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满了哼哼男人帮蛋蛋贴管用吗h_射满h

谢宁一直想等他彻底接受了自己再做计画。本来没打算这麽早告诉他真相,却碰巧撞见了那只不知好歹的狐妖,既然如此,便索性将自己的经历全盘托出。他表面上虽然淡定,心里却在七上八下地打着鼓。虽然早已决定就算卫陵害怕他不接受,也要把人绑在身边,却还是期待他能够不惧怕、不厌恶自己。

可以说某些略有些离奇的经历已经让卫陵的心里有了铺垫,也可以说从小看过的不少妖魔鬼怪的传说。当然,也是由於他之前已经见过这只狼两次,并且在地牢的那次甚至还与之亲密互动…他虽然十分震惊,却在冷静之後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接受了现实。这反而出乎谢宁的意料之外。

一百多年以前…卫陵不觉回想了一下,历史记载那时也出现过一次如今这样的动乱,死了不少人。谢甯坦言自己当年确实是死於战场的,然後不知何故魂魄坠入修罗道,与众多恶鬼没日没夜地厮杀,多年後终於挣脱出来。却因煞气太重无法入轮回,四处徘徊时遇到了一个自称魔界护法的男人,帮助他重生在一只狼妖的身体,便成了如今的样子。

只是堕入修罗道多年,让他的脑海中除了杀戮别无其他,不仅忘记了前尘往事,甚至连七情六欲都忘记了。在狼妖身上重生之後,被那人带回魔界修行了数十年,才终於恢复了本心。饶是之後他的神智恢复了清明,从此脸上依然很少有表情,也很少说话。他忘记了自己活着时,是怎样的性格,总之经历了修罗道的灵魂早已变得冷硬,是不可能变得和常人一般嬉笑怒駡皆自在的。

还好遇见了他…谢甯凝望着卫陵,脸上带着不自知的温柔。遇见他之前,自己已经在孤独中度过了一百多年,如果不是遇见了这个人,他以後漫长的生命该是多麽空虚寂寞。

他的经历十分离奇,卫陵相信谢宁不是会说谎的人。他心想,其实如今的谢宁,勉强也算是一个…人吧。然而实际上,因他的经历实在特殊,此时的谢宁已经跳出了轮回。还好,那个算是他的救命恩人的男人表示:魔界永远欢迎你!

卫陵心里其实还有很多问题,谢宁长话短说地解释了自己的经历,但是一百多年的时间浓缩成简单的几句话,显然不足以满足他的求知欲。今晚谢宁为他打开了一扇未知世界的大门,在克服了最初的惊惧後,他便更多的是好奇。卫陵想起那日在白梦山温泉时二人的简单交流,对他现在的身份也明白了过来,“虽然你重生在狼妖的身上,但是更习惯维持人形,有一天遇到了老诚王,便做了他的幕僚。”

谢宁答道:“没错。”看了他一眼补充道:“我遇到老诚王时,他也是你这样的年纪。”

“哦,是吗?”卫陵脸色微微一沉,语气也不知不觉转冷,“那你以前和他什麽关系?”话一出口,心里不由暗暗唾弃自己:这语气怎麽像个妒妇?虽然不想承认自己吃醋什麽的,但是这种心里泛酸的、甚至有一点愤怒的感觉,该怎麽解释?谢宁活了一百多年,今後还有几百年甚至更长久的寿命,就像他在遇到自己之前遇到了年轻时的老诚王,之後也会遇到更多的人。也许,他表现出来的对自己的在乎,果然只是迷恋皮相而已。哼,亏得他还傻傻地听信了大哥的话决定尝试着接受对方的真心呢!卫陵愤愤地想。

谢宁看着神情晦暗的卫陵,轻笑一声,“你想到哪里去了?”看到这人不高兴还故作坚强的样子,他突然很想将对方拉入怀里,狠狠地抚慰一番。事实上他一向想到做到,不顾卫陵的挣扎将其搂住,望着他的眼睛说:“让我动心的人,只有一个。”看到卫陵压抑着惊喜、故作淡定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卫陵被他拉入怀中吻得七荤八素。他以前也曾经为自己老牛吃嫩草的行为感到羞耻,如今看来,明明是他这只嫩草被老牛吃得死死的。不,或者说二人的关系,其实更像是一只小白兔和成了精的老狼。

