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离小说全文阅读: 怎样修复下面的敏感度容青离

亮哥哥吃醋了?听到光所说的话,灵心只是从光怀里稍稍探头出来,看了那站在自家乾哥哥身後的某人一眼,随後轻笑道:

「嘿!亮哥哥,你到底是在想些什麽啊!我跟光哥哥的关系,你不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吗?怎麽还会吃醋呢!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喔!」

有些调皮的语气,看样子,对於某人脸上所表现出来的吃醋神情,灵心除了觉得好玩之外,还是好玩,毕竟,某人的吃醋神色她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但每次看到的时机,都有那麽一点点的诡异。

要说某人吃醋的时机很诡异,其实也真的挺诡异的,像这次,灵心不过是跟光互相抱一下,表达出自己对对方的思念情绪而已,他的眼神就露出了些微的不悦,这要是有人突然玩心大发,跑去跟尹屏说,可能,按照过去的经验来看,亮可能到时候会被取笑得很大声吧!而且还是相当厉害(?)的取笑法,只是,尹屏在取笑亮的同时,下场恐怕也不会太好……虽然,某人一直学不乖,往往等到被处罚(?)後,他才注意到,自己其实已经被人记恨(?)在心了。

「灵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光的关系,怎麽老是这样捉弄我呢!」

亮有些无奈兼苦笑地说着,对於灵心,他和光都是相当宠的,一方面是因为他们两个无论是在东京还是在山庄,都没有兄弟姊妹,因此,在遇到比自己年纪还小的,且与自己较为亲近的人时,他们自然会做出宠溺的举动。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灵心的遭遇与他们有些类似。灵心虽不若他们有过穿越的经历,但如就生活的经历上而言,则与当初的云光有得比,是以,在得知她的经历之後,他们自然二话不说地就将她收为自己的乾妹妹,以定期提供她必要的帮助,这次,当然也是如此。

「因为亮哥哥你太严肃了,所以我当然会想捉弄你啊!毕竟看你变脸还是很有趣的!」

躲到光身後的同时,灵心如此对亮说道,不过,也难怪她会这样说,因为亮除了与光相处的时候,大多数时间就只有三种表情而已,但要说他不会笑,那倒不至於,只是,打从认识认识他们开始,她看到亮露出笑容的次数,单用一手的手指就能算出来了,重点是,这还是认识亮光二人後算起,至今约两年多的时间里,她所看到的笑容次数。

青离小说全文阅读: 容青离

与光时常脸露笑容不同,亮不管是在哪里,表情时常都是只有三种,就连光也是在与亮甚为熟识之後,才开始看到他的笑容,因此,过去两人还身在棋院时,常被人以太阳和月亮二词来形容他们的性格,即使是到了现在,也被人如此认为,尤其是尹屏,那个风流才子所说的话,虽然有时并不怎麽好听,但大多都符合所谓的事实,其中,他就认为光和亮两人的个性是为互补之关系,也曾经以日月二字形容两人。

「我太严肃了?」

听到灵心的话,亮当场挑了挑眉,一脸不知是笑还是生气的表情,使灵心看到後有些心惊胆战:

「光,我真的有那麽严肃吗?」

应该不至於吧!虽然他在想事情时,很常将脸给板起来,但应该没有那麽离谱啊!严肃……这个词应该沾不上他才对啊!

「……亮,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对於自家爱人的提问,光很显然不知道到底该怎麽回答才好,说严肃,其实也还好,因为亮会表现得很严肃的时候,大多都是在工作,或者思考棋路与如何治疗照顾他的身体时,平常大多都是温和对人的,可要说不严肃……当初刚认识亮时,自己又曾经有段时间被他的严肃给吓了好大一跳,所以……这要他如何回答啊!?

「……说真话吧!」

青离小说全文阅读: 容青离

关於自己的个性是否太过严肃的问题,会有那麽难回答吗?无言地看了光好一阵子後,亮只能这样对光说了──既然光会问出是否该说真话的问题,这也就表示,他的个性或许真的有些严肃……吧!?

「那我就说罗!」

深吸一口气,在确定亮并不会因此而感到生气後,光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在刚认识你的时候,我确实被你那认真且严肃的神情给吓了一跳,不过後来我们两个熟悉之後,这个状况就比较少出现了,现在当然就更不用说了,你现在很少在我面前露出严肃的表情,除非遇到了让你感到心烦或很难处理的事情,不然平常你都很温柔的,虽然……笑的次数有点少就是了。」

这样讲应该可以吧!因为严肃是事实,而他又不太可能随便说谎,所以,既然亮要听实话,他当然也就只能实话实说罗!光边想边偷偷看了亮一眼,果不其然的,他看到了一张带有僵硬神色的脸。

