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张大吉by可有可无吮她的花蒂h在大街上:小花核

05

迎新宿营过後不久,系上出现了一些捕风捉影的话题,也不晓得是谁先传开的,说一次迎新活动,促成了系上不少对佳偶,有哪个学长掳获了学妹芳心,也有新生们在活动过程中培养出革命情感,进而衍生感情,种种花边事端不一而足,但除了这些令人艳羡的故事之外,同样也流传着一些耳语,谈论的不是值得歌颂的韵事,却是关於徐子尚劈腿的消息。

那一天晚上,三四年级的学长姐们都亲眼目睹了蓉妮打了一整晚电话,却找不到男朋友时,满脸焦虑与担心的画面,他们有绝对的理由相信,那个能吸引徐子尚,让他彻夜不归,就坐在堤防边「促膝长谈」一整晚的女孩肯定别有居心,而徐子尚百口莫辩的无奈表情之後,也必然另有文章。

风声一起,後续的谣言也就随着五花八门,天马行空了起来,先是有人爆料,原来徐子尚担任北区新生联络人时,就已经跟这个周芯桐过从甚密,还有人指证历历,说新生茶会後,两个人手牵手一起进了捷运站,跟着是另一波传言指出,在开学之後,以迄新生宿营之间,那不算太久的一个月里,徐、周两人的恋情就已经打得火热,只碍着一个平常强势又专制的蓉妮,所以才不能公开宣扬,若非如此,徐子尚何必眼巴巴地从台北市骑车到金山去?当然就是为了趁这次迎新活动的天赐良机,好密会周芯桐,而他也真的如愿以偿,利用一群系会干部爱玩大富翁的习惯,把名正言顺的女朋友牵制住,自己则偷偷溜到新生寝室後面的堤防上,一对浓情挚爱,但却见不得光的苦命爱侣,只能把握那一整晚的幽会时光,彼此互诉相思之苦。

事情传得沸沸扬扬,从起初只是系上茶余饭後的小话题,逐渐变成网路上的讨论串,在系学会的网路板面上,多的是大家绘声绘影的描述,但说也奇怪,却从不见有当事人跳出来澄清过半句话。

「你再这样闷不吭声,早晚名声都被传臭了,以後谁还敢追你呀?」郁青不只一次地劝,但小桐总是摇头。

刚入学时,郁青对台北非常陌生,凡事都得依靠小桐,那时系上还没这些蜚短流长,大家对小桐的观感也都不差,乐意与她为友,但现在情势陡然改观,每个人都保持观望态度,谁也不愿过来跟她多所关联,就怕也被沾上了边,唯独只有郁青例外。

「我是什麽个性,其实你也很了解,那些人爱传什麽就去传吧,谁管得着呢?」小桐清清淡淡地说。

吮她的花蒂h在大街上:小花核

「怎能不管呢?三人成虎这句成语你听过吧?再放任不管,谁知道到最後会传成什麽样子?你看班上那些人的表情,再看看系上那些学长姐们的眼光,你怎麽还这麽无所谓呢?」郁青焦急地说。

「好呀,那我们去澄清,但请问,你知道那些谣言都是谁在传的?你要对谁说去?难道我们要拿着大声公,在系馆里外到处走,到处去告诉大家,说徐子尚没有劈腿学妹,说周芯桐没有勾引学长?这样做,人家不把我们当白痴,也以为我们是疯子。」小桐说:「天地良心,反正清者自清,何必去管那些呢?」

「可是……」她还想再说,但小桐却抢着开口,说:「郁青,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有些话,我也只能告诉你一个人,这件事,不管别人怎麽传,总之,真相只会有你一个人知道,请替我保守秘密好吗?」看着一脸怔然的郁青,小桐深吸了一口气,说:「那天晚上,我跟徐子尚之间,真的没有发生什麽事,他既没有约我,我也没有刻意找他,纯粹只是凑巧遇到而已,那个叫做蓉妮的学姊,她跟全世界一样都误会我们了。」

「所以你跟那个学长之间,真的没有任何瓜葛?」郁青问。

「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顿了一下,小桐说:「未来的事,我不知道。」

这句话让郁青觉得茫然,她正在思索着应该怎麽开口去问,但小桐已经把答案告诉她:「我喜欢徐子尚,但没有告白,因为我不想成为别人的第三者。可是我喜欢他,是认真的,所以每一次能够见到他、能跟他说上话的机会,对我都弥足珍贵,而现在的我,什麽都不会去追求,也不会去干预别人,我只希望,希望有那麽一天,他能够明白我的心意,如果他愿意因此而多看我一眼,我就算背负被全世界误会的骂名也甘愿。」说完,她拍拍郁青的手,认真地说了一句:「答应我,这件事别告诉任何人,好吗?」

那天跟郁青讲过後,小桐就不曾再对这件事发表过任何意见,反倒是网路上最近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开始有人跳出来,匿名为小桐抱屈,这段口耳相传个没完没了的三角恋,焦点慢慢被转移,几个匿名帐号所阐扬的,都是一个景仰爱慕学长的小女孩,是如何委曲求全,如何深怀歉疚,又是如何地为难痛苦,这个被骂到臭头的第三者,其实她什麽都没做,也不敢奢望,她要的,就只是一个能远远祝福学长幸福的机会而已,这种风气一起,原本所有不利的言论似乎瞬间扭转矛头,转而朝向了平常就给人苛薄印象的蓉妮,闹到最後,听说连四年级的班导师都介入了,这些年轻学生们的爱情故事,会劳驾老师出马,表示已经有了足以影响班级上课或毕业制作进度的严重性,为了这件事,听说蓉妮还请了好几天的假,而徐子尚也被约谈了几次。