不要满了哼哼h_射满h

“不过老诚王也算是我的好友,没想到他的儿子长大後变成这样。”谢宁又说。他同老诚王相识二十年,眼看着他一天天变老直到死亡,也眼看着他的儿子一天天长大成人。重生後他的性格虽然多了残暴嗜血的一面,却也并非控制不住自己,之所以做了这个将军,也不过是受了老友希望他辅助儿子的遗愿。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如今的诚王,虽然野心不小,论才能与气度却不及他父亲的一半,可惜了。”甚至连他这个故人都容不下。既然如此,他也不必对对方客气就是了。虽然诚王与瑞王二人势力相当,并且诚王还有自己这个帮手。然而说实话,如今还是瑞王更得民心,论智谋胸襟也较诚王胜出不少。总之,他觉得最後坐上帝位的那人不太可能是诚王。到时至少保住故人之子的性命吧。

谢甯将卫陵紧紧地搂住,埋头在他的颈窝享受这美人身上的幽香。“小陵,再等我一段时间,最多三个月,这天下就该太平了。到时我陪你回帝都,好吗?”

谢宁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卫陵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然後还没来得及後悔就被对方热情地拉到床上。然後谢宁在剥光了他的衣服,也摸遍了他的全身准备最後一步攻占时,卫陵忽然绷紧了身体,神色僵硬地想要推开他。

果然…他虽然没有表现出对狼妖的排斥,实际上也不是那麽容易就完全接受的吗?甚至想起之前和这家伙无数次的亲密…卫陵都觉得心里有一股说不清的不适感。人妖恋或者人兽恋什麽的….虽然不是没有这种传说,虽然年少时也觉得有趣,怎麽也没想到会真实地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真是…让人不知该如何是好。

“……”两人赤裸着身体相顾无言,怎一个尴尬了得。若是从前谢宁不会把这种小猫似的抗拒放在眼里,但是如今知晓了对方的心意,他是不愿再做霸王硬上弓的事了。於是他深吸一口气,暗暗压下将卫陵就地正法的冲动,缓缓说道:“我会给你一段适应的时间,在战乱结束前不碰你。只是,你最好不要有逃跑的念头,否则…”他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良久,直到卫陵被他盯得心里发毛。谢宁才露齿而笑,恶魔般地宣誓道:“我会用狼的身体,操到你只剩一口气为止。”

“你!!”想起那副场景,卫陵不由打了个寒战,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红十分精彩。

接下来的好几天二人没有说一句话,气氛十分诡异。直到某天晚上谢甯冷着脸回来,身上的铠甲被什麽利器戳破了一个洞,腹部的伤口滴着血,流了一路。

“你怎麽受伤了?!”卫陵刷地白了脸色。也顾不上之前还在和他冷战,急忙忍着对血腥气的反感,跑上前去查看起他的伤口来。这麽长时间,卫陵第一次看到谢宁身上带着伤回来。不可谓不震惊,震惊之余,此时竟然有一点点为他心疼的感觉。

谢宁看到他为自己担心的样子,心里不由又是一暖,神情也变得柔和了许多。“不要担心,这种程度的伤不碍事,我的身体癒合很快。”卫陵一愣,这才想起对方非人的身份,饶是如此,看上去还是慎得慌。

“要不要我帮你包紮一下?”卫陵询问道。

不要满了哼哼h_射满h

“好。”谢甯简洁明快地应道。其实以往这种程度的伤,只需半个时辰左右,伤口就可自行癒合,只要没伤到要害,人间的兵器并不会对妖魔造成多大伤害。不过既然卫陵肯同他说话了,又难得有机会享受卫陵的照料,自己何乐而不为呢。

於是谢宁脱了盔甲,赤裸着上身,任由卫陵笨拙地处理着他的伤口,虽然偶尔被那人不小心碰到时有点疼,谢甯却连眉毛都没有挑一下。

果然,到了第二天早上,卫陵拆开绷带一看,谢宁的伤口果真神奇地癒合了,只留下一道三寸长的疤痕,估计过不了多久也会变得和其余的肌肤一样光滑如初。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卫陵还是被狼妖神奇的癒合能力震惊了。

谢宁坐起来对他微微一笑,“我说过不用担心。”

卫陵无意识地抚摸着那道伤疤,皱眉道:“虽然外面确实癒合了。可是,还会疼的吧?”

