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肉宠文 高H两和二的不同用法:宠文h

谢宁的军队在虎头关休整三日後,又继续行进了十余天,到达了一个叫做白梦山的地方。翻过这座山,前方就是瑞王所在营地的边界。

在白梦山休整的次日晚上,谢宁似乎闲来无事,看了一会儿沙盘钻研策略。却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麽,转身走到床前拿起卫陵的手说,“你的指甲该剪了。”

卫陵脸一红,原来是他昨夜激情时、情难自禁地谢宁的後背上留下了抓痕。

“我自己来。”卫陵不自在地试图抽出那只被谢宁握住的手。谢宁却不肯放手,拿起锉刀开始修剪起来。卫陵从未让别人做过这种事,一开始还有些担心,但是谢宁下手很有分寸,动作亦可以称得上是温和谨慎。感受到少年温热的呼吸,对方低垂着眼帘神情专注,那只手被他握着像是握住了一件宝贝,卫陵不知不觉间听见了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的声音。明明之前做过更亲密的事情,却很少有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谢宁不紧不慢地休整完,并不急着放开卫陵的手,而是像欣赏宝物一般翻来覆去地又揉又捏,还低头凑近了一些感叹道:“小陵,你的手真美。”

如此的温情蜜意,卫陵却突然变了脸色,想起一段不太愉快的经历。在地牢的时候,有人也说过这句话,然後毫不留情地将银针紮进了他的皮肉。谢宁看出他的异常,转眼就想明白了,心情也不由随之一黯。“我那时竟然狠心伤害你…对不起。”少年温顺地低头,一根一根地舔舐起他的手指来。

“唔,别闹…”卫陵的指缝被舔得有些发痒。看着谢宁毛茸茸的发顶,卫陵忽然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只家养的小狗舔弄。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让他不由在心底暗笑:这怎麽可能,这家伙就是个小狼崽子,凶残着呢。唔,狼…吗?忽然想起身陷囹圄时那个似是而非的梦,直到现在他依然能够清晰地忆起所有细节,一切都仿佛亲身经历的事实一般,当时那只妖狼也是这麽舔过他的手指……那天夜里出现的恶鬼和妖狼,真的只是一场梦吗?卫陵心里忽然疑惑起来。

他心中不解,便问道:“谢宁,你说世上有妖魔鬼怪吗?”

谢宁身体一僵,抬头看着他幽幽地说:“自然是有的,而且他们有不少喜欢隐藏在人间。说不定某个你熟悉的人,其实,不是人。”

“你!”寂静的夜里他的话让卫陵心里一阵恶寒,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鬼故事,脸色也随之一变。他追问道:“你怎麽知道?难道你见过?”

谢宁的嘴角扬起一个奇怪的弧度,似笑非笑道:“你没见过并不代表不存在。比如说现在的我,就很想吃了你。”烛火一闪跳动了两下,明灭不定的光线中,谢宁凑近了他的脸,卫陵看到对方深沉的眼眸中映照出自己不安的脸,瞬间瞳孔一缩。

民国肉宠文 高H:宠文h

“你,你要干什麽?!别过来,唔——”卫陵惊恐的呼声被堵在了唇舌间,却是谢宁低头欢快地啃着他的嘴唇。

“小陵,你真可爱。”谢宁放开几乎忘记呼吸的卫陵,又抓住卫陵的另一只玉手,轻轻地落下了一个吻。当然,如今在他看来,卫陵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可爱。

卫陵回过神来,顿觉十分无力,仿佛方才他带给自己的惊恐只是错觉。难道说…一向不苟言笑的谢宁竟然是在同自己开玩笑?一时还真让人适应不了啊。

这时有人在门外喊道:“报告将军,我们在山脚下遇到了瑞王。”

“什麽?”谢宁命那人进来,皱眉问道:“此事可当真?”他也没料到瑞王会在这麽偏远的地方出现。

那人确认道:“我们已经把他人带回来了,正想请将军亲自过去看一看。”

“走,我们去看看。”谢宁推门欲走,卫陵心里对瑞王也充满了好奇,便央求他带着自己一起跟着去了。

虽说落入了敌方的手中,但这本就是他有意为之。瑞王知道自己身份不凡,在没有得到谢宁的授意,普通的兵士并不敢苛待他,是以他虽然被关起来,并没有一丝的焦虑和不安。

瑞王也是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他的年纪看来同卫弘差不多,五官的线条硬朗,肤色是狂野的小麦色。仔细看来也是剑眉星目相貌英俊,再仔细看会发现他的眼珠并不是纯黑色,暗处或许发现不了,若在阳光下就变成了深紫色,大概是由於混合了异族血统的缘故。不过他邪魅狂狷的气质、反而使人在第一时间不会注意到他的相貌。如果说卫弘的气质是是春风化雨般和煦温柔,瑞王则像一只豹子狂野又危险,无论是存在感还是气场都十分强大,似乎生来就应该令人瞩目的。

“卫弘!”瑞王在远远地看到卫陵的瞬间喊了一句,待他走近後神情转为了震惊与失望,“你不是卫弘。你是谁?”

