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侠乖叫夫君夜子莘格格党一枝梅的全部小说:容青离

新年将至,这个经历了战乱的城池也迎来了暂时的平静,百姓们并不是很在意统治这座城市的人究竟是谁,只要能够让他们性命无忧安居乐业便足矣。是以破城两个月後,又恢复了以往的热闹景象。将军府里亦是人来人往。虽然谢宁总是不好接近,他的几个副将倒是个个混得风生水起。一时间成了城里的新贵。

平时因卫弘的身份特殊,在将军府中也很少露面见人。卫陵担心大哥的身体,在老杨的再三保证下,再加上几日之後看到卫弘的精神好了许多,才稍稍放宽了心。谢宁本就不喜他与芙蕖青荇姐妹二人太接近,此时更是顺便将两人一起打发去照顾卫弘。

除夕夜这一天,谢甯,老杨,以及两姐妹两兄弟一起共用的年夜饭,年夜饭是两姐妹准备的,口味也偏向卫陵卫弘两人,不过谢甯和老杨本就对吃的东西不甚在意,六个人在饭桌上倒也其乐融融。吃完饭就该放炮竹了,谢宁拿出一串炮竹递给卫陵,让他点火。

卫弘想起卫陵小时候胆子小又嫌吵闹,每逢别人放炮竹的时候他总是躲在自己身後,於是对谢宁说:“谢小将军,让我来吧。”

谢甯不置可否,依然看着卫陵挑了挑眉,卫陵急忙接过炮竹和火摺子,笑着对卫弘说:“这种事有什麽,大哥还是把我当作小孩子呢。”

众人亲眼看着卫陵眼不眨手不抖地点燃了炮竹,脸色也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异常,才稍微放下心来。

过完年,到了正月十五上元节这天。卫弘的身体不适合外出,卫陵本想留在府里陪着他,结果被谢宁硬拉了出来一起赏灯。卫陵穿着淡紫色长袍,外面披了一件雪白的狐裘,衬得面如白玉光华耀人。谢宁倒是冬日里也不见穿得加厚。街上人来人往,卫陵不愿同谢宁把手怕别人看到说闲话,谢宁也不强求,两人便像是寻常好友一般并肩而行。

路上也有不少带着面纱的女子三三两两地结伴而行。芙蕖、青荇两姐妹闲着无事也出来了,不过谢甯自然不会允许她们在眼前碍事,另外叫上两名年轻的副将陪着她们。能有机会和美人独处,那两个年轻的副将也很高兴。虽说两个女子名义上是谢甯的姬妾,这段时间大家还是看出谢甯真正在意的只有卫陵一人,若是趁此机会讨得美人欢心,跟谢将军索要过来,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怪侠一枝梅的全部小说:容青离

晚上城中的街区摆了许多小摊出售各种小吃,路旁的花灯流光溢彩,造型大小各异。灯的底座藏着一张纸条,里面是主人设置的谜题,猜对了便会拿到奖励。奖品从书画、花瓶到银两玉器,不一而足。

这些灯谜倒是难不住卫陵的,毕竟是世家出身的公子,再加上卫陵本身也是个灵秀聪慧之人,对付这些不在话下。所以卫陵出门这一趟可谓收获颇丰发了一笔小财。而谢甯也难得有机会看到卫陵面带微笑神采飞扬的样子,暗觉惊艳不已。

两人抱着猜谜得来的杂七杂八的东西往回走,忽然在人群中看到一个布衣赤足的老僧。一瞬间周围的人流仿佛都变成了虚幻的影像,只有那老僧由远及近地从容而行,与这纷扰红尘格格不入。那老僧迎面走来,至二人面前时顿住了脚步。

“阿弥陀佛。”老僧站在二人面前,清澈又睿智的目光落在了谢宁身上。

“施主既脱离苦海,又何必流连世间再造杀戮。为何不去你应该去的地方?”老僧道。

谢甯冷然道:“我已跳出轮回。”

“竟是如此吗?”老僧又仔细看了看,目光中多了悲悯之意,“虽然…若日後不慎再次坠入修罗道,施主恐怕追悔莫及。”

谢宁不为所动:“我既能离开,便不足畏惧。”

怪侠一枝梅的全部小说:容青离

老僧摇了摇头,又念了一声佛号,慢慢地走远了。只是临走前意味深长地看了卫陵一眼,说:“两位好自为之。”

卫陵却只听到了好自为之这一句话。方才眼看着谢宁和那老僧嘴唇翕动,却听不见他们的对话,大概是传音入密之术吧。如今自然是一头雾水,只得追问谢宁:“他什麽意思?你们刚才说了什麽?”