谢宁根本就不会在意疼痛,看着卫陵黑珍珠一般圆圆的眼睛,和那双眼睛里的心疼,他再次有一种将人搂入怀中的冲动。但是想起之前对方无意间的抗拒,又怕吓到了这个可爱的小东西,还是作罢。

只是…瑞王的人这次战斗力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啊,以前这些凡人几乎无人能伤到他,今天却被捅了个窟窿。看来,双王争霸的最後一战即将来临了呢。谢宁在心里默默地想。

~~~~~~~~~~~~~~~~~~~~~~~~~~~~~~~~~~~~~~~~~~~~~~~~~

谢宁一直想等他彻底接受了自己再做计划。本来没打算这么早告诉他真相,却碰巧撞见了那只不知好歹的狐妖,既然如此,便索性将自己的经历全盘托出。他表面上虽然淡定,心里却在七上八下地打着鼓。虽然早已决定就算卫陵害怕他不接受,也要把人绑在身边,却还是期待他能够不惧怕、不厌恶自己。

可以说某些略有些离奇的经历已经让卫陵的心里有了铺垫,也可以说从小看过的不少妖魔鬼怪的传说。当然,也是由于他之前已经见过这只狼两次,并且在地牢的那次甚至还与之亲密互动…他虽然十分震惊,却在冷静之后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接受了现实。这反而出乎谢宁的意料之外。

一百多年以前…卫陵不觉回想了一下,历史记载那时也出现过一次如今这样的动乱,死了不少人。谢宁坦言自己当年确实是死于战场的,然后不知何故魂魄坠入修罗道,与众多恶鬼没日没夜地厮杀,多年后终于挣脱出来。却因煞气太重无法入轮回,四处徘徊时遇到了一个自称魔界护法的男人,帮助他重生在一只狼妖的身体,便成了如今的样子。

不要满了哼哼h_射满h

只是堕入修罗道多年,让他的脑海中除了杀戮别无其他,不仅忘记了前尘往事,甚至连七情六欲都忘记了。在狼妖身上重生之后,被那人带回魔界修行了数十年,才终于恢复了本心。饶是之后他的神智恢复了清明,从此脸上依然很少有表情,也很少说话。他忘记了自己活着时,是怎样的性格,总之经历了修罗道的灵魂早已变得冷硬,是不可能变得和常人一般嬉笑怒骂皆自在的。

还好遇见了他…谢宁凝望着卫陵,脸上带着不自知的温柔。遇见他之前,自己已经在孤独中度过了一百多年,如果不是遇见了这个人,他以后漫长的生命该是多么空虚寂寞。

他的经历十分离奇,卫陵相信谢宁不是会说谎的人。他心想,其实如今的谢宁,勉强也算是一个…人吧。然而实际上,因他的经历实在特殊,此时的谢宁已经跳出了轮回。还好,那个算是他的救命恩人的男人表示:魔界永远欢迎你!

卫陵心里其实还有很多问题,谢宁长话短说地解释了自己的经历,但是一百多年的时间浓缩成简单的几句话,显然不足以满足他的求知欲。今晚谢宁为他打开了一扇未知世界的大门,在克服了最初的惊惧后,他便更多的是好奇。卫陵想起那日在白梦山温泉时二人的简单交流,对他现在的身份也明白了过来,“虽然你重生在狼妖的身上,但是更习惯维持人形,有一天遇到了老诚王,便做了他的幕僚。”

谢宁答道:“没错。”看了他一眼补充道:“我遇到老诚王时,他也是你这样的年纪。”

“哦,是吗?”卫陵脸色微微一沉,语气也不知不觉转冷,“那你以前和他什么关系?”话一出口,心里不由暗暗唾弃自己:这语气怎么像个妒妇?虽然不想承认自己吃醋什么的,但是这种心里泛酸的、甚至有一点愤怒的感觉,该怎么解释?谢宁活了一百多年,今后还有几百年甚至更长久的寿命,就像他在遇到自己之前遇到了年轻时的老诚王,之后也会遇到更多的人。也许,他表现出来的对自己的在乎,果然只是迷恋皮相而已。哼,亏得他还傻傻地听信了大哥的话决定尝试着接受对方的真心呢!卫陵愤愤地想。

谢宁看着神情晦暗的卫陵,轻笑一声,“你想到哪里去了?”看到这人不高兴还故作坚强的样子,他突然很想将对方拉入怀里,狠狠地抚慰一番。事实上他一向想到做到,不顾卫陵的挣扎将其搂住,望着他的眼睛说:“让我动心的人,只有一个。”看到卫陵压抑着惊喜、故作淡定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卫陵被他拉入怀中吻得七荤八素。他以前也曾经为自己老牛吃嫩草的行为感到羞耻,如今看来,明明是他这只嫩草被老牛吃得死死的。不,或者说二人的关系,其实更像是一只小白兔和成了精的老狼。

“不过老诚王也算是我的好友,没想到他的儿子长大后变成这样。”谢宁又说。他同老诚王相识二十年,眼看着他一天天变老直到死亡,也眼看着他的儿子一天天长大成人。重生后他的性格虽然多了残暴嗜血的一面,却也并非控制不住自己,之所以做了这个将军,也不过是受了老友希望他辅助儿子的遗愿。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如今的诚王,虽然野心不小,论才能与气度却不及他父亲的一半,可惜了。”甚至连他这个故人都容不下。既然如此,他也不必对对方客气就是了。虽然诚王与瑞王二人势力相当,并且诚王还有自己这个帮手。然而说实话,如今还是瑞王更得民心,论智谋胸襟也较诚王胜出不少。总之,他觉得最后坐上帝位的那人不太可能是诚王。到时至少保住故人之子的性命吧。