「光,你……好吧!我当时确实是严肃了点,但你也不用如此念念不忘吧?」

光真是……该说他易记仇吗?但现在自己对他的好,也是因为那次把光给狠狠吓了一跳的关系,所以带有一点点的补偿心理,不是吗?亮在苦笑地同时心想着,看来,他是对光的回答感到极度无言的。

「嘿嘿!这不是记仇,这叫做印象深刻!」

青离小说全文阅读: 容青离

光微笑地看着那脸上表情显得有些郁闷的恋人,说真话,他对自家恋人的印象,最刚开始确实是不太好的,毕竟他那时对围棋界的一切都不明了,对於棋士所执着的东西也不清楚,完全是按照一般人的反应在回答问题,也因此,在听到棋士如果有获得头衔,奖金可以拿到多少时,他的反应自然就是“那我就去拿几个头衔玩玩”,没想到亮就生气了,若不是自己的胆子颇大,说不定那时候老早就被他的怒气给吓晕过去,并对他产生恐惧的情绪,哪里还能像现在这样,与他相爱相恋。

「……好了,不说这个了。」

有些无奈地看了光一眼,亮不是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个性太过严肃,且在某些方面意外的固执、迟钝,加上除去面对记者以及工作上的需要外并不擅长言语等关系,导致光常会对自己有些怨言,但这种情况在经历过一次生死离别後,已有所改善,不然按照过去所发生之事例来看,怕是光又会再度离去,而他,再也无法忍受那样的、再一次的分离,是已,他现在基本上都会让着光,不愿与光产生争执,这次当然也是:

「灵心,你父亲的身体好多了吗?」

还是赶紧转移话题吧!要是继续在这话题上打转,光免不了又会生气,再加上,他们这回会决定要来一趟漠南,就是因为光担心灵心父亲的病突然恶化,但现在他们这样扯东扯西的……似乎对老人家的病情一点好处也没有吧?真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在想什麽,就算是想要放松一下情绪,也不该挑在这个时间点上。

「父亲……如果他的身体好多了,我也不需要……」

在这几年里千方百计地寻找高级药材,甚至在最後领会到失去亲人的痛……因为亮所说出口的话,灵心原本上扬的嘴角当场往下弯,一抹苦笑挂上那唇沿,原因无他,只因为几年下来,她父亲的健康状况愈来愈差,偏偏无论如何想方设法,都无法阻止那健康逝去的情况……

「这样啊……我能去看看他吗?」

青离小说全文阅读: 容青离

或许是察觉到灵心话语里的浓厚悲伤,光在询问的同时,脸上神情明显有些小心翼翼,然而,很可惜的是,灵心在听了他所说的话後,脸上的苦笑神情多了一股哀伤之氛围,那是让人无法言喻,同时也摸不着头绪的悲伤,直到站在一座石坟前面,他们才明了过来,灵心露出悲伤神情的原因。

「晚来一步……了吗?」

他们已经尽量赶路,并且没有拖超过五年才来拜访,没想到终究还是来不及,来不及替灵心的解毒治疗……

看着灵心眼眸里所泛起的泪光,光和亮只是站在一旁沉默不语,心中有着说不出来的难过、悔恨,要是早来一点的话,就能救回灵心的父亲了,要是早来一点的话……但是,再怎麽悔恨也无法唤回一个已死之人,因此,在含泪陪站之後,光默默伸手从随身要箱中取出一朵雪莲,放到石坟前的小石板上。

「伯父,对不起……」

对不起,如果我早点来的话,你们一家子就不用承受如此悲伤的情绪,接受让人如此悲伤的事实了……光在将雪莲供到墓前的同时如是心想,那含在眼角的泪珠瞬间流下,落在地上形成一朵又一朵的水莲花。

「光……」

知道光心中的悔憾,亮只是伸手搂紧他,试图给他无声的安慰,在那之余,又不忘开口劝慰那已然哭成泪人的少女:

青离小说全文阅读: 容青离

「灵心,别哭了,伯父不会希望你一辈子这样悲伤下去的。」

亮并不太会安慰人,这句话已经是他所能说出口的,带有浓厚安慰意味的话语,不过,这安慰对目前的灵心来说,是相当受用的一句话。

「……我知道了,亮哥哥,我不会再哭了……」

抬手拭乾那残留在眼眶四周的泪水,灵心回给亮光二人一个微笑:

「我不会再哭了,因为就像亮哥哥你说的,我在哭下去,爹会担心的。」

她不会再哭了,因为哭不能解决事情,也不可能让爹回来,所以,她不会再哭了……如此心想的同时,灵心动手拔起一根草,凑到嘴边,呜呜吹出了她父亲最喜欢的曲子,草原上的风,亦随着草笛的鸣音,轻轻拂过草尖,让人感到安详,也让悲伤就此不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