卫陵淡淡地说:“卫弘是我的哥哥。”

民国肉宠文 高H:宠文h

瑞王的眼珠透出满怀希望的光彩来,“那你一定知道他在哪里对不对?我听说卫弘曾经在你们的营地里出现过。”

卫陵暗想这瑞王消息还真是灵通,面上冷冷一笑,答道:“我当然知道。”眼看着瑞王一副大喜过望的样子,卫陵心里恨恨地想就是这个人伤害了大哥,“我遇到大哥时他伤得很严重,那之後过了一个月,他就死了。”

大哥,我不是有意咒你,只是不希望再让这人有机会伤害你。卫陵在心里暗暗对卫弘说了一声对不起。他本来就觉得大哥对瑞王讳莫如深,果然这两人之间也不简单。之前还只是隐隐猜疑,如今亲自见到瑞王的表现,若说他们之间是清白的,恐怕谁也不信。

“怎麽可能?!”瑞王如遭雷击,整个人像是一瞬间丢了魂似的。“不对,你一定在骗我!”他抓住卫陵,方才霸气侧漏的人此时神色接近发狂,似乎恨不得他把说出来的话收回去。

卫陵被他抓得手臂生疼倒吸一口凉气。谢宁皱了皱眉,用力掰开瑞王的手将他推到了一边。他已经有几分不满了,所以并没有顾忌轻重,瑞王猝不及防之下狠狠地跌倒在地上,似乎伤得不轻,挣扎了一下竟然没能站起来。饶是如此,瑞王仍然抬起头来,固执地盯着卫陵。

卫陵继续冷笑,“信不信由你。你是怎样对他的自己心里清楚,有什麽不可能的,况且近年来他的身体也不如早年,还不是跟着你受累了。”

“……”瑞王神色越发颓然。他跌坐在地上,连爬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卫陵心里暗暗思量了一下,又下了最後一剂猛药。“你们之间的事,大哥临终前跟我隐约提到过几句。他说他不恨你,只是下辈子不想再遇见你了。我已经把他葬在了一个好地方,他既然不想见你,你连祭拜都不必了。”

瑞王仰头深吸一口气,无力地闭上眼睛,一滴泪顺着他的眼角流落下来,喃喃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的…卫弘怎麽会死,怎麽会…”

“如果没事我先回去了。”卫陵对谢宁说。

“我也回去。”谢甯拉着卫陵大步走出了牢房,将陷入悔恨与绝望的瑞王丢在了那里。

民国肉宠文 高H:宠文h

“将军,我们该拿瑞王怎麽办?”一个副将问道。

谢宁面无表情地说:“就这样随他去吧。”

“可是诚王不是说…”那人话说到一半被谢宁眼中的寒意吓到了。

“我又不是诚王的走狗,难道他说什麽我就要做什麽?”谢甯冷冷地说。

“将军恕罪!”那人惊出了一身冷汗,後悔莫及地跪在地上磕头。谢宁也懒得理他,转身带着卫陵先离开了。他根本就不在乎瑞王的死活,对诚王客气也是看在老诚王的面子上,只不过最近诚王越来越过分了,竟然不自量力地派夜鸦来监视他还想暗中动手。谢宁在心里暗暗冷笑。看来那位是准备到时候来个兔死狗烹了。哼,想得美。

不过话说回来…他给了卫陵一个赞许的眼神:“你方才装得真像。”瑞王一向精明,如今被骗得团团转,日後得知真相估计得气个半死。

“哪里。”卫陵谦虚道,只是眼中依然透露出几丝喜悦的神采。

两日後,瑞王果然成功地逃走了。诚王得知这个消息後,气得在宫中大闹一场,杖毙了几个倒楣的下人,打碎了无数珍贵古玩。然而前段时间派出去的夜鸦失踪了一去不回,如今他实在不敢拿谢宁怎麽样。