谢宁将卫陵紧紧地搂住,埋头在他的颈窝享受这美人身上的幽香。“小陵,再等我一段时间,最多三个月,这天下就该太平了。到时我陪你回帝都,好吗?”

不要满了哼哼h_射满h

谢宁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卫陵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然后还没来得及后悔就被对方热情地拉到床上。然后谢宁在剥光了他的衣服,也摸遍了他的全身准备最后一步攻占时,卫陵忽然绷紧了身体,神色僵硬地想要推开他。

果然…他虽然没有表现出对狼妖的排斥,实际上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完全接受的吗?甚至想起之前和这家伙无数次的亲密…卫陵都觉得心里有一股说不清的不适感。人妖恋或者人兽恋什么的….虽然不是没有这种传说,虽然年少时也觉得有趣,怎么也没想到会真实地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真是…让人不知该如何是好。

“……”两人赤裸着身体相顾无言,怎一个尴尬了得。若是从前谢宁不会把这种小猫似的抗拒放在眼里,但是如今知晓了对方的心意,他是不愿再做霸王硬上弓的事了。于是他深吸一口气,暗暗压下将卫陵就地正法的冲动,缓缓说道:“我会给你一段适应的时间,在战乱结束前不碰你。只是,你最好不要有逃跑的念头,否则…”他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良久,直到卫陵被他盯得心里发毛。谢宁才露齿而笑,恶魔般地宣誓道:“我会用狼的身体,操到你只剩一口气为止。”

“你!!”想起那副场景,卫陵不由打了个寒战,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红十分精彩。

接下来的好几天二人没有说一句话,气氛十分诡异。直到某天晚上谢宁冷着脸回来,身上的铠甲被什么利器戳破了一个洞,腹部的伤口滴着血,流了一路。

“你怎么受伤了?!”卫陵刷地白了脸色。也顾不上之前还在和他冷战,急忙忍着对血腥气的反感,跑上前去查看起他的伤口来。这么长时间,卫陵第一次看到谢宁身上带着伤回来。不可谓不震惊,震惊之余,此时竟然有一点点为他心疼的感觉。

谢宁看到他为自己担心的样子,心里不由又是一暖,神情也变得柔和了许多。“不要担心,这种程度的伤不碍事,我的身体愈合很快。”卫陵一愣,这才想起对方非人的身份,饶是如此,看上去还是慎得慌。

“要不要我帮你包扎一下?”卫陵询问道。

“好。”谢宁简洁明快地应道。其实以往这种程度的伤,只需半个时辰左右,伤口就可自行愈合,只要没伤到要害,人间的兵器并不会对妖魔造成多大伤害。不过既然卫陵肯同他说话了,又难得有机会享受卫陵的照料,自己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谢宁脱了盔甲,赤裸着上身,任由卫陵笨拙地处理着他的伤口,虽然偶尔被那人不小心碰到时有点疼,谢宁却连眉毛都没有挑一下。

果然,到了第二天早上,卫陵拆开绷带一看,谢宁的伤口果真神奇地愈合了,只留下一道三寸长的疤痕,估计过不了多久也会变得和其余的肌肤一样光滑如初。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卫陵还是被狼妖神奇的愈合能力震惊了。

不要满了哼哼h_射满h

谢宁坐起来对他微微一笑,“我说过不用担心。”

卫陵无意识地抚摸着那道伤疤,皱眉道:“虽然外面确实愈合了。可是,还会疼的吧?”

谢宁根本就不会在意疼痛,看着卫陵黑珍珠一般圆圆的眼睛,和那双眼睛里的心疼,他再次有一种将人搂入怀中的冲动。但是想起之前对方无意间的抗拒,又怕吓到了这个可爱的小东西,还是作罢。

只是…瑞王的人这次战斗力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啊,以前这些凡人几乎无人能伤到他,今天却被捅了个窟窿。看来,双王争霸的最后一战即将来临了呢。谢宁在心里默默地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