身来,抱着我,“没事,小姨没事,只是风把沙子吹进眼中了。”

我张开肥嘟嘟的小手,凑到那双乌黑亮丽的眼睛旁边,“小姨不哭,棉棉帮你吹吹……”

小心的呵着气,轻轻的吹向那颤悠悠的长睫毛。

终于,小姨被我的动作弄得痒痒继而大笑起来,搂着我不停的呢喃,“棉棉,我的乖棉棉……小姨会好好的爱护你,谁也不能伤害你。”

将军,不可以!(限)免费阅读  寒战雪

就在这样平静无波的生活下,我迎来了人生中的九个新年。

被慈祥的外公搂在怀里,拿着外公给的大大的红盒子,心里满是甜蜜,“外公,这是什么?”

外公看了看对面的大哥一眼,把我放在地上,轻拍着我的头,“棉棉乖,自己上楼去拆压岁礼物。”

我抱着红盒子,拉起旁边大哥的手,“大哥,你也来。”

外公突然在旁边插话,“棉棉听话,自己上去,我和大哥有事说。”

我瞄了眼外公,又瞄了眼对面依然冷漠不动的大哥,有些无奈的点点头,一个人抱着盒子上楼去。

哼,你们不和我玩,我去找小姨。

走到父亲门前,正准备推门而入,听到了一阵争吵声。

“阮烨诚,你不要总拿父亲逼我,告诉你,不是因为父亲说棉棉小,孤苦无依,怕轩辕再次伤害她,我根本不会嫁给你。”是小姨的声音。

阮烨诚,不是父亲的名字么,怎么小姨说是以为我才嫁给父亲的?还有轩辕不是大哥的名字,大哥会伤害我么?

却听父亲淡淡的声调响起,“什么原因什么理由我都不在乎,你已经嫁给我了,这是事实,难道你还想逃避吗?”

将军,不可以!(限)免费阅读  寒战雪

隐约,父亲叹了口气,接着说,“姝贝,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不管怎样,你一辈子都是我阮烨诚的妻子。”

“哼,你休想,我已经确定了轩辕不会伤害棉棉了,只要等棉棉一懂事,我就要和你离婚!”

父亲好像也有些生气了,大声吼道,“秦姝贝,你别妄想了,你这辈子生死我的人,死也只能是我的鬼。”

这话完了,屋里没有人再说话,只是有微微的挣扎声与小姨模糊的呜呜声传来。

“啪”一声响起,小姨微微喘着粗气的声音响起,“阮烨诚,你害死我姐姐不够,还要葬送掉我一生的幸福了吗?”

小姨的姐姐,那不就是母亲吗?为什么小姨会说是父亲害死的呢?我有些好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要不是你在外面花天酒地,姐姐不会天天独守空房,也不至于原本就差的身体就越来越差了,要不是你在外面一连好几个月不回家,姐姐也不会小产大出血而死,要不是你,棉棉也不会从小没有母亲,也不会都三岁了还不会说话,都是因为你……因为你……”说到最后,小姨的声音已经微微带着哭腔。

我却困惑极了,林妈不是说父亲很爱母亲么?还说他们婚后恩爱无比吗?为什么小姨会说父亲害死了母亲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贴着门,努力的再听。

隔了好久,我都要放弃的时候,父亲稍稍疲倦的声音响起,“姝贝,嫣然的事是我对不起她,是我没有顾虑到她的感受。但是姝贝,我和嫣然的事情与我们现在无关!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会好好的弥补你和棉棉的!”

“弥补?怎么弥补?是假意的抱着棉棉哄她亲近她,对我说什么你爱我,还是暗中收购秦氏的股份?”小姨的声音尖锐的响起,隔着门板居然震得我耳膜发疼。

将军,不可以!(限)免费阅读  寒战雪

“哼,你都知道了,是秦言明说的吧!”父亲好像明察一切,有些讽刺的说道,“你以为秦言明那老匹夫也算什么光明磊落的人,当年秦氏亏损,可是他亲自把你那个体弱多病的姐姐绑成礼物送上我的床的。现在我再次收购秦氏的股份,他又坐不住了,还不是照样把你送上来!说什么棉棉小,孤苦无依,他有什么资格!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全是因为他造的孽,全是他一手造成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父亲说到外公的名字是带着一股浓浓的恨意与杀气。

小姨好像也被父亲的厉声言辞吓到了,好半天才说,“不……你撒谎,肯定是你撒谎,父亲不会这样做的,他是因为姐姐对你一见钟情才把姐姐嫁给你,他是因为棉棉从小没有母亲才会找我来照顾棉棉的!绝对不会!绝对不是你说的那样!!”