谢甯冷声道:“无事,不必理他。”

卫陵便没有再追问。

****************************************************************

新年将至,这个经历了战乱的城池也迎来了暂时的平静,百姓们并不是很在意统治这座城市的人究竟是谁,只要能够让他们性命无忧安居乐业便足矣。是以破城两个月后,又恢复了以往的热闹景象。将军府里亦是人来人往。虽然谢宁总是不好接近,他的几个副将倒是个个混得风生水起。一时间成了城里的新贵。

平时因卫弘的身份特殊,在将军府中也很少露面见人。卫陵担心大哥的身体,在老杨的再三保证下,再加上几日之后看到卫弘的精神好了许多,才稍稍放宽了心。谢宁本就不喜他与芙蕖青荇姐妹二人太接近,此时更是顺便将两人一起打发去照顾卫弘。

除夕夜这一天,谢宁,老杨,以及两姐妹两兄弟一起共享的年夜饭,年夜饭是两姐妹准备的,口味也偏向卫陵卫弘两人,不过谢宁和老杨本就对吃的东西不甚在意,六个人在饭桌上倒也其乐融融。吃完饭就该放炮竹了,谢宁拿出一串炮竹递给卫陵,让他点火。

怪侠一枝梅的全部小说:容青离

卫弘想起卫陵小时候胆子小又嫌吵闹,每逢别人放炮竹的时候他总是躲在自己身后,于是对谢宁说:“谢小将军,让我来吧。”

谢宁不置可否,依然看着卫陵挑了挑眉,卫陵急忙接过炮竹和火折子,笑着对卫弘说:“这种事有什么,大哥还是把我当作小孩子呢。”

众人亲眼看着卫陵眼不眨手不抖地点燃了炮竹,脸色也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异常,才稍微放下心来。

过完年,到了正月十五上元节这天。卫弘的身体不适合外出,卫陵本想留在府里陪着他,结果被谢宁硬拉了出来一起赏灯。卫陵穿着淡紫色长袍,外面披了一件雪白的狐裘,衬得面如白玉光华耀人。谢宁倒是冬日里也不见穿得加厚。街上人来人往,卫陵不愿同谢宁把手怕别人看到说闲话,谢宁也不强求,两人便像是寻常好友一般并肩而行。

路上也有不少带着面纱的女子三三两两地结伴而行。芙蕖、青荇两姐妹闲着无事也出来了,不过谢宁自然不会允许她们在眼前碍事,另外叫上两名年轻的副将陪着她们。能有机会和美人独处,那两个年轻的副将也很高兴。虽说两个女子名义上是谢宁的姬妾,这段时间大家还是看出谢宁真正在意的只有卫陵一人,若是趁此机会讨得美人欢心,跟谢将军索要过来,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晚上城中的街区摆了许多小摊出售各种小吃,路旁的花灯流光溢彩,造型大小各异。灯的底座藏着一张纸条,里面是主人设置的谜题,猜对了便会拿到奖励。奖品从书画、花瓶到银两玉器,不一而足。

这些灯谜倒是难不住卫陵的,毕竟是世家出身的公子,再加上卫陵本身也是个灵秀聪慧之人,对付这些不在话下。所以卫陵出门这一趟可谓收获颇丰发了一笔小财。而谢宁也难得有机会看到卫陵面带微笑神采飞扬的样子,暗觉惊艳不已。

两人抱着猜谜得来的杂七杂八的东西往回走,忽然在人群中看到一个布衣赤足的老僧。一瞬间周围的人流仿佛都变成了虚幻的影像,只有那老僧由远及近地从容而行,与这纷扰红尘格格不入。那老僧迎面走来,至二人面前时顿住了脚步。

怪侠一枝梅的全部小说:容青离

“阿弥陀佛。”老僧站在二人面前,清澈又睿智的目光落在了谢宁身上。

“施主既脱离苦海,又何必流连世间再造杀戮。为何不去你应该去的地方?”老僧道。

谢宁冷然道:“我已跳出轮回。”

“竟是如此吗?”老僧又仔细看了看,目光中多了悲悯之意,“虽然…若日后不慎再次坠入修罗道,施主恐怕追悔莫及。”

谢宁不为所动:“我既能离开,便不足畏惧。”

老僧摇了摇头,又念了一声佛号,慢慢地走远了。只是临走前意味深长地看了卫陵一眼,说:“两位好自为之。”

卫陵却只听到了好自为之这一句话。方才眼看着谢宁和那老僧嘴唇翕动,却听不见他们的对话,大概是传音入密之术吧。如今自然是一头雾水,只得追问谢宁:“他什么意思?你们刚才说了什么?”

谢宁冷声道:“无事,不必理他。”

怪侠一枝梅的全部小说:容青离

卫陵便没有再追问。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