这一切都是为了爱,小桐对自己说。当夜深人静,她在自己的房间里,望向窗外的时候,忍不住这麽对自己解释。徐子尚说过,不管最後是否在一起,只要记得彼此曾经爱过,那麽,这就是圆满。她冷笑了一下,这样就算圆满了吗?如果那也能算圆满,那人还追求什麽爱情?会讲出这种话的人,其实根本没有体会过想爱而不能爱的苦处吧?就像她现在这样。所以她必须更努力才行,为了也嚐到那份爱的滋味,她有必须努力的理由。只是,现在却不是她能亲自出马的时候,她还得等待。

吮她的花蒂h在大街上:小花核

她等待的,是原本就却乏热情的那对情人分手,必须得等他们分手,自己才有机会,届时,她会让徐子尚明白,真正的圆满,就是两个人情投意合地白头偕老,那才叫做圆满,也才叫做爱情,只是,这一等,却让她等了几个月,眼见得一年级上学期都快过完,风波似乎渐渐平息,但却没传出徐子尚跟蓉妮分手的消息。

「没事就好了,至少一切都会慢慢回归平静,大家也不会再误会你,对吧?」脸上带着骄傲的笑容,天真的郁青偷偷地对小桐说:「虽然这有违你的本意,但起码我做得也不赖吧?」

带着苦笑,小桐对她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听来肺腑由衷,几乎连自己都要相信了,而郁青带着满足与开心,对自己能在好友遭人误解,几乎无立足之地的时候,想出申请匿名帐号,在网路上引导舆论风气,一洗好友冤屈的仗义作为,她感到无比骄傲与荣幸。

「谢谢你。」小桐给了她一个拥抱,但心里还是充满了说不清的疑惑。

是不是自己低估了那对恋人的爱情坚固程度呢?都闹成这样了,他们居然安之若素,完全不受影响?不可能吧?她顺利地鼓动郁青,顺利地化解危机,还让自己取得後来居上的优势,可是这些怎麽丝毫没有撼动徐子尚跟蓉妮的感情呢?

毕业制作一旦开始,每个月就会举办一次大评,会开放两间教室,让参与制作的每一组都将作品展示出来,要接受系上所有老师的评分跟指教,这是视觉传达设计系每年的重头戏,也是学生想要顺利毕业,就非得跨过的最高门槛,而大评除了要老师莅临之外,当然也开放给学弟妹们观摩。

她就是趁着这机会走过来的,系馆最角落那两间教室都闹哄哄的,下午五点了,老师们几乎都已经来看过,有些组别的学生正在陆续打包,准备把自己的作品带回去,再参酌老师们的意见加以修改。

有些忐忑,有些矛盾,但抵挡不住内心的期盼,在犹豫许久後,还是走了过来,而同行的除了郁青,还有几个在风波落幕後,又慢慢回到她身边的同学。

吮她的花蒂h在大街上:小花核

「河豚给的烂意见如果也能算得上是意见的话,那他妈的狗屎都能吃了!」才刚走上楼梯,就看到一群大四的学生气冲冲地捧着作品走下楼,嘴里还不断咒骂着,看来今天是被老师们修理得体无完肤了。

小女生们吱吱喳喳,窃窃私语地讨论着,就怕将来轮到自己上场时,也会遇到这样的窘境,大家走了上来,才刚到教室门口,就被里面各式各样的设计作品所吸引,不约而同地分散开来,走向自己有兴趣的创作,唯独小桐却停下脚步,她对里面那些东西完全提不起劲,却反倒是被走廊上走过来的一个人所吸引。

她太想看见他了,在最近这些风风雨雨之後,她想知道,那些对他是否起了什麽影响?他会不会也可怜或同情自己的遭遇?会不会再次展现出大方的笑容,不管别人可能还会再生耳语,就这麽洒脱地靠过来,给小学妹一个鼓励?徐子尚从另一间教室出来,朝着这边走近,就在距离不到几公尺处,这才发现原来站在门边的是小桐,起初他先是一愣,跟着停下脚步。

跟我说句话吧,好吗?哪怕只是一句问候也好,我们的故事就可以继续下去,也就不枉费了我苦心安排的所有布置,这好长的一段时间里,你可知道,我为了你付出多少心思。你终於看见的,是站在这里,这个苦恋徐子尚的周芯桐,虽然你永远也不会明白,那些耳语最初的开端,其实都是我操作出来的,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之间决不是一般的小情小爱,我就是要让全世界都传颂,传颂我们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而在最美的爱情开始前,你应该在这里,再看我一眼,多看我一眼,故事就会继续走下去,那些你在上一段爱情里从来也不曾感受过的热烈,那些不离不弃的承诺,都将会属於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看我一眼吧!看我一眼,就什麽都值得了。

小桐伫立在教室的门边,靠着山而筑起的大楼,这季节里逐渐有风,天色渐晚,微风掠起了小桐垂在两颊边的发丝,却遮挡不住她凝望徐子尚的目光。她觉得徐子尚应该会有点表示的,而她想等待他的表示,然而这份期待却落空了,四目交投的时间极为短暂,就那麽一瞬而已,徐子尚转过了头,脸上是不带任何情感的冷漠,他跨开脚步,走过了小桐的身边。

-待续-

原来,爱情里最让人难过的,不是你後来不爱我了,而是你根本不知道我喜欢你。

吮她的花蒂h在大街上:小花核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