“嫣然一见钟情?棉棉孤苦无依?”父亲冷笑,“你知不知道,秦嫣然再嫁我之前就已经有了相处良好的爱人了,棉棉孤苦无依,哼,别傻了,如果不是他买女求荣,秦嫣然会郁郁寡欢?扔下自己的亲生女儿撒手人寰!不过……那有什么关系……他这辈子做的肮脏事岂止只有这些……”

“不……”小姨崩溃的大叫,“不会的!你不要说了!我不会相信的,永远不会!!”

听到屋内小姨还在撕心裂肺的做无效果的辩解,我呆在原地,就连被大哥提回屋内,也毫不察觉。

“大哥,小姨说的是真的么?父亲害死了母亲,然后棉棉害得小姨嫁给了父亲!”我拉住大哥,迫切的想知道,也想得到大哥的安慰。

心是那样惴惴不安,隐隐生疼,棉棉不想因为自己禁锢了小姨的幸福,棉棉也不想因为自己激起外公和父亲的矛盾。

他们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怎么舍得怎么能伤害他们!

大哥看了我一眼,眼里迅速闪过一丝恨意,不过很快又恢复平淡好像一切只是我的错觉,随即大哥淡淡的开口,“小孩子不要多想,听话,睡觉,忘记今天看到的听到的。”

说完,不等我说话或者发出疑问,大哥走过来脱掉我的外衣,把我塞进被窝,随即自己也躺了进来,隔了好久,在我就要睡着的时候,模模糊糊的传来大哥的声音,“棉棉,忘掉今天的一切,只记得大哥就好……把一切忘掉的棉棉才是我的棉棉。”

将军,不可以!(限)免费阅读  寒战雪

潜意识里,我好像受到大哥的蛊惑,努力的想忘掉一切。第二天,我没有在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和小姨去游乐场大大的玩了一天。

那时候的我单纯又执拗,单纯的以为忘掉一切就能继续幸福,同样也执拗的相信那一晚只是我的一个梦,一个噩梦而已!

这样状似平静幸福的生活下,不久又发生了另外一件事。大哥因为考上大学的原因,向父亲提出搬出去住的想法。

“轩辕,一定要搬出去吗?”父亲看着大哥,淡淡的开口,“CX大学不就在本地,我可以派司机每天接送。

大哥看着面前的父亲,嗤笑出声,“那是你的,可不是我的!”

父亲深吸了口气,沉默了片刻,看着大哥一脸决绝,最终只有无耐的妥协,“那好吧,有什么需要尽管说,还有常回家看看,你知道棉棉很黏你的!”

大哥深深的看了父亲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拉着我走出书房。

“大哥,你要搬走吗?”我坐在床上晃着两条短腿儿,看着正在整理书籍的大哥。

大哥没有停顿,把桌上的各种各样的书籍往一个大纸箱放去,嘴里轻轻的“恩”了声,算是回答。

我看着面前的大哥,越长越高的身子,还有越来越漂亮的脸,心上一阵悲伤与无力,“大哥,你也不要棉棉了么?”眼眶一热,大颗大颗的眼泪就这样滚滚流下。

自从小姨住进家里了,再也没有和我以前那么亲近了,很多时候小姨的绝大部分时间都被父亲占着,就算偶尔小姨有空陪我一起玩时,眼神也不像以前那么的纯粹和清明了,有时我还可以隐隐约约的在那双娇俏的眼里看到和大哥看我的眼神一样的东西,有怜惜,还有丝丝恨意。说实话,这样的小姨我是陌生且害怕的,也因为这样我不再喜欢腻在小姨身上撒娇,直觉的我觉得小姨有一天会做出比大哥那次丢弃更让人害怕的事情。

将军,不可以!(限)免费阅读  寒战雪

所以,直觉的,我更加喜欢黏大哥,感觉大哥虽然冷漠,但是不至于对我做出很大的伤害的事。

但是,大哥这次的离去是不是意味着大哥将从我的生命里消失了呢?

想到这个可能性,我的心一下变得酸酸的,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滑了下来。

大哥停下收拾的手,又是将我使力一提,扔向旁边柔软的大靠椅,有些恶狠狠的说,“别弄脏了我的床!”

