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虚型脱发判断落入他的溺爱_小花核

这几天都过得十分顺利,不仅陈宣茹没再来找我麻烦,妈在家里也不会那麽刻意的忽视我,这当然都是因为继父的关系。

而萧宇阳,却始终与我保持一样的陌生,应该说,他不论对谁都是一样。

同时我也开始听到不少男生因为萧宇阳的冷漠作风,而感到不悦,相反的,女生们反而是越来越想接近萧宇阳,有人大胆的跟他告白,却遭到冷情的断然回拒。

他只瞧一眼後,就目中无人的往前走,尽管那女生是多麽漂亮、在背後不停的叫喊,萧宇阳仍是自顾自地走,丝毫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有时候看他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阅读书,有时候也看他和几个男生谈话,有时候甚至是不见人影。

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久而久之,我也对他产生好奇,也许对他的好奇早已有,只是现在愈来愈深而已。当他那时主动跟我说话,我都会常常拿出来与雨天的他相较,明明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但事实却是,都是同样的人。

经过平顺的一天後,放学我依然独自坐在位置上等昊禹,却想起刚刚中午午餐时间,学艺来找我请我帮忙的事。

「那个……」学艺面带微笑,有些不好意思的叫我。

「怎麽了?」我放下手中的筷子,礼貌的回。

落入他的溺爱_小花核

「蓝星,我可以请你帮个忙吗?」她十分温和的问。

我思忖一下,不久便立刻回:「好啊,要帮你什麽忙呢?」

她笑出牙,并且将班上的教学日志拿出来,依然十分有礼的说:「可以麻烦你放学时,帮我交回教务处吗?因为我下午要请假的关系,所以想找蓝星你帮忙。你做事细心,所以才会想请你帮这个忙……可以吗?」

我莞尔,并将教学日志收下,又说:「没问题。」

只见学艺露出安心的笑容,对我轻轻点头,开心的说:「谢谢蓝星!谢谢你帮忙!」

「不客气。」我淡淡一笑。

看着手里的教学日志,我便起身先到教务处。

之所以会想帮学艺这个忙,不仅是我不太会拒绝别人,也因为学艺她为人善良,对每个人都一视同仁,不会因为谁而对谁差,所以我才会很乐意的帮她这个忙。

反正这个忙也没什麽,多帮忙人分担事情,我也开心。

将教学日志放进柜子里,确定没问题後,我就回到班上,正好见到昊禹准备走进教室里,我便微笑叫住他。

「姊去哪里?」他笑着,好奇问。

落入他的溺爱_小花核

「放教学日志。」

「教学日志?」他微微皱了下眉,又问:「那不是学艺的工作吗?怎变成你在做?」

「没有啦,因为学艺下午请假,所以我就帮忙她送回教务处。」我莞尔。

「哦,原来。」昊禹灿烂一笑。

「我去拿书包,等我。」对昊禹轻轻说,我便赶紧进到教室,将东西收拾後,就和昊禹一同离校。

每天和昊禹一同回家也成了习惯,我们总会互相分享在学校发生的事,但我通常都是听昊禹说的那方。

昊禹是个很开朗活泼的男孩子,也常听他说他在班上的趣事,他人缘很好,是个健谈的男生,也是个会让人喜欢的男生。

但他始终都会一直是我的弟弟。即使不是有血缘关系的。

第二天也过得十分平顺,没有任何人来打扰我,妈的笑容也一天比一天要来的多。

直到第三天……原本风平浪静的日子,也突然不平静了。

早上第一节上课,走进教室的不是原本这个时间,该出现的国文老师,而是数学老师。

落入他的溺爱_小花核

大家都茫然的面面相觑,数学老师却一脸平静的要我们翻开课本开始上课。

但问题是,今天并没有数学课……

大家依然处於不知所措的状态下,直到班长举手发问:「老师,不好意思,这节不是国文课吗?怎麽会变成数学课?」

数学老师一听,便微蹙起眉,静静的说:「不是调课了吗?」

闻言,大家又是一片错愕譁然。

「可是我们并没有收到调课单耶……」班长讶异的说。

这使数学老师的眉头更加深,不解的说:「可是我前天就拿到了,你们班怎麽可能会没拿到?」老师环顾四周,又问:「谁是学艺?」

这时,学艺举起手,微垂着头。

数学老师又问:「你没有拿到调课单吗?」

学艺淡淡的摇头,有些小声又自责的回:「那个……因为我前天下午有请假,早上看的时候并没有,然後昨天去看的时候也没有……」

突然,我瞪大双眼,惊诧的想起前天放学是我将教学日志拿回去放的!

