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污文又湿又黄阅读-小少女时代综艺视频湿文

站在收银台前被称为许以城的男人脸上带着惊喜的笑容,他穿着简单的白色格子衬衫,陪着宽松的牛仔裤,栗色的短发看起来有些乱,居家打扮让让他更显得亲和俊秀,一双比女生还要漂亮的葡萄眼含着温柔的笑意,冷白的皮肤衬得眉目更加清晰,淡粉的唇更加红润。

“居然真的是你,我真怕认错人了,”许以城笑起来眼睛弯弯的,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喜悦,“我们好像有五年没见了吧?”

林优橙的脸上艰难地维持着微笑,心却是跌进了谷底——五年了,五年来她不止一次幻想过他们若是再次重逢会是怎样的场景?他是不是还那样爱笑?是不是还那样干净温柔?但是现实却偏偏让她是在这么不堪的时刻遇到他!

林优橙额头上冒出冷汗,两只手紧紧抓着围裙边,保持着正常的表情回道:“是、是啊,学长居然还记得我……好像从学长毕业后就没见过面了,有听、听说学长后来移民去了美国,怎么会在这里呢?”

“嗯,我其实刚从美国回来不到一个月,在外面待久了还是想回国工作,就托朋友帮忙买了一套公寓,就是这旁边的小区,我今天是来收拾整理的。”许以城很自然地聊起来,丝毫没有久别的尴尬感,他的言谈举止总是能给人很真诚舒适的感觉,如果不是在这个时候的话。

林优橙下身的自慰棒震动得更加厉害,开始往深处钻去,转动的龟头不断压挤着肉壁,剐蹭过接近花心的A点,那里虽然没有G点带来的刺激强烈,也足够让她双腿发软,腰肢无力,而且自慰棒在快速的震动中开始传出嗡嗡的声音,如果不是一旁的微波炉也有声响真的很难保证不被发现。

林优橙的小腹紧缩着,一股淫水顺着她的大腿根流下,她呼吸有些重,为了保持说出的话不变调,压着嗓子有些哽咽:“原来是这样……”

许以城看林优橙撑着收银台摇摇欲坠的样子,额头上全是汗,脸颊还染着红晕,小心探问道:“优橙你是不是舒服?要不要先坐下休息会?”说完他想伸手去扶林优橙,林优橙一脸惶恐地打开他的手,声音嘶哑地喊出声:“不要!”

小污文又湿又黄阅读-小湿文

她现在身体敏感得不得了,任何异性的触感都可以让她颤抖更不用说他了。

许以城的手停在半空中,脸上闪过诧异后忽然察觉到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再次想去碰林优橙时手腕就被另一只强有力的手抓住,背后响起清冷的声音:“她说了不要。”

许以城转过头看到江言予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男的很眼熟,像在哪里见过,正要开口说话就先被江言予打断:“我会带她去休息,现在要提早关店了,请你先离开吧。”

“你是哪位?优橙她……”许以城向林优橙投去询问的目光,她忙不迭地点头,断断续续道:“我确实有、有些不舒服,他是、他是我的朋友,他会照顾我的……可不可以麻烦学长你先……”

“噢!我懂的!当然可以,”许以城立即反应过来林优橙想说什么,很识趣地接过话,“那我先走了,我会再来找你的,你要注意身体好好休息。”

“嗯……谢谢学长。”林优橙已经快要说不出话,一阵如同电流的猛烈冲击从她的肉穴里传来。

许以城神情困惑地看了江言予一眼后离开。

“嗯呃!”林优橙终于忍不住叫出声差点瘫坐在地,江言予顺势抱住她,捏起她的下巴让她直视自己。

小污文又湿又黄阅读-小湿文

林优橙朦胧的眼眸里映着一双如锐利而冷漠得令人胆寒的狭长双眼,她突然清醒了些——江言予为什么这样看着自己?

“你喜欢他。”江言予用不紧不慢的语气讲出笃定的陈述句。

林优橙心头揪痛了下,眼神往旁边闪躲开:“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现在……现在已经谈不上喜欢。但就算是喜欢,合同上没说不准让我喜欢别人吧?”