闻言,我哭得更厉害了,讨厌大哥,我都这样了,大哥还惦记着他的大床,虽然那床是很柔软很香呢。

我哭,我再哭。

终于,大哥挠了挠头发,烦躁的把我提到膝上,大手毫不怜惜的揩去脸上的泪,极度不自然的低声说,“好了,好了,小圆球,别哭了,我会回来看你的。”

我一听大哥这话,立即破涕为笑,因为我知道大哥不下承诺则以,一旦下了就不会反悔,最起码是对我十分守信的!

“恩,大哥,要回来看棉棉哦!”搂着大哥的脖子,我努力的蹭蹭,再蹭蹭,又是成功的惹得大哥一阵咆哮,“小圆球,你这个脏鬼,又把眼泪鼻涕蹭我一身!”

呵呵,我就要,我就要。

后来我回忆时,这一刻居然成了我童年和大哥在一起的最温馨的一刻!只是人越大,就越孤单,很多事情,就算努力的维护也保持不了原有的样子。

将军,不可以!(限)免费阅读  寒战雪

就好像镜子破了就是破了,就算不择手段的修复好,也还是会存在丝丝条条的裂痕。

大哥走的那天,全家人都去送了。父亲还刻意扔掉公司大大小小的会议,亲自开车送大哥去学校。

我看着校门口那个金光闪闪的CX大学几个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里面一片片落叶的梧桐树,飘零的黄叶在阳光下缓缓落下,闪出别样的光泽。大树下有很多疑是树桩的凳子桌子,三三两两个衣着鲜艳的大姐姐大哥哥正聚在一团,谈笑风生,不过,这地方倒是似曾相识。

转眼看见小姨一脸笑眯眯的看着我,“棉棉,还记得这里不?”

我感觉到熟悉,但是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的,老实的摇摇头。

小姨笑嘻嘻的把我搂到身边,“傻丫头,小姨当年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啊,还经常带你来玩呢,现在看看,还没离开一年居然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呢!”不知不觉的,小姨的语调慢慢的黯淡下来。

我拉了拉小姨莹白如玉的手,“没关系,小姨,以后小姨也可以再带棉棉来玩啊,大哥不是就在这个学校吗?”转眼看向前面的大哥,甜甜的说,“大哥,是吧?”

大哥没有料到我会说这些,呆了片刻,才低头轻轻说了声“恩”。

不知道为什么,大哥说了这个字后,车里一下陷入沉默,我还想接着要求大哥保证什么,正欲开口,父亲一个厉声,把我打断,“棉棉,一个女孩子家,乱跑什么?”

我被父亲严厉的声音吓得往小姨怀中一缩,再也不敢说什么,只是感觉到小姨搂紧我的手紧了紧。

还好,过不了多久,父亲开口,“到了,下车!”

将军,不可以!(限)免费阅读  寒战雪

一群人陆陆续续的下车,大哥和父亲去后车箱提行李,我拉着小姨的手,看向面前这个红墙黑檐的高高房子,呼出口气,“哇,好漂亮!”

小姨点了点我的脑袋,“傻丫头,知道什么叫漂亮么?你家的大宅不知道比这个富丽堂皇多少倍。”

我摸了摸头,煞有其事的说,“我知道啊,大哥就是漂亮,小姨也是漂亮啊!”

被这样的童言童语一闹,小姨忍不住大笑起来,大哥没有说话,只是狠狠给我一瞪。

父亲还是面色不善,望着大哥,开口了,“轩辕,既然这样,我们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小姨见父亲上了车,好像还想说什么,可是却什么也没说出,只是谈谈的对大哥说了句“你保重。”,就拉着我向车子走去。

我挣扎着,我还没有和大哥告别呢,不要回去,“小姨,我不要回去……”

小姨拉紧了我的手,声音异常尖锐,“你不想回去,想哪去!”

我向大哥伸出手,“大哥,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去!”

大哥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只是眼神如浓墨的看着我被一步一步的拉走,最后,提着行李转身上楼,再也没有看我一眼。

很多年后我回忆时,才赫然明白那眼里说着决绝,漾着恨意。

将军,不可以!(限)免费阅读  寒战雪

回程的车上,一直很安静。

父亲冷着脸不言不语,就连一向温柔的小姨也是拧着眉,一动不动。

我搂着大兔宝宝,感觉到车内剑拔弩张的气氛但终于挨不住浓浓的睡意,渐渐陷入昏沉。

临睡前听到两声音模模糊糊的想起。

“阮烨诚……你想……什么?”

“舍不得……旧情人……”

“……一辈子……不爱……”

“……痴心……妄想……儿子……放手……”

声音越来越嘈杂,但是太困的我还是渐渐入了梦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