落入他的溺爱_小花核

但我记得放教学日志的柜子里并没有半个东西……

「那你前天有请人帮你交回去吗?」数学老师又问。

「呃……」学艺开始慌乱起,当我一抬头看她时,正好与我相视。看到她脸上不知所措的神情,我下意识的举起手,向老师说:「那个……是我替她交回去的。」

接着全班的目光通通投向我这,我有些不自在,但仍镇定的看着老师,继续说:「但是我没有看到调课单。」

「是喔?」老师思忖会,「好吧,竟然这样……」

「老师!」这时,後方传来声音,全班也下意识的往後一看,是陈宣茹。

她一脸平静,只见她站起身子,手里拿着一张白纸,突然间我有不祥的预感涌上来……

「调课单在这里。」她轻轻一道,同时走向讲台拿给数学老师。

数学老师一看,便蹙眉问:「调课单怎麽会在你这?」

「这是我早上来教室时,在走廊上捡到的。因为这张纸脏脏皱皱的,我本来要拿回班上丢,结果刚刚一看,才发现竟然是调课单。」她平静说。

数学老师看一会,「嗯……上头确实有被踩过的脚印。」言讫,数学老师将焦点转向我这,静静看了我半晌後,便开口:「蓝星,是不是你弄丢在走廊上?」

落入他的溺爱_小花核

这时全班的目光更加让我不自在,我微怔住,明明想解释,却怎麽都开不了口,「我……」

「如果是你弄丢的,那可以老实说出来呀,老师又不会做什麽,为什麽要说谎?」老师微蹙起眉,从他的口气中便可得知他已认为调课单是我弄丢,还说谎不承认。

「我真的没看到……」我握紧拳头,无奈的说:「真的没看到……也不是我弄丢的,我没有说谎……」

数学老师轻轻一吁,叫陈宣茹回座位後,不再看我,向全班说:「那……这节课先让你们自习,下节课我们在边上课边写考卷。」

陈宣茹准备回去座位的那瞬间,她往我这瞧一眼,嘴角也微勾起。当下我立刻明白,原来我被算计了……

我无奈的闭了闭双眼,其他人纷纷不屑的瞄了我一眼後,便开始自习,我却迟迟没有动作,抿紧唇,双手握紧拳垂放在腿上,一股说不出的酸在胸口逐渐蔓延开来……

「做错事还不承认,亏还是班上的优等生,真是笑死人了!」中午午餐时间,陈宣茹边抿笑边和她的跟班从我座位旁走过,并且大声的嚷着这段话。

今天没胃口吃午餐,我静静翻阅桌面的书,佯装没听到她的话。

走过去的她,还不断继续在後面大声嚷着:「一副无所谓,不关自己事情一样,怎麽会有这麽不要脸的人呀,你们说是不是呀?呵呵呵──」

我深呼吸口气,轻轻闭上双眼,要自己别再继续想了。

用这种间接的小动作算计我,还是头一遭……也难怪我毫无防备了。

落入他的溺爱_小花核

难不成学艺也是跟她同夥的?如果不是,她不可能会请我帮她交回教学日志。原来……外表看似多麽单纯没心机的人,最终都是那个伤人伤最深的人。

准备午休时,在洗手台洗手,又遇见陈宣茹。

她一脸得意的讽刺笑着,跟着她的跟班,到我旁边洗手,接着又是一句句的酸话:「唉,亏优等生还是老师信任的,结果还不都是只会读书,什麽都不会做的书呆子罢了。」

我静静的将手洗净,立刻转身离开,却不小心和其中一个女生擦撞到,抬头一看,是学艺。

她和我对到眼,便慌张的立刻闪躲掉眼神,垂下头躲在陈宣茹他们後面。

只是瞧了她一眼,她就如此慌张,看来她也不是愿意的……

「欸,赵蓝星。」当我踏步离开时,陈宣茹又叫住我。「你知不知道你很不要脸啊?」

她的这句话,让我蹙起眉,转过头看她。

她一脸愤然,「你以为没人看到你和萧宇阳在厕所外说话吗?看来你就是这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才让他帮你说话。你真的很不要脸耶!之前也勾引一个国中部的弟弟,还不够吗?你真的很恶耶!」

闻言,我蹙紧眉,实在听不下去她的话,於是反驳:「你可以说话放尊重点吗?」

她被我的回答吓住,而我继续说:「只是单纯的说话,有必要那麽严重?这样你不仅仅说到我,也说到那两个男生。可以请你以後别再这样说话吗?而且刚刚调课单的事情,也应该是你做的吧?拜托你,别再这样了。」

落入他的溺爱_小花核

我看着她双眼,只见原本愣住的神情,逐渐被愤怒取代,她抿紧唇,愤懑的吼:「甘你屁事?我要怎麽说是我的自由,还由得到你来训斥我,甚至怀疑我?赵蓝星,你是开始嚣张了是吧?没有再把你拖去厕所,你就开始了不起了?」

她用力推我的胸口,不断说:「你知道你真的很惹人厌吗?在这里,根本不需要有你这样的人存在知道吗?看了就觉得碍事又作恶!你最好给我小心点!」

她用力瞪了我一眼後,便愤然的离开。

我静静站在原地,直到上课钟响,才将我敲醒。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