江言予微眯起眼,把林优橙抱放在收银台上,把她的双腿打开架在显示屏上,抓着自慰棒的底端开始手动抽插,动作粗暴话语却很平淡:“对,而且我也不在乎这个。”

“江导!啊呃……嗯啊……先把卷门放下好不好……啊~”林优橙嘴里漏出呻吟,她的围裙被江言予扯开丢在地上,上衣被往上推到腋下,两只白嫩的乳房晃悠悠地暴露在空气之中。

江言予的一只手掌覆在嫩乳上大力地揉按,指缝夹着挺立的鲜红乳尖来回扯动,林优橙咬着手指呜咽出声,眼睛不停往玻璃门外瞟,提心吊胆地怕有行人往里面看。

江言予的表情有些阴郁,手里抽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肉色的硅胶棒上沾满了淫液,林优橙的私处潮湿一片,黑色的毛发上泛着水光,黑色密林都掩不住自慰棒拔出时被翻出的红肉,淫水止不住地沿缝涌出。

林优橙嘴里发出甜腻的浪叫声,腰肢不安地扭动,求饶似的低声道:“不要再弄了……我不行了……”

小污文又湿又黄阅读-小湿文

“还没三十分钟。”江言予抬起眼,凝视着林优橙浸染着情欲的表情。

“呜……”林优橙咬着,身子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肉穴被粗大自慰棒不断插入的充实和愉悦让她渐渐失去思考能力,只觉得那棒上密集的凸点在肉壁的褶皱上摩擦,手动抽动加上它本身的震动让肉穴的每一处敏感点都无处躲藏。

“啊……呼……嗯呃!”林优橙情不自禁的抓住江言予的衣襟,胸往前挺,头大幅度地往后仰,“那就……快……快点……啊……”

江言予扬起嘴角,脸上是戏谑的坏笑:“要怎么快?”

林优橙的双腿难耐地搭在他的腰侧,胸前的两团白兔摇晃着:“那个东西……弄得快点……求你了……呃……会有人进来的……”

江言予撇了一眼玻璃门外,手上加快了速度,只见林优橙两只腿大张着伸得高高的,腰间剧烈地抽搐了几下,蜜穴里一下子喷出了许多淫液。

林优橙脑海一刹那空白,恍惚之中被江言予抱到冰柜上。冰柜是在便利店的最里侧,有五层货架遮掩着。

林优橙坐在冰柜的透明盖上,两半娇小的蜜臀被冻得不行,后面冰冷前面火热,她两只手环在江言予的脖子上,楚楚可怜的目光让江言予喉头翻动了一下。

小污文又湿又黄阅读-小湿文

江言予按住林优橙的后脑勺狠狠地吻上去,霸道得毫无拒绝的余地。他知道她曾经喜欢许以城后,心里莫名烦躁,虽然他知道没理由也没必要去介意,但还是觉得不舒服,就想把她欺负到哭。

江言予趁着林优橙被吻得晕头转向时把她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连裙子也被扯下,只剩下一条情色意味十足的开档黑网丝,林优橙的双腿本就笔直修长,这样穿着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引诱,很难不让人有反应。

林优橙也察觉到自己的大腿根抵着硬邦邦的东西——江言予不知何时已经掏出自己的肉棒抵在她的大腿内侧研磨,他的腰小幅度地起伏,紧贴着林优橙律动,他那粗长挺翘的阴茎远比自慰棒来得滚烫和坚硬,它微微向上翘起,肿胀得青筋冒起。

他一边揉捏着林优橙的胸,一边捏着她的腰让自己肉棒抵在她的穴口让淫液湿润整根阴茎,他有些粗野地啃咬她柔软的唇,然后向下舔舐吮吸她的脖子、肩颈、锁骨,每一处都留下浅浅的牙印和红淤。

林优橙的小脸皱在一起,身体所有神经都被江言予唤醒,无论是痛的痒的还是舒爽的,每一种感觉又都是浅尝辄止的,像是挠痒挠不到重点般让人心急,她开始自己向前挺腰让他的肉棒浅浅插进小穴里。

“和一个男人做爱时心里想的是另一个男人,这会是什么感觉呢?”他冷不丁地咬着林优橙的耳朵呼气道,“你在想着你的学长吗?”

林优橙本来没有这么想,被他提醒后反而脑海中浮现出许以城的脸,忽地脸上火辣辣的——如果被他看到自己这样淫荡的模样,他会怎么想?

林优橙的默不作声在江言予看来就是默认,他眼睑下投下一片阴影,猛地挺腰刺进,林优橙猝不及防地低哼一声,突然门口传来“叮咚——”的开门声。

小污文又湿又黄阅读-小湿文

有人进来了!

江言予挑起眉冷哼了一声,不仅没有停下,而是就着插入的姿势将林优橙翻过身,肉棒在小穴里紧绞着研磨,从背后插进趴在冰柜上的林优橙。

惊吓之中的林优橙又被这种奇异的快感刺激得差点呻吟出声,被江言予迅速从后面捂住了嘴,然后小穴承受着一下下规律而缓慢的抽插。

林优橙眼睛圆圆地瞪着,心脏咚咚狂跳——她听到进来的那个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