而瑞王回到了自己的阵营後,自是一连数日萎靡不振借酒浇愁。众将士觉得自从卫先生离开後,瑞王仿佛变了一个人,原来虽然也是气场强大不容造次,如今甚至无人敢抬头直视他,王爷看他们的眼神仿佛在看死人,或者说王爷自己身上都失了人气。基层的士兵们也是真心的佩服卫弘,因为这个人既聪明有智谋,为人又温和善良,以往每每王爷发怒时也只有他一人敢劝阻王爷。免了大家的罪责。此时众人也唯有祈祷上苍,卫先生还活着,过不了多久还能回来。

~~~~~~~~~~~~~~~~~~~~~~~~~~~~~~~~~~~~~~~~~~~~~~~~~~~~

谢宁的军队在虎头关休整三日后,又继续行进了十余天,到达了一个叫做白梦山的地方。翻过这座山,前方就是瑞王所在营地的边界。

民国肉宠文 高H:宠文h

在白梦山休整的次日晚上,谢宁似乎闲来无事,看了一会儿沙盘钻研策略。却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走到床前拿起卫陵的手说,“你的指甲该剪了。”

卫陵脸一红,原来是他昨夜激情时、情难自禁地谢宁的后背上留下了抓痕。

“我自己来。”卫陵不自在地试图抽出那只被谢宁握住的手。谢宁却不肯放手,拿起锉刀开始修剪起来。卫陵从未让别人做过这种事,一开始还有些担心,但是谢宁下手很有分寸,动作亦可以称得上是温和谨慎。感受到少年温热的呼吸,对方低垂着眼帘神情专注,那只手被他握着像是握住了一件宝贝,卫陵不知不觉间听见了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的声音。明明之前做过更亲密的事情,却很少有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谢宁不紧不慢地休整完,并不急着放开卫陵的手,而是像欣赏宝物一般翻来覆去地又揉又捏,还低头凑近了一些感叹道:“小陵,你的手真美。”

如此的温情蜜意,卫陵却突然变了脸色,想起一段不太愉快的经历。在地牢的时候,有人也说过这句话,然后毫不留情地将银针扎进了他的皮肉。谢宁看出他的异常,转眼就想明白了,心情也不由随之一黯。“我那时竟然狠心伤害你…对不起。”少年温顺地低头,一根一根地舔舐起他的手指来。

“唔,别闹…”卫陵的指缝被舔得有些发痒。看着谢宁毛茸茸的发顶,卫陵忽然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只家养的小狗舔弄。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让他不由在心底暗笑:这怎么可能,这家伙就是个小狼崽子,凶残着呢。唔,狼…吗?忽然想起身陷囹圄时那个似是而非的梦,直到现在他依然能够清晰地忆起所有细节,一切都仿佛亲身经历的事实一般,当时那只妖狼也是这么舔过他的手指……那天夜里出现的恶鬼和妖狼,真的只是一场梦吗?卫陵心里忽然疑惑起来。

他心中不解,便问道:“谢宁,你说世上有妖魔鬼怪吗?”

谢宁身体一僵,抬头看着他幽幽地说:“自然是有的,而且他们有不少喜欢隐藏在人间。说不定某个你熟悉的人,其实,不是人。”

“你!”寂静的夜里他的话让卫陵心里一阵恶寒,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鬼故事,脸色也随之一变。他追问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见过?”

谢宁的嘴角扬起一个奇怪的弧度,似笑非笑道:“你没见过并不代表不存在。比如说现在的我,就很想吃了你。”烛火一闪跳动了两下,明灭不定的光线中,谢宁凑近了他的脸,卫陵看到对方深沉的眼眸中映照出自己不安的脸,瞬间瞳孔一缩。

“你,你要干什么?!别过来,唔——”卫陵惊恐的呼声被堵在了唇舌间,却是谢宁低头欢快地啃着他的嘴唇。

民国肉宠文 高H:宠文h

“小陵,你真可爱。”谢宁放开几乎忘记呼吸的卫陵,又抓住卫陵的另一只玉手,轻轻地落下了一个吻。当然,如今在他看来,卫陵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可爱。

卫陵回过神来,顿觉十分无力,仿佛方才他带给自己的惊恐只是错觉。难道说…一向不苟言笑的谢宁竟然是在同自己开玩笑?一时还真让人适应不了啊。

这时有人在门外喊道:“报告将军,我们在山脚下遇到了瑞王。”

“什么?”谢宁命那人进来,皱眉问道:“此事可当真?”他也没料到瑞王会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出现。

那人确认道:“我们已经把他人带回来了,正想请将军亲自过去看一看。”

“走,我们去看看。”谢宁推门欲走,卫陵心里对瑞王也充满了好奇,便央求他带着自己一起跟着去了。

虽说落入了敌方的手中,但这本就是他有意为之。瑞王知道自己身份不凡,在没有得到谢宁的授意,普通的兵士并不敢苛待他,是以他虽然被关起来,并没有一丝的焦虑和不安。

瑞王也是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他的年纪看来同卫弘差不多,五官的线条硬朗,肤色是狂野的小麦色。仔细看来也是剑眉星目相貌英俊,再仔细看会发现他的眼珠并不是纯黑色,暗处或许发现不了,若在阳光下就变成了深紫色,大概是由于混合了异族血统的缘故。不过他邪魅狂狷的气质、反而使人在第一时间不会注意到他的相貌。如果说卫弘的气质是是春风化雨般和煦温柔,瑞王则像一只豹子狂野又危险,无论是存在感还是气场都十分强大,似乎生来就应该令人瞩目的。

“卫弘!”瑞王在远远地看到卫陵的瞬间喊了一句,待他走近后神情转为了震惊与失望,“你不是卫弘。你是谁?”

卫陵淡淡地说:“卫弘是我的哥哥。”

瑞王的眼珠透出满怀希望的光彩来,“那你一定知道他在哪里对不对?我听说卫弘曾经在你们的营地里出现过。”

民国肉宠文 高H:宠文h

卫陵暗想这瑞王消息还真是灵通,面上冷冷一笑,答道:“我当然知道。”眼看着瑞王一副大喜过望的样子,卫陵心里恨恨地想就是这个人伤害了大哥,“我遇到大哥时他伤得很严重,那之后过了一个月,他就死了。”

大哥,我不是有意咒你,只是不希望再让这人有机会伤害你。卫陵在心里暗暗对卫弘说了一声对不起。他本来就觉得大哥对瑞王讳莫如深,果然这两人之间也不简单。之前还只是隐隐猜疑,如今亲自见到瑞王的表现,若说他们之间是清白的,恐怕谁也不信。

“怎么可能?!”瑞王如遭雷击,整个人像是一瞬间丢了魂似的。“不对,你一定在骗我!”他抓住卫陵,方才霸气侧漏的人此时神色接近发狂,似乎恨不得他把说出来的话收回去。

卫陵被他抓得手臂生疼倒吸一口凉气。谢宁皱了皱眉,用力掰开瑞王的手将他推到了一边。他已经有几分不满了,所以并没有顾忌轻重,瑞王猝不及防之下狠狠地跌倒在地上,似乎伤得不轻,挣扎了一下竟然没能站起来。饶是如此,瑞王仍然抬起头来,固执地盯着卫陵。

卫陵继续冷笑,“信不信由你。你是怎样对他的自己心里清楚,有什么不可能的,况且近年来他的身体也不如早年,还不是跟着你受累了。”

“……”瑞王神色越发颓然。他跌坐在地上,连爬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卫陵心里暗暗思量了一下,又下了最后一剂猛药。“你们之间的事,大哥临终前跟我隐约提到过几句。他说他不恨你,只是下辈子不想再遇见你了。我已经把他葬在了一个好地方,他既然不想见你,你连祭拜都不必了。”

瑞王仰头深吸一口气,无力地闭上眼睛,一滴泪顺着他的眼角流落下来,喃喃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的…卫弘怎么会死,怎么会…”

“如果没事我先回去了。”卫陵对谢宁说。

“我也回去。”谢宁拉着卫陵大步走出了牢房,将陷入悔恨与绝望的瑞王丢在了那里。

“将军,我们该拿瑞王怎么办?”一个副将问道。

民国肉宠文 高H:宠文h

谢宁面无表情地说:“就这样随他去吧。”

“可是诚王不是说…”那人话说到一半被谢宁眼中的寒意吓到了。

“我又不是诚王的走狗,难道他说什么我就要做什么?”谢宁冷冷地说。

“将军恕罪!”那人惊出了一身冷汗,后悔莫及地跪在地上磕头。谢宁也懒得理他,转身带着卫陵先离开了。他根本就不在乎瑞王的死活,对诚王客气也是看在老诚王的面子上,只不过最近诚王越来越过分了,竟然不自量力地派夜鸦来监视他还想暗中动手。谢宁在心里暗暗冷笑。看来那位是准备到时候来个兔死狗烹了。哼,想得美。

不过话说回来…他给了卫陵一个赞许的眼神:“你方才装得真像。”瑞王一向精明,如今被骗得团团转,日后得知真相估计得气个半死。

“哪里。”卫陵谦虚道,只是眼中依然透露出几丝喜悦的神采。

两日后,瑞王果然成功地逃走了。诚王得知这个消息后,气得在宫中大闹一场,杖毙了几个倒霉的下人,打碎了无数珍贵古玩。然而前段时间派出去的夜鸦失踪了一去不回,如今他实在不敢拿谢宁怎么样。

而瑞王回到了自己的阵营后,自是一连数日萎靡不振借酒浇愁。众将士觉得自从卫先生离开后,瑞王仿佛变了一个人,原来虽然也是气场强大不容造次,如今甚至无人敢抬头直视他,王爷看他们的眼神仿佛在看死人,或者说王爷自己身上都失了人气。基层的士兵们也是真心的佩服卫弘,因为这个人既聪明有智谋,为人又温和善良,以往每每王爷发怒时也只有他一人敢劝阻王爷。免了大家的罪责。此时众人也唯有祈祷上苍,卫先生还活着,过不了多久还能回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